来到韩冰的家里后,彦俊一眼就认出了韩冰的妹妹韩仪。《官+场+小+说+网 手#机*阅#读 m.guanchangxiaoshuo.org》读初三的韩仪早已出落的亭亭玉立,身姿风采依稀能够看见韩冰的影子。

韩仪一看到彦俊,立即跑过来,娇笑着看着彦俊,说道:“呦,姐夫来啦。”

韩仪故意把“姐夫”两个字叫的有点意味深长。

彦俊原本就心中有鬼,一听韩仪这丫头居然叫自己姐夫,立马羞愧的满脸通红,偷看了一眼正在泡茶的韩冰,说道:“小韩仪,别乱叫,我跟你姐姐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韩冰的弟弟刚上小学,拽着韩仪的手,嘟着嘴说道:“你就是我姐夫!我二姐都告诉我了,去年国庆你在我们家,你拿着钱让二姐管叫你姐夫来着。”

彦俊这才想起来,自己去年在木里第一次见到韩冰的时候,太激动了,昏头昏脑的忽悠韩仪叫自己姐夫过嘴瘾。

韩冰将泡好的茶端到彦俊面前,纳闷道:“怎么回事啊?什么姐夫不姐夫的?”

韩仪一脸坏笑的看着彦俊,说道:“姐,你问彦俊呗!”

韩冰说道:“韩仪,怎么那么没礼貌,彦俊也是你叫的?叫哥哥!”

韩仪笑着说:“我才不叫他哥呢,他干的那些事,三岁小孩都懒得干。”

韩仪指的当然是彦俊去年忽悠她叫姐夫那件事。

韩冰纳闷的看着彦俊,说道:“你到底干什么事了呀?”

彦俊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赶紧转换话题道:“那个,韩叔叔和伯母呢?我都一年多没见他们了,想死我了。”

韩仪小声道:“嘿,是想死我姐了吧。”

韩冬则是赶紧朝着楼上喊道:“爸爸,妈妈,快下来,姐夫来啦。”

彦俊慌忙抱住韩冬,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小家伙,别乱喊。你姐会生气的。”

韩冰一边摇头一边走向厨房,说道:“怎么都跟孩子似的。”

韩西旺一听韩冬喊了声“姐夫”,还以为秦观来了,人还没下来,就喊道:“是秦观来啦,怎么这么久都不过来看韩冰啊?”

韩仪一听韩西旺以为秦观来了,哈哈大笑,趴在彦俊耳边说道:“你这个冒牌姐夫!”

看着眼前温馨的情景,彦俊的心情,突然沉重了起来,这次不是为了吃秦观的醋,而是为了这个其乐融融的家。

彦俊看着韩西旺父母开心的笑容,看着韩仪俏丽的调皮神态,看着韩冬天真烂漫的小大人样儿,彦俊感到无比的悔恨。

彦俊心想,这个快乐的家庭哪里能想得到,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他们引以为傲的女儿被黑社会轮@奸,受到了惨绝人寰的心理折磨。而韩冬嘴里口口声声喊的姐夫,居然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人,虽说那些鲜血都是罪恶的鲜血,但这也并不是常人的心理能够承受的呀。

再想到“姐夫”两个字,彦俊的心越发的沉重了起来。贾为民、郑莹、余南山家族,这些人个个冷血无情,随时都有可能将暗箭射向自己,万一连累了这个无辜的家庭怎么办?这个家庭刚刚从贫困中走出来,韩仪和韩冬刚刚过上城市生活,刚刚接受优质教育,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他们遭受厄运,自己还有什么面目   存活于世呢?

目前来看,远离他们也许就是保护他们最好的办法。

彦俊越想越沮丧,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这张卡里的钱,还是去年敲诈桑波剩下的钱,大约有一百多万。

彦俊悄悄来到韩仪身边,低声说道:“小韩仪,我有件事要跟你说,跟我去楼上。”

韩仪一脸疑惑的跟着彦俊来到了楼上。

彦俊将银行卡塞给韩仪,说道:“把这张卡收好,你自己保存着,不要告诉任何人。”

韩仪并不接卡,笑着说道:“彦俊,你到底会不会追女孩子?去年在木里就拿钱出来砸人,今年又干这种事,我姐可不是只认钱的人。”

彦俊硬生生将卡塞进了韩仪的口袋,说道:“就当是你替我保管的行吧?叫我声姐夫,小声点儿。”

韩仪娇笑着摇头,说道:“你有本事去让我姐叫你老公,偷偷摸摸逼着我叫你姐夫有什么意思呀,怎么跟个小屁孩一样。”

彦俊的眼神变得复杂了起来,柔声说道:“叫最后一次,以后绝不让你叫了。”

女孩子原本就早熟,读初三的韩仪的心思已经很敏感了,她隐隐感到,彦俊这次闹得这么一出,跟去年有点不一样了。

韩仪悄声道:“我姐对你好吗?”

