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媳妇笑说道:“送给奶奶使唤的。姑娘还是通禀一声吧。”

    四个婢女进去立即跪下同叶草根行礼:“给奶奶请安。”

    这四个人是生人,叶草根一愣,她扭头问道:“这是什么人?”

    唐三媳妇道:“这是两个是江家送来的,这一个是鲍家送来的,这一个是汪家送来的。”随着仆妇的指点四人依次上前行礼,“来伺候爷跟奶奶的。”

    叶草根没能领悟仆妇在说“伺候爷”这三个字上特别的重音所含有的意思,她的目光都落在了这四个丫头的身上。

    四个丫头,皆是形体瘦弱,一般的小小的瓜子脸,新月眉,一点朱唇,一双美目秋波频传,一件比甲罩在外头,腰上系着汗巾,虽穿着冬衣,却仍旧楚楚纤腰,不堪一握。这般的瘦弱。

    叶草根微微皱眉:“她们哪里会伺候人。长得那么瘦。”

    唐三媳妇笑了,可不就是。这四个都是扬州瘦马,瘦马瘦马,当然瘦了。可到底被交待过,又收了好处,少不得要为她们说说好话。唐三媳妇凑到叶草根跟前低声道:“奶奶,这也是人家的一片好意。”说着将四人的卖身契交了出来。

    叶草根道:“人家是好意,可我们哪里养的起。你看看,她们穿的戴的,哪里是做事的人。”

    穿金戴银的,她还没这般体面呢。

    唐三媳妇微微一愣合着奶奶是没听懂她的意思,还真以为人家送来的丫头是来做事的:“进了门还不是奶奶说的算,哪里由着她们。”

    叶草根摇着头:“不用了,还是给人送回去。”也不看看道草根能赚多少钱,就送来四个丫头,还不是一个,是四个,四个人一个月要吃多少米粮。她如今还一门心思的在外面打牌赚银子,指着以后买马呢。现在马没买到,人到送来四个。[ 超多好看小说]

    唐三媳妇有些没法子了。这位奶奶跟旁人不一样,最是精打细算的,一文钱在她手中都要琢磨个半日,让她收下这四个人还真是难。她微微侧脸,给那四个丫头递了眼色。

    四个丫头齐刷刷的跪了下来:“求夫人不要将奴送回去。奴做牛做马报答夫人。”

    叶草根见四个丫头满脸哀容不由一愣,这是怎么了,还扯上了做牛做马。她最不习惯人家跪的,跪得她满身不自在:“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唐三媳妇见叶草根一脸的不自在,晓得哀痛之法有用了:“奶奶,她们也是苦命的人。”说着低下头,“奶奶将她们送回去,主家的人必然以为奶奶不快,到时候迁怒于她们,将她们转手卖掉。这样姿色的人,卖出去,哪里还有好去处。”

    四个丫头立马露出恐惧的颜色,齐声哀求。

    叶草根不由的叹了口气。只得轻轻的点了点头,都是为人奴婢的,只当积德行善罢了。

    四个丫头连忙磕头谢过叶草根。就此就算是留在了叶草根的身边。

    应付了这事,叶草根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她觉得疲倦,想卸下钗环,换下衣裳,正打算抬手,眼前便围上了四个人。

    纤细的手指,白皙的肌肤,留着长长的指甲,指甲还用凤仙花染过。这手哪里是做事的。

    “不用了。金花。”

    金花欢快的应了一声,端着水进屋,笑嘻嘻的道:“奶奶,我给您按脚。”

    叶草根梳洗好,换了衣裳,躺在炕上,正盘算着要给这四个丫头派什么差事,偏偏疲倦的很,昏昏沉沉的便睡了过去。

    第二日醒来,已然是天大亮。道草根已经不在身边了,摸摸身边,冰凉的,也不晓得他昨日回来没有。他们俩现在几乎是碰不到面,她要同那些个奶奶们应酬,道草根同那些商人的应酬也不少。昨日若不是他闹那么一段,两人指不定什么时候碰面呢。

    “奶奶醒了?”金花听到屋里有动静立马进来,服侍叶草根起身,手脚麻利的将床铺整理好。

    打理好出了卧房,就瞧着昨日的那四个人俏俏丽丽垂手立在她平日作息的外间。叶草根瞧着那四个俏丽的丫头,只觉得心情格外的好。难怪主子挑丫头都喜欢挑模样好的,看着就舒服。

    叶草根冲着穿绛红色比甲的丫头招招手:“你这发髻是怎么梳的?我看着很好。你也给我梳一个?”

