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草根欢天喜地的收拾了东西打算跟着一起回京城,却不想皇帝不许她跟着去:“你家那口子在这,你跑回去做什么?”

“主子,他不是。”叶草根是满口的否认。

“不是人家对你这么好?”皇帝是不相信的,连带着他身边的人都不相信,十三更是笑着说:“虽说没过明路,但是皇上知道了,就是过了明路的。”说着又对刀疤道,“老崔,你也上个折子请封啊。别一称呼就那口子什么的,不文雅。”

刀疤道:“回万岁,十三爷的话。臣跟她真不是一家子。弃儿就认了臣做干爹。领着他们上淮安来,其实就是看着他们过的不易,他好歹叫臣一声干爹,臣自当帮衬一把。就是这的人,那也是......臣故意为之,省得同他们沾上。”

“不是?那朕就给你指婚。”

叶草根惊愕的看着自己主子爷,还真要把自己跟刀疤绑一起:“主子......”

“你是连朕的话都不听了?”

叶草根哪里敢,连连磕头:“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只是奴婢......他有未婚妻的。”

皇帝看向了刀疤:“有未婚妻?为何不娶过门?反而借她的名头?”

刀疤道:“是有。不过臣当年犯事后,她家就退亲了。”

皇帝点点头:“那你觉得叶草根如何?”

刀疤磕头却是说的另一件事:“她担心的不过是臣以后会讨小。臣在万岁面前讨个旨意,以后都不讨小。这下你能信我了?”末后的一句话是对叶草根说的。

叶草根一愣,没想到他会这样:“我真不值得你这样。你该讨更好的。”

皇帝十分满意的道:“你能说这话就当的起。朕还担心他。原来却是你,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扭捏什么?朕就做了女方这边的主婚,十三弟就做了男方的主婚。让张相给你做司仪。你好大的面子啊!”

的确是。有谁成亲能请动万岁十三爷张相同时临门呢?这是天大的恩典。

刀疤忙拉着叶草根谢恩。

只是这不算完事,皇帝又嘱咐了叶草根:“把你的羊肉汤铺子好好的给开下去。有什么热闹的好玩的事都告诉朕,让朕也高兴高兴。”

叶草根立马应下。这容易,可是瞧着张相递来的匣子,叶草根有些愣了,这是要做什么。不过刀疤却是明白的,皇帝这是给了叶草根密折专奏的权利。

“朕远在京城,下头的官自然是报喜不报忧。喜要听,忧朕也要知道。你是朕门下出去的。对朕又是最忠心的,朕信的过你。你可明白了?”

叶草根立马磕头:“奴婢知道了。只是奴婢不识字。”她能认识几个,也就是跟着弃儿认识几个,不做睁眼瞎罢了。却不想还有这么一天。

皇帝只是笑,抬脚便走。

叶草根愣了。只得瞧着十三爷:“十三爷,这.......”主子只笑,她哪里明白那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叫她学写字不成?叶草根有些懊恼,若是遭知道会有这么个事,早几年前,弃儿开始学识字的时候,她就跟着好好学了。

十三爷到是很可亲可近的,他指了刀疤道:“没见到这有人么?”说着又拍拍刀疤,“淮南是南北夔门。你是这的守备,一定要好好的看着。”说着还点了点叶草根手中的匣子。

刀疤算是明白了。这个密折匣子不仅仅是给叶草根的,还有交待自己的意思。所谓的南北夔门,具体说来是漕运夔门,十三爷的意思是让自己注意漕运上头的事情?可是,他只是淮安守备。对于漕运并没有权限督查,更何况,在这淮安城,漕运总督才是头品。

这边送人上船。从弃儿来到自己身边,已经有五六年了,没有同自己分别,偏偏今日就要走了,只因主子在边上,自己却不能说的太多,只能嘱咐他:“好好的跟着主子,跟着十三爷办差。[ 超多好看小说]你若是做的不好,我立马就上京敲你!”恐吓之后,又是软言软玉,“你机敏着点,做事勤快点,别懒了。谁都喜欢勤快的。你才去,多吃点苦。况且咱们什么也不是,别仗着主子就跟二五八万一样。天凉了要多穿衣,也没给你准备新棉袄,我给你包了银子,到了京城自己上成衣铺买上两身,要穿的暖暖的,吃的好好的。不用你捎银子回来。”叶草根虽然告诫自己要少说少说,只拣重要的,可还是忍不住都说了出来。可是瞧着主子并没有什么不快,她又絮叨起来,实在是有太多的话要交待了。到京城也没个认识的人照看着他,因为主子在跟前,她甚至连求那些侍卫的机会都没有。

要开船了,叶草根是依依不舍的下了船,对着弃儿又是笑,又挥手的。当船开动的那一刻,她突然大吼一声:“好好念书!”

