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大河留在槐花岗喝了两盅。黄灵槐担心他酒多误事,又逢雨天,就劝他住下。谁知龙大河趁人不备骑着骡子跑了出来。

雨由急转缓沥沥地下个不停,马路上渐渐泛起了积水。离开槐花岗大约二三十华里的地方,骡子噗通跪下,前腿陷进泥水里,他急忙拽住缰绳将骡子拽出泥坑,却见前面一条明晃晃的白色小路。就赶着骡子沿着这条小路前进。

他的酒还没有醒,淋湿了衣服无关紧要,这雨天路面格外得湿滑,稍有不慎陷进更深的泥坑里今晚就别想出来了,何况那匹被雨水浇透的骡子被淋的一直打颤。

人还可以淋着,而骡子常淋在雨水里容易生大病,他干脆把褂子脱了搭在骡背上,自个儿光着上身子走。

雨,越下越大。他觉得浑身打颤,后来又咳嗽起来,这样下去会感冒的,需要找个地方避避雨吧。这么晚怎么去打扰人家?正犹豫着,却见前面一片树林,在树林的深处有闪烁的灯光,灯光下能清晰地看见一个酒家阄。

酒家算不得富丽堂皇,倒也很排场,主门楼很大却关着。屋檐前伸出二三米,三颗红灯楼高高挂起,南面的屋子里笑声阵阵。

龙大河把骡子拴在柱子上冒雨往那里去。地面铺着大理石,走在上面湿漉漉地滑溜,他打起精神小心翼翼地前进。突然,耳边响起那个如小尨河流水清脆动听的声音:“小心,这地面太滑了。”

龙大河抬头一瞥,见酒家门厅前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少女正微笑着、关切地看着他哦。

“没事的,你怎么在这里啊?”龙大河惊奇地问道,没想到眼前的少女和傍晚邂逅相遇的尨海燕竟然如此相似:只是一个被雨淋着凸显优美的线条,一个穿着粉红色的晚装,在灯光下显得朦朦胧胧令人遐思。

尨海燕被他看的羞涩地转身离去,龙大河便跟了过去。当走到院子的中央,却不由地踌躇起来,风里来雨里去,他龙大河来过这地方不下千余次,可从来没见一家酒店,只见一片茅草丛生不长庄稼的荒地。就在这时,尨海燕撑着那把花伞跑了过来,向他微笑着。

龙大河像是猜到了她的意图,但有点不大肯定,带着疑惑地问:“你……”

尨海燕举了举手中的花伞说:“还不过半天,现在就不认识我尨海燕了!”

龙大河连忙说:“这倒不是,只是你换了这身打扮真的像大槐国里的金枝了!所以……”

“多谢你路上帮我。(www.mianhuatang.CC 好看的小说)我还没谢你呢。”尨海燕微微一笑,那漂亮的花伞就立在他们的头上了。

龙大河不好意思将身子常露在伞外,尨海燕担心被雨淋着就主动靠近了他。

龙大河难免尴尬边走边说:“真的没想到天下有如此相似的女孩。”

她故意问:“是和傍晚那个女孩,还是大槐安国里的女孩?”

他说:“我觉得你《大槐安国》里的金枝长得像一个人。”

“很多人都这么说。我觉得你和大槐树下的董永很像呢。”

“我们都和大槐树有缘。”龙大河绕过了一簇野花紧跟在她的后面。

尨海燕清澈地一笑,说:“看你像从泥水里滚过一样,你先去洗个澡,我先去给你准备点酒给你暖和一下身子。”

龙大河按尨海燕手指的方向走进了浴池,浴池雾气腾腾,尨海燕正笑眯眯地看着他,纷纷往池子里撒着槐花瓣。龙大河正要向外走,就听“大河更衣吧。”那声音绵绵的听起来极为舒服,但又极不自在,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被剥光了衣裳,身子光滑如雪,线条优美,臀部翘园,不亚于美女出浴。

