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离开香榧山之后,彦俊去了西川,秦观回到了南州。 秦观在南州得知余南山是害自己父亲的元凶,秦观暗跟彦俊联系,希望和彦俊联手铲除余南山。

彦俊回到南州后,两个人演了一出苦肉计,秦观被彦俊打得奄奄一息,从而投奔到了余南山的门下。

因而,那天的隧道之战,以秦观的能力,秦观射出的匕首完全可以直插杨小蝶的咽喉的,但他只是击了杨小蝶的手腕,而且一直在想办法帮助杨小蝶脱困。

今天早,彦义过来敬茶下毒,也是秦观老早告知彦俊的,说余南山在结交彦义,并且从国外买了最先进的毒药,很可能通过彦义来下毒。所以,彦俊早有防范,破了余南山的诡计。

可是,彦俊此时心想,这个金楠今天说的很多秘密是可以通过逻辑推理来找到答案的。但是,秦观和自己结盟,只有自己和秦观二人知道,连余南山这只老狐狸都没看出破绽,连自己最亲近的杨小蝶和乔洋都瞒着,这金楠是怎么知道的?

彦俊默不作声的反思着哪里出了漏洞,可他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彦俊一直觉得自己的心智和推理能力是难有对手的。可眼前的金楠,像魔鬼一样把自己的把戏全部看穿,撕下了自己所有的伪装,让自己好像是穿了皇帝的新装一样难堪。

彦俊知道自己完败给了眼前的金楠。但他必须要搞清楚自己的漏洞出在哪里。彦俊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和秦观的事的?”

金楠回答的两个字简直让彦俊想撕了他——监听!

“你他妈监听我?你把我当敌特了吗?你们他妈的做事有没有底线的?”彦俊气的想摔杯子,但自己的杯子刚才已经摔了,他又拿起金楠面前的杯子摔了个粉碎。

金楠似乎并不介意彦俊的愤怒,轻松说道:“我们的底线是国泰民安、政治稳定。”

“那他妈也不能肆意侵犯公民**啊!那他妈也不能牺牲普通老百姓啊!”

“你说的没错啊。问题是,你不是普通公民啊,你也不是普通老百姓啊。你是杀人犯。”

“你们是混蛋!我绝不会跟你合作的,你去告我吧!”彦俊气的咬牙切齿。

“在你自己的世界里,你认为自己运筹帷幄力挽狂澜。可在我的眼里,你早把自己逼了绝路。”金楠叹气道。

金楠看着一脸愤怒的彦俊,说道:“我们情报三处分管南州这边一共三个省份的工作。哪个省出现一些杰出的青年才俊,我们的情报人员都会向我汇报,然后我跟踪观察。当年你你以23岁的年龄当左耀清的秘,我把你列入了考察名单,跟进你。”

金楠感觉有点热,把蓝色外套脱了下来,彦俊用眼睛一扫,发现了他身的配枪。

金楠接着说:“你的这些年,我可以用两个字形容你,胡闹!你看看你干的那些事,到清苑当公安局长,冲进人家会所开枪杀人,还跟香港女明星纠缠不清。桑大成桑波的事我不说了,为了一个韩冰,大好前程不好,跟余南山闹得死去活来。你这些年做的唯一像样点的事,是捐给西部那些钱,但为了做公益,你差点被扣涉黑的帽子。”

彦俊说:“我不愧对良心行。”

“在考察的几个人里,你是最没出息的一个,有一个跟你年龄差不多的,人家都副厅了。”

“有那么多优秀的人,那你还求我给你办案!”

金楠冷笑一声,说:“求你?你把形势搞得这么糟糕!我这是救你!”

“我选择不要你救!”

“你没的选择!你以为我拿着你杀人的视频是来吓唬你的吗?我不管你彦俊有没有愧对良心,三个混混加桑波,四条人命,甚至还不止四条。你以为我举报你我会愧对良心?杀人偿命这个道理,三岁孩子都知道。”

金楠拿起外套,说道:“明天早八点,我在你们后山的凉亭等你,过时不候!想想乔洋,想想杨晓蝶,想想你的生父生母。给我想清楚了。”

金楠说完扬长而去。

……

杨小蝶从医院回到骏山庄后,发现彦俊一个人傻傻的躺在泳池边的沙滩椅,盯着泳池里那碧蓝的池水发着呆。

杨小蝶把藤田洋子拉到一边,说:“彦总怎么了?”

洋子说:“午来了个客人,彦总和那个人在花园里聊了一午,杯子都摔碎了两个,肯定是那人得罪彦总了。”

“那人是谁?

“应该是机关干部吧,白白净净的,四十来岁,从来没见过。”

“哦,彦总他午饭吃了没?”

