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说自己被跟踪了,彦俊大吃一惊,刚要准备回头看,戴着墨镜的唐诗阻止了他,说道:“金老师有没有教过你,出外勤的时候尽量戴墨镜。 ”

彦俊说:“教过,他说重要人物的保镖之所以要戴墨镜,是要用墨镜掩饰自己的眼神和内心,让对手不知道自己在观察什么、想什么。”

“亏你还记得。那你今天怎么不戴。”

“今天是出来旅游啊,又不是执行任务。”

“那你车里备了墨镜了吗?”

“没有哎。”彦俊尴尬的答道。

唐诗压着心的鄙夷,说:“那我们现在被人跟踪了,你没办法仔细观察对方了。因为你的眼神会打草惊蛇。”

彦俊点了点头,旋即问道:“我来广南这十来天很低调啊,怎么会被人盯,不会是你的对手吧?”

唐诗并不理会彦俊,而是用自己的手机调出一副照片,然后递到彦俊眼前,说:“是这个人在跟踪我们。”

彦俊低头看了看照片,是一个男学生躲在教工食堂玻璃窗外的照片。照片里的学生,正是那个扭捏作态嘲笑彦俊的青年武术冠军。

彦俊惊道:“这个学生我认识,我昨天第一次课,他当众给我难堪,不对啊,你这照片什么时候拍的。”

唐诗说:“早跟你吃早饭的时候拍的。”

“吃早饭的时候你一直在跟我聊天,没看你掏出手机嘛。”彦俊好的问道。

唐诗说:“当时我发现窗外有状况,我盯这个学生了,我这个手提包有隐藏相机,我当时把他拍下了。”唐诗指了指自己手提包的一个隐蔽**。

这时绿灯亮了起来,彦俊继续开车。

唐诗则从包里拿出一本笔记本电脑忙活了起来。

过了一会,唐诗说道:“查清楚了。这个学生是广南人,23岁,学武术的,家境不错,他喜欢艺术体操专业一个女生,但是这女生不喜欢他,嫌他不成熟。昨天你第一次给他们课,那个女生对你很感兴趣。这个学武术的学生受不了了,所以跟踪你,把你当情敌了。”

唐诗的情报搜集能力让彦俊感到惊讶了,同时也很惊喜,有这个本事的话,唐诗想要查出杨小蝶不是易如反掌?

彦俊问道:“这么短的时间,你怎么查到的?”

“先是把照片放进人口信息数据库里对,找到他本人身份信息及电话号码,然后侵入相关公司的数据库,调出这个电话号码的的短息记录和社交软件聊天记录,脉络不理清楚了么。”唐诗依然是一脸平静,干这些事,好像跟她平时吃个水果一样稀松平常。

彦俊笑了,说:“那你现在帮我查查杨小蝶!”

唐诗非常鄙视的瞪了彦俊一眼,彦俊的心思根本不在工作,这让她觉得是在浪费生命。

彦俊也意识到自己太急了点,看唐诗瞪自己,赶紧把话题又重新转回到工作。

彦俊说道:“你怎么这么厉害!我早怎么没发现这小子跟我们。”

唐诗压着怒火,说:“所以我一直觉得金处长派你过来是让你送死。前面三个那么优秀的侦查员都死了,让你这个半成——哦不,应该称呼你为废,让你这么个废过来,连一个普通学生跟踪了你四条街都发现不了,我真不知道你下面的路怎么走。”

彦俊不理会唐诗的冷嘲热讽,他心想,只要唐诗能帮自己查到杨小蝶的情况,自己被多骂几顿都无所谓。

彦俊诚恳地说道:“唐诗,唐科长,你批评的对,我确实太不用心了,等你回城了我好好复习,把金处长教给我的东西捡起来。”

唐诗说:“汽车跟踪讲究一个平衡,如果跟的太紧,容易被反侦查;跟的太远,又容易脱梢跟丢了。后面这个学武术的学生是一个傻子,哪有紧紧跟在我们车屁股后面跟了四条街的,也遇到你这种傻子才发现不了。傻子跟踪傻子哈……”

唐诗说到这里,抚了抚金丝眼镜,居然忍不住冷笑了出来。

不爱笑的人偶尔笑一下,显得特别美丽。

彦俊心想,要不是自己早惦记着查询杨小蝶和韩冰,自己也不至于察觉不了自己被跟踪。

但彦俊并不解释,他现在需要通过聊工作拉近和唐诗的距离,好让唐诗早点查出杨小蝶。

彦俊说道:“金处长教过我,如果遇到汽车跟踪,处理办法有很多种,如利用红绿灯的间隙迅速甩掉对手,或者直接逆行到对面车道甩掉对手,也可以假装车子抛锚金蝉脱壳。嗯……下一个红绿灯我有把握甩掉这个毛头小子。”

彦俊本以为会得到唐诗的赞赏。

可其恰相反,唐诗连连摇头,说道:“金处长一直夸你聪明,我觉得你连猪都不如。”

彦俊被损的脸都快挂不住了,但他又不敢发飙,小心问道:“我又说错了?”