纳一刻,叶草根突然流下了眼泪。该说好好做事的,怎么就成了好好念书呢?

刀疤递了帕子过去:“这明明是好事,你哭什么。这的人都要笑话你了!”

叶草根夺了帕子,狠狠的插着眼泪:“有什么好笑话的,儿行千里母担忧。可惜,在京城没有认识的人,要不也好照料一二。”

“照料也不及自家。好了,摆摊吧。”

叶草根是对自家摊子上心,她要做出更好吃的羊肉汤来,这样才对的起主子的吩咐。她浑身都是劲儿,越发的热络,招呼着这个招呼着那个。她视乎不计较是不是赚钱,而是图个乐子,家里的茶水不再要钱,反而是免费的,不过这免费的是有条件的,就是你要说个趣事或者是见闻。

她不想着去赚钱了,旁人自然是比不上她。人家摆摊是做生意,是要赚钱的。这样到她家吃东西的人就更多了,就是没位置都有人去,站在那。听人说一段事也是热闹的。

叶草根也不计较这些,只是问人羊汤好不好,羊肉馅饼好不好。她是挖空了心思。将自己能想到的吃食,能搁了羊肉的都弄了个遍。

时日一长,她还请了两个人帮衬着,因为来讨便宜的人实在是太多。不过叶草根也乐意,这些天她听了无数的奇闻异事,就连某位大人府上的某些事她都晓得。那些事,听的她是一怔一怔的。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样稀奇的事。

叶草根会把这些事同刀疤说,有时候就是为了一笑,可是刀疤却比她看的久远,有些事总能引起他的沉思。叶草根不明白,她觉得自打主子来了那么一趟以后。刀疤比以前沉默的多了。

“再想什么呢?”

刀疤笑笑:“没什么。想着你说的这些事万岁估摸着会喜欢。”

叶草根有些意外:“主子怎么会喜欢这种家长里短的东西。都是胡说的。”

“你怎么知道是不是胡说的?有些话瞧着像流言却是真的,有的听着像是真的却是假的。就比如说你方才说的,陈总督偏好上次娶的那位小星,过些日子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叶草根道:“就是真的又怎么样?”她觉得这种事根本就没什么听头。

刀疤却不这么认为:“这里头却又了不得的信息。你若是有求与陈总督你该如何?”

“上门去求啊!寻了总督身边的人,钱财什么的送进去啊。”叶草根突然明了了,那个新讨的妾如今就能说上话,“你是说有人会求到她跟前?”

刀疤笑笑:“我就是说说,我若是有事也一定会走那条路。好容易有了这么个机会,难道你不把握住?”

“可是不一定就能成啊?”叶草根瞧着刀疤。觉得他是胸有成竹,“我怎么觉得你认为她一定会应下呢?而且一定会帮着办成呢?”叶草根很奇怪。

“她当然会应下。不应下,外头传她得总督大人的宠爱不就是假的了?一旦旁人知道那是假的,你认为还有人来寻她么?应下了,她就一定要办成,否则就跟上面是一样的。”

“那你有事要求她?”

刀疤摇摇头:“我一个掌管钱粮的守备有什么求到总督大人跟前?不过就是想说说这些东西有些到是真的。可以给万岁说说。你方才不是听人说起盐商的富贵么?就是那位姓江的盐商。”

“哦。可是说些什么?说他家多富贵?”

“也可以说说。不过方才那个事就可以说。他家的一个下人就有无数的产业,再比如说一个下人讨亲,扬州城的大小官员都去贺喜了。”

“说这些,主子......”

“万岁关心的是吏治,难道是真的想听什么好玩的事?好玩的自然也要写的,但是这种事反而是万岁更想知道的。”

刀疤这么一说,叶草根觉得主子是不信任那些做官的,可是......“这些事情我怎么知道是主子想看的?你若是不说我也不觉得这里头有什么。”要想从这些传闻中找出点什么来,还真是要有些本事的,叶草根觉得自己是不行的。

“多听听,多想想。一开始是字面的意思,后头的就再想想。就比如说方才说的那个姓江的盐商,下回再有人说起,你就可以问问他家的情况,甚至跟旁人说道的时候可以顺带问问扬州知府是谁,扬州是个什么情况,有多少个县之类的。”

叶草根忍不住拍起手来:“这么一来那些大小官员可都知道了。事情也就摸透了。”

刀疤点点头。弃儿回来说过万岁去了趟扬州,十三爷嘱咐他漕运上头的事,本朝盐漕不分家,这两下一合,刀疤晓得自己确切的该往什么方向走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