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庙并不大,总共就两进,只是在这崇信佛教的北地,这间道观可谓是绝无仅有,香火也格外的旺盛。听闻协领太太带着牧长太太及自家小姐来上香,观主早就命人打扫干净院落,趋避外人,专门等候官眷的到来。

观主引着两人前去拜三清,可是叶草根哪里等得,一心就要去拜南斗星君与药皇,只希望道草根的身子快快的好起来。听得牧长太太前来是拜药皇的,迎奉的笑说道:“奶奶有所不知,三清祖师法力无边,一切大愿皆可向三清祖师求得,若是心诚一切皆可实现。”

叶草根老实的跪了三清祖师,求他们保佑,然后又在观主的指引下进了斗姆殿,跪拜了斗姆:“斗姆乃众星之母,其有九子,长为天皇大帝,次为紫微大帝,其余七子为北斗七星真君。专治病疴。”观主又一句一句的教了叶草根默诵五斗星君真言:“奶奶常念此咒,可以长命百岁,再无病痛之苦。”之后,领着叶草根一起默诵真言,只是结束的时候敲了桌上的铜罄,清脆的声音悠远袅袅。

叶草根只当结束了,再次磕头,只是观主没有反应,依旧站在那。直到看着李氏同淑珍拿了银子丢进功德箱,叶草根这才明白,原来这道士在等着她布施呢,她想了想,本想就扔几百钱进去,可是瞧着李氏拿的银子,又见观主淡淡的注视着,扣扣索索的摸出一两银子,把银子丢到那里头。

舍了银子,叶草根不忘多求一些,斗姆啊,斗姆,你既然收了我这么多的银子,你就该让他快些好起来。

拜了斗姆又往供奉药皇的殿间去了。到了药皇跟前依旧是跪拜磕头上香,观主依旧亲自诵读经文,又念了咒,又奉了银子,这才了事。

这里拜完,李氏又拉着叶草根去拜:“走咱们去送子娘娘那。”

李氏同淑珍在这里格外的虔诚,亲自摆上自家准备的香果供品。叶草根一看,不由大呼失误,她怎么就不记得准备这个呢?

李氏笑道:“都帮你准备好了。一样两份。这是淑珍供奉的,这是你的。”

叶草根忙连声道谢,李氏真是细心,连她的都准备好了,她心里只有满满的感激。

李氏让她们俩拈香跪拜祈祷,李氏淑珍居然要进行一百次的参拜,说是这样才显得诚心。叶草根气喘吁吁的跟着做了,才一百下就让她腿脚发软,双眼冒星,在看李氏同淑珍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的脸都走形了。就是那样,两个人还坚持跪在送子娘娘的面前,虔诚而恭敬的在签筒里抽得一支签。李氏见叶草根还在那里喘着粗气,招呼着:“快来,求个签。”

叶草根哪里有力气啊,随手抽了一支,交给观主。

观主看了签子,笑嘻嘻的道:“夫人小姐大喜,都是吉签。”

李氏同淑珍立马欢喜起来,又是连连向送子娘娘磕头,然后便要起身,一边的丫头婆子忙上前搀扶,随后一个婆子又奉上一个崭新的绣石榴的大红包袱,淑珍亲自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件小衣裳,将小衣裳穿在了供桌上一个穿红袍插金花的小娃娃身上,然后有拜了拜,这才算结束。

李氏晓得叶草根什么也不懂,细心的教导着:“你也去选一个,然后给他穿上,这样送子娘娘就晓得你想要什么样的孩子,立马便赐给你。”

叶草根打量着供桌上摆放的一排形态可掬的小娃娃。有穿红袍戴金花的,有配着宝剑的,还有拿着笔的,另外还有几个女娃娃。

叶草根想了想将衣裳披在了一个手捧金元宝的小娃娃身上。

“妹妹这是要了小财神进门啊!”

叶草根笑笑,招财才好呢,这才衣食充足呢!

这还不算数,之后,观主又领着三人往后院去,院中那个硕壮的大树上挂满了红布条,这被称作“拴子”。李家的人捧来两匹大红尺头,只象征的裁了一条,自有道童接了,爬到树上,高高的拴上。

这才终于结束了,观主领着两人到禅房休息,又送了清茶及几样点心。

“这是斋堂孝敬两位夫人的。”

李氏吃了口茶问道:“我闺女最近总是七灾八难的,道长给她算算。”

观主忙躬身念无量天尊,问了李氏女儿的生辰八字,掐指算了算:“小姐是富贵聪慧之人,只是体质纤细了些,人又聪慧,心思自然重些,只是在子嗣上有些不顺。”

李氏听了这话立马道:“就是子嗣上有些不顺。这可怎么好?”

