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

V010高速路口双雄遇

无论如何,电话还是得接。蔡芬芬的电话过来了:“梁健哥,情况已经清楚了。”梁健急切地道:“怎么样,严不严重?”蔡芬芬说:“腿部骨折,其他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年纪大了,自己恢复是不可能了,医生说,只能动手术,上钢板。”梁健说:“我请假过来!”

蔡芬芬说:“你请假方便吗,你现在是市长秘书啊!大家都说领导秘书,是没有个人自由的。”梁健一想,明天的事情对宏市长相当的重要。蔡芬芬似乎感觉到了梁健的为难,道:“梁健哥,你不方便的话,可以推迟一些时候过来,反正这里由我照顾。”

蔡芬芬这次表现得异常懂事,让梁健颇为感动。梁健是独子,平时倒也无所谓,关键时刻,没有兄弟姐妹帮衬,父母们就辛苦了。好在这时候,蔡芬芬及时出了力。梁健忽然觉得,有这么一个表妹,有时候很恼人,有时候却也很窝心。

但梁健想,自己毕竟是儿子,老爸出了事,自己不去,实在太不称职,就说:“我向领导请个假看,如果可以的话,我过一会就回来。”蔡芬芬说:“你试试看,如果实在不行,有我在,没太大关系。”

挂了电话,梁健拿着手机,看着宏市长的号码,犹豫许久。但想到父母年岁已大,父亲又受了伤,无论如何,他这个做儿子的都应该回去一趟。梁健还是拨了宏市长的电话。宏市长很快接了起来。

梁健正要报告家里发生的意外情况。宏叙先开口了:“梁健,你打电话来正好!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和马书记的秘书,熟悉到什么程度?”

梁健想起之前,胡小英告诉过自己,不要太快把自己与马书记秘书的关系告诉宏市长,所以,之前他一直没有细说。这会,宏市长既然问起这个问题,也许他是遇上了难题,梁健觉得这时候没必要说得太过含蓄。就说:“关系还可以。”

宏市长听了,语气中透露出欣慰:“非常好。这样,明天你一步都别离开我。我可能随时有重要任务给你!”梁健说:“好的,知道了!”话出口,才想起自己打电话的初衷,只是此时再说请假的事,显然已经不合适了。虽然家中有急事,也是人之常情,宏市长应该也会准假,但这么一来,梁健在宏市长心中留下的印象只怕不会太好了。

梁健的沉默引起了宏叙的注意,问道:“梁健,还有什么事情?刚才你打电话来的?”梁健略微犹豫,还是将家里的情况隐去了,说道:“哦,宏市长,我也是想着问问宏市长,明天有没什么特别的任务,我可以上得了手。”

宏叙语气里透着一丝温和:“好,你很用心,不错。事情我刚才已经跟你讲了,明天你要随机应变。”梁健答应着:“好的,宏市长。”宏市长先挂断了电话。

梁健为不能马上回衢州,心里特别过意不去。但在机关工作身不由己是常态,有时候为领导利益,个人利益必须让位,这也是正常,这就叫大局意识。梁健深知其中意,还好父亲只是腿部骨折,明天办好了宏市长的事情,后天立刻回衢州。

这么想着,梁健又给蔡芬芬打了电话过去:“芬芬,今天和明天要麻烦你了。我明天实在走不开,领导有重要的事情交代我。”蔡芬芬说:“没有大问题,梁健哥,你放心吧。我会尽力照顾好姨夫的。”

梁健说:“我妈在旁边吗?”蔡芬芬说:“在。”梁健说:“让我妈听一听。”很快,母亲邵小琴熟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梁健,你忙你的吧!”