“第一,如果你被跟踪了,你首先要做的不是甩掉对手,而是通过观察摸清对方的跟踪意图,甚至可以利用对方的跟踪进行反跟踪、反侦察。你现在都知道对方是个毛头小子没恶意了,你甩掉他干嘛?第二,一直跟你强调,这个城市全是**,如果你超常规的甩掉跟踪对手,以后周子雄研究你的生活轨迹,很可能会发现你受过专业情报训练,到时不露马脚了吗?”

“哦!”彦俊听的心服口服,“我实战经验确实欠缺。”

唐诗说:“但是有一点我还是很佩服你的。”

彦俊这两天被唐诗损的一无是处,此时突然听到一声肯定,心情立马稍微好了一点,不好意思的谦虚道:“佩服我啥呀,我做的还很不够。”

“我佩服你的无知者无畏。什么都不会也敢接这个任务。我钦佩视死如归的人。”唐诗冷笑道。

这哪是夸奖啊,这是骂人啊!

彦俊气的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这时,唐诗突然转过头,看着认真开车的彦俊,下打量了一下,频频点头。

彦俊被唐诗看的都有点不自然了,说:“我知道我不符合情报员的要求,你别这么盯着我,有点慎得慌。”

唐诗说道:“你挺适合当情报员的。”

彦俊现在知道了,这个逻辑思维能力极强的女情报员,三句话里起码有四个坑,自己可不敢随便应答了,否则又得掉到坑里被损一遍。

彦俊索性闭嘴。

唐诗说:“知道前苏的克格勃吗?他们有一种男间谍叫乌鸦,女间谍叫燕子,你挺适合当乌鸦的。”

彦俊总感觉有点不对味,小心翼翼的问道:“乌鸦和燕子?主要从事什么工作?”

“当锁定价值高的女猎物时,放出乌鸦;如果是男猎物,放出燕子。”

“是色@情间谍呗,我去!”彦俊的自尊心被侮辱的一丝不@挂!

“你这外形条件挺好的,挺适合。”

彦俊气道:“你外形条件也不错,如果叫你去当燕子,你愿意去?”

唐诗说道:“我基本不出外勤。但如果真的有需要,让我去当燕子我也得去。”

彦俊转过头看着唐诗,说:“你没开玩笑吧?”

“我为什么要开玩笑?组织虽然没要求我们这么做。但是我们的身体、情感、尊严都在为组织服务啊,包括从事燕子那种工作。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

正所谓隔行如隔山,唐诗在广南的两天时间里,带给彦俊的冲击力是前所未有的。

一个如诗如画般的气质美女,却有着最优秀外勤人员的侦查能力,有着强大的情报搜集能力,有着男人还冷静睿智的临场应变能力。有着为国家献出自己的全部的勇气。

无论是情报技能,还是理想信念,唐诗向彦俊展示了一个优秀情报员应该具备的一切能力和坚韧意志。

离开广南前,唐诗留给彦俊三个任务

第一,每天练习跟踪与反跟踪技能;

第二,每天两人晚要通一个小时左右的电话,这是为了防止周子雄将来查彦俊的通话记录;

第三,背熟唐诗的所有资料。

送走唐诗后,彦俊心想,蛰伏的生活太无聊,闲着也是闲着,索性练练吧。去教工食堂吃饭,彦俊会先观察餐厅里有哪些人,分别坐在什么位置,哪些是本校老师,哪些是外校交流人员。行走在校园道路,彦俊会用余光观察身边经过的人,看哪些人会朝自己看,以什么眼神看自己,目的是什么。在教室大课,彦俊会观察每个学生听课时的眼神,哪些是真的在听讲,哪些在走神,遇到对自己含情脉脉的眼神,彦俊主动避开。

当年在香榧山训练,彦俊的观察能力已经是常人所不能及,这也正是金楠选他的一个重要原因。

彦俊缺的只是那种随时随地观察的习惯。

彦俊的智商高,底子好,每天日思夜想的训练自己的观察习惯,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彦俊的观察能力已进展迅速。

一天夜里,彦俊梦见自己被周子雄抓到一个坟地,被剁成了十几块。

彦俊被这个噩梦惊醒,满头大汗。彦俊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金楠当时说,广南一共死了三个侦查员,很可能是因为综合情报处出了内鬼。

唐诗是情报处的科长,那个内鬼既然是情报处的人,那他肯定认识唐诗,既然认识唐诗,那不可以顺藤摸瓜挖到自己吗?

这个漏洞太大了。

彦俊赶紧摸起唐诗的电话,把自己心的疑惑告诉唐诗。

唐诗告诉彦俊,她以前在国外工作,刚到情报处三处不久,除了金楠是她的直接线外,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彦俊这才安心的放下电话。

但彦俊却一直失眠到天亮。他终于意识到,情报工作,要么你别碰,只要碰了才,危机无处不在。

本来自

章节目录

官途之春色满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绝境中的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境中的哥并收藏官途之春色满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