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弃儿是被主子带走了,可是大晚上的还没回来叶草根不放心了,一直守在门口,期盼着那个身影的出现。(wwW. 广告)

刀疤看不过去:“又不是跟着别人,是跟着那位,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叶草根想表示自己不是怕弃儿不见了:“他从来就没在主子跟前伺候,也没伺候过人,万一坏了主子的差事怎么办?或是惹了主子不高兴怎么办?”以前在府里,谁家的孩子得了主子的亲睐那是了不得的大喜事,那就是一步登天了。

“那小子素来机灵。也晓得这是件好差事。”

叶草根点点头,儿子的机灵她是知道的,可是:“并不是机灵就能伺候好主子的。主子最看重的忠心,第二......”叶草根有些说不下去了,好像这第二条就是机灵,“总之,这是个好机会。人都说主子刻薄寡恩,这不假,可是主子又是最大方的,得了他眼的,恨不得所有的好处都给你。我也不求多的,只求主子能记下他的名儿,日后总有他的好处。”

“你想的还真多,真长远。”刀疤笑笑,这连几十年后的事情都想好了,“我就想着他能做好现在的差事就好了。”

被刀疤这么一说,叶草根也觉得自己想的太远了,也太渺小了,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想在主子的跟前留名,那要花多大的心思。虽然没伺候过主子,但是她晓得心思细的人不少,否则也到不了主子的跟前。要想在那么一群人里脱颖而出。那又是什么概念。是啊!如今只求着弃儿能稳稳妥妥的把目前的差事办好就好。

“进去等吧。晚上寒。”刀疤劝着她。

叶草根摇摇头:“我还是等他回来。孩子出去,没人等,不好。”叶草根在弃儿欢天喜地的跟着主子去办事的那一刻,突然生出了一丝的悲凉。儿子突然长大了,要离开自己了,有自己的一片天了。她怕儿子如撒出去的鹰再也不回来了。所以,一心想让儿子觉得家好,有人惦记着,无论他到哪里去,无论那个地方有多少,他都会想着回来。

刀疤说不动她,干脆陪她一起等。甚至进屋取了件自己的棉衣给她披上:“披上,别冻着。耽误一天,要耽误多少生意。”

这一夜,弃儿是没回来。两天没回来,三天还是没回来。这一连十日了。连个人影都没有。叶草根急了,急得都要去找人了。刀疤一把拉住她:“你要上哪里去找?你知道那位去哪了?”

“可是他就没这么多天不回来的。”叶草根示意刀疤放手。

“万一他回来了呢?万一那位要大用他呢?你在这舍不得,若是那位觉得这么大的人了,还离不开娘,心里不喜呢?”

叶草根丧气了。她是一心的巴着主子能瞧上弃儿,好挣个前程出来。真怕因为自己毁了孩子的前程:“我不去就是了。”

“你还是去摆摊吧。那位怕是不止在淮安城停留,说不得还要往那边去,估摸着这也要个七八天的功夫。你在码头,怎么都能见上。这天又冷。他们跑了一路了,早就累了,乏了。你上了羊肉汤,热乎乎的喝下去,比什么都好。”刀疤尽可能的说服叶草根,“你还记得那天那位吃了你的羊肉汤说了什么?”

主子到是说了几句话。却不知道刀疤提及的是什么。

“那位说你的羊肉汤做的好啊!”刀疤干脆自己说了出来,懒得让叶草根去想了,“你觉得这里头有什么?那位什么好吃的没吃过?说了你这个好。”

“你是说咱们这是天字号羊肉汤?!”叶草根突然明白了,一碗连万岁都夸赞过的羊肉汤那意味着什么,她全都明白了。

刀疤立即拍掌道:“是啊。这名头传了出去,多少人要来。”

“只是没凭据,我就这么说,谁能相信。”总不能叫主子站在她的摊子前亮明了身份,然后说句她家的羊肉汤好。就单凭她一张嘴巴说谁信啊。

刀疤笑了,意味深长的道:“这就要看你伺候的周道不周道了。(ianuaang.cc )”话还没说完,他就着了叶草根一记。叶草根涨红着脸,气得胸脯剧烈的欺负着:“你胡说什么?!再说我就撕了你的嘴!”

刀疤突然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对方想茬了:“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位那么冷的天在外头跑,身子能好受?不说那位,就说十三爷,还有那位身边的人,人家哪个不是在京里被人追捧的?这个时候不需要那些虚情假意,也不要金银珠宝,只要一碗能够暖身的热汤,这就比什么都好。到时候那位高兴了,还不写了牌匾招牌给你?就算那位不说,你去求了,那些人难道不为你说好话?”

那一刻,叶草根也意识到自己方才相茬了。她的脸越发的红了:“对不住。是我.......我.......方才可打疼了?我......”

