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草根又被协领大人叫去了,也不知道吕振骐同他说什么了,这次灰溜溜的回来了。一路上都阴沉着脸,没人敢招惹他,大家都晓得牧长大人得了骂,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的。结果,道草根一肚子的气竟然没个地方出,竟硬生生的憋回了马场。

道草根将马丢给了别人,自己背着手往家去,回去要见儿子了,他搓搓脸,让自己的表情好些。可一进自家帐篷,却发现叶草根不在里面,又在附近找了一圈也没找着人,这可把他吓坏了。赶紧让人去找,还是宝音过来说:“夫人同少爷到那边去逛了。”

道草根忙跑了去,果然瞧见叶草根领着弃儿在那边挑选东西呢。两人还说说笑笑的,好不高兴。道草根走上前:“在看什么呢?”

叶草根转过身子,瞧着他笑了:“你回来了?我来买些棉布,给孩子做衣裳,现在小衣裳小鞋子都要准备了。在陪着弃儿出来买些纸笔。”

道草根瞧着她手里的那几块布,点点头:“你要什么让人送到家里去不就行了?还自己亲自过来,若是撞着你可怎么好?”

叶草根示意了弃儿在身边:“有他在呢。我走哪他都给我护着呢。”

道草根见她还要看忙制止了,并叫着伙计:“把东西送到我家让夫人看。”又好言同叶草根道,“你出来也这么久了,该累了,咱们回去吧。弃儿还要读书呢,别耽搁了他。”

叶草根笑了:“他自觉着呢,早就把大字写完了。”不过却也同意回去,只是不让伙计再送东西到家里去,只点了自己方才选的那几块棉布,付钱走人。

道草根只送了叶草根回去。却是招呼了弃儿远远的去说话:“都告诉你了,你娘现在身子重了,要小心,你还领着她在外头逛什么?万一被人碰了怎么好?”

“是。”弃儿经了这几次也晓得但凡爹骂自己的时候,自己千万不能顶嘴狡辩,一顶嘴错辩解。不错就也是错,而且还会被骂的更凶。他只能老实的应下。

可是没想到这应下也错了,只听着道草根提声喝道:“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是想这个孩子碍到你了是不是?!我竟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心思居然这么恶毒,枉我还把你当亲儿子一样看待!”

弃儿被道草根的这一番话吓着了,忙摆着手:“没有,我绝对没。”

“不是?你最好不是!我告诉你,你原本就是个弃儿,没人要你,是我们心好收养了你。做人要知道报恩,我也不要你报答什么。只要你记着是我们救了你,养了你,供给你吃,供给你穿。你要是还有什么别的歪念头。你就是连畜生都不如!你自己好好的想想!”

弃儿的脸色煞白的,在道草根最后一句话落下之后,他再也站不住了,飞身逃开。

弃儿平白无故的被骂,心里委屈至极,想哭却又怕自己哭声引来道草根,自己又要遭骂,只将自己埋在被子里,暗自哭泣。想了想,或许他就是天生的乞丐。就不是命好的人。自己还是去讨饭得了。

想明白了,也就收拾东西打算走了。可这一收拾才发现。自己原来什么都没有,自己身上的这些都是叶草根给他置办的。算了,还是带一身棉衣,现在晚上还有些冷,还可以当被子。

弃儿包了一件棉衣悄悄的出了帐篷,走两步四下悄悄,深怕叫人发现了。终于躲开了所有人,他站在那,瞧了瞧四周,打定了位置,打算还是往丰镇那边去,那边到底热闹,自己讨饭也容易些。只是不晓得自己那讨饭的手艺是否还灵光。想了想,干脆先来个练习:“老爷太太行行好,赏两个钱吧。我家遭了灾,爹妈领着我出来讨饭,先是爹被饿死,娘也病死了,赏两个钱让我寻张席子把我娘埋了吧。您行行好,您好人有好报,您老的儿子个个点状元,您闺女个个封诰命。”

他正说的欢腾着就听着自己身后有人道:“若是叫牧长夫人知道了,我是不是该给你寻张席子好把你埋了呢?”

弃儿吓了一跳,忙转身,一瞧是刀疤,满口的否认:“我说着玩的。”

刀疤笑笑,一双眼睛却落在他手上的包袱。

弃儿忙将包袱背在身后:“只是一身衣裳,我打算送个乌尔衮的。”

刀疤没说话,依旧是笑笑。

弃儿知道对方一定晓得自己是要做什么了,却不点破。想着与其这样,还不如实话实说呢,便干脆的道:“我以前就是做这个的,恩,娘捡到我之前。我不是娘的儿子,我是捡来的。”

刀疤掏掏耳朵:“你同我说这些做什么?陪我去练马。”

“可是……”

“我回头就把你方才那话说给牧长夫人听。”

那还得了,弃儿忙摆着手,连声应下。大不了晚一天在逃得了。

刀疤牵了八匹马出来,翻身上了其中一匹,伸手将弃儿拉在自己身后,双腿一夹,赶着马往远处去了。

这边道草根骂完了弃儿,往家里走,瞧着今天这情形是把那小子给能伤了,自己再来那么几次,就能让那小子滚得远远的了,即使不滚,也要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省得日后压住了自己的儿子。

叶草根正在屋里裁着买来的棉布,瞧着他回来便问道:“方才在外头我也没好问你,协领大人叫你去又为什么?可是又难为你了?”

