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草根从来就没想过跟人说说话比她在马场做一天的活还要累,这种累让她没法子形容,不过她还是很兴奋,那种坐山观虎斗的感觉真的是很爽。

这一晚上是她来丰镇后睡得最舒服的,早上是神清气爽,只是好心情只保持到早饭结束。

弃儿一如既往的扒了饭就往外头跑,来丰镇的这几日这小子已经彻底的玩疯了,不到吃饭的时候是不会出现的。前两日叶草根忙着那事也没管那么多,今日终于得闲了,便招过毛伊罕:“你可知道他这几日跑哪里去了?”

毛伊罕摇着头。

“你天天跟他在一处难道不知道?我又不会怪你什么的。只是好奇这小子究竟在玩些什么,天天都不沾屋子。”

毛伊罕张了张嘴,正想开口,又听着叶草根道:“算了,随他玩去。哦,你快些吃了饭,咱们待会也出门去。”

听到要去逛街,毛伊罕也是三扒两咽的。

突然几个牧丁媳妇闯进了屋子,领头的耿福兴媳妇叉着腰,瞪大双眼、气匆匆地推开上前阻拦的毛伊罕,冲到叶草根的跟前,粗声粗气的道:“夫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了?你早上吃了什么了?这么大的火气?”

直接说她吃了炮仗好了,耿福兴媳妇冷哼一声:“是啊,我是比不得夫人,成日里吃香的喝辣的,富得都要流油了,我连吃糠咽菜都不能了,我能不火大么?”

叶草根不由的笑了:“怎么了?这话是怎么说的?你不买了那么多的粮食么?咱们,还不够吃?”

耿福兴媳妇也不等叶草根请她坐了,自己直径走到叶草根的对面,大大咧咧的坐下:“夫人。我是粗人,不晓得那些弯弯绕绕。我只问你,马场的人以后都不能同蒙古人换东西是怎么一回事?还有,我们以后要买的东西只能跟指定的商家购买又怎么一回事?”

“你听谁说的?”叶草根做出自己是头一次听说的样子。[ 超多好看小说]

可是耿福兴媳妇已经抓住了叶草根双眸中闪过的一丝不自在,她当即点破:“夫人,若是没有。您慌什么?你昨日同人家说的话咱们可都是听见了。”

“听见,你听见什么了?”叶草根依旧是一副死狗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继续抵赖。

她这副样子成功的激怒了众人。耿福兴媳妇当即道:“既然没有,那我们就跟人家说,我们骟马场要请商户来做生意不过是谣言,大家都不要信了。”说着转身就要出去。

叶草根腾地站起来:“你敢!”

耿福兴媳妇等得就是叶草根这句话,她准过身子得逞得冲着叶草根笑:“夫人,若是没那回事,您何必这么急呢?”

叶草根坐下,吃了口茶,清清嗓子:“是又怎么样?”

“你凭什么这么做?”耿福兴媳妇见状当即拍了桌子。

“就是!”一起进来的几个人附和着。“这是大家的事,夫人您也该同我们说一声,怎么能一个人做决定呢?”

“夫人,你这样的话。我们以后怎么办?这些东西又怎么办?”

“对啊,那我们的东西不就是不能卖了么?那我们亏得钱问谁要去?”

“而且,咱们怎么能只买他们的东西呢?这货比三家啊。”

他们买了那么多的东西,她不是没瞧见,她现在突然在丰镇发话,说什么日后骟马场一干人等不得与蒙古人交换马匹货物,蒙古人需要的东西只能在进驻马场的商家手中购买,甚至连他们,也只能在进驻马场的商家手中买东西。这不是要断他们的财路么?难道她不知道他们买这些东西花了多少钱么?她不知道大家都指望这次机会赚些钱贴补家用么?

耿福兴媳妇见叶草根坐得跟佛爷一般顿时火大,合着亏得不是她。 []一转眼瞧着一直不说话的赵老蔫媳妇又是一阵火大。这事就是她告诉大家的。在大家面前的时候她到是能说,到了夫人面前就哑巴了。不行。既然这火是她点起来的,就让她自己烧好了不行,反正她最擅长的不就是煽风点火么?打定了主意,耿福兴媳妇故意大声叫着:“赵奶奶,您说句话啊。您方才也是说不能这样的。”

赵老蔫媳妇冷不防被人点名,瞧着耿福兴媳妇面露得意的模样,晓得她是故意的,正气呢,又见叶草根已经望了过来,忙笑了笑:“我是说有些不妥。夫人这主意是不想让蒙古人再受这些奸商们的敲诈,是件极好的事情,只是……我有些担心,担心……”