“偏你就能下的了手。有印子不?有印子我今天就不能出去了。”刀疤摸摸脸。

叶草根是愧疚的很,人家千方百计的为自己想,她还这样。她再次看了刀疤的脸,黑面膛瞧不出什么印子来,不过人家这么说,肯定是打重了。她忙道:“我去煮两个鸡蛋给你揉揉吧。”

热乎乎的鸡蛋在脸上滚来滚去,为了表示赔礼,叶草根为刀疤揉着:“实在对不住。我......你该说清楚的。我以为......”

“以为什么?”刀疤自然之道她以为的是什么,想想就觉得好笑,她怎么会想到那头上前呢,“就爱瞎想。这揉揉。”

“砰!”房门被人从外头大力推开,“娘,爹!”

两个人被吓了一跳。怔怔的看着外头。

弃儿本身是欢喜异常。再看到两个人......他有些讪讪的......:“那个,爹,娘,我回来了。主子也来了。”真好。自己不再,娘居然给爹揉脸,不错不错。十分的不错。

两个人忙起身去迎接。

皇上跺着脚进了屋。走到火盆便伸手取暖:“原本还想在码头能遇上,可以喝到羊汤,却不想你没出摊子。”

叶草根忙倒了热茶:“有事就没去。”

“什么事啊?”皇上面带笑意的看着叶草根。

叶草根瞧了一眼刀疤,快找理由啊。刀疤忙道:“来了这么久,一直在给他寻先生,托了许多人,总算寻了位学识好的。今天要去拜见。便不出摊了。”

皇帝点点头,问道:“是哪位啊?”

问的这样的仔细,刀疤一狠心道:“是位姓梅的先生,是退仕了的翰林,如今在漕运总督府上坐馆。”

皇帝看了一眼身边的人。那个中年人立即站起来道:“应该是梅正葆。”

“对,就是那位。”刀疤忙表示着。

“哦。他的学问还是不错的。”皇帝点点头,“如今在陈起岞府上?”

“是。”

皇帝道:“让他教人识字这也就罢了。可说是做学问,就把孩子做傻了。”

叶草根听着这意思像是主子不喜欢那人,可是这已经是刀疤说过最有本事的先生了。主子么,大学问的人是见多了,所以觉得那不算什么,可是他们不一样,一个翰林就是极大的诱惑。

“你这儿子我到是很喜欢。就跟了我如何?”

叶草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她想谢恩,却记起了当年的事情......她连连磕头:“主子,奴才就这么一个儿子,奴才还指着他养老,主子就可怜奴才,别让他入宫。”

“哈哈!你以为我是要让他做小太监?”皇帝突然笑了起来。“你还是跟当年一样。朕要他自有用处。”他对着刀疤道,“你教养的很好么。”

刀疤没想到皇帝会同他说话,难不成这一路皇帝见识了弃儿的身手?这一路上并不太平?

没等刀疤回话,皇帝便道:“朕的跟前还少个侍卫,就让他在朕的跟前做个侍卫好了。”

叶草根当即长大了嘴。皇帝跟前的侍卫,这意味着弃儿已经是官了。这......

十三爷已经笑了:“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万岁谢恩?”

叶草根有些哆哆嗦嗦的:“主子,这......这天大的赏赐,主子.......他成么?”

皇帝只是笑,转脸问道弃儿:“叶淇!你告诉你娘,你成不成?”

“娘,我成的!”弃儿挺起胸膛。

“听到没有?他自己都说成。”皇帝显然不给叶草根推却的功夫,“这你还信不过?”

“信信信。谢主子恩典,谢主子恩典。”叶草根想想就是一场梦,那时候同道草根和离,她就指着弃儿有出息,所以逼着孩子念书,却没想到真的入了主子的眼,直接一步登天。

晚上万岁就歇在了这个二进的院子。叶草根拉着弃儿:“儿子,快跟娘说说,这一路上是怎么了?”主子怎么对孩子这么的上心,张口就赏了官儿。

“也没什么。不过就是领着主子到处转转。哦,我还跟主子上扬州了。见识了很多。”弃儿是眉飞色舞的说着自己一路上的见闻。

“说重点。”

弃儿有些不乐意,怎么打断他说话呢。不过却老实的道:“主子佯装做生意的。可是他哪里晓得做什么生意,就是张相说是账房先生连算盘也不会。我会啊。打算盘,算账我都行,就是跟人讨价还价也是不输的。这就落了主子的眼。”

原来是这样,刀疤插口问道:“那主子怎么晓得你身手好?”家里的屋子并不多,而且他们在皇上的眼里已经是一家子了,所以‘理所当然的’住在了一处。

“是张侍卫他们闲聊的时候说起的。”

刀疤在边上听了瞧了弃儿一眼。闲聊?怕不是闲聊那么简单。皇上让弃儿做侍卫身手好不过是个由头,更多的怕是在那生意上头。

“皇上佯装做什么生意的?”

“盐商!”

盐商!刀疤口中默念着。叶草根见他这个样子,推了推他:“怎么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