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彦俊心想,你连依依刚告了我恶状,倒跟没事人似的,还有心情开玩笑。

彦俊坐在地,说:“我是准备把你跪死!连依依,我辈子是掘你家祖坟了吗?你去警察那告我状!你看看我这浑身被打的!”

连依依抿嘴一笑,说:“我这人诚实,警察问我什么我答什么。”

彦俊直勾勾的看着连依依,说:“既然你诚实,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你又是谁?”连依依针锋相对的问道。

“我是一个体育老师。我还能是谁!”

“我只是个普通秘!我又能是谁!”连依依一环都不让。

两个人都想探明对方的底细,但又死死保护着自己。

彦俊走出卫生间躺到床,连依依也跟着躺到了彦俊边。

彦俊没好气地问道:“你还赖在这干嘛?现在温大虎死了,你也可以离开天意集团,找一份正常工作了。”

连依依似乎并不介意彦俊的情绪,说:“正是因为温大虎死了,我才更应该留下来啊。”

“为什么?”

“因为温大虎死了,代表天意回归成了正常公司了,我干嘛不留下来?周氏集团可是多少名牌大学生想进来呢,我可不会轻易放弃。”

“虚伪!”彦俊呸了一句。

“我又怎么了呀?”连依依一脸无辜的看着彦俊。

“装,接着装!哎呦,我这背伤……妈的!雷光耀简直是雷公!”彦俊浑身痛的龇牙咧齿。

“你现在降低毒用量需要人帮忙,我陪在你身边正好可以帮你。”

彦俊想了想,突然把手放在连依依的美@臀,说:“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你对我放心啊?不怕我耍流氓?”

连依依似乎并不介意,笑着说:“你要耍流氓早耍了,要说不放心吧,我还真有点不放心。我主要是不放心那个郑悠悠,她一来,把我们这里弄得不像样呢。”

连依依说的是那次郑悠悠和彦俊在房间里做@爱的事,

彦俊知道连依依在揶揄自己,尴尬的说:“睡觉!没力气跟你斗嘴!”

彦俊心想,不管连依依是周子雄的人还是缅甸毒王的人,起码暂时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但连依依似乎并不想此打住,接着问道:“刘总,您在船的什么位置发现的炸弹?我怎么没看见呢?”

彦俊半眯着眼睛,冷冷的回答道:“你有完没完!”

连依依似乎不依不饶,抓过彦俊的双手抚摸了起来。

怪,如果他是警方卧底的话,手应该有长期用枪留下的老茧才对啊!怎么细皮嫩肉的?

贩毒的那天晚,温大虎给连依依的任务是监视彦俊,只要彦俊有被抓住的可能性,那立即狙杀彦俊灭口。如果彦俊不可能被警方抓到,只是遇到麻烦了,那连依依得把彦俊救走。

枪战的时候,连依依远远的坐在快艇,用夜视望远镜紧紧的盯着枪战现场。她原本想狙杀彦俊的。可当她发现彦俊在毒贩背后开黑枪,还朝着毒贩扔手榴弹之后。连依依心想,彦俊也许是个卧底,要不然他不会帮着警察杀毒贩的。

连依依当场决定把彦俊救走。

但回来之后,连依依还是觉得自己的推测站不住脚。因为彦俊平时的表现根本不像一个警务人员。

哪有一个警务人员肆无忌惮的睡嫌疑人情@人的?哪有一个警务人员公然杀害十四名犯罪嫌疑人的?哪有警务人员毒瘾那么大的?

为了验证彦俊是哪方面的人,连依依决定向警方告发彦俊策划了爆炸案。连依依心想,谁救他,他是谁的人!

现在看来,救彦俊的是周子雄。

那么初步判断彦俊是周子雄的人了……

连依依躺在床沉思着,正想再试探彦俊几句话,却发现彦俊已经打起了呼噜。

连依依侧躺着观察着彦俊,面容却是英俊洒脱,但因为吸毒和受伤,显得消瘦苍白,身到处是被刑讯逼供打出的淤青和电警棍留下的水泡。

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温大虎和手下全死了,广南的局势到底要往哪个方向发展呢?