“你担心什么?担心,你们吃亏了?”叶草根饶有兴致的看着赵老蔫媳妇,她正想如何才能逼对方开口呢,没想到居然有人帮自己推了这女人一把。

赵老蔫媳妇忙摆着手:“夫人怎么可能让我们吃亏呢?上回马匹那事情,只有小的们占了便宜,夫人自己吃亏了。”

耿福兴媳妇几人冷冷一哼,什么跟什么,方才说夫人吃独食的是谁?说什么那些进驻马场的商家肯定是送了夫人钱财的,要不怎么会规定他们也必须从那买东西?现在到好,当着夫人的面又是一番话,还真没见过这么二面刀的人。

叶草根笑笑。赵老蔫媳妇还真是会说话,先不说自己反对,只说这事前是极好的,其后话锋一转便是反对,偏偏人家不说反对,只是说觉得有些不好,这话说的还真是有技巧,看来自己还真要跟她学学。只是现在要听听她怎么说的:“那你担心什么?”

赵老蔫抬手摸摸自己的面颊,轻轻一笑:“小的是担心,万一那些人定了高价的话,蒙古人又只能同他们交易,还不是又任他们宰割么?夫人本来是一片好意,若是叫那些有心人利用了,那不就是糟糕了?知道的说夫人是好心,不知道的还以为夫人是故意的。”

无论是蒙古人还是他们,大家都希望买到物美价廉的东西,万一最后这些商人又跟现在一样,那吃亏的不就是他们么?这不就是拒虎引狼么?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然有法子。”

“什么法子?”耿福兴媳妇急性子的问了出来。话出口就觉得这样不妥,懊恼的闭了嘴,随后做解释的道,“都包给他们了,那我们怎么办?夫人,我们可买了不少的东西了,这又不许退。夫人,不如这样,等我们这次卖完,让商人明年再去吧。”

终于问出口了。这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问题。生意都让那些商人做了,他们怎么办?他们怎么赚钱?

叶草根迎向众人热烈期盼的眼神,突然一笑:“商人会赚你们的银子,难道你们不晓得去赚他们的钱么?”说着便撵了众人出去。

众人烦恼异常,只有赵老蔫媳妇欢喜异常。脑子一向比旁人转得都快,她细细的叶草根那话里她就听出旁音来了,只是那群蠢货,一点都没察觉。

她故意走在最后,瞧着众人都离去了,又返回,陪着笑:“夫人。”

叶草根瞧了她一眼:“什么事?想让我补银子给你们不成?”

“哪能啊。是小的眼皮子浅不懂得夫人的深意,方才夫人一点拨,小的这才明白。”她瞄了叶草根一眼,见对方并不恼,便道,“夫人,那住的地方归我管可好?”

叶草根瞧着她:“你要管住的地方?”

“是。”这人出门,哪个不找个地方住。刚一开始,那些商人肯定要找地方住,不说多,十几二十顶的帐篷是要的,道理就跟脚店一样。

叶草根冷笑道:“这事可不是我一个人就能说得算了,你也晓得这马场多少人家呢。”

果然还是生气了,赵老蔫媳妇忙道:“当然是夫人说得算了。他们,不过是见钱眼开,等明白了夫人的深意,就二话也没有了。”

不过,赵老蔫媳妇并没如愿,她承诺每年供给叶草根五十两银子却只得到三分之一的机会,而不是全部?

赵老蔫媳妇有些失望,只是三分之一,哦,难不成要跟另外两个人一起做?算了算了,三分之一就三分之一,日后她好好的经营,夫人自己不是说了么,有本事让人主动上门,她就把那些商人都吸引到自己的地方住就是了。

赵老蔫媳妇离开不久耿福兴媳妇又上门了。将这些人送走,已经很晚了,叶草根觉得自己都要瘫了,说话其实也很累人。

毛伊罕抿口笑道:“夫人,她们还以为自己精明,没想到都被夫人算计了。”

叶草根笑笑:“我聪明什么。”她并不聪明,只是有些人以为自己聪明,那她就好好利用这些自诩聪明人的聪明。曹川昨日来只是为了演出戏,是为了让丰镇的商人们相信,而赵老蔫媳妇听墙脚其实是个意外,只是曹川能将这种意外自然的转化成一种机会。叶草根真是佩服曹川,在毛伊罕被人拉走后的第一时间他能敏锐的发现有人听墙脚,不是停下话,而是利用这么个机会,从而达到某种效果。

效果很明显,也不知道是哪里流传出去的,前来寻找叶草根的商人络绎不绝。叶草根很快便陷入了商人的轰炸之中,这让她有些疲于应对。

这一日,又是几个商人来求见,叶草根正想着该如何拒绝,却瞧着道草根进来了,他板着脸,也不管有外人在,冲着她嚷着:“你干的好事!”(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