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韩冰的死,彦俊无法原谅自己,他清楚,如果不是自己的原因,韩冰一家人还好好的生活着,哪怕贫穷一点也罢,最起码他们不用陷入那么多的纷争。《官+场+小+说+网 手#机*阅#读 m.guanchangxiaoshuo.org》du00.com

可现在,彦俊连累的韩冰家破人亡,他自己也锒铛入狱,他觉得,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地方了。

彦俊看着镜子里颓废无比的自己,一拳将镜子砸的粉碎,拿起碎片就往左手动脉割了下去。

玻璃碎片的响声惊动了民警,两个值班民警从值班室赶到监房大厅的时候,彦俊的血已经流了一大滩了。

民警赶紧招呼几个犯人把彦俊送到监区医院。

但彦俊一心求死,根本不配合,挥舞着拳头不让犯人靠近。

值班民警没办法,只能用伸缩棍将他打倒在地,然后派两个犯人强行把他送到了医院。

医生将彦俊的伤口处理好后,民警为了防止彦俊再次自杀,将他临时关到了禁闭室。

禁闭室的墙壁都是绿色软包装,没有桌子没有椅子,连地板都是软绵绵的海绵做成的,彦俊四处看了看,不禁苦笑了起来,这种地方,连撞墙的机会都没有。

面对民警的开导劝诫,彦俊耷拉着脑袋,情真意切地说:“我是个祸害,不死不行!民警同志,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但民警可不敢懈怠,如果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有犯人自杀或者逃跑的话,民警很可能会被以渎职威名法办的。

民警坐在彦俊边上,像大话西游里的唐僧一样,向彦俊讲解生命的美好、家人的重要。

起初,彦俊还能凑合着听民警唠叨,可谁又能撑得住好几个小时的不间歇唠叨呢!

到了下午,彦俊发现民警连午饭都不吃,大有谈到深夜的意思,彦俊彻底服了,说道:“民警同志,经过你的这番教育,我终于认识到了生命的可贵,您放心,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肯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绝不给你们添麻烦。”

民警嘴唇早都说的快要破皮了,看彦俊终于表态了,民警这才喝了口水,说道:“你看,你这不是挺有觉悟的嘛,我晚上再来找你谈!”

彦俊一听说民警晚上还要谈,立马站起来保证,说:“您放心,我要再自杀我就不是人!”

民警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多关了他两天禁闭。

两天后,民警解除了彦俊的紧闭,让他重新回到入监队学习。

此时,事务犯都在民警的看管下,正带着一百多新犯在操场上军训。

所谓的事务犯,就是罪犯里的领导。这些罪犯能力较强,或者学识较多,有一定特殊技能,协助民警管理普通罪犯,他们被统称为事务犯。

在监狱里,普通罪犯都会像尊重民警一样尊重那些事务犯。

领队的事务犯看彦俊经过训练的队伍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立马喊彦俊到队列里参加训练,但彦俊只是瞥了一眼事务犯,根本不理睬,自顾自的朝监房走去。

领队的几个事务犯有点不理解状况了,心想在入监队这个地方,咱事务犯就是教官,新犯就是新兵蛋子,哪有新兵蛋子跟教官顶牛的?

几个事务犯在一起嘀咕了一下,他们决定要惩治一下这个牛逼哄哄的新犯了,否则怎么在其他新犯面前立威!

但这些事务犯也不傻,他们先是到民警那找来了彦俊的资料,他们首先得判断一下,这个人是否惹得起!惹得起的话,就使劲惹,惹不起的话,就把皮球踢给狱警。

看完彦俊的资料,这些事务犯笑了,呸,以前不就是一个处长嘛,还他妈是一个没背景的处长,咱这里,厅级干部见的都多了,还怕你这种小角色?

事务犯里有个犯人叫贾虎,是贾为民的侄子,前年就想报假释出去,因为彦俊那时不放,所以现在还关在里面。到了后来,虽然贾为民和彦俊成为了利益共同体,但彦俊那会已经离开了检察院,所以贾虎就一直关在监狱里,天天念叨着要弄死彦俊这个王八蛋。

贾虎万万没想到,彦俊这个高高在上的检察官会坐牢,而且到了自己的收底下。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贾虎心想,你妈的彦俊,老子都多少年没碰过女人了,要不是因为你彦俊,老子现在早就出去在外面风流快活了,哪用得着待在这鸟地方,别人没看过女人了,连看到的野猫都是公的!我@操!

贾虎是个一不做二不休的雷厉风行型流氓,当天晚上,贾虎就带着另外三个事务犯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彦俊所在的监舍。

一脸横肉的贾虎指着监舍里另外19名新犯,说道:“都他妈给我闭上眼睛睡觉!就当自己是死人,听见没?”

