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四粉仕途多知己]

    第56节370和尚

    听着胡保山的工作汇报,张鹏飞虽然表面上没什么表情,永远都是那么的振定、自信,可是心里却有些摸不着头脑,辽河的局面复杂得令人看不清方向。通过技术比对,胡保山从那具死尸身上发现了重要线索,指纹与曾经留有案底的一位惯犯外号“黑子”的人相符合。可就在胡保山大喜过望亲自带人去抓捕黑子时,黑子突然间失踪了,早上确认的消息,中午人就失踪了,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胡保山这些天熬红了眼睛,据说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回过家里睡觉了,人都瘦了一圈。他紧索着眉头,有些近乎绝望地说:“张书记,这案子没法查了,我现在可以认定,公安局里有……有内鬼!”

    望着胡保山发牢骚,张鹏飞没吱声,而是起身亲自为他泡好一杯茶,拍拍他的肩,语重心长地说:“保山哪,你的难处我明白,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对公安局进行大清洗,你……明白吧?”

    胡保山接着茶杯的水有些抖,热水溢出来几滴烫红了他的手背也不以为意。他听出了张鹏飞的玄外之音,难道张书记有信心清理公安局?胡保山抬头望着张鹏飞笑眯眯的模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保山,其实这也是一种好现象,这充分说明我们查对了方向,找到了线索,因为敌人已经着急了!”张鹏飞的语气加重,“我们只要再加把力度,不久之后就能取得胜利!”

    “张书记,您放心,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查清这个案子。”胡保山在张鹏飞的鼓励下有些激动,他这个公安局内长期的边缘人物,在张鹏飞成为分管政法、治安的副市长以后,已经渐渐有了一些地位,所以他相信张鹏飞。

    “保山,不是要让你拼命,只是要你还给那些青春少女们一个公平!今后公安局离不开你啊,还不能拼命……”

    胡保山的脸有些抽动,唯唯诺诺地点头,又一次听懂了张鹏飞的话。

    张鹏飞见他听懂了自己的意思,话锋一转,又说:“保山,除了那个指纹还发现了什么?”

    “技术科还在局内的电字指纹库里进行比对,只是结果是什么样,还很难说,我……我现在对公安局内的所有人都不放心,我……我很想安排一些人把技术科看管起来……”

    “打住……”张鹏飞锐利的目光射向胡保山的脸上,让胡保山有些拘束,他说:“保山,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同志,不能出现一点小事就大动干戈,那样会寒了同志们的心,不过对一些人适当地多加关注还是可以的……”

    “您是说……”胡保山揣摩着张鹏飞的意思。

    “呵呵,我是门外汉,具体工作当然还由你来负责……”

    “啊,我明白了……”胡保山醒悟过来,没有说下去,然后就告辞了。

    张鹏飞看了眼手表,还有半个小时下班,不过他今天要提前走一会儿,因为要去机场迎接他的两位妹妹。他给徐志国挂了个电话,告诉他在门前等自己。这时候坐机突然响起来,张鹏飞马上接听。

    “张书记,你好!”电话中传出陆家政浑厚的声音。

    “哦,是陆书记,您有事?”

    “是这样,随着宝珠寺的修建速度加快,国家佛学院以及佛教协会已经选出了宝珠寺的主持,他现在已经到辽河市,我想今天晚上我们是否去接待一下,以表地主之宜,必竟今后宝珠寺与地方上的勾通很多,我已经联系了淑贞市长,她也会出席晚宴。”

    “啊……是这样啊,那……那我肯定参加……”张鹏飞暗道一声倒霉,看来今天晚上是不能陪田莎莎他们了。

    徐志国开着车行驶在去机场的路上,望着辽河市市区绿化面积的增加,以及市容的整洁,张鹏飞点点头。看来金淑贞完全采讷了张鹏飞的意见,对辽河市市容、绿代花大笔钱进行了整治,现在的辽河再也不是去年张鹏飞刚到的时候那么破破烂烂了,一切井然有序,路面也洁净了很多。市区中几乎已经看不到了棚护区,现在能看到的是大片大片的建筑工地,今年的秋天,辽河市就会出现现代化的生活小区。

    眼望着这些,张鹏飞点点头,他作为这一切的推动者,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自豪。徐志国也很有感慨地说:“领导,我看辽河市的市区发展都快赶上深圳速度了,昨天去过的地方,今天有可能就没了,道路也新修了好几条,我现在出门都快要看地图了!”

    张鹏飞呵呵地笑,明白徐志国这是在让自己开心,这段时间他的心里总有些阴郁,总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似的,细心的徐志国一定是发现了这些。张鹏飞把眼睛闭上,这时候怀中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来,拿出来一看,是老妈打来的。

    “儿子,娇娇她们到了吗?”张丽的语气有些紧张,看来她对这个女儿还是十分关心的。

    张鹏飞一阵苦笑,无可奈何地说:“妈,这才几点,大概还要半个小时以后吧。”

    “哦,你接到那丫头以后给我打电话,要不我不放心,娇娇很少出门的,这次你要照顾好她,听到没,她是你亲妹妹!”