梁健解释道:“妈,实在对不起,我本来应该马上赶回来的。”邵小琴嗔怪道:“傻孩子,对不起什么呀,你爸就是骨折,而且他是活该!”平时母亲邵小琴挺温柔体贴,今天老爸被车撞,她还说“活该”,梁健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便问道:“妈,你怎么了?”邵小琴说:“没怎么!你爸是老不乖,你以为他晚上开着摩托去干嘛,去他老相好家里!结果被车撞了,你说是不是活该?都这把岁数的人了,我都替他难为情啊!”梁健心里不禁嘘嘘,也深以为老爸实在太过夸张,都这把年纪了,还去会老相好。

老爸梁东方年轻的时候,曾经在村里干过,当时村里的妇女主任梅姐,跟他关系很好,也闹过一段绯闻,后来两人也不了了之,之后梅姐的老公去世后,梅姐也几次三番向老爸暗示过。但老爸被老妈管着,且考虑到还有他这个正在青春期的儿子,最终与梅姐的关系渐渐淡了,没想如今岁数大了,竟……

母亲刚说完,只听电话中传来老爸的声音“梁健,你别听你老妈胡扯,我什么都没做过,我只是想去做点好事……”邵小琴说:“你喊什么喊!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我当然清楚。”

电话被蔡芬芬接了过去:“梁健哥,你放心吧,没什么大事。医院的骨科主任,是我高中同学,他全帮助安排好了。钱我也已经垫付了。”梁健说:“芬芬,辛苦你了!等我回来,我马上还你钱。”蔡芬芬说:“梁健哥,你别这么见外了。明天你好好工作,等完成了任务再说吧!”

梁健心想,经历了上次的事情,蔡芬芬终究也成熟懂事了吧?成长路上,不可能一帆风顺,不可能不犯错误。有时候错误,也是一笔经验和财富,就看你如何对待。梁健感觉,蔡芬芬对待错误的态度,应该还是对路的。

加之听到父亲梁东方,还能对着电话大喊大叫,可见问题不大,梁健也就稍稍放心下来。一看时间已近十二点,知道明天还有重要任务,梁健也便睡下了。

刚睡下,他又想起,心里还有一个疑问没有解开,本来早就想请教一个人了。坐起身,拿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拨了市委副书记秘书任坚的电话。很快,任坚便接了:“都几点了,还打电话骚扰我啊?”

梁健连连道歉,说“不是有急事嘛,否则我也不敢麻烦你了。”任坚说:“说吧,说吧,我开玩笑呢!”梁健说:“我想问你一件事,关于一个企业,江中达多印染。”

任坚顿了下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企业来了,他们聘请你去当总经理啊?”梁健说:“哪有这种好事啊,我就是那种替共产党打工的命!只不过明天吕军副省长要来,所以事先了解下。”

任坚说:“吕军这活宝要来?那宏市长不是没办法见省委马副书记了?”梁健说:“市委本就没有安排宏市长参加,你不知道啊?”任坚说:“我只粗略看了下安排,看到了韩书记参加活动,也没注意其他。马书记来,宏市长竟然不参加陪同,还真是少见。”

连任坚都觉得少见,这次市委的安排的确是有些过分了。梁健说:“反正是市委安排的……不说这个了,你给我讲讲江中达多印染吧?”

任坚笑道:“你要了解什么情况,难道你要我替你介绍,他们年差值多少、企业规模之类的?”梁健说:“你知道我不想了解这些。”任坚顿了一会,才道:“你想知道,达多的背景?”梁健说:“厉害,算你把我看穿了。”任坚说:“背景深着呢,可能通到省里主要领导。”梁健问:“省委的,还是省府的?”任坚说:“可能是一把手。”

梁健哑然,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镜州市地面上的企业,竟然关系着省委主要领导。但梁健还是有些不相信,既然是省里主要领导的关系,副省长吕军难道就不看看形势,还会对江中达多发飙?他试探性地问:“照你的看法,吕军副省长来检查江中达多环保问题,会不会看在省委主要领导的面上,不会太较真?”

任坚说:“你是不清楚,吕军副省长这人的脑子,不是特别拎得清,他打着‘铁面无私’的旗号,认为只要有问题的,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有些领导说说也就算了,唯有吕副省长这么说便这么做。有人说,中央某高校向中组部推荐,让吕副省长下派挂职,其实是要他好看。不过,人家老爸可不是一般的牛尽管基层不欢迎,但拿他是没办法的

。如果要拼爹,估计整个省委都拼不过吕副省长。否则这样的性格,怎么能当高校副校长,你说是不是?”

