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上天的礼物

齐江平矗立船头,两眼盯着耸入云霄的白雾,小伙子站在船尾,两手荡着双桨。

四周很静,只听到‘咔吱,咔吱’桨柄与立柱的摩擦声,还有双桨泼动湖水的‘哗哗’声。河滩上,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却聚集了数百围观群众。

他们张大了双眼,看着前进的小船,脸上布满了疑惑与不安。

入云的白雾,一头与水面相接,一头耸入天空,如那含羞的少女朦着的面纱。

小船越来越靠近白雾,一阵寒风吹来,白雾随风扭动。

寒风吹在齐江平的脸上,他并没有感到刺骨的冷意,似乎还略有一丝丝温暖。

一会儿,小船终于接近了白雾,船头还插进白雾里。

小伙子也停止了划桨,他疑惑地望着齐江平,那抓着双桨的手,还有一点点颤抖。

齐江平没有说话,两眼盯着白雾,白雾就如夏天的蚊帐,遮在齐江平的眼前。

齐江平抬起右手,将它伸进白雾里。

小伙子立即屏住了呼吸,就连握桨的双手,也忘记了颤抖。

“没有什么特别感觉,手掌还有一些润热。”齐江平自言自语,又象是给那划船的小伙子壮胆。

小伙子松了一口气,齐江平能够听到小伙子长长的呼吸声。

齐江平从白雾中收回右手掌,举到眼前一看,手掌上有一层细细的小水珠。

齐江平低头,看着白雾下的湖水。水面上,不断地有水泡,从水底冒上来,正如那即将烧开的开水,不停地冒着泡泡。

齐江平俯下身子,左手抓着船舷,右掌慢慢地伸进平静地水中,湖面便泛起了几圈水纹。

“怎么回事,这可快接近寒冬腊月了。”齐江平脸上升起了无数疑问号,他坐在船板上,右手开始在水面上来回划了十几下。

这那是冬天的湖水,没有一点点刺骨的寒意,而且比六月夏天的水还要热,正如冬天里已调好的洗澡水。

“难道水库下面有温泉。”齐江平开始搜寻前世的记忆,可记忆中就没有天子坟温泉的印象。

前世的此时,他送何小敏已返回省城,对天子坟发生的事,也漠不关心。

即使两年后来天子坟办理户口迁移,也只在小镇上停留了几日,并没有听到天子坟水库有温泉。

前世的齐江平,也泡过温泉澡,他可以肯定,这,是温泉,而且是那极好的温泉。

将右手放到鼻下,没有一丝异味,双眼瞧下水面,水波荡漾,那湖底的荪草,清晰可见。

“这难道是上天,送给天子坟公社乡亲们的礼物。”齐江平小声唠念,他可始脱不御寒的棉衣,一件件扔到船舱中。

“齐书记,你要干嘛。”驾船的小伙子,看着齐江平异常的举动,小声喊道。

脸上还透露着慌恐和惊惧,双手不再抓桨,而是拿起那丈长的撑杆。

“别怕,我准奋泡个澡。”齐江平答道,但动作并没停止,他开始脱下身的长裤。

“泡澡,这么冷的天气,来水库中心泡澡。”小伙子真怀疑齐江平疯了,今天降温,他还加了棉裤和夹袄。

小伙子摸了摸脸颊,似乎没有先前在的堤坝上刺骨。

“这里是温泉,我要做第一个泡温泉的人,哈哈。”齐江平大笑,身上只留下一个裤叉,他身子一跃,“扑通”一声,跳进水库中。

“齐书记。”小伙子放下竹竿,冲到船头,看着游进白雾之中的齐江平,大声喊道。

他将身体俯在船板上,而左手伸进水中。

“真的是热水。”小伙子自言自语。

“看你划桨那么熟练,一定会游泳,下来吧!一起泡个澡。”齐江平在水中说道。

小伙子再次用左手在水中划了几下,迟疑了一会儿,也开始脱衣服。

河堤上,钱若财远远地看着齐江平忽然脱衣跳进水库中,他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钱镇长,你看齐书记,是不是中了邪。”站在身旁边的瘦高个,小心翼翼地问钱若财。

“你他妈的才中了邪呢。走。”钱若财回过头,大声说道。

“钱镇长,要我干什么去。”瘦高个慌了,小声说道,他苍白的脸上,还渗出了点点汗珠。

钱若财缓了一口气,说道:“多叫上几个人,划船去看看齐书记那儿发生了什么事。”

不一会儿,三条小船,离开河滩,驶向白雾。

“齐书记你那儿怎么样?”钱若财站在船头,朝白雾中的齐江平大声喊道。

“钱镇长,我们可发了。”白雾中的齐江平大声回答,他在雾中游得正欢。

“什么发了?”钱若财问道,言辞中都带着疑问号。

“温泉,上等温泉。”齐江平答道。

“什么温泉?”钱若财脸上的疑色更重,泉水他见过不少,这温泉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你用手摸一摸湖水不就知道了。”齐江平懒得和他解释,一个猛子扎到水底去了。钱若财俯下身子,左手一伸进水面,又弹了出来。

“这…这…”钱若财连续试了几次,脸上疑惑更重。

“怎么样?”齐江平的头伸出水面,他用右手拭去脸上的水珠,问钱若财。

“这湖水是谁烧开的?”钱若财不答反问。

“老天爷。”

“老天爷?”钱若财越来越糊涂。

“对,老天爷,天子坟太穷了,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就送一份礼物给我们。”齐江平笑道;“老钱,来,一起泡过澡。”

“泡澡。”钱若财摇摇头,河滩上已有上千人正看着,赤身洗澡,他还真不好意思。

“你今年泡一个月,我保证你的风湿病明年就不发作。”齐江平说道。

“此话当真。”钱若财一本正经地问道,南方多风湿,钱若财也得了这病,四处寻医问药,就是不见好转,每年四,五月,梅雨季节来临时,他就痛得要命。

“我什么时候骗过人,老钱,这可是真的。”齐江平认真答道。

“齐书记,我相信你说的话。”旁边船上的人代替了钱若财的回答。

“扑通,扑通。”又有人跳进水库,游进白雾中,老天爷的礼物,他们可得领下这份情。

章节目录

官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溪上青青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上青青草并收藏官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