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场上下这一年的冬天过的很不好,一千多匹马要赔这让他们挺不起腰来,而且,这一年过年,居然没有分任何东西,这让本来就不爽快的牧丁们发起了牢骚,而且是冲到叶草根面前直接抱怨。

“夫人,这年下的东西什么时候才发?眼瞧着这都要到年跟前了,咱们家家都要准备上了。”

“是啊。夫人,大家还等着东西过年呢。”

叶草根瞧着一些张口就是话的女人们:“发东西?发什么东西?”

“夫人!”耿福兴媳妇不禁提高了嗓门,“马场每年年末都要发东西的。”

耿福兴媳妇身后得到了一群女人们的附议。

叶草根瞧了一眼躲在人后的赵老蔫媳妇,她又想浑水摸鱼?你指使着别人来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叶草根直接点了她的名儿:“赵奶奶呢?怎么不见她?她怎么说?”

被直接点了名儿,赵老蔫媳妇只得走上前来,笑着道:“夫人寻我做什么?”

叶草根请她坐下:“方才她们说发什么东西,东一嘴,西一嘴的,我没听明白,咱们这里你是最伶俐的,你来说给我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草根一句话让赵老蔫媳妇为难了。她到底要怎么说呢?真是为难:“这……其实牧场每年都年末都要准备写东西分给牧场的人,一来是犒劳众人,二来,这已经是个规矩了。”

娘的,道草根被总管大人罚了二百两银子,这她还不知道怎么还呢,现在又找她要东西了。不过她也明白对方的意思了,也就是不管怎么样她都要照办了。叶草根笑笑:“我晓得了。”她直接叫来毛伊罕。“你带着她们去,每一户只有一只羊。”她有转过脸对那些人道,“别嫌少,马场的东西都没了,我这是拿我自家的羊给你们过年的。”

众人忙道谢,急火火的跟着毛伊罕出去捉羊去了。 []赵老蔫媳妇跟在众人之后。瞧着众人往羊圈去,又转回来。走到叶草根面前:“夫人,那羊我不能要。”

叶草根轻轻一笑:“怎么不能要,你是嫌少了?”

“不是。”赵老蔫媳妇忙解释着,“是多是少都是夫人的恩典。但是这是夫人自家的,我怎么能拿夫人的东西呢?”

叶草根瞧了一眼对方:“哦?”在众人面前逼自己拿东西的是她,现在又坚持说自己不能拿,好话好人她都做了,这口气她怎么能咽下。

赵老蔫媳妇已经察觉到叶草根的不快,赔着小心道:“夫人。小的想问问,大人可派人给总管大人送礼了?”

叶草根坐直了身子,瞧着她:“是马场的人一起送呢?还是我们当家的自己送呢?”

赵老蔫媳妇不由的愣了。这话明显的就是对上了自己,真是触霉头。自己一只羊没拿,还要搭进去不成?她确实不是吃亏的主,立马已经有了主意:“当然是马场上下一起送了,这是多少年的规矩了。”

“规矩,这又是什么规矩?”

什么规矩,官场上的规矩呗。做下属的哪个不送东西给上官的。赵老蔫媳妇笑着说:“这是请各位大人高抬双手。咱们马场今年亏损那么大,来年肯定是要辛苦一番的,所以……”她觉得自己说的够清楚的了,可是对方依旧是一副你继续说的样子,这是故意的。赵老蔫媳妇只得道:“马场养私马。各位大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却是晓得我们平日里艰难,对此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是各位大人们抬爱。只是咱们也该表示表示,不能辜负了大人们的抬爱不是?”

叶草根点着头,赞许的对赵老蔫媳妇道:“你说的很对。”

赵老蔫媳妇忙谦虚的表示自己只是多嘴而已。

叶草根笑道:“你哪里是多嘴,还是你提醒了我。既然大人们对咱们那么厚爱,咱们不好好干,岂不是不是抬举的人了?”

“是是是。”赵老蔫媳妇忙附和着。她已经开始盘算上了,一定要在叶草根面前将这差事给拿下来,否则她不是白使这把力了。她现在就等着叶草根安排送什么了。

只听着叶草根道:“去,你把她们都叫回来,就说我有话要吩咐她们。”

赵老蔫媳妇满口的应下了,却是道:“小的请夫人个恩典。”

“嗯?”

“这差事赏给小的那口子可好?”赵老蔫媳妇觉得自己跟这位夫人还是不要拐弯抹角的好。

叶草根舒服的一靠,点点头:“行,我就让他当了这个总管事的。”

赵老蔫媳妇得了这句话,满心的欢喜,满口的道谢,欢喜的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叶草根命她出去唤人,她才反应过来。她先是回自家寻了当家的说了这个事,然后才是将方才的那些人寻回来。

才走又叫他们过去,每个人都犯着嘀咕,耿福兴媳妇是藏不住话的,拉着赵老蔫媳妇便道:“赵奶奶,夫人唤我们过去做什么?”

