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叶草根却是去瞧了高四奶奶,两个人说了回子话,叶草根便说起自己好久都没打牌,手痒痒的,高四奶奶听了立即就要请人来打牌,叶草根忙拉住高四奶奶,让她请另外的几家:“好些日子没见她们了,我正想赚些银钱呢。”

高四奶奶婉转的道:“我这……她们未必肯来。”到不是人家不愿意来,是来了,未必会送钱给叶草根,今非昔比,那些猴精怎么可能做亏本买卖。

叶草根哼了一声:“您是这里的贵人,请她们来是给她们脸,还拿起乔呢。”

高四奶奶见她这样只得叫人去请,只是今日是不可能,约了明日来,今日只能找了几家打着玩。一日下来,叶草根居然输了,打了那么多日的牌,她头一次输了,再输怕是连米都买不上了。不行不行,明日一定要说动他们。

次日,江、鲍、汪三家当家奶奶到了高家,瞧着居然还有叶草根微微一怔,随即笑着上前同她见礼,纷纷问候着,面上格外的亲切。这种巨大的热情令叶草根十分的反感,自己离开的时候他们是半句话也没有,现在居然有脸提什么担心的话,真他娘的放屁!

叶草根忍着心中的不快,笑着说:“多谢你们惦记了,我都好,就是买东西不方便,那地方那么大,却连个卖东西的也没有。要买个东西还要大老远的跑到这,你们没见过他们买东西,是成车成车的买。”

高四奶奶笑着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叶草根继续的抱怨:“不只是买个东西不方便,我还发现如今的银子不值钱了。一两银子什么都没买,一下子就没了。对了,说到这儿,我就奇怪了。咱们这儿居然是不二价。我前日去买粮食,跑了遍了全都是一两银子七斗。无论我怎么说,无论我说买多少,人家就是连一文钱也不愿意少。真是奇怪了。”

说到这高四奶奶就不方便接话了,这明显的是向这三位发难来了。

没一个人愿意接口,叶草根干脆自己开口了:“东西贵不贵的无所谓。只要会赚钱也不在乎这点,是吧。”

众人只得跟着点头。(wwW. 广告)

“我觉得只要买东西能方便就好了。我也不怕说出来让你们笑话。我在那成天就想吃青菜豆腐。那连个卖青菜豆腐的都没有。江奶奶,鲍奶奶,汪奶奶,你们能不能在我们马场开个铺子,以后我们马场的人买东西也就方便多了。”

江、鲍、汪三人面面相觑,这个……

叶草根只当没看见,继续道:“过些日子蒙古人要过来换东西,这是个绝佳的赚钱机会。”

三人当然知道这个事情,只是叶草根的意思是……

“哦。我是想做生意,跟蒙古人做生意,不过我一个人比较是财力有限,想请诸位帮帮忙。”

“夫人……”鲍奶奶开了口。“到不是我们不愿意帮夫人这个忙,只是,我们同那些蒙古人做生意每年也就是三四月同现在这两三个月的日子,其他时间,也没什么人,到底是不方便了些。”

叶草根恍然的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哎,你们别笑话我。我原先还想着若是可以,以后就专门包给一家经营。毕竟牧丁的职责是养马。又不是做生意,若是叫人发现了牧丁私自卖粮做生意。到时候又要责罚我们当家的。二来呢,我们买东西也方便些,看来我到底是没什么见识。”

叶草根说完了这番话就招呼着一起打牌。

她是有心思去打牌了,可是江、鲍、汪三位就没了心思,叶草根说的那话诱惑力还是蛮大的。毕竟现在之所以会有今日的局面是因为牧丁们抢了他们的生意,照叶草根这话的意思是,以后不许牧丁参与买卖,也就是说蒙古人只能与他们做生意;更大的诱惑是前面的那条,“专门包给一家经营”,也就是说一旦答应了,在骟马场买东西的蒙古人只能从那一家买,也就是说,一家独大。这三位都是商户人家的当家奶奶,心里的算盘打的更精了,从一开始说他们面向的只是在骟马场买粮食的蒙古人,可是若是将与其他马场交易的蒙古人都吸引了来,那就是真正的一家独大,那银子……

江、鲍、汪三家瞧了瞧对方。

江家前些日子的事有些伤元气,当然想趁着这样的机会继续保持自家在丰镇老大的地位,甚至希望借此将两外两家赶出丰镇只自己一家独大。

而鲍、汪两家也想借此机会称雄丰镇,谁都不想一辈子屈居人下。

三家的火花似乎冒出了一些,可是这都不是叶草根的事,她只管点火。不过她今日是相当的高兴的,因为她手气变好了,想什么来什么,昨日输掉的银子今日全部都赚了回来,另外,等她回到脚店,江、鲍、汪三家就已经送了帖子来,邀请她一定要到自家坐坐。

叶草根捏着帖子不禁的笑了笑,还真是不费吹灰之力。

只是令她想不到的是,去江家赴宴的时候,情形就完全调转了个儿,江大奶奶甚至提都不提这个事,只是同叶草根说着旁的事情,比如说高四奶奶前回又捣了高四爷的一个外室,譬如说董家又讨了个小妾之类。

瞧着江大奶奶半日不开口,叶草根有些急了,她干脆自己开口:“大奶奶,昨儿我说将马场与蒙古人的生意都包给您家的事儿,大奶奶想的怎么样了?”