彦俊怔怔道:“我要能变成你们家的一份子就好了,天天可以看着你姐。”

韩仪笑道:“那就好好努力,做我真正的姐夫!哈哈”

彦俊叹了口气,说道:“去年国庆在你们老家,真的很快乐!小韩仪,我把我电话抄给你,在南州有任何事都可以打我电话,但绝不要对外声张。”

彦俊来到楼下,和韩冰一家匆匆告了别,就在一家人诧异的注视下夺门而出。

来到空旷大大街上,彦俊远远眺望着韩冰家里透出的温馨灯光,彦俊的思绪越发空明起来。

郑莹,贾为民,余南山,我彦俊会一个一个把你们捋顺、捋直!我绝不会给你们任何机会伤害她们!

彦俊豪气万丈地来到了郑莹的家里。

郑莹穿着一身紫色的家居服,抱着她那条波斯猫,躺在棕色真皮沙发上慵懒的看着电视。

彦俊看着郑莹的那只波斯猫,说道:“你还挺喜欢小动物的嘛,左看右看,你都不像是有爱心的人。”

郑莹翘着性感的长腿,慵懒的说道:“我喜欢的小动物多的去了,什么路虎啊,捷豹啊,宝马啊,来多少我要多少。再说了,你彦俊要是说我没爱心,那就是你没良心。你这两天被纪委审查,我只要把你那杀人的视频往纪委一送,还用审查吗?直接死刑!看看吧,我对你这只小白兔多好!”

彦俊说道:“家里有红酒吗?陪我喝两杯。”

郑莹将波斯猫放在一边,坐到了彦俊边上,媚眼如丝的看着彦俊,说道:“你这个人,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晚刚刚从纪委那边放出来,你找谁都不该找我郑莹,说吧,有什么事,总不会是要和我浪漫一下吧。”

彦俊在心里呸了一声,暗道,我他妈跟猪浪漫也不会跟你浪漫的。

客彦俊嘴上却说道:“纯属浪漫,跟他事无关。”

郑莹哈哈笑道:“鬼才信你。你有没有照照镜子?瞧瞧你哦,原本风度翩翩的,现在胡子邋遢,衣服也馊了,浪漫个屁!赶紧去洗个澡。”

洗完澡后,郑莹已经在餐桌上布置好了红酒和几个小菜。

彦俊穿着郑莹为他准备的白色家居服坐到餐桌前,品尝着琥珀色的红酒,说道:“郑莹,我现在跟你交交心,人这一辈子啊,钱多钱少真的不能太计较。”

郑莹此时已经换了一套宝蓝色低胸晚礼服,坐在金黄色的吊灯下,显得非常高贵迷人。

郑莹轻轻的喝了点红酒,说道:“没能力的人才不计较钱多钱少,有能力的人就该用钱来衡量自身价值。”

“卓非凡有能力吧?钱也够多吧?你看他有命花吗?”

“你是想告诉我,只要是你彦俊的对头,都不会有好下场,对吗?你今晚是来威胁我的?”

“我的证据在你手里,我哪敢威胁你。我今晚是来跟你交心的。”

“我们俩没什么好交心的,你给我钱,我还你视频,我们这就是交易,哪用得着交心!”

彦俊语重心长地说道:“郑莹,你手里的视频不仅仅牵涉到我,还牵涉到金彪和乔洋。你当上了新精进的董事长,也就了解了新精进的所有机密。我今天来,就求你一件事。”

“你说!”

“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要牵扯到我的兄弟,我的韩冰,我之外的任何人!我彦俊可以死,但绝不能让我的身边人受牵连。”

郑莹若有所思的看着彦俊,说道:“都说无毒不丈夫,你彦俊狠毒的时候,简直比毒蛇还吓人,怎么发善心的时候,又像个菩萨一样!”

“我只对狠毒的人狠毒!”

“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是你得再给我加两个亿。”

“没问题,钱就是身外之物,只要我彦俊高兴,挣多少都行。”

郑莹将杯中红酒一干二净,娇笑着说道:“还有一个条件。”

“你说。”彦俊一边吃着菜,一边应着。

“每周过来陪我一夜,今晚是第一夜!”

彦俊惊讶的差点把嘴里的菜喷了出来,说道:“扯淡,你当我是三@陪呢,我彦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原则!”

“可我缺男人呀!”郑莹两杯红酒下去,已经俏脸绯红双眼迷离了。

郑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说道:“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晚上没人抱着,我只能抱着我的小猫咪。”

彦俊坚决摇头,说道:“上次因为女人的事,我已经被韩冰和文玉馨误会过一次了,我再跟你扯不断理还乱的,还怎么追韩冰啊!”

郑莹端着酒杯来到彦俊面前,柔软的丰臀坐在彦俊腿上,吐气如兰道:“你不陪我也可以,那我就要去找男朋友谈恋爱了。一旦有别的男人进入到我的房间,我保存的那些秘密很可能就会被外人发现。到时我郑莹可就控制不了局面了。”

彦俊感到非常懊恼,自己今晚连文玉馨都没陪,跑过来找郑莹谈判,居然他妈羊入狼口了,还他妈一星期一次!

绝对不能答应这种无理非分的要求!

本文由看小说(kanshu.)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阅读。!^!

@!~

章节目录

官途之春色满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绝境中的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境中的哥并收藏官途之春色满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