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看到个年轻的俏丽小媳妇进来,叶草根不由一愣,再瞧瞧外面,没人啊;再掏掏耳朵,她没听错啊,也没聋啊。朱大常明明吩咐人叫太太来的,可是怎么来的是个小媳妇呢?这要说是是朱大常家的呢,这……这也就是两三年的工夫,朱大常家的怎么就变了个人似的呢?

“朱大常家的”一进屋笑着对叶草根道:“原来是草根姐姐,好久不见了,您可好?你这一去就是三年,可惦记着我们了。如今总算回来了,真好。”

叶草根见她说得这样的热络,又是一怔,怎么叫起自己姐姐来了,朱大常家的明明就比自己大。等等,这感觉跟自己像是认识一般,自己可不认识她。这是……是朱大常的小妾吧,把小妾当太太,那不就是……自己今日要给朱大常家的做主了。

“朱大常家的”热络的拉着叶草根的手赔礼道歉:“好姐姐,真是对不住了,家人无礼,不知高下,我叫他们来给你赔不是了。”又扬了声音叫人进来。

方才在门上守着的几个连爬带滚的进来,二话不说伸手就抽自己嘴巴子:“小的瞎了狗眼了,不知得奶奶身份。还望奶奶饶恕。”

叶草根瞧着那个打自己嘴巴的老实门子,又瞧了眼“朱大常家的”,笑笑:“这哪里能怪他们?是我糊涂,如今变了,怎么还能像以前那样不晓得规矩呢?只是,那十两银子我要不起。”

瞒她。十两银子是这些门上的人随便就拿出来的?不是她,回事谁?

“朱大常家的”面上一僵,她身边的一个穿白秋罗的丫头走上前跪下:“是小的不是。只听着门上说有人来,又说的不清楚,只当是打秋风的。方才太太这有客在,不好打搅。便自作主张,还望道奶奶恕罪。”

“朱大常家的”顿时扬眉立眼:“小蹄子,都是我平日里惯的你们,还不给叶姐姐赔不是。”说着自己满脸是笑的给叶草根赔礼,“他做官后,常有那些拐了不知道多少道的亲戚来。”

“说的也是。”叶草根顺着“朱大常家的”话头说着。“若真是亲戚那也还好,可是偏偏有那些说不清到不明白的来。”

“正是这话呢。”

叶草根引了对方接话。冷笑一声:“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从哪个旮旯里寻的阿猫阿狗也在台上跳了。我到要问问,这家里乌烟瘴气的,大嫂子怎么不出来管管。”

这话一出,小媳妇那张俏脸顿时变成紫皮,一屋子的人仿佛受到了多大的侮辱似的,只瞧着一个老婆子走上前来:“道奶奶,这是我家太太。”

“笑话!你当我是你们那些拐了不知道多少弯的亲戚?什么都不知道?当初主子配人的时候,我在旁边瞧得清清楚楚的!杨枝姐呢?”叶草根当即把人的老底揭出来。没别的,肯定是朱大常讨了小老婆。小老婆压着杨枝了。朱大常家的闺名唤作杨枝。

老婆子笑道:“道奶奶不知道。前头那个反了七出,老爷将她休了,我们太太是正正经经三媒六聘娶进门的。”

这比她想的还糟,不是小老婆。而是把杨枝给休了。

“七出?你是不事公婆了?还是嘴巴毒了?”叶草根还见着杨枝了,杨枝也还在朱家住着,不过却是住在府上一个僻远的角落。身边只有两个伺候的人。哦,这两个还不是伺候杨枝的,而是伺候大姑娘的,就是杨枝的女儿——大妞妞。

杨枝一见到叶草根顿时同她抱头痛哭,一面哭一面道:“他说我生不了儿子,说是无子,也是七出。”

“放屁?你不是还有大妞么?怎么就成无子了?”叶草根当口破骂,怎么有那么不要脸的人。

“她不是女孩啊。”杨枝抱住身边乖巧的女儿又哭了起来。不止是她哭。大妞也哭,她听多了母亲责怪自己不是男孩害她受了这般多的委屈。

叶草根忙劝着杨枝别哭。又问道:“那你婆婆呢?她说什么了?”

杨枝又哭道:“还能怎么样?她如今要靠他养老呢。大典家的那个是什么人,怎么容得了她在那里颐指气使的,早就不对盘了,正巧主子赏了他差事,老太太就嚷着要跟大儿子住。若是跟这个闹翻了,她上哪里去?再说了,这个又是有体面的,怎么不愿意。”

叶草根见她只是哭知道是哭,便觉得头疼不已:“再体面谁愿意来给人做填房?再说了,你还是主子娘娘配给他的。这不比那有体面?”

“体面?主子娘娘早就不好了,我听他们议论说都已经在准备了。而且,你没认出那个骚狐狸是谁来?”

“是谁?”叶草根仔细的想了又想没能想出来,不过总算是品出方才那个小媳妇为何对她那么热情了,合着,“是咱们认识的?都是伺候主子的?”

