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高云骑着摩托车,飞快地赶到镇上,一看,收购站却还在收购,虽然是闲天来卖白术的山农少了许多,但陆陆续续的都有人来。

    “这怎么回事啊?”朱高云把正在称重的张永军拉进屋里,问。

    张永军苦笑一下:“我也不知道咋回事,田主任气势汹汹的,非要封了我们的收购站,后来那个年轻姑娘说了句话,让我们明天之前主动撤掉,今天就先不管我们了。”

    奇怪了,朱高云思忖着,看他们的架势,应该不会手软,但为什么突然又改变了呢?他好奇地问:“那年轻姑娘叫什么?你知道不?”

    张永军摇摇头:“我不知道,好像是新来的干部吧,我以前没见过,但是很漂亮,跟沈娟一样漂亮,嘿嘿。”

    哦。“我知道那女的是谁,”沈娟忙完了,笑嘻嘻地跑进屋来,“小村官,那女的是新来的吴雪梅,她怎么会放你一马,她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嘻嘻。”

    朱高云瞪了她一眼:“乱说什么呢,小丫头,别人瞧都不瞧我一眼,”奇怪了,经发办田斌是周文平的狗腿子,受命来搞自己很正常,这吴雪梅也跟了来,难道她这么快就站到周文平的队伍里去了。

    奶奶的,看来落井下石的人多得是啊,不过,镇里周文平十分强势,冯镇长又不敢跟他争锋,大多数人都一边倒,吴雪梅站过去也就不足为怪。

    “朱助理,你说他们明天还会来吗?不会真的封了我们的站吧?”张永军看着他深深思索的样子,担心地问。

    “没事,永军哥,告诉大家,明天继续收购,万一他们来了再说,”朱高云当然要给大家鼓气,事情还没到就灰心,这可不是他的性格。

    张永军自然相信他,看见门外又来人了,转身称重去了。

    沈娟根本不管他烦不烦恼,上前仰着粉脸,大眼睛闪闪发亮地望着他:“小村官,我说了,你要叫我娟子,以后不准叫我小丫头,听见了吗?”

    朱高云正思忖着,没心思理她:“得了吧,你不就一小丫头,快去记账吧,让我一个人想想。”

    “什么?你还敢叫,”沈娟突然揪住他的耳朵,生气地跺跺脚,挺了挺胸儿说:“我不是小丫头,你看,我哪点小了?”

    啊,朱高云没想到她竟然这样说,眼睛自然望着她高耸的双胸,白毛衣下,鼓鼓的一对,绝对不比刘海艳的小,看得他突然一阵心跳。

    他怔了一下,这姑娘一点也不害羞,说不定在床上比秦可依还疯狂,心里YY一下,朝沈娟笑了笑:“好好,你的一点也不小,我以后都叫你娟子,娟子,行了吧。”

    “知道就好,”沈娟撅了撅嘴,这才开心地甜甜一笑,出去记账去了。

    哎,也不知道那滕子峰能不能搞定?

    其实,刚才跟着田斌来的正是吴雪梅,吴雪梅就是酉州县本地人,家里上下没有一个可望的亲戚,说白了,跟朱高云一样,草根一个,这次跟她一批的大学选派生,也只有她一个女孩子分到这么偏僻的乡镇,她心里就多少有些怨。

    按理说,吴雪梅跟朱高云应该同病相怜,但她是一个精明的女孩子,知道朱高云得罪了周文平,再加上她觉得朱高云一个草根,也没什么发展前途,也就不待见他了。

    后来,周文平还找她谈了几次话,语重心长地鼓励,让她心里一阵高兴,以为自己的能力得到周书记的认可,谁知道,周文平最后竟然让她悄悄盯着朱高云,有任何风吹草动就几十告诉他。

    吴雪梅虽然现实,但并不是一个内心龌龊的小人,可面对周书记的命令,她也不敢不听。

    这次查封行动,田斌说是周书记点名要她参加,她也不敢不来。但她一直都是一个很会动心思的女孩子,想不通周文平为什么突然又对朱高云这么“关心”起来,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本着也不特别得罪朱高云的想法,于是才劝田斌让他们明天前主动撤掉。

    时间已到下午五点过,一直等着“消息”的周文平,什么也没等到。上午已经行动,按理,朱高云应该急着找人来打招呼才对啊。

    难道,朱高云背后真的一个人也没有?可他跟区里领导那天交谈了那么久,又怎么说得通呢?

    不会是朱高云暂时不着急,故意等我出手之后,再找人修理我吧?这个查封的理由本来就是强词夺理,要是被上面的人抓住这一点,那可真不妙。

    想到这里,周文平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这时,田斌敲门进来,弓着腰嘻嘻笑道:“周书记,向你请示一下,明天是不是要去真的查封了他?今天要不是吴雪梅说话,我就当场把他的摊子砸了!”

