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冬修阻工

    第二天,齐江平赶回天子坟公社,已经是下午四点钟。(wwW. 广告)

    站在党委书记办公室的窗户下,眺望天子坟公社的山山水水,齐江平顿感心旷神怡。

    回家的感觉真好!齐江平将外套裹了裹,虽然时近寒冬,而且今天的天气明显降了温,但齐江平的心却充满了暖意。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敲了三下,齐江平闻声转过身子,双眼瞧向办公室的大门。

    办公室的门没关,钱若财站在门框下,着急的看着齐江平。

    “齐书记,你回来就好。”钱若财走进办公室,他看到齐江平,如同找到了主心骨。

    “钱副镇长,出事了么?”齐江平一边问,一边走向茶几,准奋泡两杯热茶。

    “出事了,今天修堤的群众,都停工了。”钱若财说道。

    齐江平停止了倒茶的动作,让那天蓝色的热水瓶,静止在空中。他回过头,两眼盯着钱若财,疑惑地问道:“有人制造麻烦,故意阻工。”

    心田中,无论是周解放的官气,还是陈红的官气,都没有异动,那停工又是什么原因呢?

    “人为阻工,那倒没有。(www.mianhuatang.CC 好看的小说)”钱若财答道。

    齐江平放下心,他重新将两瓷杯倒满开水,端着冒着热气的浓茶走向钱若财。

    “老钱,到底是什么回事?你慢慢讲。”齐江平将一杯热茶递给钱若财,问道。既然不是人为阻工,齐江平那激动的心也开始平复。

    钱若财接过茶杯,还泯了一大口,说道:“这比人为阻工还可怕。”

    齐江平将刚送到嘴唇边的茶杯,急急放下。

    “怎么回事?”齐江平疑惑地问钱若财。

    “事情是这样的。”钱若财喝了一大口热茶,全身心立即充满了暖意。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继续说道:“今天,不知是为什么?在天子坟水库中心,忽然冒起一团白雾,开始还只有圆桌那么大小,很淡。到了中午,却有这办公室大小了,而且越来越浓。”

    “忽然升起的白雾?”齐江平小声问道。

    “我们出工时就有了,当时很小很淡。冬天里雾多,我们也没有理会,后来,其它雾都散尽了,而它却越来越大,越来越浓。”

    钱若财端起茶杯,指着茶杯口升腾的热气说道:

    “它的样子就象这个,只不过比这大得多。”

    “这倒是怪事。”齐江平说道。

    “大家都这么说,所以修堤群众都停工了,即使各大队干部,生产队长动员,都无济于事,群众就是没人再开工劳动。”钱若财急急地说道。

    群众不动工,那今年的冬修任务就完不了,钱若财不想把这事搞砸了。

    齐江平没有说话,但脸上的疑惹越来越浓,白雾与停工是毫不相干的两码事,怎么会挂上钩呢。

    看到齐江平疑惑的样子,钱若财解释说道:“有人说,那白雾,是千年蛇精成了妖,呼吸造成的。也有人说,这是龙神,我们上万人冬修,吵醒了蛇妖,或惊动了龙神。”

    “鬼扯谈,这世上,那有什么妖啊,神啊!”齐江平说道。

    “可这,在老百姓心中有市场,特别象天子坟公社这种文化落后的穷山区。”钱若财说道。

    “这倒是,如果不解决这个迷雾,冬修还真开不了工,老钱,喝完热茶,我们就去天子坟水库。”齐江平从容说道,他端起茶杯,将茶一饮而尽。

    钱若财放下空茶杯,两人走出了党委办公室,下了办公楼,离开了革委会大门,两人骑着自行车,向天子坟水库驶去。

    再次来到天子坟水库,齐江平看到的水库,与前世相比,并没有两样。唯一变化,是时值寒冬,水瘦了,浅滩多了。

    堤坝上,河滩上,锄头,扁担到处都是,还有数百群众,还在焚香祷告。

    袅袅坛香烟,还有冥钱灰,随风飘荡。

    齐江平将右手食,中指轻轻抵住两个鼻孔,仅留一丝丝缝隙呼吸,他很不习惯闻这种坛香味。

    “齐书记,你看,现在的白雾比我们办公楼还大了,雾也浓多了。”钱若财右手指了指水库中央,小声对齐江平说。

    “是啊!浓多了。”十几个乡亲也围了上来,大声附合。

    “蛇妖苏醒了,听我爷爷讲,过去这水库里,生活着一条大蛇,有千年了,只怕蛇已成精变了妖,今天,他被吵醒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瘦高个,神秘地说。

    那十几观看者,闻言退后了一步,还挤到一起,脸上还带着惶恐上色。

    齐江平看了看升腾几十丈的白雾,他皱了一下眉头。

    齐江平回过头,对瘦高个嘲讽道:“你为什么不说,那是鬼雾,是冥王殿飘出的鬼雾。”

    “那不可能。”瘦高个立即否定,他也没听出齐江平说的是挖苦话,还摇头晃脑的解释道:“鬼属阴,白天阳气太重,鬼是不会在白天活动的,所以只能是妖,对,一定是蛇妖。”

    钱若财一听,对这神棍的言语滔滔不绝,更恼火了。

    他原担心冬修任务不能完成,可怄了一肚子火,这瘦高个的话,就如火上泼油,他大声叫道:“这破除迷信的运动,真没一点效果,我们得再来一次。不杀一百,迷信就不会消亡。”

    瘦高个立即哑口,他望着钱若财,‘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领导干部,我错了。我这狗嘴,乱吠。”瘦高个一边说,一边用右手抽打着自己的脸。

    齐江平没理会瘦高个,回头问众人:“谁会划舟,我们去水库中看看。”

    众人后退了三步,没有人说话,这忽然而现的白雾,迷底还未揭开时,老百姓的内心还是有点惧怕。

    好一会儿,人群中有人说道:“我去。”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挤出了人群,走向齐江平。

    齐江平点点头,走下河堤,向停泊在水库滩上的渔舟走去。

    众人见齐江平走了河堤,胆子也壮大了不小,他们跟在钱若财身后,来到河滩上。

    齐江平上了小渔舟,小伙子解开了绳子,他跳上渔舟,用竹竿将渔舟撑离了岸边。

    小船儿在水库中行驶,齐江平离那白雾越来越近。

章节目录

官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溪上青青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上青青草并收藏官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