杨枝点点头:“她是愉贵妃娘娘跟前的大丫头叫碧玉的。”杨枝瞧着叶草根两眼茫然就晓得她什么都不晓得,少不得一一的解释,“愉贵妃娘娘就是陈夫人。周次妃是循妃,李夫人是庆妃,宋氏是婉妃,张夫人是宁嫔,黄氏是诚嫔,那个翠环如今是多贵人了。”

叶草根这下算是想起来了:“哦,原来是她啊。”难怪她方才直接叫自己的名字那么的熟路,不过叶草根又奇怪了,“她怎么跟了朱大哥了?难道她不晓得朱大哥已经成亲了?碧玉眼多高啊。当初主子娘娘指婚,她硬是说不嫁的。”

“不嫁,也架不出想汉子了。那王八蛋做官到是猴精,爬的快。又会察言观色,两个勾搭上了。”杨枝此时已经是咬牙切齿了,“不要脸的奸夫淫妇!先奸后娶的贱货!”

叶草根也跟着生气:“陈夫人好生无礼,你还是主子娘娘指婚的呢?她敢驳了主子娘娘的面子?”想着又道:“我听你说,好像陈夫人在周次妃的上头?荣姑娘在张夫人上头?”

“这就是没儿子的坏处。周次妃只有个女儿,现在要说循妃娘娘了,循妃娘娘没有儿子。愉贵妃可是有三个儿子。婉妃是好福气,先帝驾崩她诊出了喜脉,册封前生了十一皇子,人家一步登天了,十一皇子还养在主子娘娘跟前呢。你仔细品品,生了儿子的都是妃。有个女儿在身边的那也是嫔,无儿无女的。就是个贵人。再说了……”杨枝压低了嗓音道,“主子娘娘也没儿子,主子现在有七个皇子,除去小的,可就是愉贵妃的三位皇子,庆妃娘娘跟前的四皇子,还有两个没了娘的皇子。这里愉贵妃跟前的大皇子如今是最大的,先帝在的时候,主子还不是准备请封做世子的?况且愉贵妃可是出身大家。听说主子娘娘一旦薨了,她就是皇后了,这太子爷不就要从她跟前出?”

“你说宋婉妃,叫翠环的多贵人是哪个?”

“你怎么就不记得了?宋氏是主子娘娘跟前叫荣儿的?她娘家姓宋?她妈是浆洗房的头儿。翠环就是陈夫人身边伺候的那个。”杨枝为她细细的解释着。

叶草根点点头。不过她对这些人没什么记忆。只是才明白这里头原来还有这么些个弯弯绕绕的在里头。她才不管这些,她只认为这没道理:“为了这个他就抛妻弃子?你也是的,你是面团啊,顺便他揉啊?你若是不答应,她能进来?你到主子娘娘跟前去告状,就算是贵妃又怎么样?”

“不认还能怎么样?我是什么人,能那么容易见到主子娘娘?”说着又伸手拍了大妞,“你若是个男孩我还受这气么?”

叶草根忙将大妞护着:“你打孩子做什么?他若是存了那个心思,你就是生十个八个也没用。大妞,让姨看看可疼了?”叶草根气朱大常无情无义。又气杨枝昏庸。不去跟人家闹,反而打自己孩子。

大妞想来是被拍惯了。打了个踉跄也不哭,是缩在叶草根的怀里。

杨枝本想回两句,却又想着叶草根跟自己还能说上话,如今道草根也是个官了,自己好歹还有点底气,便道:“我不是气么。“

“你也不能打孩子。你就这么一个丫头,你以后还指望着她呢。”叶草根搂着大妞问她可记得自己了,又拿出自己带的东西来,她才不将自己带的东西给那些人呢,“这羊是我自己养的,好着呢。这羊皮也是我自己养的杀了留着的。你也做件皮袄穿穿。这是蒙古人的小玩意。”

杨枝瞧了眼那些东西,都是一般的东西,也不怎么稀罕,便道:“你自己留着就是了。”随即又看着弃儿在边上,“这是谁?”

叶草根忙将弃儿一拉,让他给杨枝磕头:“这是我儿子。弃儿,给你姨妈磕头。”

弃儿手脚很快立马磕头问好。

杨枝忙拉起他,随即小声的道:“你又胡来,你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儿子。”

“我说是就是。”

杨枝哪里听不出这里头的意思,让丫头领着弃儿出去玩,又让大妞回去做针线,私下拉着叶草根道:“你还没有?”

叶草根苦涩的摇摇头。

“那赶紧寻个郎中吃些药。这亲的跟外的不一样,外的哪里能跟亲儿子比。你看看我就晓得了,没有儿子就是这个苦。你也说了,我好歹还有个闺女,日后有个依靠,你以后呢?不是我坏心眼,你小心道兄弟也找一个人回来。看你以后怎么办?”

“他敢!”叶草根当即就拍了桌子,“我给他胆子他也不敢。”

“难不成就这么没儿子?你想想吧,别到时候跟我一样。”说着杨枝又跟她说什么买个妾,生了儿子就卖了,养在身边就是自己的儿子之类的话。

叶草根哪里有心思听,开始那点满腔重逢的喜悦,顿时化为乌有,随便应付了两句,便说要回家了。回到家,叶草根是坐卧不安,都在准备主子娘娘的后事了,她要去伺候。可是,那是宫里,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去的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