    “妈!”张鹏飞不耐烦地喊了一嗓子,“你就放心吧。”

    “嗯,老爷子要和你说话……”张丽的声音越来越小,看来电话正在转移中。

    “鹏飞啊,这几天娇娇就托付给你了,不要让她出现意外……”

    张鹏飞一阵郁闷,那一刻竟然有些小小的嫉妒,看来刘老是极疼爱这个小孙女的。张鹏飞说:“爷爷,您就放心吧。”

    “嗯,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我不放心……”

    “我知道,”张鹏飞表示明白。

    挂上电话后,张鹏飞对徐志国说:“现在的家长啊,永远把你当孩子!”

    徐志国笑笑,说:“我爸可不是这样,每次见我面就骂,总骂我不成器!”

    “呵呵,志国,成长在军人世家是不是也有压力?”

    徐志国微笑不语,透过后视镜对张鹏飞说:“领导,这一点,你和我是一样的吧?”

    “哈哈……”张鹏飞拍拍他的肩,“志国,你也应该成家了。”

    徐志国的脸胀得通红,不好意思地说:“还早着呢,等我完成任务的吧。”

    “有好的,我帮你物色一个!”张鹏飞说得可是真心话。

    …………

    在辽河市机场,张鹏飞首次利用了自己的特权,把车开进了机场内部等人,这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特权有时候不用也浪费,并不能提高你的美好形象,反而有时候会有人说你是做秀,所以该用的时候就要用。

    远远望着刘娇与田莎莎这对靓丽的少女像两只

    欢快的小燕子从旋梯上走下来,张鹏飞的脸上就有了笑容,这两人可是开心果,见到她们,一扫张鹏飞这些天的阴郁。

    徐志国早就按响了车笛,两位丫头一看到张鹏飞,也不顾形象,立刻跑了过来,张鹏飞迎上去。刘娇像兔子一样投入了张鹏飞的怀抱,紧紧搂着他的脖子说:“哥,我想死你啦!”

    张鹏飞今天也很高兴,大概好久没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了,抱起刘娇原地转了两圈,笑道:“这次多玩几天,我好好陪你们。”

    把刘娇放下后,张鹏飞又把田莎莎抱了起来,田莎莎自然有些娇羞状,脸色红红的,可看得出来也很高兴,一脸的幸福。张鹏飞感觉现在的田莎莎比过去发育得更成熟了,人重了不少,他就不顾一切拍了下她的臀,笑道:“莎莎,长肉了!”

    田莎莎更加羞涩了,紧张得出了一身的汗,要知道自己的屁股还没被男人碰过呢。望着她红脸的可爱,张鹏飞也觉得自己好像有些过分,刚才有些高兴得过了头,他马上把田莎莎放下,接过他们的包说:“走,我们回家吧!”

    两位小美女把张鹏飞夹在了中间,看得徐志国一阵好笑,心想自己的这个领导好像无论在哪都有女人缘。

    在回去的路上,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张鹏飞扭头望着她们两个,心说今后恐怕自己的家里就不能安生了。

    “哥,嫂子能回来不?她要是能回来就好了,我可想嫂子了!”刘娇问道。

    “她现在比我还忙,”张鹏飞摇遥头,最近听说陈雅奉命对派往非洲的维和部队进行特训,连手机都不通。一想到那小丫头管理着一帮大兵,张鹏飞就想笑。

    “哥,你……你还好吧?”田莎莎与刘娇不同,长久时间不见,总感觉自己和他之间隔了什么。

    张鹏飞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明白她心中的苦处,就笑道:“我很好,就是没意思,有时候休息了就一个人在家,现在可好了,你们两个好好陪我吧。”

    “你不嫌我们烦就行,我肯定把你家搞得天翻地覆!”刘娇痴痴笑着。

    张鹏飞抬手捏了了下她的鼻子,其乐融融。回到家里,王满月已经准备好了晚餐。也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或者是知道有客要来,王满月精心打扮了一翻。

    她穿着一条紧绷的牛仔裤,牛仔裤的后屁兜上还绣着两只花蝴蝶,明艳动人的同时,把两条笔真修长的腿显得十分窈窕,上身是件粉色短袖薄衫,完美地突出了小巧的胸部,俏丽的小脸蛋略施了薄粉,扭摆着的小腰肢很有风情。

    张鹏飞瞧着王满月的装扮,无奈地摇了摇头,难道说爱美是女人的天性,还是她有意为之?

    刘娇一见到漂亮的王满月,就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张鹏飞,那审问的意思很明显。张鹏飞的脸有些发热,心想看来家里人都知道自己荒淫无度的后宫生活了,也许他们所有人都在认为自己是大坏蛋。他忙着为她们作介绍,女人熟悉起来很快,三个小丫头很快就熟络起来,张鹏飞也放了心。

    可是当王满月进厨房后,刘娇还是凑过来,小声警告说:“哥,家里放着这么一位年轻漂亮的小保姆,嫂子又不在家,你别有企图吧?”