其他19名犯人一看这阵势,知道有人要闹事了,赶紧躺在床上不做声。

贾虎等人非常嚣张的来到彦俊面前。

贾虎狞笑的看着彦俊,说道:“彦检察官,还认识我吗?”

彦俊头也不抬地看着手里的书,说道:“谁也不想认识,都他妈给我滚得远远的。”

此时的彦俊,一心琢磨着怎么再次自杀。

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怎么会怕牢头狱霸呢!

贾虎冷笑了一声,一掌扇在了彦俊的脸上,彦俊的左脸顿时就肿了起来。

监房里其他十几名罪犯光是听那响声,就知道彦俊这一掌挨的有多重。

但彦俊丝毫不介意,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抬头看了看贾虎,淡淡地说道:“敢弄死我吗?”

贾虎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彦俊挑衅地说道:“咬人的狗不叫,你要是今晚不弄死我,你就是母狗生的!”

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原以为彦俊会求饶服软,或者站起来反抗,没想到他却这么挑衅贾虎,这不是作死么!

贾虎当然不敢弄死彦俊,在监狱里打人是可以的,但如果把人弄死了,那可是要杀头的,谁也保不住。

贾虎哈哈一笑,说道:“老子他妈让你比死还难受。”

彦俊索性躺在床上,说道:“有本事就使吧,我要叫出来,我是你养的。你要不把我打死,你就是母狗养的。”

彦俊说完就闭上了眼睛躺在了床上。

贾虎等人一拥而上,用被子蒙住了彦俊的头,拳头像雨点一般打遍了彦俊的全身。

彦俊一声不吭,他巴不得他们一拳打坏自己的脏器,让自己从此就解脱了。

这时,一个看起来大约70岁的老犯人看不下去了,走过来说道:“快住手!你们这样会把他打死的!”

居然有人敢帮彦俊说话!贾虎当了这么多年牢头狱霸,还从来没遇到过敢对他说个“不”字的罪犯。

贾虎等人转过头来,看着这名脑袋圆鼓鼓的老犯,说道:“胖老头,你叫什么名字?”

“曹有才!”

“哈哈哈,太他妈有才了,老东西想早点托生是吧,兄弟们,给我打!今天老子就要在你们监房里立威!”

几个人事务犯一听贾虎的命令,立马一拥而上朝曹有才招呼了过去。

这时,彦俊从床上爬了起来,踉踉跄跄走过去,冷不丁的抱住贾虎,双手死死的掐着贾虎的脖子,说道:“打我可以,不能打别人!”

几个事务犯一看彦俊起来攻击贾虎了,立马转身回来,想把彦俊的手掰开。

彦俊天生是个倔种,双手死死的勒着贾虎的脖子,谁也掰不动。

贾虎挣扎着想要摆脱彦俊,但彦俊的胳膊勒的越来越紧,贾虎的脸已经被勒的有点发紫了。

彦俊语气非常冷静,说:“答应我,只打我一个!否则我跟你同归于尽!”

贾虎艰难的点了点头。

彦俊这才放开贾虎。

贾虎转身一个反背拳狠狠地打在彦俊胸口,彦俊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彦俊顿时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脸上露出惨笑,说道:“你们要敢牵连我身边人,我让你们个个不得好死!”

那个叫曹有才的老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彦俊,心想,这年轻人倒真是不怕死,甚至是求死啊!

贾虎此时已经发狂,朝曹有才走过去,说道:“他妈的,我打彦俊碍着你什么事了,老子今天要是不收拾你这个胖老头,老子以后还怎么再省一监混!”

彦俊一看贾虎又要打曹有才,立马说道:“你要敢打老人家,我就立马喊民警!”

贾虎虽然是牢头狱霸,但毕竟还是害怕民警的。

贾虎狞笑着看着彦俊,说:“我要打你呢?”

“随便打!”

贾虎再次带着几个事务犯一拥而上,对着彦俊一阵拳打脚踢,彦俊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快要裂掉了,但他脸上全是享受的表情,看不出丝毫痛苦。

曹有才在旁边仔细的看着这一幕,心想,千万不要打伤要害部位啊。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贾虎终于打累了,说道:“今天这才是第一顿,明天要是不老老实实听老子,老子每天打你一顿!”

贾虎又转头对呆在不远处的曹有才说道:“胖老头,给我小心点!”

贾虎说完就带着几个事务犯嚣张无比的离开了监舍。

贾虎走后,彦俊挣扎着想从水泥地上爬起来,但他发现两只胳膊都使不上劲。

这时,曹有才走了过来,说道:“是不是胳膊脱臼了。”

彦俊艰难地说:“你叫什么来着?”

“曹有才。”

本文来自看书惘小说!^!

@!~

章节目录

官途之春色满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绝境中的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境中的哥并收藏官途之春色满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