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又瞧了一眼叶草根母子,抿抿嘴:“我是宗室,我来给皇后娘娘守灵的。”

叶草根点点头,这到跟有可能。

弃儿则是大惊小怪的:“你那么尊贵的人,怎么可能饿肚子?你们吃的可比我们好多了。”他都瞧见了,那些人吃的是酒桌,他们吃的大锅饭。酒席明显的比大锅饭要好吃,“你娘呢?她也不护着你么?”

一提到娘,男孩红了眼圈:“我娘早就没了。”

弃儿见对方伤心了,满心的道歉:“我不该提的。你快吃点心吧。宫里的点心好吃着呢。”

男孩道了声谢,反手塞到弃儿的手里:“你也吃。”

弃儿欢喜的接过来,直接丢到嘴里:“好吃好吃。宫里的点心就是比外头的好。我在外头就没吃过那么好的点心。”

男孩见弃儿一口塞了进去,又塞给他两块点心。

弃儿那小子眉开眼笑的接了,递了一块给叶草根:“娘,您也吃。”说着他又扭头对男孩道,“你平日里都做什么?是不是天天都大鱼大肉,天天都一觉睡到亮?穿衣吃饭都要人伺候你。吃饭的时候你只要张嘴就行了。”说着,他还软软的靠在叶草根的身上,摆出一副大爷的模样,凌空虚指,“给爷揉揉肩。”

男孩抿口笑着摇头。

“我学的不像么?你做一个让我瞧瞧?”

男孩不做,弃儿上手就要拉着人家做,被叶草根一巴掌拍到了一边:“人家是尊贵的人。你个猴儿,不许没大没小的。”

弃儿放了手,却是挨着男孩道:“你不学,就跟我说说呗。”

男孩道:“大鱼大肉到是不假。只是没你说的那么轻闲。就是皇子们也没有一觉睡到亮的。每日寅时就要起床了。”

“啊?起那么早!起那么早做什么?”弃儿觉得这是痛苦的,寅时就要起床啊。[ 超多好看小说]

“起来读书啊。你不读书么?”

弃儿哪里能让人瞧不起,他挺起了胸口:“当然。我每日还要写十张大字,还要跟着老师背什么人之初,性本善的。可是……”弃儿的疑问很快就来了。“可是也用不着寅时就起床了。难不成你的功课多的要一整日才能做完?”

男孩点点头。

“你的功课到底有多少啊?”弃儿想象不到功课到底有多少,要一整日才能完成。他光是想就觉得头疼。

“就是读书。师傅读一句,我在跟着读一句。先读百遍,然后再将前四日学的再读百遍;然后六日前读过的书。再读。”

弃儿听着男孩的介绍嘴巴都长大了:“我的娘啊,要读那么多,百遍,那不是要念的口干舌燥啊。”

男孩道:“不读熟怎么能记得住?”他看着弃儿。“你不是这么读书的么?”

弃儿摇摇头,又点点头:“可是没你读的那么多,要读百遍啊。难怪你要读一整日呢。那么多。对了,你天天都读那么多,你不烦么?”

男孩一愣。自己的那些哥哥们都是这么过来的,没人一个特殊,既然如此,怎么会觉得烦,应该理当如此才对。而且,读书读的好回得父亲的表扬,这就表明受重视,大家都会努力的去读书,毫不懈怠。

“那你们玩什么呢?斗蛐蛐?打弹弓?还是做别的?官兵抓强盗?”

男孩又愣了,此时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弃儿,这些他都没有玩过,可以说他们就没什么玩的,有的话……:“射弓箭,骑马算么?不过,这也是每日都要学的。”

“啊?!”这让弃儿更加的难以置信,“什么都不玩?那有什么意思。”

“玩很有意思?”男孩子问了弃儿一个毫无内涵的话。

弃儿点着头:“当然有意思了,读书才没有意思呢。不过我以前跟爹娘在左翼马场的时候就跟乌尔衮他们玩摔跤,骑马,乌尔衮是蒙古人,蒙古人摔跤最厉害。”

男孩被弃儿带入了他的述说中,骑马,骑羊,还有摔跤,弃儿甚至毫不丢脸的说起自己被人扒了裤子的事:“他是个无赖,打不赢我,就扒我的裤子。不过扒了又如何,我还不照样赢他?”样子颇为得意。

弃儿说的正高兴呢,被叶草根拍了后脑勺:“被扒了裤子你还好意思说?我都要替你丢人。”

弃儿不快:“娘,师傅说了,干什么事都要当着在战场一样。我跟他是在摔跤,就该一心想着摔了他。这若是在打仗,难道我还要去提裤子?只怕我裤子没提起来,敌人就一刀把我宰了。”