道草根道:“不就是那些破事,说我跑到别人地盘上稽查去了,说我那是越界,骡马场的协领都找他打官司了。放他娘的屁!哎哎,算了,不跟你说这个,省得叫儿子听着不好。这小东西最近可烦着你了?”

“他乖着呢。”叶草根伸手摸摸自己的小腹,盼了三年了,终于把这小东西给盼来了。

“乖了不好,是小子就该闹。他是我的头个儿子,我还指望着他出息,好带着下面的弟弟呢。”道草根也去伸手摸儿子。

“那是肯定的。我同你说,大王庙的道士给我算了,包括弃儿,我要有九个儿子呢。”

道草根欢喜的连连搓手:“好的很。好的很。”

叶草根笑着道:“道士说了,弃儿是给咱们招儿子的。你看。我把他领来了,这连一年都不到我就怀上了。说起来,这两日他都没跟咱们一起吃饭了,都在忙什么呢?”

“忙什么?那小子越来越不省事了。”现在就给他上眼药。

“怎么了?他怎么了?你快说啊!”叶草根忙推着让他说。

道草根用力一哼:“那小子也不好好读书了,成日里就晓得在老曹那打转转,跟着人家卖东西,算账。我说了他几次,他依旧不听,一有空就往那溜。我说了他两句。他就闹起来了,脾气越来越大了。”

叶草根对此是半信半疑:“那是你没同他好好说。不过,这小子算账还真是一把好手。”

道草根叹口气摆着手,表示不愿意多谈弃儿:“不说他了。说了就气。”他这边摸着叶草根的肚子道,“好儿子,你可要好好地,别跟他似的不争气啊!”

叶草根笑着打掉他的手,却想着自己要找弃儿好好说到了,喜欢算账她不拦着,但是要好生读书才是,读书才是正经出路。

这天叶草根让宝音烧了几个弃儿喜欢吃的菜,又将弃儿叫了过来,笑着道:“这几日你都在做什么?饭都不回来吃了。曹家的菜就做的那样好吃?还是是嫌弃我做菜难吃了?”

弃儿点点头。又赶紧摇摇头。

叶草根笑了:“到底是好吃呢。还是不好吃啊。”

“没,我就是看着人家吃的好吃。就跟着后面凑热闹。”

“以后别去凑热闹了,他们能吃什么好的。你看看你,这几日下巴就尖了。我好容易才把你养起来的,这一回去,我可亏本了。”叶草根有些心疼的摸了弃儿的下巴。

弃儿有些感动。

叶草根叫他坐下,边吃边说:“以后就跟娘一起吃饭,有你在我还能多吃几碗饭呢。”

“真的?”弃儿有些欢喜,可又想到道草根的话,又道,“我还是不了,我在这吃,娘闻着味道会不舒服的。”

叶草根笑着给他夹了羊肉:“你看看,我现在可难受了?都说了你在我就舒服了。”她说着放下筷子,也收了笑容,“我晓得我有了身子,你是怕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要你了。”

“哪里有。”弃儿不承认,可是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否认没有底气。

叶草根一把将弃儿揽在自己的怀中:“儿子,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我既然养了你,你就是我儿子,我的大儿子。”

“娘。”

“儿子,你喜欢算账什么的我不拦着,你若是想学,我就送你在曹掌柜那学。可是你现在得好好读书写字啊,你看看那些账房先生哪个不都是识文断字的?你没听曹掌柜的说,他小的时候也去过诗书,也考过功名?是后来,父亲去世了,他身为长子要养家不得已才弃了读书,出来做生意的。”

弃儿听着听着将头埋在叶草根的怀中呜呜的哭了起来,满口只是叫娘。

叶草根只是拍着他:“好好的怎么哭了?又没说你。”

弃儿只是哭,却是一句话也不肯说。

此时道草根回来了,一听着弃儿哭,趁着脸进来:“嗷丧什么?!”

弃儿一见他,忙摸了眼泪,垂手唤了声:“老爷。”转了身子便走。

叶草根见他走,一面叫着他,一面对着道草根道:“你吼他做什么。”

可弃儿没停下,反而是往外跑,

叶草根忙站起来,偏脚突然抽筋,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矮油!”

道草根见了顿时慌了,忙将她抱起来:“怎么了?怎么了?可摔坏了?!”一面又骂着跑回来的弃儿,“若是我儿子有个闪失,老子拿你抵命!”随即又吼着,“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请刀疤过来!”

弃儿这才反应回来,转身跌跌撞撞的跑去寻刀疤去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