“你自己来吧。拧开墙壁上的旋钮,左右调试温度。”尨海燕交代好羞红着脸蛋退了出去。

龙大河容不得多想,上好了门闩,裸体走到浴池的前端。墙壁上挂着一个龙头浮雕,他照尨海燕的交代,将那龙头上的旋钮一拧,慢慢调试了几下,觉得不温不热,将水全放开了。温润的热水从头上如大雨哗哗而下,他蹲在池里沐浴了一会儿,便玩起了花瓣。他把自己幻化成在河里洗澡的董永,月光朗照,蟋蟀弹琴,一群仙女飘然而至……

隔壁哗哗地水声让他难以在想,就从浴池里走出来去更衣,却见自己那身满是泥水的衣裳不见了,衣架上挂着一身崭新的衣服。

龙大河穿好衣裳打开门闩,未等回过神来,尨海燕轻盈盈地走来,很欣赏的口气说:“穿了这身的派头,不亚于龙书记。 []”

“我那身呢?”龙大河不高兴地问。

尨海燕甜甜地回答:“你那身衣服我洗好了,如果要穿,跟我来!”

龙大河跟尨海燕进了南房,见那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挂在绳子上,还不停地往下滴水。衣服又难以换下来,只好听她的安排。前面的屋子里传来三五个少女嬉笑的声音,一股槐花酒香也袅袅飘出来,龙大河已无法自控了,顺着酒香和爽朗的笑声来到里间,五个貌若天仙的少女正端着美味佳肴往一张圆桌上摆放着,见龙大河醉态的样子进来都笑着站了起来。

尨海燕落落大方地微笑着说:“我请来的是未来的文教科长。我们以后的识字都需要人家呢。姐妹们!让龙大河喝好了!”

“文教科长?”龙大河的心弦被深深触动了一下,谁不想鲤鱼跳龙门啊!谁又不想有美女喊自己哥哥?他心想着魁梧的身子被四个姑娘拽到了主宾席上。

“进了城谁还会想到农家姑娘?大家尽情地喝。”尨海燕以水代酒敬了三杯,然后把酒场交给大家离开。她想:你龙大河装什么正经?我就不信你对一个漂亮性感的女人会不动心?会没有性的需求?今晚,尨海燕要让龙大河体会到做正人君子比女人立贞洁牌坊都难。

坐在副陪位子上的姑娘换到主陪位子上,将椅子往龙大河靠近了一些,端起酒杯柔声细语地说:“为小尨河的婶婶嫂嫂们、姐妹们能够读书、识字,我替她们敬你一杯!”

“你们都多大了?”龙大河问道。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那姑娘脸蛋一红,犹豫了片刻,说:“查我们户口啊!”

“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们的年龄不能上学了!”龙大河很镇静地解释。

“祝愿大河哥官升三级。”副陪位子上的姑娘本是替尨海燕圆场的,却争起“大河哥”来。看似不会喝酒,但为表达诚意先自饮了,那小脸更红了,一直红到脖子。

坐在东面的那位姑娘见主副陪动了真酒,也敬了龙大河一杯。不知是羞涩的本能,还是酒力的作用,她的小脸蛋变得红苹果一样透亮、红润。

轮到西面的那位姑娘,龙大河已不胜酒力了。任凭姑娘们怎样地劝说,龙大河不再喝了。那位姑娘干脆走到龙大河跟前去端酒,没想到身子一歪压到了龙大河的肩膀上,龙大河想转身把她扶起,没想到她却站在他的怀里。龙大河感受到她急促的呼吸和胸前温热的弹性的妙趣,但还是推开了她,用眼神传达他的惶恐和不安。

那位姑娘端起龙大河的酒杯一饮而尽,回到座位上用纤细的小手放在湿润的红唇上,然后朝龙大河就是一个飞吻。

龙大河曾对女人有过嘴上的狼性戏弄,女人也以此得到来自俊男口头上的快感和刺激,但那些仅限于他和某些婶婶或嫂嫂之间的嬉笑而已,然而替尨海燕出场的这四位姑娘,让他沸腾的感情之水从起初的度降到了度。他不希望尨海燕把他当做垃圾一样地处理掉,就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在那儿喝水。