原来人家的背景如此强大,所以即使出牌不按套路,省里也拿他没法。任坚最后说:“说不定啊,吕副省长就是故意装傻充愣,故意不给面子,这也是另一种为官之道呢,所谓大智若愚。这样,他不用迁就别人,别人却要迁就自己。”

梁健想了想,也不能否认任坚的这种猜测,正因为吕副省长会较真,下面的人才怕他。有句话说,最怕共产党认真,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这应该是入秋之后,第一个凉爽的日子。气温一下子降到了二十度。梁健停好车,沿着草皮走向大楼门厅,沿途青草如茵,耳畔时时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如果不是深知今天在市委书记和市长之间,还有一番角逐,梁健或许会相信,这里真是一派和谐融洽的景象。

大楼门厅可以停车,一辆黑色柯斯达车停在那里,这辆牌号是一号车的柯斯达,是市委的专用车。梁健知道,只要市委主要领导出行考察,人多的情况下,一般都会出这辆柯斯达。

难道呆会市委书记谭震林就用这辆车陪同省委副书记毛超群去参观?梁健没有多想,直接上楼。原本他每天早上都要去接宏市长上班,今天为了提前做好有关对接准备工作,征得了宏市长的同意,他便提早来办公室了,打了水,泡好茶,也不过七点三十分,离正常上班时间还有整整一个小时。

梁健先是把宏市长今天的整个行程安排看了一遍。首先,是与秦刚副市长一同去高速公路迎接吕军副省长,然后,直接去江中达多印染集团考察,之后在江中达多会议室召开座谈会,午饭在江中达多会所中用餐(当时会所是一个时髦的新产物,尚未被中央令行禁止),当然费用由市政府承担;中午在会所安排休息,下午两点到市政府听取市政府和县区主要领导汇报,晚上在皇家大酒店晚宴并休息,第二天上午离开。这满满当当的行程,梁健实在想不出,宏市长哪个时间段可以开溜。

宏市长说得没错,吕军副省长此番前来,说不定就是谭书记的一步棋,目的就在于缠住宏市长,让宏市长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接近马书记,而他这个市委书记也有了充分的理由不安排市长陪同马书记。还真是周到得滴水不漏啊!

根据副市长秦刚与省里对接,吕副省长会在九点三十下高速,这又比马书记下高速的时间早了十五分钟。这十五分钟,足以让陪同吕副省长的宏市长与马书记擦肩而过。梁健感觉着一个个细节,严丝合缝,瞧不出任何破绽,却处处让他感觉到了谋略的气息。

九点二十,市长宏叙、副市长秦刚、环保局局长赵年秋和其他陪同人员,已经候在了高速路口。从高速路上下来的车子,不时有人伸出脑袋,看着这个整齐的车队。有些车主明知是市里的车子,还在那里摁喇叭,表达对政府这种明目张胆的迎来送往和形式主义的不满。

宏叙坐在车里,没有出来。副市长秦刚和赵年秋从车里钻出来,眺望着高速路口。这就是正职和副职的区别。梁健也钻出了车子,来到两位领导身边。

环保局局长赵年秋从口袋里掏了烟出来,递给梁健,梁健作了个手势,婉拒了。赵年秋就替秦副市长点了烟,两人抽了起来。烟刚从鼻孔喷出来,就被微风吹散了。

过了九点三十,却迟迟未见吕副省长的车队。环保局局长赵年秋说:“据说吕省长很守时,今天怎么迟到了?”秦刚副市长瞄了眼赵年秋:“你还盼着他来啊,我最好他不来了!”环保局局长赵年秋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他这么说,不太合适,既然秦刚副市长这么说了,他也嘿嘿笑道:“秦市长真是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啊!”

