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人问话这些都与刀疤无关,就是有关他也解说是上回河道害命奉几位大人钧令严查歹人,力保朝廷大员平安过境。(www.mianhuatang.CC 好看的小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而且确实是这个理由,查来查去到他这头就止了,至于收银子的事,谁没事说这个啊,谁也不想掉了这个金饭碗。查到最后刀疤是立功的那位,连带着收下的兵丁也各有赏赐,最得巧的便是那位借刀疤差役的知县,升任知州。欢欢喜喜的去上任了,临走时对刀疤是又亲热又眼红,因为这位奉旨要入京了,那都是好差事啊。

刀疤是随押送犯官一通入京的,为了赶时间,他们走陆路,叶草根大着肚子,只有坐船另走。送刀疤的那日,叶草根瞧着一个女眷颇为眼熟,正想问,就听着那个女的道:“可是叶家妹妹?我是赵平章家的啊。在贵妃主子跟前伺候的。”她说着就要冲出来,却被负责押送的兵丁拦下,喝令她回去。

“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对我大呼小叫?我是从主子跟前出来的。这是我相熟的姐妹。”虽然沦为女囚,但是赵平章家的身上带来的贵气却丝毫不减。

兵丁瞧了一眼刀疤,见对方没有反对,微微的让了下。他是这次得了赏赐的兵丁,挤破了脑袋才得了这“苦差”,只为了跟着这位大人再多得些好处。大家都认为跟着这位大人有肉吃,吃的还是大肉。

没了人拦住,赵平章媳妇扑了过来,她是小脚。说是扑,不如说扭,好容易过来,她抓住叶草根的手亲切的道:“好妹妹。你跟主子说一声,我是被人冤枉的,我什么都没收。都是他一个人,我在那个家都被架空了,万事不管,都是那个小贱人做主的。”赵平章媳妇愤恨的指着女囚中的一个。

叶草根顺着瞧过去。那个女子容貌很普通,只是站在那群瘦瘦袅袅,一副病态的女子中,到显得她无比的精神。这样一个容貌普通的女子硬是挤下了正室。还把那些病美人也挤了下去,只能说这女子的手段极高。

那个女子冷笑一声:“夫人也敢说自己什么都没收?我这有本帐,专门记着夫人后库的私房呢。爷收的那些东西,不是也给夫人打了首饰?夫人的新衣,一日换三身也换不遍。这钱不是老爷收的。是老爷的俸禄不成?”

这个时候还能反驳,果然不一般,只是跟错了人罢了。

赵平章媳妇忙解释着:“妹妹,你绝不能听她的胡言乱语,这个人最会搬弄是非,怂恿的人都恨你。好妹妹,我们从来就好,你就帮我在主子面前说个好话。哦,就求求忻主子。这钱他自己没收多少都是孝敬了.......”

她后面的话戛然而止,暂时是说不了了,刀疤直接将她劈昏,命人将她捆得严严实实的,还塞住了嘴巴,丢到囚车里。

不过叶草根却明白她最后说的是什么意思了。银子跟忻主子跟前的皇子们有关。忻主子要那么多的银子做什么。还不是为了儿子?只是没想到主子查来查去,却查到自家人的跟前,不知道主子会怎么想。

刀疤扶着叶草根走远了些,又交待着:“明日你坐船走。告诉船家,不要急着赶路,让他们等天大亮了再开船,到下晌了,也不要急着赶码头,一天二三十里就行了。万万要安全。到了骆马湖一带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若是有大小船只一并行走,千万命人问清,那些盗匪最爱乔装,到僻静的地方杀人越货。若是遇到官船,你便命人拿了我的帖子前去拜会,牵了关系,便跟着人家后头,一路自然无人敢扰。”

叶草根知道他担心的是河盗问题,连声应下。

“我已经知会了洪太太,从她家借了几个丫头婆子,上船伺候你。又借了兵丁护送你。你只管放心。虽然天气暖和了,但是江上风大,要多带些衣裳。若是有什么不舒服,只管停船,不必紧赶。若是我那边事结了,我便亲自来接你。”刀疤看着叶草根的肚子,格外的不放心。这是第一个孩子,对他们来说是个意外仔细,小心的不能再小心了,可偏偏遇上了这个当头。原本是要留叶草根在淮安的,可是偏偏传旨的太监又单独向他传了道口谕,要转职在京。只有这样。