温馨热闹的屋子立即变得严肃起来,大家谁也不说,处在难捱的尴尬氛围里。

尨海燕又邀请他到了北屋。尨海燕并不介意把自己看上的男孩子领到自己的闺房里。闺房是一个平方米左右的三居室,装修的格调神奇、高雅、气派。

龙大河坐在沙发上显得拘紧,对闺房的布置欣赏而羡慕,自己那间不足平方米的蜗居和这里比起来真是牛马不相及,闺房靠北墙的床被梦幻般的床帘罩着,稍留一点儿缝隙,足可以窥视平铺在宽大床上的丝被。他的那个思绪就打开了:他的家安在小尨河镇的大槐树下。这里是风光绮丽的山村水寨,然而却贫穷、愚昧、落后。他小时候有幸拜尨海声和黄灵槐为师。现在他每天骑在骡背上,教放牛娃读书。没有黑板,没有教室,人们戏称他“牛背先生”或“骡背先生”。那时候,他就常常做梦:有一栋房子供村民的孩子们读书,也有一栋房子供他结婚、教子……

尨海燕脉脉含情地望着他说:“想喝点儿什么?牛奶、槐花茶还是咖啡?可乐?”

龙大河想了想,说:“那就来杯牛奶吧。”

尨海燕又笑了笑,说:“我那几个姐妹没把你吃了吧。”

龙大河无语,龙海燕很快取了一杯牛奶递到龙大河宽大的手掌里,一双热辣辣、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龙大河,说:“看得出来大河哥是坐怀不乱的英雄,十个男人九个坏,一个不坏做大官。这酒场上的学问大着呢,今天四姐妹都是学着官场上规矩陪你。这也算我帮你一个忙。明天我安排一个场把龙永图请来!”

龙大河看看尨海燕的脸色和眼神,知道她对自己有点儿倾慕,她在尨家大院里是一位被家人宠爱的小兔兔啊!她一出动小尨河必然掀起轩然大波,他不能答应她去求任何人,包括她有好感的男人。他很明白,小尨河的女孩和其他地方的女孩相比,就是柔美中带着几份豪情,一旦爱上一个男孩往往会主动出击。像他这样出类拔萃的男孩,更容易得到怀春少女的心。所以他很庄重很严肃地说:“我看还是注意点儿影响,尤其对你们女孩子来说。”

龙海燕的神经被敲动了,多么善解人意的男人!哎,这世道很难找到他这样的男人了!她多么需要他情感的交融和精神上的寄托啊!她曾经为了《大槐安国》里的男人肝肠寸断,为了那个黄粱一梦的棼彻夜难眠,她做了尨家大院的小女儿,她不止一次地问世间情为何物?她糊里糊涂地来到异国大陆,想换一种活法,想找到那个爱她的棼,想要过一种全新的生活,也不枉来此走一遭啊!然而,她又不是随便的女孩,不是剜在篮子里就是菜的主,她对未来的男人有她的标准以及交往的原则。尨海燕把一杯牛奶重新放到圆桌上,看见龙大河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的雨,取过一个烟盒在上面很费事地写着什么。

龙大河看着歪歪扭扭满是错别字的便条,为眼前这位精干、漂亮的女孩深感惋惜,又为自己不能教她识字而自愧。为不至于几个错字、一个酒场伤她的心,很温和地说:“行!明天见吧。”龙大河把便条放进衣兜里,一只大脚已经迈出了门槛。

尨海燕知道他会按照纸条上的要求去做,因为他还有许多得到的东西。一个男孩不感兴趣的事情,就是女孩跳楼自杀也纯属枉然。她那心中喷涌的感情之水已无法阻挡,就快速地跟到门外,关切地说:“大河哥,外面下着雨。为了明天,你今晚就留这儿吧。”

章节目录

师道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煽情教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煽情教授并收藏师道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