梁健心里发笑,原以为处级以上的干部,大局意识、上级意识特别强,没想到他们也有这么厌烦上级领导的时候,看来大家都是人,只要是人,都有七情六欲,都有喜怒哀乐。

高速上没有来车队,从高速下面,却又来了一辆柯斯达。梁健马上看出了这辆柯斯达是市委的专用车。难道是市委书记谭震林来了?

梁健一看宏市长这边是四辆轿车,而谭书记那边这是一辆柯斯达,显然更加简朴。梁健心里便咯噔一下,这一点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否则就可以提醒宏市长了。

果然,柯斯达在高速口停了下来,很快,从车上下来一人。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身穿白色短袖衬衣和黑色西裤,手戴腕表,鼻架眼镜,额头平坦,身型微胖,大背头却纹丝不乱。有种说法,头路决定思路。这人的思路一定非常清晰。

这人不是别人,就是现任市委书记谭震林。

一见到谭震林,梁健本能地看向宏市长的车子。果然,宏市长的车门推开了。梁健已经来不及过去替宏市长开车门。但梁健还是走到了宏市长身边。宏市长朝梁健看了一眼,之后,便朝着路对面走去。

这时副市长秦刚和环保局局长赵年秋,也都向对面走了过去。梁健想,市委书记来了,即使宏市长装作视而不见,秦刚和赵年秋恐怕也都要过去吧?当然宏市长如果不过去,气氛肯定会怪怪的,有点尴尬了。

宏市长没有给别人尴尬的机会,主动朝谭书记走去。

谭书记却当作没有见到他们正在过来,双手垂握在腹前,双眼看着高速路口,似乎省领导会突然出现在高速路口子上。

梁健紧跟着宏市长他们。见到谭书记身后一个人,相当面熟,只刹那,便想起这人便是金超。上次一同去四川天罗考察过。金超和梁健的目光电光火石般地碰撞后,便冷着脸移开了目光,仿佛不屑于看梁健。梁健见他如此,便也装作不认识他。

天空一朵浮云掠过,原本阳光照耀的地面出现了一道阴影。浮云掠得很快,阳光马上又出现了。

宏市长已经走到了谭书记身边,称呼了一声“谭书记。”谭书记这才看了一眼宏叙,点了点头说:“宏市长这么早就来等吕省长啦?”

秦刚和赵年秋也称呼了“谭书记”。谭震林只是朝他们点了点头,目光一掠又看向了高速路出口。

宏叙说:“也不算早,吕省长本说九点半到的,已经超过时间了。”谭震林说:“吕省长时间观念很强,一般他不会迟到,今天高速上肯定不太好走。”宏叙没再接这个话题:“听说,谭书记和吕省长很熟,曾经是中央党校校友?”谭震林朝宏叙瞧了眼说:“没错,宏市长了解的很透啊!”

宏叙说:“谭书记的事情,我们当然要多关注了!本来如果谭书记有空,能一起陪同吕省长就好了!”谭震林说:“是啊,本来老校友来,我是应该陪陪,可今天不是马书记要来嘛!我是分身乏术,待会只能亲自向吕省长告罪了!今天就麻烦宏市长多陪陪吕省长了。有件事我忘记跟你说了……”

宏叙目光炯炯地看着谭震林:“谭书记请说。”谭震林难以察觉地一笑:“今天省委马书记来,本来是要请你参加的,但我想吕省长要过来,就怕你难以分身,所以索性让委办不通知你了。”

宏叙突然“哈哈”一笑。宏叙的笑声相当突兀,谭震林迅速转头,看向宏叙。其他几位领导也来看宏市长。宏叙的笑声却戛然而止,说道:“谭书记想得真是周到。是啊,我就好好接待吕省长,两个地方都参加,反而怠慢了两位领导。谭书记替我考虑得周到啊!”

