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草根带着弃儿气冲冲的往回走,可巧到草根为了等消息提早回来了,一进门便道:“怎么样?我可让官媒去了。(ianuaang.cc )”

    “去?去什么去?你上哪里去?”叶草根压根就没好话。

    “怎么了?没成?是杨枝不同意?你没同她说,成亲之后,她可以跟咱们一块住?”

    叶草根白了他一眼:“怎么没说?”

    “那你说了,她怎么还不应下?”道草根也有些急了,他想不明白,这么好的条件,杨枝居然会不同意,“这世上还有几个婆家同意新媳妇带着娘家母亲嫁进来的?”

    “怎么不应?人家瞧不上咱们,指着攀高枝呢!”叶草根的语气都有些阴阳怪气的了,想想杨枝当时的嘴脸,她就觉得气愤。

    道草根心中不由一动,难不成朱大常已经有打算了?莫不是要把闺女送给三皇子?他赶紧问道:“可晓得是谁家?”

    叶草根奇怪的瞧了道草根,这人怎么不是跟着气愤,而是急着对方攀了谁。她没好气的道:“我怎么知道?我只晓得人家瞧不上咱们。”她想想就气,气得拿起鸡毛掸子在被面上一通乱打。

    道草根抓着脑袋,哎,朱大常这里走不通的话,那自己该怎么同三皇子拉近关系呢?

    叶草根只当道草根怂了,心中更气了。她又不能怪他,如今对她来说,道草根已经是升的飞快了,她自认为也是有些体面地,不说那些正经的官家小姐。就是原先这些老伙计家的闺女还不是手到擒来?可是人家瞧不上。

    她瞥了一眼一直站在那得弃儿,觉得他又可怜,自己把他当亲儿子,偏偏那些人就挑这个。她拉过弃儿。恨恨的道:“儿子,她瞧不上咱,咱还瞧不上她呢。嫌弃你?我还嫌弃她呢!一个弃妇,名声好听?我到要看看,她家那木头一样的女儿能嫁到什么人家去!”

    已经是同杨枝好。所以觉得大妞的木那是贞静。是乖巧;可是现在什么都觉得不顺眼了,针线再好能比那些绣娘好?裁剪再行能比那些裁缝行?模样……若那是俊俏,满大街都是美人了。

    “娘……”

    叶草根伸手拍了弃儿一下:“别给老娘这苦哈哈的样子,我瞧着就来气。你不是在学堂跟着显示学什么君子辱不辱的?”

    “娘。那是士可杀不可辱。”弃儿好心的提醒着。

    叶草根摆摆手,她才不管什么杀不杀的,只晓得今天受到了屈辱,还是自己以前的好姐妹。再说她男人也不必她家的差:“总之,你给娘争口气!让她后悔去!”

    弃儿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他压根就没瞧上朱家的大妞,就那个畏畏缩缩的样子,跟自己出去要饭,他都嫌弃她。也不知道娘怎么会觉得她好。

    “你听到没有?!”

    冷不防又被拍了一下,却不疼,弃儿只得应下:“我晓得了。娘,您气什么?你不都瞧不上她们么?这不值当的人气什么?再说了,咱们还没下聘,也没叫人去说和,也不丢人。有那些都要成亲了反而来悔婚的,那才丢人呢!”

    被弃儿这么一劝说叶草根心里很快又冒出一丝的得意,这儿子虽然不是自己的亲儿子,可也是儿子啊,总比丫头好。自己儿子能考功名,丫头能怎么样?

    “虽这么说,你还是要给娘争气,让她后悔去。”自我安慰虽说有些用处,可是仍旧觉得心中有口恶气出不得。一心觉得儿子日后出息了,让杨枝后悔这才能解恨。

    弃儿觉得怪怪的,合着他读书时为了让人家后悔?他笑着道:“那可不行。我怎么能为她读书,这读书是为我自己,是为娘读的。若是为他们读,她们日后还得脸,到时候同人显摆,我才觉得丢人呢!又不是什么仙女公主娘娘。”

    叶草根用力的点着头:“我儿子这么能干,就是配公主也是行的。”她越瞧越觉得自家儿子顺眼,越看越觉得儿子真能配上公主。她又不是没见过驸马的模样,感觉驸马都没她儿子精神。驸马能爬高上低的?估计还没上房,腿就开始软了。

    弃儿是体会不得一个做娘的心,只觉得母亲太异想天开,他,一个小乞儿,还能做驸马?

