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李氏同叶草根一同过去,叶草根原本拿了五两散碎银子在身上,想着江家既然是最富裕的,这个数怕是不够用,咬了咬牙,装上了二十两银子。这些银子够她玩上一日了。

    江大奶奶亲自到二门迎接李氏同叶草根。

    江大奶奶立即问安:“太太来了,只是我仍旧来晚了。”

    李氏笑道:“你只同我问好,到冷落了叶妹妹。”

    江大奶奶立即面向叶草根,请安问好:“见过夫人。”

    叶草根惊艳的打量着江大奶奶。江大奶奶身着洋红遍地锦镶毛长袄,翠蓝十样锦百花缎子皮裙,一头青丝挽成朝云结鬟式,围着镶珠勒子,插着点翠含珠小凤钗,几朵精致的花钗点缀其中,端的是粉光脂艳。虽说这江大奶奶身后跟来的女子中不乏美人,只是在厚实的冬衣的陪衬下都显得有些臃肿,唯有江大奶奶,仍旧那般的亭亭玉立,风姿不凡。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美人,这世上还有这般美的人。

    叶草根目不转睛的盯着江大奶奶,江大奶奶也不恼,笑嘻嘻的:“道夫人可是觉得我这妆不好看?”

    叶草根受到上次在张家的教训,不敢轻易的开口,只轻轻的摇着头。

    李氏明白她的忌惮,指着江大奶奶笑着道:“我觉得不好。”

    江大奶奶抬起头哈哈大笑,一点都不介意,笑了一阵子,她又逼着叶草根:“道夫人还没说呢。我只信道夫人的话。”

    李氏虽说是说不好,但是叶草根晓得李氏根本就没觉得不好的意思,她忙道:“江大奶奶就跟那画上的仙女一般,我一下看住了。我若是个男子准讨了她。”

    江大奶奶晓得更加的开心了,炫耀的对李氏道:“夫人,看看,道夫人说好呢!”

    李氏扯着叶草根道:“偏你会说话,看看,她的气焰更嚣张了!”她叹口气,颇为酸酸的道,“江大爷是我们这有头有脸的人,带着她原本就嚣张,如今妹妹又这般捧她,她更无法无比了。让我好生的看看,怎么会有这么有福气的人啊!嫁的这么的好。”

    江大奶奶得意的笑着,却是谦虚的道:“夫人的福气才好呢,我们哪里能比得上夫人。”

    叶草根站在边上看着江大奶奶同李氏说话,心里犯着疑惑。怎么同样的话,说出去的效果就不一样?自己夸张家三奶奶福气好嫁了个有出息的夫婿,张三奶奶垮着一张脸;而江大奶奶却是那样的得意,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

    见叶草根愣在哪里,李氏扯了扯她:“怎么了?”

    叶草根笑道:“我在羡慕江大奶奶啊。人长得好不说,嫁的就更好,真是羡慕死我了”

    江大奶奶热络的同她说话,又请了李氏到正房安坐。

    江家的正房可比张家华丽的多。

    门上挂着大红撒花毡帘,屋里头珠光金彩,连着炕上点着的褥子都是崭新的绸缎面料。

    江大奶奶亲自端茶奉与李氏,又请了叶草根吃茶,端了四样点心在叶草根面前:“家里的厨子才做的点心,道太太尝尝。”

    叶草根这才从那只冒着香气的青玉兽耳花卉纹玉香炉上挪开眼,稀罕的瞧着眼前的糕点。最中间的是一块块四四方方模样的糕点,一层叠加一层,松松散散的,就跟那新棉被一般,上面还点一些绿丝,清新悦目。再看另一碟点心则是一朵朵牡丹花模样的东西,粗粗的看去,一碟之中居然没有一朵相同,再一看,这一碟居然是将一朵牡丹绽放的模样。叶草根不由的咋舌,这是怎么想的,居然想的出这么做点心来。

    “咦。樱桃!”最右边的盘子里放着一碟子果子,鲜红色,圆溜溜的,有些像珍珠。叶草根见过这东西,这叫樱桃,是稀罕的东西,没想到她也能吃上。叶草根伸手拣了一粒,放进嘴中,想尝尝这被府里头的人传了又传的稀罕东西。