宏叙分**里不是这么想的,但说得时候却异常真诚,如果不了解内幕,还以为宏叙真心实意地感谢谭书记呢。

但刚才宏市长那一声“哈哈”,还在大家的脑海里游荡。从中,他们体会到的完全是另一种味道。梁健感觉,在这一番谈话中,宏

市长稍占了上风。他瞥了眼金超,只见金超正略带怒意地瞧着自己。

梁健扯了扯嘴角,笑了,人家对你发怒,就说明人家暂时拿你没办法。对一个拿你没办法的人,梁健不想斤斤计较。

两辆轿车忽然从高速弯道下来,快速向出口行驶而来。有人说:“吕省长到了。”“没错,是吕省长。”

谭震林握在腹部的手,放了下来,朝着车子的方向走了过去。只隔了两步距离,宏市长也走过去了。

省政府的车子,安装了ETC自动缴费卡,直接出了高速口子,停了下来。第一辆车上,从副驾驶室下来一个小伙子,他快速拉开了后座的车门,下来一个身材瘦小的中年人,身穿细小蓝格子衬衫和灰色西裤,头发柔软有些贴着头皮。

谭震林快走几步主动与中年人握手:“吕省长,欢迎,欢迎。”

这传说中的吕省长,跟梁健想象之中的吕省长,可真有些天差地别。梁健原本以为吕省长会是身材高大的东北汉子,可如今看到的吕省长,站在宏叙和谭震林对面,感觉就是一只小鹿站在两头水牛旁边,三人中,宏叙的身姿最为高大挺拔。但在官场,不以体型论英雄,三人之中吕省长虽然身材瘦小,可职位最高,另外两人不得不躬身跟他握手,说话。

吕省长也跟宏市长握了手,脸上挂着一丝稍有些不自然的笑:“你们两位主要领导都来迎接,这个架势整得有点大了。”吕省长一口京腔,果然是在北京呆久了。

谭震林说:“吕省长来镜州,我们哪敢不一起来接啊!”吕省长一听,对谭震林笑笑说:“谭书记,你不是说今天还要接待马书记吗?”谭震林说:“是啊,所以我们等在这里,一方面是希望能看到吕省长落到我们镜州大地上的第一步,另外我是来向吕省长请罪的,我实在不好意思,只能委托我们宏市长全程陪同吕省长了!”

吕省长又握了握谭震林的手:“行啊,大家都是为了工作,马书记要来镜州,那你市委书记肯定是要陪好的。我嘛,有宏市长陪就行了!”谭震林压低腰,使劲晃了晃吕省长的手:“谢谢领导谅解,不过你放心,我们宏市长一定全程陪同,一直陪到吕省长休息为止!宏市长,你说对不对?”

宏市长接过话:“那是肯定的。”吕省长的目光淡淡地滑过宏叙,无喜无怒,说:“宏市长,那你在前面带路?”宏叙说:“行,一切听领导的。”

吕省长看了一眼宏市长的车队,又看了看谭书记的那辆柯斯达,对谭震林说:“震林啊,还是你这个书记作风简朴嘛!你一个市委书记带着一班人,只坐一辆柯斯达,市长倒是四辆小轿车嘛!”谭震林笑说:“都一样,都一样。”吕省长说:“这不一样。还是你成熟。”

宏叙已经走向前面的车子,但这些话却飘入了他的耳朵。宏叙脚步稍顿了下,就当做没听到,继续往前走。

梁健故意放慢了脚步,跟在后面,没有替宏市长开车门。这种场合,他觉得宏市长应该不会希望他来帮开车门。

副市长秦刚和环保局局长赵年秋等人的车子,在前面开道,宏市长的车子在中间位置,后面就是吕刚的车子,最后还有一辆镜州市的车子垫后。宏叙上车后,便没有说话,梁健本想说些什么,宽慰宽慰宏市长,但他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话来。

宏叙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行道树,说:“放点音乐。”宏叙喜欢听古典音乐,车里有莫扎特的碟片。音乐响起的时候,宏叙开始闭目养神。

钢琴曲响起的时候,有那么几分钟,梁健有种远离尘嚣的感觉。心道,有一个喜欢听音乐的领导倒还不错。但安静是短暂的,环保局局长赵年秋的电话很快打了进来:“梁秘书,大概还有五分钟到。”

