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中组部这一次“有图有真相”事件影响深远,原本一切人事变动全部冰封,就连穆军锋都受到牵连,原本穆少是要上位处长的,这一次也泡汤了。~悠bsp;有几个原想在中组部混资历,以后再下地方的干部,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一个个都开始活动,一心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到地方上施展自己的抱负。

中午,祝丹阳和刘枫坐在中组部机关食堂,女人看着刘枫就想笑。这个身处话}中心的家伙,似乎]有一点觉悟,真不知道是麻木或者还是心中有数。

以祝丹阳对刘某人的了解,这家伙多半是有点迟钝:“小刘教授,难道你就不为自己的未淼P模俊

刘枫对于自己的仕途和别人不一样,他不是那种主动的人,也许只有离开燕京党校那一次,才是他自己的决定。此后的每一次工作调动,都是被动的承受,这一次也一样。

刘枫嘿嘿一笑:“我隐隐感觉,自己引发了这一次的事件,恐怕很快就会重新下到地方上去了。想必谁也不会留下一颗定时炸弹在身边,君部长此时,也会对我刘某人有所忌讳的。”

君部长刚刚上位]多久,不可能不珍惜碇不易的位子,这一次对他还是有影响的。不过刘枫并]有什么好担心的,在他看恚去哪里都是一样,只要可以让他为老百姓服务,就比单纯的当一个党校老师强的多。

祝丹阳噗哧笑出声恚骸鞍ミ希]看出恚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把自己看成定时炸弹的,恐怕整个华夏官场,也只有你了。”

刘枫苦笑:“这也不是我想要的结果,这一次我是无辜的好不好!”

“哼,”祝丹阳冷哼一声,“是不是每一个花心的男人都会这样说?”

刘枫不知道祝丹阳今天是受了什么样的刺激,怎么就冲着自己砹耍骸白=悖这次事件我也是受害者呀!你不同情也就算了,还在这里落井下石,我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一个学姐!”

“呸!”祝丹阳忽然面上一红,“以后不许叫我学姐,你是受害者?好像有几位是被你牵连的,那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刘枫就纳闷了,叫学姐怎么就触了祝丹阳的霉头,他无语的摇摇头,干脆闷头大嚼。

祝丹阳被这个惫懒的家伙气乐了,小女人也感觉自己似乎有点敏感,主要是刘某人身边的美女,除了郝丫,其余的都可以算得上他的学姐!

因此祝丹阳才会多想,不允许刘枫叫自己,看到这位一副受气包的模样,小女人心中忽然有一点不忍:“小疯子,按照你的年纪算起恚如今的级别已经很逆天了,再强势上位,对以后未必是福。”

刘枫冲祝丹阳一呲牙:“谢谢学,呃祝姐,我也知道这个,所以才]有离开中组部的打算。可是恐怕上面不是这么想的,搞不好会把我送走,就像是送瘟神一样。”

“咳咳咳!”祝丹阳被刘枫的自我评价弄呛到了,这个家伙还真的是百无禁忌!半晌祝丹阳才喘过气恚“你这个家伙,下一次说话注意点,不要等人家吃东西的时候才说。”

刘枫不敢反驳,一个劲点头:“成,祝姐咋说咋是好了!”

虽然部里面同事间的会餐暂时不能搞了,不过忻馨餐厅的开业典礼,大风会所一帮人还是要出席的。让刘枫]想到的是,以祝丹阳为首的一帮同事,先后出现在开业典礼上。

祝丹阳凶巴巴的瞪着刘枫:“为什么不打个招呼?”

刘枫苦笑:“这不是在风口浪尖上么,我哪敢连累各位兄弟姐妹。”

祝丹阳冷哼一声:“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们都不怕,你怕的何恚俊

唐凤山笑道:“要不是孟处长打这路过,看到你在门口迎宾,还真不知道,你又开了一家饭店。”

这个误会有点大,刘枫赶紧解释:“这家店不是我开的,是当年在单于乡结识的一位朋友开的,她······”

几个女同事立时瞪大眼睛,刘芸眼睛里全是八卦:“就是刚刚敬酒那个小女人么?好漂亮的女人呢,根本不像是穷乡僻壤走出淼呐┐甯九。”

石海燕连连点头:“这话说的在正确不过,那个女人真漂亮,不愧是出入大风会所的女人!”

刘枫一呆,就听苏彤艳羡的说:“刘教授,我们做过调查,凡是在你身边出现的女性,几乎评分都在85分以上。这个刘忻妈妈,更是妖娆多姿,绝对是极品美女!”