    一进嘴,叶草根有些失望,这软软的,没有半点汁水,根本就没有果子的口感。她虽没吃过,但是也知道樱桃是甜中带点酸,也知道那是果子,吃在口中根本就不是她现在吃的口感。

    李氏见叶草根面上带着深深的失落,笑着道:“也难为这厨子费心思,做的这样的逼真,瞧瞧就行了。你吃这个,她家的这千层油糕做的是没话说。”

    叶草根这才知道那碟放着方方的东西叫做千层油糕。

    不敢大口,生怕叫人鄙视了,小小的咬上一口。绵绵软软的。这东西真好吃,叶草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东西。她有些爱不释手,却又不敢多吃,悄悄的瞄了四周,趁着人不注意,偷偷的往自己的帕子里放了几块,等着留着回家吃。

    江大奶奶瞧着叶草根那偷偷摸摸只当没人注意的模样,只是笑笑,回头吩咐了家里的丫头,回头送给叶草根的回礼就多装几碟千层油糕。这边又笑着递上曲牌请示李氏:“府里请了戏班子,还请夫人点戏。”说着又让人递了一份给叶草根,“道夫人也请点一曲。”

    叶草根压根就不认识字,她有些不安的接过帖子,求救似的瞧着李氏。

    李氏没接过来,懒洋洋得道:“说起来,最近也没什么好戏。不如咱们斗牌好了,叶妹妹,你可愿意?”

    叶草根忙点着头。

    李氏忙招呼着人摆了红木镶螺钿桌子,铺了银红的锦缎椅垫,上了象牙牌,李氏、叶草根、江大奶奶,又拉上了那一个董奶奶,四个人凑成了一桌,洗牌掷骰子起牌。斗了几盘,叶草根是输多赢少,这身上的钱越来越少,叶草根有些坐不住了,她可是带了二十两银子,如今,偷偷的捏捏荷包,已经瘪了一大半了。这把再输……叶草根心神不宁的瞧着面前的牌,是打了这张八万呢,还是丢了这张一条呢?叶草根看着董奶奶面上那一丝丝的不悦,再次瞧了瞧桌面上打的牌,想了又想,逼着眼打算随便乱出一张。

    “胡了!”

    董奶奶突然推了牌,叶草根惊讶的睁开眼,她还没出牌,董奶奶怎么就胡了呢?

    董奶奶推倒跟前的牌道:“单调二饼。清一色对对胡。”

    叶草根看着放倒的一条,再看看自己的牌,她明明没打么,再看着董奶奶推到的牌,叶草根脑子腾的蒙了。自己有三个二饼,也就是说董奶奶的牌是死牌,可偏偏她放了,还放了个清一色对对胡的大胡。这……

    叶草根按住董奶奶的牌,不许她胡:“我又没出这个,我要出的是一条。”

    董奶奶道:“你明明出的就是二饼”

    “那是我不小心碰的,我这是一副牌,怎么可能打它。一条一条。”

    董奶奶只是不许她这样。

    李氏笑着推了两张牌出来:“董妹妹,你打了两张我都没赢你的。”

    董奶奶抿了抿嘴,到底不再坚持,只是却是摸到什么就打什么,反正她那已经是死牌了,根本就没有赢头。

    最后还是江大奶奶放冲给了李氏,叶草根大大的松了口气。

    只是从这开始,她的火开始变好了,无论是单调,还是边张,甚至是卡张她都能赢。随着输出去的钱一点点的赢回来,期间她还赢了几把大胡。叶草根一扫先前的颓废,变得是眉飞色舞的,洗起牌来是哗啦啦的,别提多有劲了。

    “三万。”江大奶奶出了牌。

    叶草根忙推倒:“胡了,胡了。一色三步高。”

    江大奶奶忙数了银子送了过去,笑着道:“夫人这回子功夫又赢了不少去。”

    叶草根不由的裂开了嘴,她算是翻身了。

    董奶奶此时却推了牌,告辞要宽衣,她最见不惯叶草根这种人,输牌了就垮着一张脸,赢了就眉飞色舞的,这叫牌风不好。

    董奶奶要宽衣,她们只得停下,李氏也说江家的花好,要挑一盆回去,江大奶奶要伺候了李氏过去,却叫李氏拒绝了:“你陪叶妹妹吧。”

    江大奶奶应了下来,却是陪,只见叶草根走到旁边的桌子去看。

    叶草根紧紧的盯着那桌面上。这边一桌的一个妇人面前已经赢了一大堆银子,白晃晃的好不可爱。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