梁健当然知道江中达多企业的位置,因为这家企业就坐落在长湖区境内。只是以往跟企业接触很少,并不知道、也不太了解这家企业的情况,只知道该企业圈了一大批的土地。如今,作为领导秘书,要陪同去检查江中达多,还稍有些新鲜感。

他还知道,江中达多作为长湖区的重点企业,副省长来检查,区委书记胡小英肯定会来接待。

梁健的猜测没有错,车子驶近江中达多门口时,梁健遥遥望见,长湖区的领导和江中达多的董事长潘前方都已经站在门口等候了。车子停稳,省、市领导下了车。大门口一条鲜艳横幅写着“热烈欢迎省政府领导来检查指导。”

吕副省长忙着跟人握手,看到企业内部,彩旗飘飘,气氛搞得热热闹闹,吕省长很享受这种氛围,说:“不错,这才是规模企业的样子。”

宏叙市长和企业董事长潘前方,一左一右陪同着吕省长朝前走。胡小英稍稍靠后,在省领导面前,胡小英显得很谦虚。本来作为地方的党委一把手,胡小英完全可以走在副省长边上,介绍介绍情况。

但她很清楚这个吕省长的怪异之处,在官场是忌讳怪异的,更何况她知道,此次吕省长到来完全搅了宏市长的局,因此她也抱着敷衍的态度。

这种场合,没有人太关注胡小英。毕竟在省、市领导面前,胡小英这个区委书记的职位也显得低了。胡小英倒乐得清闲,下意识地寻找着梁健的身影。很快,她便看到了梁健,脸上难以察觉的笑了一下,然后放慢了脚步。

梁健意识到胡小英可能是要找自己说话,便赶了几步走上前去。胡小英目不斜视,问已经走到她身边的梁健:“马书记已经到镜州了?”梁健说:“我想应该已经到了吧,刚才谭书记已经在高速口等待了。”

胡小英略带情绪地道:“谭书记这招调虎离山,可真够绝的。”梁健说:“我们再找适当机会,最好能让宏市长抽空见一见马书记。”

只听前面吕省长道:“你们先带我去看环保设施的运行状况,座谈会待会再开。先看再座谈,我信奉眼见为实!”董事长潘前方说:“吕省长,我们就盼着您这样务实的领导来呢!这边请,吕省长。”

由于提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平时极少运行的污水处理系统,正在开足马力运行着,印染污水进入系统,进行处理之后,再向外排放。潘前方本身忽悠水平不是一般的高,说这个系统是北京某知名高校的科研院所引进的。而这家高校恰恰就是吕省长前来挂职前所在的高校。

吕省长乐了:“潘董啊,你不早说,这就是我所在的高校嘛!潘董啊,你真是亏了,如果你早跟我说嘛,你这套设备起码可以便宜这个数!”潘前方当然知道吕省长是那所高校来的,可他装作不知道,看着吕省长伸出的五根手指问:“五万块吗?”

吕省长说:“潘董,你也太小看我吕军的能力了,如果是五万我就不跟你提了!”潘董事长说:“五十万?真能便宜这么多?”吕军说:“就是这么多!不过,这五十万便宜没有也好,就作为潘董事长支持学校发展,我们的一些博士和硕士也可以挣点辛苦费,改善改善伙食!”

宏叙说:“吕省长说的对,潘董事长这五十万贡献给高校用于科研也是应该的。吕省长,向您汇报一下,江中达多这两年的环保项目还要上马,到时候还找吕省长的高校去!”潘前方说:“那当然了,现在我们认识吕省长了,肯定要找吕省长帮忙了!”

吕省长心情大好:“好啊!这是双赢的事情,不管到时候我还在省里,还是回了北京,这件事我都可以促成。”周围的人都鼓起掌来,说吕省长真是为基层解决了一大难题了!

吕省长手抬到半空,往下稍微压了压道:“为企业办点实事是应该的……”

梁健的手机震动起来,梁健赶紧看了下,是冯丰发来的短信,梁健急切地点了下打开……

章节目录

做官就是做背景:政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笔龙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龙胆并收藏做官就是做背景:政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