    被点到名的丫头面皮微微一红,蹲了身子,这才上前为叶草根梳头。先是拿篦子细细的按摩头皮,再拿梳子一点点的将头发梳顺,这才将头发绾起来。

    只是叶草根的头发比较少,瞧着有些不伦不类的,丫头有些急了。

    到是她身边那个穿银红色衣裳的丫头笑道:“夫人通身贵气,要我说梳抛家髻才能配得上夫人的端庄。”

    叶草根被她一夸,忙点了头:“正是。还是给我梳抛家髻吧。”

    丫头顿时松了口气,感激的看向了同伴。

    叶草根对着那打磨的光滑的铜镜,细细的打量着自己。她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发髻,隐隐的觉得有股香气,用力的闻了闻,发现香气来源于为自己梳头的丫头身上,再仔细一问,却是这丫头的发辫上传来的,不由抓起发辫,拿到鼻端一闻,赞了一声“好香!”

    丫头面皮顿时涨了紫红。这是官太太,怎么说这样轻浮的话,做出这样轻浮的举动。

    穿银红色比甲的丫头上前笑说:“兰音姐姐用的是兰蕙油。”

    叶草根点点头,羡慕的道:“你们这头发是什么养的,这般的黑,又那么的密,就像绸缎一般软。”

    丫头笑说着:“这个简单。用头油厚厚的涂上一层,每日都上,如此用上大半年,头发自然是又黑又亮。”

    叶草根不禁欢喜起来:“真的?那我每日也用。”说着就要让人去买头油。

    丫头又笑了:“外头卖的哪里有自己做的好。”

    “我这又没人会做。”

    丫头不由的笑道:“兰音姐姐是最会做这个的,我们的头油都是兰音姐姐做的。”

    叶草根忙看向方才那个味自己梳头的丫头:“可是真的?你帮我做两瓶头油来。”

    兰音应了下来。

    叶草根喜滋滋的。过不了大半年,自己也能跟她们一样有一头又黑又亮的头发。她一直讨厌自己这枯黄的头发,毛毛躁躁的,当年给主子娘娘跟前选粗使的丫头,就是因为这头发,害得她被管事奶奶刷了下去。

    金花上了饭食:“奶奶,还要到许家去做客呢。”

    叶草根这才想起来,今日在许家还有个牌局,忙急急的吃了两口便让人备车走人。

    金花伺候了叶草根出门,临了指派着那四个人:“把这些都收拾了,也别那么死心眼,瞧见事就去做,别指望着人嘱咐你们。”说着追了出去。

    “呸!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到来使唤咱们来了。”银红衣裳丫头冲着金花的背影呸了一口,说着扯着兰音回屋去,另外两个瞧见了也回自己屋待着。

    兰音拉扯着她:“嫣红,她到底是奶奶跟前的人。”

    嫣红恨铁不成钢的道:“奶奶跟前的又怎么样?咱们是来伺候道大人的,又不是来伺候她金花的。”说着,冲着外面喊道,“环儿,环儿。”

    屋外一个丫头应下。

    “去,把奶奶的屋子收拾了。”嫣红吩咐了小丫头,又坐了回去,“她会吩咐我们,难道我们不会去吩咐别人?”说着伸出了纤细白滑的双手,“这长长的指甲不就白养了?”

    兰音道:“我看奶奶都没留指甲,不如咱们就将她剪了?”

    嫣红只是不肯:“我养了许久的。”想起叶草根,她不由笑了,“她算哪门子的奶奶啊。你看她,说话就跟粗使的婆子一般,你瞧见没,好大的一双脚!又不留指甲,也不修眉,她那眉毛,那么粗,杂乱乱的,跟杂草一般。自己都不晓得收拾自己,算哪门子的女人。姐姐,你注意到她的手没?五粗四短的,一看就是做粗使的出生。”

    兰音叹气道:“做粗使的又如何?人家是奶奶,我们不过是奴婢,任人买卖。”

    嫣红最烦兰音这种唉声叹气,怨天尤人的模样:“既然知道就要争一把。争不过那是命。大不了还回到那地方去。若是能争的不争,姐姐,你日后不后悔么?”

    兰音一时没了话。谁想一辈子被人送来送去,谁不想过好日子。

    “我原还害怕这位奶奶是个精明的人,还想着咱们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只是你瞧这位奶奶的行事做派,姐姐,到这种地步了,你不争一争么?”

    “这……可是你说该怎么办?”

    嫣红道:“怎么办?当然是抓住道大人的心,赶快生下儿子来。姐姐,咱们怎么也不能让那两个人抢在咱们跟前。趁这位糊涂奶奶还没明白过来,咱们先下手为强。日后,等这位奶奶回过味来了,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兰音点头的应下,心里却仍旧有些担忧:“那…...她们…..”

    “她们,且不管她们,咱们只管咱们自己的事。”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