江大奶奶面上有些为难:“多谢夫人,只是不瞒夫人,上次的事总让我心里不安,我也不求做大生意了,只求如今能平平稳稳的过便是阿弥陀佛了。”

嗯?只不过是一晚上的时间,江大奶奶就改了口风?她才不信江大奶奶昨日那么急巴巴的送帖子来只是为了同自己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将大奶奶一夜就改了口风了呢?

或者根本她是要跟自己讨价还价?叶草根转了转眼珠子,带着一丝丝的歉意道:“既然大奶奶不愿意,就当我没说。哦。我还想起一件事来。大奶奶,我不是在您家的典当铺子放了一千两银子么?上回走的急,没来拿,这回还请大奶奶兑给我吧。大概有两三千了吧。”叶草根根本就给江大奶奶说话的余地,“我这也是没办法,偏偏我们去的是骟马场。答应主子的话我们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做不到。本来想跟着大奶奶做生意,既然大奶奶不愿意。那只能兑了银子,等蒙古人来了向他们买马吧。”

她分明是在逼自己做出选择呢。要不就跟她做生意,也不就逼着她还钱。可钦差大人当时就说了,限三天来领,逾期充公,这银子早就不在她手上了,凭什么要江家再给他?可是不给,人家有理由,闹得满大街都知道。家里的生意就要再次陷入困境了。这次已经是掏干了家里的现银,才让人勉强安心下来,万一让人家觉得自家拿个两三千两银子都是难事,会怎么想?还有。鲍家汪家肯定是趁机分了自家生意的。

江大奶奶握了握拳头,瞧着叶草根:“不知道夫人什么时候要?”

她还真给?本来是想用来要挟对方的,可是对方居然不上钩,看来对方是真的不愿意。叶草根有些挫败,她一时也想不明白这里头的原因,不过也好,原本以为没有的银子又回来了,这也算是喜事吧。叶草根也不客气,当即便道:“那我明日就派人来取。”说着也不理会江大奶奶径直走了。

出了江家,叶草根又上了鲍、汪两家。鲍家她是不得其门。鲍家门上的人说什么进去回话。可是去了近半个时辰,再敲门居然没人应门了。至于汪家。她也见着人了,汪奶奶却是道:“这事还要跟我们爷商量,偏我们爷到太原去了,等我们爷从太原回来,我定告知他,到时候再回复夫人。”

三家都在突然间改了口,这让叶草根感到异常的奇怪,如果说有一家反悔,这还说的过去,可是三家都改口,这个是什么原因呢?

可是如果不能引得其中一家降价她又如何能大量买进从而赚银子呢?

叶草根觉得自己没了法子了,哎!难道自己真的要听曹川的才行么?不过就算是她愿意回头,对方是怎么一个态度呢?对方会不会坐地起价呢?

纠结了好一会儿,叶草根终于硬着头皮去了曹川家。她认为曹川对自己再次上门的态度有两种,一种是冷嘲热讽,一种是趁机要挟。这种再次上门的事就跟买东西一样,回头客总是很难成功砍价的。但不管是何种情形自己都要请动曹川。她讪笑着:“曹掌柜,呵呵,我一个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只顾着眼前的利,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她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之姿态要放低让人觉得舒服才有后话。

曹川连称不敢:“夫人的法子很好啊。”

叶草根只当他说的是反话,在讥讽自己,忙摆着手:“我都搞得一团糟了,还请掌柜的教我。您别跟我这个只想赚钱的人一般见识。”

曹川晓得她误会了:“在下说的是真心话。在下当初要给夫人出的主意也是请夫人先去见这三家的人。”

“然后呢?”叶草根敏锐的抓住了曹川话语中的漏洞,先去见人,后面还有呢。

曹川请叶草根坐下,反问叶草根:“夫人觉得如何?”

叶草根摇着头:“若是可以我还回头么?”她不是没办法才回头么?就像是买东西,最好是不要当回头客,因为肯定会被宰。

曹川笑笑:“夫人,您再想想,这三家对夫人的态度有何差别。”

“鲍家直接没见我,江家见了我却是说不行,汪家么,也见了我,只是说自家爷们不在家这种事她一个女人做不了主,等爷们回来了再告诉我。”

曹川拍掌道:“这就是了,至少对于汪家,夫人还是有回旋余地的啊。”

“可是……”

曹川接了叶草根的话道:“可是,要怎么才能让汪家松口呢?这就要给汪家找个帮手,毕竟汪家的势力要比另外两家小。”

叶草根忙点着头:“是是是。要怎么做呢?”

曹川笑道:“请夫人回去,最多三日,一定有一家上门,向夫人求这桩事。到时候就看夫人能不能将那家拉过来做汪家帮手了。”

真的可以?曹川居然有办法说动江、鲍其中一家?

曹川肯定的道:“三日,做多三日,若是三日没有人上门,小的已经帮夫人将事情办成,而先前说的马场物品经营,小的一分不要。”

还真是的啊!叶草根突然见很想知道曹川是怎么去说服对方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