叶草根又点了头。洪太太的万年县丞相公这回也得了好处,终于谋得了知县的正职,刀疤问她借人,她二话不说,甚至提出要送人。

刀疤又交待:“哦,再请个郎中到船上伺候。你这身子我总不放心。”从淮安到京城,虽然是一路的水路,但是也有上千里水路,她有身子,怎么受得了那个辛苦。

“没那么娇气。我是吃苦吃来的,害怕这个?你不见宝音她们有身子的时候还骑马?”叶草根知道刀疤是在心疼他,可是他也太过了些,把她当琉璃一般的人了。对此叶草根忍不住举了例子,安抚他。

“她们是她们,好容易有这么个金贵的小东西,不到他长大,成亲生了孩子,我都不放心。”刀疤将手搁在了叶草根的肚子上面,轻轻的点着,小声的教导着里面的小东西,不许闹腾,不去惹事。

叶草根受不住他这样,推着他:“我知道了,你快走吧,人家都启程了。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是。别舍得不吃,京城有弃儿呢。咱们到了他的地盘上,不花他的钱过不去。哦。”叶草根推着他的同时,又一把拉住他,小声的道,“到底是主子跟前的人,稍微对他们好些。我就怕......”

她怕日后他们又翻身的日子,赵平章媳妇记恨今日的事,毕竟他们不一样,赵平章是在主子跟前伺候过的,他媳妇是在忻贵妃跟前伺候的;跟自己这个隔了不知道多少的奴才不一样。

刀疤点头:“我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保了他平平安安的到京城,也让他到时候老老实实的都交待了。”死了赵平章,整个事还有什么说头。不过还是真的要好好的看着他。在他们去抓他的时候,这个人就想过要自尽,只是他们早到了一步,把人救了回来。刀疤现在想起来,若不是不能死了他,他觉得还是死了比较好。

只说两人分到,一路北上,期间的辛苦自然不用说。只说这日到了京城等待停船靠岸,众人都一次来京城,都想见见帝都,全部挤到了甲板上。虽说一路北上见多了热闹地儿,可是帝都的魅力确实无法抵挡。虽然快到晚间,但外面仍旧很热,叶草根也不出去,只等着船彻底靠岸了,才上岸。

“娘,娘。”熟悉的声音传来,不禁引得叶草根一阵欢喜,她忙示意丫鬟开窗子,瞧着岸上,寻找着那个自己想了几个月的人。

她们的船还要过会子才能靠岸,也不知道那孩子给人看了什么,别的船一律靠后,只引了她们的船上前。船安安靠岸,才搭上了舢板,弃儿已经飞跑着上来了。船身经不起他这样的跑动,微微的晃动着,唬得刚出船舱的叶草根一把抓住身边的婆子,好一阵都不敢松手。

弃儿一路小跑上来,当即跪下来,磕了头:“娘。”他爬起来欢喜的挽着叶草根,又凑到叶草根的肚子跟前,“小弟也来了。”

叶草根吓得有些脸色发白,直到弃儿掺住她,她才安心:“你怎么来了?”

“我见到爹了,爹说娘也上京来了。我算了算日子,差不多的日子,我便天天到码头来瞧。”弃儿笑嘻嘻的。

叶草根笑道:“那你不当差了?”

“当差。不过我已经请了人帮我看着,说明来人是淮安守备崔大人的家眷,就让他们来告诉我。不过到底让我亲自等到娘了。”让人告诉了来接,跟自己亲自等来的那是两样。

“那也在人家铺子里等,找个好地方,有冰的,你在外面等,又热,小心中了暑气。”叶草根心疼又黑了的儿子,这小子好像瘦了,难道在主子跟前吃的不好?不行,她要给儿子补回来。没有一丝器宇轩昂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主子跟前的人。主子跟前的那都是好皮相。

弃儿道:“我要那个做什么?宫里当差还能挑地方不成?娘,您慢点。”又指了人去雇车,又道,“爹置办了宅子,两进,可花了不少钱。娘,等以后儿子升官了,到时候再置办大宅子给您住,再多买几个人伺候你。到时候咱们也请好厨子,做出来的东西比那些酒楼都好吃。哦,娘,咱那茶摊子做不成了吧?哎。其实我还偷偷的御厨摸了两样点心的做法,还想着下回回去了,告诉娘,好放在咱家店里卖呢。”

叶草根此时是欢喜的,无论弃儿说什么都是欢喜的,两个眼睛直视瞧着儿子,满心的听着儿子说的事情,也不插口,只听他说。反观后面两辆车上却是热闹的很,每个人都抢着扒在窗边看着京城的热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目录

官眷这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收红包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收红包的并收藏官眷这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