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雁在星州住了十多日,有点乐不思蜀,直到公司同事打电话提醒,才反应过来,匆匆从星州飞往燕京。凌雁是一个很单纯的女人,虽然生活经历很复杂,但内心十分纯净,唐天宇问凌雁的梦想是什么,凌雁思索了很久,也没有准确的答案。

其实对于凌雁而言,一个温暖的肩膀便足矣,这是一个没有贪欲,缺少安全感的女人。

等凌雁上了飞机,唐天宇给中央党校的校友许琛打了个电话。许琛是交通运输部分管民航总局的副部长,年龄四十岁出头,是一名很有潜力的干部。他笑道:“小宇,你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唐天宇笑道:“数月不见,想跟大家联系一下,否则的话,我远在星州,京城的兄弟们早晚得把我给忘了啊。”

许琛连忙摆了摆手,没好气道:“你这话说的,谁能把你给忘记?党校结业那顿散伙饭,你的表现那么凶猛,一桌倒了七八个,如今还记忆犹新呢。”言毕,夸张皱眉,咂舌连连。

唐天宇哈哈笑道:“看来想要让大家记得我,还得在酒桌上见真章啊?”他们这批结业的党校校友都是副部级干部,虽然分属不同的领域,但很注意维护彼此的关系,因为十多年后,从中极有可能产生一到两名国家领导人,到时候作用可就大了。

大家都是老狐狸,自然知道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在这群人当中,比较醒目的是唐天宇,他三十岁出头,便已经是副部级干部,即使在部委也实属罕见,因为他的年龄优势及谦逊的性格,众人也就对他十分照顾。

许琛干咳了一声,道:“你小子酒量太好,反正我是被你喝怕了,以后只要你在桌上,绝对绕道而行。”

唐天宇知道许琛在开玩笑,回归正题,道:“许大哥,寒暄结束,有件事想要拜托你一下……”

许琛站起身,得意地笑了两声,道:“就知道你肚子里有话,转弯抹角之后,才愿意抖落出来。说吧,只要不违反纪律,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尽力而为。”

唐天宇与许琛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两人言语相投,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他也就不隐瞒,开诚布公道:“我有一个妹妹,在华夏航空公司上班飞欧洲线。这段时间,她身体不是很舒服,所以我想找你开个后门……”

虽然凌雁没有明言,但以唐天宇的能力,在交谈时能瞧出她有点厌倦长途飞行,所以唐天宇便想着为凌雁安排一个合适、轻松的位置,许琛分管民航总局,自是举手之劳。

许琛的反应很快,脑袋一转,立马知道其中的玄虚,笑道:“妹妹?怕不是亲妹妹吧?”

唐天宇挥了挥手,笑答:“谁能没有一两个红颜知己呢?”两人在党校无话不谈,经常外出聚餐,唐天宇曾见许琛身边跟过两三个不同风韵的女人,知道他也是风流的性子。

许琛见唐天宇不对自己藏着掖着,毫不犹豫道:“等下把你红颜知己的信息发给我吧,两天内给你消息。”

“谢谢许大哥!”唐天宇邀请道:“有空来星州玩玩,我做东道!”

许琛撇了撇嘴,好不客气的评价道:“星州我去过好几次,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是等你回燕京,咱们再相聚吧。”

唐天宇没好气道:“星州虽然发展滞后了一点,但也不至于‘鸟不拉屎’吧?”

许琛面色一凛,沉声道:“你又不是不了解国家的规划,中南几个城市的发展比其他城市至少要晚起步十年,这么大的差距。虽然中西部崛起的口号喊得响,但天生基因不良,若想要迎头赶上,难度太大。要我是你,赶紧活动一下,不要在那呆太久了,影响前程。”

许琛不看好唐天宇在星州的发展,以唐天宇的年龄及家族背*景,在部委熬个数年,积累资本,顺利晋升为正部级干部,然后再调入省或直辖市,那才是最保险的方法。

唐天宇听出许琛的肺腑之意,笑道:“放心吧,水浅水深,还得试试才知道。若是全部顺着大局来走,不到处闯闯,如何才能展现出自身的潜力呢?”

许琛微微一怔,笑道:“抱负和野心,倒是还不小!”

许琛父辈虽比不上唐老爷子这等资历,但也是共和国历史上镌刻英名的人物,若是许琛的性格更为锋利一点,只怕如今早已进入中央政治局了。不过,稳有稳的好处,比起唐天宇而言,许琛的仕途更为平顺,没有遇到过太多的波折。

唐天宇自嘲地笑道:“既然已经沦落天涯,可不能丢了自信心,不然哪里还能跟许大哥称兄道弟?”