叶草根在边上听了只觉得神了,这都能算出来,只想听着李氏再怎么说。

观主忙道:“太太别急。小姐只是不顺而已,却无大碍,小姐这八字里头虽说早年子女刑克,但命里子孙丰旺。”

李氏听了这才欢喜起来,又问道:“还要问问姑爷的前程!”她又对叶草根解释道,“姑爷要参加府试。我给他问问前程。”

观主又要了李氏女婿的生辰八字,掐指算了算:“这位小爷是甲寅日生,上半年财星临门,用癸为印,却是官印两全。只是这下半年,财星偏离,怕就有些不顺当。”

李氏听了面上立即带有一丝的不快。

观主又道:“小爷是不顺当,然这位小爷命中有官,壬子水旺,财能冲印,逢官催贵。”

李氏听了这话又欢喜起来:“这么说便是前程无碍。”

“自然前程无碍,还是大好前程。”又请了签筒让李氏抽,“夫人抽支签吧!”

李氏忙在心里想了所求之事,抽出一支签交给观主。

观主看了签文立即笑了出来:“果然,夫人请看这签文,与小爷的八字极为相符。这四句诗决是‘木逢壬癸水漂流,日主无根罔度秋,岁运若逢财旺运,返凶为吉遇王侯。’这‘岁运若逢财运旺’不正是与小爷的八字相符么?这前程虽有小坎,到后来也是时来运转,否极泰来。”

这四句话极为粗浅易懂,观主不用解释李氏便明了,那王侯二字更是让她激动不已,她忙让人拿了银两与观主。

叶草根听了这个也抱着试试的心思道:“还请观主也为我解解。”

观主请她说了八字来。

叶草根难道:“哪里知道这个,爹妈死的早,哪里记得。”

观主点点头,递了笔与叶草根:“夫人写个字,测字也是一样的。”

叶草根摇摇头:“我也不会写字。”

观主笑道:“夫人随口说个字就好了,是一样的。”

叶草根想了想道:“就儿子这两个字好了。”

观主捏须摇摇头,好半日才道:“儿与‘八’彷佛,和着‘子’字,您命里有八子。”

叶草根一听欢喜的都要尖叫起来。八个儿子,好家伙。

观主接着道:“这‘儿’又与‘几’相仿,‘几’乃桌案之意,桌案后坐着一个人,夫人的子嗣日后有坐堂之像。”

叶草根没多大明白,可是李氏却明白不过,坐堂之像,那就是说做官?儿子各个都做官?她不由的道:“妹妹果然是好福气。”

叶草根咧嘴笑笑,催着观主继续说。

观主道:“可是,这‘儿’并不是‘八’,‘子’字为‘一了’。这说明其中有一个不是夫人您亲生的。”

叶草根有些纳闷了。什么叫不是她亲生的,是她儿子,不是她亲生的,那就是别人生的……道草根要讨小老婆?!叶草根顿时拍了桌子:“你胡说什么!”

李氏忙拉住她:“你且听道长说了再发火。”

叶草根气的胸口剧烈浮动:“好,我到要看看你能说出个什么来。”

观主道:“方才我说了,这‘儿’字与‘几’相仿,这多了一横,似桥架在两岸,将两个不相干的连在一起。”

“这么说是,跟他们都没有关系?”李氏看着观主在纸上边写字边解释,好像明白了一些。

观主点着头:“正是。此子为养子。夫人再看,子与‘予’又形类,夫人之子必要此子招引,上天才会赐予夫人。”

要养个养子才能招来她亲生的七个儿子。叶草根愣愣的不说话,这个这个…….

“那什么样的养子才好?”李氏见叶草根愣愣的,干脆替她问了。

观主又写着字:“‘儿’加一笔为川。川为水,必与水有关。”

从道观出来,叶草根念叨着,与水有关的养子,真的要有养子才能有儿子?也没见过哪个是收了养子才有儿子的。再说了,收个养子,她以后的七个儿子怎么办?那偌大的家产要分个不相干的人,想想就觉得不甘心。她摇摇脑袋,不去想那烦人的事情,说不定这牛鼻子老道算的不准呢。那个郎中都说了,只要她遵从医嘱,一年后保证她能抱上儿子,只要不收养子她就能怀上儿子,就说明这人说的不准。对对对,她现在就要好好的养身子,生儿子!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