    “屁话!是叫你去查封,不是叫你去当土匪,”周文平鼓眼大骂道,“记住了,没有我的话,谁也不准乱来,出去吧,明天再说。”

    田斌灰溜溜的出去了,心里嘀咕着,原本以为又立了功,没想到换来的是一顿臭骂。

    周文平在等待消息,朱高云何尝不是在等待消息,他心里比谁都还着急,但滕子峰没有打来电话,说明事情还没有办妥。

    朱高云吃了晚饭,回到村里,夜色开始笼罩,小兰在里屋洗澡去了,他心里正闷着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呼唤传了过来:“朱助理,晚上有事吗?要是没事,请你去帮我家红梅补补功课吧?”

    一抬头,原来是刘海艳去水井挑水,朱高云这才想起好几天没去看她了,他一眼就看透了了她眼眸里的深情,朝她微微一笑:“好的,海艳姐,那我一会儿就来。”

    “嗯,那谢谢你了,”刘海艳的笑容明显多了一股神秘的味道。

    朱高云底下的欲情顿时大涨,忙回去拿出买好的新裙子,还没来得及送出去,敲敲门给小兰说了一声,就走进了刘海艳家。

    刘海艳正在往水缸里倒水,那由于动作用力而颤巍巍的双胸,看得朱高云心神一荡,左右看看,不见车红梅,故意问道:“海艳姐,红梅呢?”

    “去他大伯家玩去了,高云,你、你屋里坐吧,”刘海艳虽然已经跟他有了一次,今晚故意支走孩子,也就是主动想着那事,但毕竟还是劫持的女人,被朱高云看穿自己的意思,脸上就红了一下。

    看到女人那副羞态,朱高云笑眯眯地拉过她的手:“海艳姐,我给你买了一件新裙子,来,到屋里试试看。”

    “啊,我看看,好漂亮哟,嗯,谢谢你,高云。”刘海艳本来还有点羞涩,一听到新衣服,立刻就笑开了,进了屋,拿着裙子在自己身上比划着。

    “你喜欢就好,海艳姐你这么漂亮,当然要穿漂亮的裙子,”朱高云双目坏坏地看着她,突然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他知道,像她这样矜持的女人,只需要男人主动的。

    “嗯,高云,”刘海艳本已动情,丰满的胸儿被他大手突然揉着,不禁

    趴在他肩头,发出轻轻的呼唤。

    朱高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一片滚烫,知道这几夜她肯定过得好苦,他咬着她的耳垂道:“海艳姐,这几晚委屈你了,我今晚一定好好爱你。”

    刘海艳恩呀一声:“高云,别说了,我、我想要。”

    如此矜持的女人说出这种话,肯定是意乱情迷了,朱高云看着她迷离着眼眸,大喜地吻上了她的红唇,很快,两人就精光着身子紧紧抱在了一起,没想到矜持的刘海艳,那个粉嫩的早已湿透,朱高云滑溜溜地就送了进去,不停地搅动着亮晶晶的液体。

    刘海艳雪白的双腿盘挂在朱高云的腰间,浑圆的屁股左右摆动,随着动作,她粉红的小嘴开始含混不清地欢叫起来。

    想着今天的不快,以及明天的担忧,朱高云就不管不顾的冲击起来,好像要把浑身的愤怒和不安都日进里面去。

    “啊,高云,你轻点,啊,不行了,”撞击越来越强烈,刘海艳欢叫着,两人的快敢从未间断过,那种销魂蚀骨、妙趣横生的快乐源源不断地袭上俩人的身心。

    抚慰了刘海艳之后,朱高云赶紧回去了,小兰用一种疑惑的眼光看着他,问:“恩哥,怎么去了这么久?”

    朱高云抱着她,亲了一下:“给那小姑娘补课特别费事,没想到她学习那么差。”

    小兰被他亲得高兴起来:“山里孩子都是这样,老师也不好,又没有那么多时间读书,学习肯定差,我原来就是学不会。”

    “呵呵,没关系,有我在,我的小兰还愁什么,哥哥一辈子照顾你,”朱高云拍拍她的俏臀,示意她脱衣服:“好了,我们睡吧,明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呢?”

    小兰抱着朱高云的腰,枕在他的臂弯里,幸福地睡去。

    第二天起床,山里到处冷雾弥漫,看来是寒霜降了,朱高云看着这鬼天气,心里越发担忧,直到吃了早饭,才接到滕子峰的电话,他赶紧问:“喂,怎么样?”

    滕子峰轻松地说:“我昨晚找了市政府办的一个兄弟伙,他答应我今天打个电话问问,一个小小乡镇书记,应该没多大问题。”

    “好,现在也只能这样看看了,万一不行,我再打你电话,”朱高云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市政府办打一个电话,那威力还是不小的。

    但是万一被周文平看出是纸老虎呢?朱高云想想,还是给张永军打电话交代一下:“永军哥,今天他们要是再来,你暂时听他们的,我倒要先看看,他们究竟要怎么样?”

    这话说得很有气势,其实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张永军惊讶了一下,只好点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张永军的电话才挂,就听到沈娟大叫一声:“张叔叔,他们又来了!”回头一看,果然,远远的,田斌和吴雪梅带队又来了。

章节目录

桃运仕途:征服官场美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开山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开山斧并收藏桃运仕途:征服官场美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