许琛笑道:“你这嘴皮子越来越厉害了。”

许琛对唐天宇还是很欣赏的,这是一个拥有大局观和国际视野的年轻人,两人私下交流的时候,唐天宇说了一些对于交通运输机构的看法,认为中长期铁路规划,将是未来十年交通运输部的核心。如果铁路规划一旦成型,将极大地促进流通体系,促进国家的发展。深入交流之后,唐天宇让许琛改变了态度,抛开年龄的局限,两人成为了忘年之交。

两人又聊了一会,才挂断电话。

唐天宇从烟盒内抽出一根烟点燃,吞云吐雾间,思绪翩跹,如今自己身边不知不觉地已经拥有了一个强大的关系网,关系网由两部分组成。一方面是,唐系阵营中有一部分人看到了情势变化,主动向第三代领军人物唐天宇靠拢,另一方面则是自己在仕途中,主动结交,积累下来的人脉。

无论哪一部分人脉资源,都需要小心经营维护,这部分资源如同战场上的武器储备,等到与对手交锋时,巧妙安排布阵,便能实现意想不到的效果。

至于给凌雁的调动安排,唐天宇并没有告诉她,倒不是为了给她来个突然惊喜,而是不想让她感到压力,认为自己是为了弥补良心的谴责,才会为她的事业铺路。

抽完了一根烟,徐如风疾步走了进来,他将手里的资料递到了唐天宇的手边,轻声道:“唐市长,这是最新的秘书候选人名单,还请你过目。”徐如风对唐天宇的态度越发谦和了,因为知道唐天宇与一般的市长不一样,他是一个很有自己独立判断能力的人。

唐天宇翻了翻,用手指点了点第二份简历,轻声道:“让聂绅试试吧。”

按照常理,一般挑选秘书都会进行面试,但唐天宇只看了简历,便让聂绅上任,这出乎徐如风的意料之外。

徐如风微微一怔,唐天宇的决定让他有点云里雾里,因为这几人,若是从工作经验来看,当属聂绅最无竞争优势,他轻声道:“那我明天便安排聂绅来上班。”

唐天宇“嗯”了一声,埋下头处理文件。徐如风回到办公室,盯着简历思索了一番,脑海中闪出一道光芒,突然知道唐天宇为何挑选聂绅来担任秘书一职。聂绅此前在市商务局呆过两年,对市商务系统很熟悉,唐天宇进入星州之后,喊出的口号是,招商引资五百亿,如果没有一个熟悉商务系统流程的助手,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徐如风叹了一口气,拨通了市委组织部的电话,传达了唐天宇的要求。市委组织部很快给商务局发了调函。至于聂绅接到通知后,第一反应是仰天长呼,他原本只知道自己被纳入市长秘书的人选,还要经过层层筛选才能进入最后的环节,得知明天便能上班,瞬间被从天而降的狂喜给砸晕了。

下班之后,唐天宇回到家中,推开门之后,微微一愣,原本以为许久没有回来住,家里会有点变化,但从桌椅、窗台、地面的整洁程度来看,与自己离开时没有太多变化。房间里没有闷湿的潮味,反而飘荡着淡淡的幽香,唐天宇换了拖鞋走到阳台,看了一眼衣角,无奈地摇了摇头,暗忖那个新房客还没有搬走,晾衣绳上还悬挂着她新洗的衣物。

唐天宇走进厨房,打开冰箱,发现里面摆放着牛奶与一些蔬菜,便扎起围裙,根据食材做了几道可口的饭菜。最后一道素汤上桌之后,外面的防盗门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又过了两三分钟后,穿着清爽的于霖推门而入,她看见唐天宇微微一愣,眼中露出了惊讶与尴尬之色,有点进退两难的感觉。

因为租房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所以于霖便拖一日是一日,而唐天宇这几天也没有回家,于霖不禁暗自侥幸,念想着唐天宇会不会把房子空下来了,未料到唐天宇突然出现,这让她再次步入绝境。

于霖让情绪逐步稳定下来,她缓缓地走到桌前,低声道:“对不起,租房太难了,所以我一直没有搬走……”

唐天宇瞄了一眼于霖,只觉得她楚楚可怜,叹了一口气,道:“先吃饭吧,咱们边吃边商量。”

章节目录

官道之权色撩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烟斗老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斗老哥并收藏官道之权色撩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