刘枫翻个白眼,赶紧双手抱拳,连连作揖:“各位各位大姐,求求你们还是饶了我吧,现在已经被举报了,这话要是再传到上面去,可是够我受的。”

“切!”几个女人齐齐把大拇指往下一比,大家都被彼此的默契逗乐了,孟晴一撇嘴:“刘教授,你可是有点做作了啊,这世上还有你怕的事情么?”

几个男人看着女人们挤兑刘枫,一个个坏笑不已,]有一点想要帮腔的意思。刘枫深深被这几个无良的兄弟伤害了,这几个家伙恐怕都有落井下石的心理,这帮混蛋!

尽管中组部的干部都是在顶楼的包房用餐,砣ヒ]有人乘坐中组部的车子,清一色是大风会所的专车送回家。但是这帮组织干部出现在忻馨餐厅的消息,还是迅速传开怼

于是,原以为会冷清一段时间的忻馨餐厅,居然成了很多官员消费的场所。出现这种情况,绝对是大家始料不及的,不过这也是好事,最起码忻馨餐厅的营业额直线上涨。

正像刘枫自己判断的那样,如今小刘教授将要离开中组部的信息已经传出去,让君无药惊讶的是,居然有十几位省部级大佬,纷纷打电话,请君部长帮忙运作,把刘某人调到自己手下。

“君部长,好久不见啊!”

君无药]想到席志宽会找上自己:“哎呦,老席,什么风把你从黄土高坡吹到燕京城砹耍烤嗬氲炒会可是还有一段时间,怎么会这么闲,不会是有什么事情吧?”

席志宽哈哈一笑:“君部长就是聪明过人,果然是一语中的!我是帮你忙砹耍听说小刘教授总给你惹麻烦,干脆,你把他交给我得了。”

“交给你?”君无药把茶水放到席志宽面前,一撇嘴,“老席,想要撬行就明说,也不用这样和老兄弟玩心眼吧?”

“君部长,这话可是有点过了啊!”席志宽连连摇头,“我听说出了个什么‘有图有真相’事件,主角就是那个小刘教授。我想要帮你把他运作离开燕京城,这有什么不好?”

“嘿!”君无药微微一笑,“老席,你还是不要动那歪心思了,这个刘枫不是你盘中的菜。”

席志宽一愣,有点急了:“我说君部长,咱们好歹也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了,你不至于这么一点面子也不给吧?你瞧,刘枫在你这里是惹祸的根苗,但是这个家伙在地方经济建设上,那可是一员虎将。这样的人才继续留在中组部,岂不是浪费?”

君无药往沙发上一靠:“老席,这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不瞒你说,这几天要刘枫的电话已经十几

个了,你说我给谁是?”

“给我呀!”席志宽噌的站起身,急火火的说,“这不是咱们哥俩各取所需么!你把一块烫手山芋送出中组部,我接手后还可以帮你呐喊助威,你何乐不为呢?再说了,从行动上砜矗我也比那帮仅仅是打电话的家伙重视人才不是?”

“嗨!”君无药重重叹口气,“老席,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刘枫的调动,眼下已经不是我掌控的事情了!”

“你你中组部部长无法掌控一个副司局级干部的调动?”席志宽一呆,随即恍然,“你是说,那两位有过交待?”

君无药似乎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席志宽头疼了。看硇×踅淌诘陌仓茫君部长还真的是为难了,这一点头加上摇头,那其中的说道可是太多了。

点头是认可了席志宽的判断,摇头是不仅仅是这样,]想到小刘教授居然成了抢手货!席志宽此时并不意外,他不是君无药,只有当上省委书记之后,才会深切感受到,地方经济建设的压力有多大!

别的不说,就说那个各省市自治区综合实力排名,就让各地的大佬闹心的很。谁也不想自己的省份位居末席,那绝对不仅仅是名次,更不仅仅是面子问}!

这种综合实力排名,更是地方班子集体能力的体现,如今的华夏就是经济建设为纲。一个地方的领导集体,如果]有在执政期内,让治下的经济建设呈现出繁荣的态势,很难会获得上级的认同。

如果说厅级及厅级以下官员,还可以通过种种人际关系砣繁W约旱纳衔唬到了省部级就是截然不同的。身为华夏这个庞然大物的掌舵人,是绝无可能把守牧一方的重任,随随便便交付到一个唯唯诺诺的家伙手上的。m

章节目录

官网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他乡的灯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他乡的灯火并收藏官网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