叶草根听着他那话摇摇头:“什么歪理。怎么什么都跟战场一样。我只有一句话,如今你也是少爷了,要有体面了。说出去是主子的奴才,别丢主子的脸。”

“我怎么丢主子的脸了?难道我被人打输了才好?我打赢了,才给主子争脸呢。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这话,弃儿是问男孩的。

没想到男孩居然点头赞同:“你说的很有理。凡是都跟战场上一样,非死即活。”

弃儿得了对方的赞同,得意的扬扬头,随即又同男孩说起刀疤的事,刀疤在他的口中已经成了刀枪不入比拟关云长的人物了。

“这么厉害的人,真想看看。他没有来京城么?”

“没,他直接去了西北大营,那不是打仗了么?不过,朝廷为什么要打蒙古人啊,蒙古人挺好的啊。”弃儿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

“他们不尊王化,虐杀百姓,意图篡位。”男孩掷地有声的道。

“没有啊。到我们马场买马的蒙古人都说万岁是尧舜禹汤,是好皇帝。”

男孩笑了,他知道两个人的分歧在哪里了:“我说的是漠北蒙古人,你说的是漠南蒙古人,漠南蒙古一早就归服王化了。”

“漠南漠北?”弃儿没明白,好好的蒙古人还分南北?不一样么?

男孩解释只是地理位置不同,统治的首领也不一样,随后又问:“你师傅那么厉害,你也会骑射么?”

“当然会!要不,有时间咱们比比?”

两个人到是约好以后比赛射箭,看着两个兴趣昂昂的孩子,叶草根没吱声,一个是宗室,天潢贵胄;一个是小子,奴才儿子;怎么还有可能继续碰面。

叶草根在宫中也不过是一日,第二日十三王妃便命人领他们出去了。每人该做什么做什么,因为刚一开始读书就连着两日未到,甚至还没递个话来,先生有些不高兴,对着叶草根说了几句重话,随后又敲打弃儿去了。当天回来,弃儿的手心都肿起来了,瞧着叶草根是满心疼:“怎么打那么重?疼了吧?怎么只打一只手啊,两个一起打也不会肿成这样。”

弃儿被打的龇牙咧嘴,听了叶草根的话不由笑了:“两个一起打了,我正好就不用写字了。先生说留着这右手写字。娘,随便弄弄就行了,我还要写字呢。”

“写什么,手都肿成这样了。不写算了,明日我去跟你先生说。他也写的了手。”她可以削板子送给先生,让先生重重的打,但那也是嘴巴上说说,实际上谁愿意自家孩子被打。

弃儿摔着手,扯了纸张就要写字:“你说了先生更不欢喜我了。哎哎,你别耽误我写字了,我这两日的功课都没背。明日先生还要检查,我要读熟了,恩,有好几百遍要读呢。”

自己对他好,还被他当成了驴心肺,叶草根忍不住气恼,点着他的脑袋:“小没心的。”

不过他这么主动的要学习还真是让叶草根感到欣慰,这孩子懂事了。

弃儿读书变得认真了,至少先生没有为他读书不认真打他手掌心,但是他还是经常被打手心,因为他带着学堂的人上房揭瓦,甚至领着人打架。乃至有家长领着鼻青脸肿的孩子来寻她。她除了赔礼外,也做不了旁的。

总得来说,弃儿守规矩了,只是他时不时的想起宫中遇到的那个约好要一起射箭的男孩,后悔自己没问他家在哪里,要不也可以寻过去玩一碗。

大家都过的不错,尤其是道草根,因为在内务府有熟人,还顺利的拿到了银子,上官们对他是另眼相看。他不再做那些跑腿的事了,而上驷院卿还交给他另一桩大事。为皇子皇女们选马。

皇子们打小要练习骑射的,就是皇女们也是至少要会骑马,而这马匹由上驷院供给。皇子皇女们挑马是有讲究的,先要挑好马,然后还要根据皇子皇女们的年纪,不同需要再挑选。就这挑选一事就要有很多讲究。

道草根忙得团团转,凡是大家都要来问他,因为他在潜邸伺候过,对皇子皇女们的喜好是有了解的,没有人比他再合适的了。

虽然是忙,但是道草根是高兴的,这表示他有用啊。他照着自己对各位少主子的喜好,选了马匹出来,确保所有的马匹无碍。

“好好伺候着,得了哪位皇子的亲睐,我们日后都要指望着你呢。”众人对道草根是满口的奉承,奉承的道草根也期盼着这一日的到来,等着自己入了少主子的眼,平步青云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