    道草根虽说想同朱大常来往一二,可是他也觉得这样有些打脸,也就不走动了。再说他如今也没时间同朱大常来往,工部的事本来就多,员外郎大人又把他派到新修的皇子府负责监工去了。

    皇子府的大小一切样式都是有规定的,至少在前院是胡来不得,因此也只能在后院下工夫,尽量做些精巧的来。而这也是最下本钱的,太湖石,各地的奇花异草,还有费尽心思从外引来的活水,故意修得弯弯曲曲,就那几块破石头怎么摆还不都一个样儿?几个老工匠还在那闹上了几日,反正他是没瞧很出来有什么新奇,无论人家怎么问都是一个好。

    这要修得精致就要下本钱,可是皇子开府邸能有多少银子,就是有银子也不能这么花,人家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要养的人也多,所以,都把眼睛盯在了工部那,只要能填就多填些。

    偏偏他们遇上了道草根,偏偏这还是三皇子的府邸。道草根毫不犹豫的将那些过的都挑了出来,直言要不裁了,就找三皇子要银子去,反正工部不出这钱。无论人家怎么说,道草根都不松口。

    “不就是多了这一点么?冲到木料里就是了。只当多用了一些便是了。”员外郎也被吵得不耐烦了,亲自寻了道草根说话。

    道草根依旧很倔:“明明就没多用。”

    “我是说当。”员外郎很头疼,这就是个二愣子,同二愣子说话最烦人。

    “那怎么当?大人,你是说让我欺君?”道草根摆出不明白的样子。

    员外郎一愣,这怎么扯上欺君了,这多大的罪名,他赶紧否认:“我可没这么说啊。”

    道草根愣愣的点头:“我知道您也不会。”他故意的抖着,露出害怕的神色,“若是让主子知道了,那就是活蒸。上我在宫里,主子就把锅架起来了。”

    员外郎哪里不晓得当今圣上是什么脾气,可是也禁不住旁人在自己跟前说,少不得借口旁的躲了去。

    这不是道草根不识趣,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能见到三皇子的办法,至少自己的那个名字能传到三皇子的耳朵里。

    话的确是传到了三皇子的耳朵里,可是就道草根这么个小人物,人能亲自来瞧?不过是派了个人过来。这个人还是个熟人。

    “朱大人,您来了。快请快请。不知道您有何指教?”工部虽然是负责营造,虽然这是皇家出钱营造的皇子府,但是还是要银子,尤其是从内务府那要银子。所以对待“财神”朱大常依旧是恭恭敬敬,生怕恼了这位,让他们难受。

    朱大常笑笑:“也没什么。怕你们这等着银子,提早给你们送过来。”

    负责督造的郎中不禁乐了,内务府不拖银子就好了,还提早送来,这真是天上下红雨了。他心中掂量着这位朱大常是有事,估摸着是寻那个人的,正好。他便爽快的接了银子:“您派人唤我们去取就是了,怎么能劳您来送?不过咱们还真是缺银子。那位……太死板了,都跟人扛了好几日了,哦,听说您同他都是潜邸出来的,正好,您劝劝吧。我真怕三皇子恼了。”

    朱大常来就是为了道草根,要不送银子这样的差事还用的着他亲自来?他就坡下驴去寻了道草根。道草根依旧同人打着太极:“不行,这银子不够了,要不那边不这么修,这九曲回廊就能修起来,要不拿竹子搭也行,这样也能减去个两成。”

    “你个马夫,装什么账房先生。”朱大常笑嘻嘻的走过来,对着道草根拍了过去。

    道草根见他跟没事人一样,也不垮脸,笑着道:“听主子的呗。主子让咱养马,咱就是马夫;主子让咱到工部来,咱就是木匠,你别说这几日我还真学了几手木匠活呢。回头大侄女出家了,我亲自给打箱柜。”

    朱大常到是听了家里人说起过叶草根上门提亲的事,虽然有了少主子的吩咐,若是那事成了,道草根是发达了,可他也不愿意把女儿嫁过去。到底不是亲生的,万一有了亲生的,他女儿成什么人了。

    “那我就承你的情了。哎,你别忙了,咱们先吃酒去。”随即朱大常又招呼着旁人,“同德楼的酒席,我让人抬了来,大家别嫌弃。”

    同德楼的酒菜,谁会嫌弃,大家纷纷向朱大常道谢。

    朱大常拉着道草根:“跟你做亲家我还是愿意的,可是,那小子到底不是你亲生的,要不我也乐意。哎哎哎,我家有个小子,你得了闺女,给我家做媳妇怎么样?”

    道草根一愣,心里顿时就沉了下去:“闺女。我这辈子是别想了。”叶草根不生还能有什么法子?

    “是弟妹?”朱大常小心翼翼的问道,随后又笑道,“弟妹不能生,你哭丧个什么劲儿?你不晓得讨妾?”(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