连依依似乎也迷茫了起来……

第二天早,彦俊穿着一身儒雅帅气的浅蓝色西装,按照周子雄的要求开车来到了周氏国际。一进周氏国际的会议室,彦俊发现今天的气氛有点非同寻常。椭圆形的会议桌边坐了很多人。

一身白色衬衫的周子雄坐在椭圆形的顶端,周子雄的左手边是芮兵,右手边是张昌硕。其他还有一些人彦俊不认识。

彦俊假装不认识所有人,小心翼翼的来到周子雄面前,说道:“周总好。”然后向在场的所有人点头示意了一下。

周子雄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说道:“找个位置坐吧。”

彦俊依言,在会议桌的最末了位置坐了下来。

周子雄说:“今天集团的主要成员都在了,有几件事我要宣布一下。”

所有人都坐直了身体,

彦俊只是在照片见过芮兵和张昌硕。此时现场一看,发现芮兵照片还要胖,白白净净跟个弥勒佛似的,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浑身下全是国际大牌。好一个儒商形象。

而张昌硕不一样了,穿了一件真丝大马褂,颧骨高的吓人,长期抽烟导致肤色蜡黄,怎么看怎么像个短命鬼。

彦俊心想,今天这个会议不一般,周子雄亲自主持,四大金刚里的张昌硕和芮兵都到场了,其余的与会人员虽然自己不认识,但能够参加这种级别会议的,肯定也是集团核心人物。

周子雄说:“前天是我们集团历史最黑暗的一天。大家也都知道了,天意集团的领导层遭遇海南,全部罹难。这些人为了我们集团立下了悍马功劳。我提议,集团所有高管集体起立,为他们默哀一分钟。”

周子雄说完,带头站了起来,低下了头,会场里其他十几名与会人员也都站了起来低头默哀。

彦俊心想,温大虎是周子雄指示自己杀的,而且现在现场的大部分人估计都盼着温大虎死,因为温大虎一死,天意集团这块大蛋糕大家可以重新分了,谁不高兴呢。

这哪是默哀,简直是集体庆祝嘛。

彦俊憋着笑意,一脸哀思的低头胡思乱想着。

所有人重新坐下后,周子雄继续说道:“对于温大虎的死因,警方已经给出了结论,他私自贩毒,杀了缅甸毒王的手下,结果缅甸毒王对他实施报复,所以造成此次事件。大虎已经走了,我不想批判他什么,毕竟死者为大。但活着的人要以史为鉴警醒自己。做人做事如果没了分寸,到最后谁也救不了。”

彦俊心想,周子雄这是在警告所有人,要听话,要服从指挥。

周子雄接着说道:“正所谓家不可一日无主,国不可一日无君。天意集团的管理层全部不在了,这个摊子得有人收拾。”

周子雄说到这里,彦俊突然发现张昌硕的眼皮动了一下,身体也坐的更直了。通过这么点细小的动作彦俊可以判断,张昌硕对天意集团是较感兴趣的。

但周子雄接下来的话似乎震惊了全场,周子雄说:“我决定任命刘冰先生为天意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以前周子雄跟彦俊说过,如果彦俊能杀了温大虎让彦俊坐温大虎的位子,彦俊以为周子雄只是激励自己罢了,当不得真的。

彦俊万万没想到温大虎还没出殡,周子雄宣布自己接替温大虎的位子。

彦俊的目标是要查清周子雄的情报脉络,只有当了周子雄的贴身保镖彦俊才有机会接触核心的东西。

彦俊对周子雄的这个任命当然不满意。

彦俊站起来说道:“周总,我刚进集团不久,而且才疏学浅,我恐怕不合适担任这么重要的岗位。”

张昌硕觊觎天意集团很久了,此时有点坐不住了,轻声说道:“周总,这个刘冰是谁啊?在我们集团干多久了?担任什么职务?”

张昌硕的话外之音是,让这么一个刚入职还没做过什么贡献的人迅速晋升到四大金刚的行列,这不扯淡吗?

周子雄示意彦俊和张昌硕不要说话,自己则继续说道:“我还有一项任命要宣布,通讯科技集团的白开运已经死了两年了,通讯科技集团的董事长位置一直空缺着,这个位置也由刘冰兼任。”

这个任命一宣布,顿时全场哗然,连彦俊一时间也蒙圈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周氏集体原本有四大金刚,这四个人随便拉一个出来在广南都是数一数二呼风唤雨的人物,两年前白开运死后,整个集团只剩下了芮兵、张昌硕和温大虎三大金刚。通讯科技集团的新董事长人选一直迟迟没定。

现在温大虎死了,四大金刚只剩下了两个,所有人都以为会在集团内部重新提拔两个老资历的领导晋升的。他们万万没想到周子雄会让名不见经传的彦俊一下替代了温大虎和白开运两大金刚。

所有人都目光都朝彦俊看去。

芮兵第一个站了起来,他居然把自己的椅子往后面挪了一下,然后去搬了一张椅子放在自己右手边。

芮兵笑着恭喜道:“恭喜周总觅得良将,恭喜刘冰兄弟步步高升。刘冰兄弟,你不要坐最后面那个位置,你得坐这里。”芮兵说完,满脸真诚的笑容。

芮兵的意思很明显,自己以前是这个集团的二号人物,现在刘冰是集团的二号人物了。

本来自

章节目录

官途之春色满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绝境中的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境中的哥并收藏官途之春色满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