赵老蔫媳妇看着对方,心里暗骂了一声蠢货。夫人怎么性子,这么多日了,还瞧不出来?你拿了她一尺布,她定找了机会要你一升米。她笑笑:“去了不就知道了?快走吧,别让夫人等急了。”说着,自己当前走了。

耿福兴媳妇见她不说,心里嘀咕上了,肯定是这婆娘又在夫人面前说了什么。呸!最会见风使舵,两面三刀的,看她待会不撕了她那张假皮。

众人又挤到了叶草根的帐篷里,这回,叶草根是热络的招呼着众人,还让毛伊罕给他们倒热茶吃:“对不住了,你们才回去,又让你们冷着跑一趟,真是对不住了。”

她这么说,谁还敢发火,就是心里火大也只能咽下,一个个说不敢。

耿福兴媳妇当即开口:“夫人寻我们过来做什么?”

叶草根笑了:“我就知道你性子急,这会子的功夫也等不及。”

众人忙跟着笑了,随后又停下来听叶草根说事。

叶草根指了赵老蔫媳妇道:“这事还是赵奶奶提醒了我,若不是她,我是忘得一干二净。”

众人都望向了赵老蔫媳妇,一时间各种眼神都有。

赵老蔫媳妇只觉得被利用了,笑着道:“我只是听他们说起年例的规矩才想起来的。若是不说,出了事,就是我的罪过了。”她也会推,推给这些人。

叶草根笑了:“是孝敬各位大人们的年例。”

众人一听,暗暗叫一声不好。孝敬年例,还不是要让他们掏东西了。这个该死的赵老蔫媳妇,又在后面使坏。

赵老蔫媳妇已经不打算去瞧这些人了。反正她只是提醒,做决定的还是夫人。

耿福兴媳妇最先道:“夫人,按说是该送,只是今年大家都艰难些,咱们还是靠夫人赏的东西过年呢,这孝敬给各位大人……是不是……从简些。”她是想干脆不要送,可是这躲不开,只能是越少越好。

赵老蔫媳妇忙道:“怎么能从简。咱们出了这么大事,还要靠大人们的庇护才能平安无事,要我说该更厚才是。”

“厚?往哪里厚?还有一千多匹马的债背着呢,上哪里厚去!”耿福兴媳妇当即反驳回去,她的回应得到了一些附和。

“就是因为那一千多匹马才要厚。若是那些大人们不高兴了,如实上报太仆寺咱们怎么办?到时候咱们哪里有那么多银子赔?就算是一匹马五六两银子,那也是要六七千两。”赵老蔫媳妇到不吵,声音也不大,人家斯斯文文的给你算账,算得你不得不听,“虽说眼下咱们是亏了些,可是只要那些大人高抬贵手,咱们也可以在三年内还上,只要在太仆寺的大人们来之前,数目对上就行了。其实三年一分摊,咱们也没加多少。”

赵老蔫媳妇的话也得到了众人的赞同。

结果……耿福兴媳妇同赵老蔫媳妇就这么对上了,你说你的有道理,我说的比你的还有道理。

结果越说越扯,耿福兴媳妇更是直白的说:“我是不如赵奶奶您家大业大,多拿出几个钱也不值当什么。我还想留着钱买些肉过年呢!”

叶草根制止了两人的争执:“好了好了,你们听我说。要我说呢,赵奶奶说话在理。”

赵老蔫媳妇立即向耿福兴媳妇翻了个白眼。就说你是蠢货了,连夫人的意思都弄不明白,还怎么奉承夫人。

耿福兴媳妇咽不下这口气,打算再劝劝。

叶草根示意她不要插话:“要我说呢。孝敬各位大人的法子很多,我想了想,除了咱们尽快把马场的马补上这个法子外,再也没有更好的了。你们说是不是?”

赵老蔫媳妇一愣,这跟刚才说的不一样啊,她忙出声:“夫人……”

耿福兴媳妇哪里能让她插口,连声奉承着:“夫人英明。”她是高兴的,不用孝敬厚礼了,当然好了。再说了,真要是有什么事有牧长大人顶着,难不成还能把他们这些牧丁都给罚了?

叶草根笑笑:“你也别先奉承我。东西还是要送的,不过不能多送,就少少的送些羊过去,咱们不刚好受难了么?送不起!要不,他们还以为咱们家底厚呢。是不是啊,赵奶奶?” 叶草根特地瞧了赵老蔫媳妇一眼。

此时赵老蔫媳妇只得说好。

“这送东西,给各位夫人请安的事,还是交给赵奶奶同耿奶奶你们两家了,可就有劳两家了。”叶草根将事情丢给了他们,省得又出什么幺蛾子。(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