“没吃,谁也不理睬,我们也不敢多问。”

“他喜欢吃蛋炒饭,给他炒一份,我给他送过去。”

金楠走后,彦俊的心绪无烦乱。

这两天,彦俊一直有一个打算,等他捞出乔洋,整垮余南山,他准备和杨小蝶结婚,带着杨小蝶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新的人生。

至于新精进,已经为西川等地区捐赠了近百亿的善款,他觉得他也仁至义尽了,西川的慕容颖家族势力庞大,慕容颖又喜欢乔洋,他建议乔洋去西川,和慕容颖也开展新的生活,别再腥风血雨浪迹江湖了。

彦俊几乎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而且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设计在运行。

可今天,金楠带来的消息简直如晴天霹雳一般打乱了他的计划。

金楠说的一点都不错,如果刘爱国倒台,自己完全没有把握救出乔洋,余南山肯定会想办法给他安个死刑,即使不是死刑,余南山也会派人杀他,他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自己在外面也是爱莫能助。

况且,刘爱国倒台了,自己能不能留在外面还很难说。

彦俊望着平静的睡眠,心却已是滔天巨浪。

“什么事把你愁成这样?午饭都不吃了。”杨小蝶左手端着一碗蛋炒饭,在彦俊的旁边坐了下来。

因为这两头连续受伤,失血过多的杨小蝶此时脸色苍白,说话的声音也很轻。

“你受了那么多伤,不在医院好好躺着,回来干嘛?”

因为右手和右肩都是伤,杨小蝶单手把饭放下,吃力的用左手拿起汤匙,想要喂彦俊。

彦俊瞬间哭了,像个孩子一样,泣不成声。

杨小蝶柔声道:“到底怎么了呀?是不是乔洋的案子不好弄?”

“小碟,你有没有恨过我?”

杨小蝶抚摸着彦俊的头发,柔声道:“怎么了啊这是?你突然之间这么矫情,我还不适应了呢。不对,你肯定心里有事儿,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不想娶我了。”

“不是,不是。”

“这还差不多”杨小蝶咳嗽了两声,引起肩部伤口阵阵剧痛,过了好半天,杨小蝶才缓过劲来,说:“我最喜欢大海,我要去世界最美丽的海滩拍婚纱照,我要用两年的时间,看遍天下美景,吃遍天下美食,这个任务完成之后,我再给你生孩子,安心相夫教子。”

杨小蝶畅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

“嗯。”

“我一定要生个女儿,把女儿打扮的像洋娃娃一样漂亮。彦俊你知道吗,国人传统喜欢男孩,其实女孩男孩孝顺多了。”

听着杨小蝶对未来的期待,彦俊的内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难受。

彦俊说:“小碟,你现在身体虚弱,赶紧回去休息,乖,一定要听话。”

“嗯,我听你的。彦俊,不管有什么烦心事都要跟我说,我们一起经历这么多风风雨雨,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跟你一起承担。”

彦俊看着外表清纯如大学生般的杨小蝶,看着这个自己开枪射杀却还跑到西部雪山保护自己的前妻,看着这个为了救自己宁愿跟余南山同归于尽的爱人。

彦俊不否认自己喜欢杨小蝶,但这种情感里,愧疚之情和感激之情更多一些,因为他忘不了韩冰。

可是,当他意识到自己短期之内不可能和杨小蝶结婚,甚至有可能离她而去后,彦俊才深深的意识到,自己早已爱了这个理性却执着的女人,自己早已将这个女人深深的印入自己的骨髓,一刻也离不开。

彦俊站起来,将杨小蝶轻轻的拦腰抱在怀里,说:“亲爱的,我抱你回房休息。”

彦俊这一声亲爱的,让杨小蝶瞬间泪流满面,因为除了彦俊骗婚那阵,这么多年都没开口叫她一声亲爱的了。

彦俊抱着杨小蝶越过一层层台阶,走进了骏山庄大厅,走二楼,一路,女管家们都掩嘴笑着。

这是她们第一次看到骏山庄主人这么浪漫。

从下午,到晚,到第二天早,彦俊一步也没有离开杨小蝶的房间,一直静静的陪着杨小蝶。

彦俊想了很多,他想杀掉金楠,夺回金楠手里的视频,但他立即又否决了这一想法,他觉得金楠可以窥探到自己的每一个动机,况且,金楠也是为国奉献的人,自己下不了手。

他又想着带杨小蝶逃跑,但乔洋怎么办?

他又想着是不是要考虑金楠的提议,给他当卧底办案,但他也否定了这个想法,他舍不得离开杨小蝶。

早七点,彦俊吻了吻熟睡的杨小蝶,前往后山等待金楠。

见到金楠的一瞬间,身材颀长的彦俊深深的鞠躬,说道:“金处长,求你放过我。”

本来自

章节目录

官途之春色满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绝境中的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境中的哥并收藏官途之春色满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