    张鹏飞脸红心跳,不满地敲了一下她的头,惹得一旁的田莎莎偷笑不止。张鹏飞正色道:“你别胡说,我……我是那样的人么!”

    “哼!”刘娇撇撇嘴,顽皮地说:“你是什么人我当然清楚!你和小保姆之间的那点事,谁不清楚啊,现在还害得人家整天哭哭泣泣呢……”说着话,就把目光望向了田莎莎。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呢!”田莎莎当然明白刘娇在指自己对张鹏飞的暗恋,羞得无地自容。

    “咳咳……”张鹏飞清咳两声,和刘娇熟络之后,这丫头也越来不尊重这个哥哥了,什么话都敢奚落自己,还真是无奈。

    刘娇不理张鹏飞的尴尬,信誓旦旦地说:“老哥啊,妹子劝你两句,以后可不能再花心了,我感觉王满月是好人,你……你就放过她吧,已经害了一个小保姆,不能再害一个了……”

    “行了,你脑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一点也不健康!”张鹏飞又敲了她一下,同时偷偷地扫了田莎莎一眼,哎,总和身边的这些女人接触久了,张鹏飞也会产生自己是一种天下第一美男的感觉。

    “我……我去厨房帮忙……”田莎莎如坐针毡,起身逃走了。

    张鹏飞也起身道:“晚饭不陪你们吃了,我有应酬,你们三个胡闹去吧!”

    “嘿嘿,老哥啊,这就被我气跑啦?”

    “明天再和你说正事!”张鹏飞故意黑着脸,虽然不管什么用。记得刚开始见到刘娇时,她对自己还算尊重,可是熟悉起来后,她也没大没小了。

    …………

    通过国家佛教协会与双林省佛教协会的商议,委派释明光为修成后的宝珠寺主持,并且由他组建辽河市佛教协会、以及辽河市佛教研究院,他自然也是会长和院长。

    在桃园宾馆的接待大厅内,张鹏飞见到了这位僧人,看样子他有五十岁左右,肥头大耳,体格建壮,虽然是一身金黄色的袈裟,但也无法掩盖他强壮的体魄。

    释明光先以佛礼与陆家政等人打招呼,随后又伸出手来,看来很会变通。晚宴还没有开始,几人落座后闲聊起来,张鹏飞这才发现,释明光的身后坐着十多位助手。一般有陆家政在场的情况,张鹏飞往往不出声音,所以他坐在后面与金淑贞闲聊,小声问道:“市长,你知道释明光大师的底细吗?”

    金淑贞看了一眼不远处那位胖大的和尚,也小声回答说:“我刚才问了问陆书记,陆书记说释明光好像师出少林,过去是武僧,后来研究起了佛法,颇有成绩,是国家佛教协会的理事,很有权威,门下弟子无数,看来佛教协会还是很重视我们宝珠寺的。”

    “宝珠寺是东北最大的寺院,他们必须重视!”张鹏飞笑了笑。

    这时候只听释明光对陆家政说:“陆书记,辽河市筹资修建宝珠寺是一件大好事,为我们国家的佛教事业贡献了一份力量,对佛法的普及,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在坐的每一位都功能无量。等宝珠寺修成开光之后,贫僧一定日夜为辽河市祈祷,保佑辽河市风调雨顺,一切太平,更保佑各位仕途顺利,早日高升……”

    “噗嗤……”张鹏飞差点笑出声音来,心说这老和尚到是会交际,真没想到原来和尚也是这么会拍马屁,原以为他们六根清净呢。

    金淑贞就望着张鹏飞笑,小声道:“你这样可是对佛家的大不敬啊……”

    张鹏飞摆手道歉,不再说什么。陆家政这时候笑道:“释师傅,多谢你的美意,其实这一切还要感谢一个人,是我们的张书记通过调查走访,才发现了宝珠寺的遗址,也是他筹集的资金。”

    “哦,原来是这样……”释明光站起身体,走过来向张鹏飞施礼,道了声阿弥陀佛,然后才说:“张书记,您做了一件大好事,佛祖一定会保佑您的,贫僧一定夜夜为您祈福……”

    张鹏飞也只有站起身回礼

    ,说声感谢,同时却并不怎么感冒他所说的话,对这位和尚也就没什么好感了。

    晚宴开始,陆家政、金淑贞等人与释明光坐在一起,而他的助手们又另坐了一桌,由于有出家人在场,在菜式的设计上,陆家政就多要了一些素菜,当然荤菜也是有的。酒也上来了,释明光这才摆摆手说:“陆书记,出家人是不饮酒的。”

    陆家政却说:“少来一点,意思意思……”这就是客套话了。

    释明光低头沉思起来,张鹏飞真担心他经过考虑后会说:“那就好吧。”不过还好,释明光摇摇头说:“那贫僧就以水代酒吧,阿弥陀佛……”双手合十向佛祖告罪。

    张鹏飞又想笑,感觉有趣极了。一旁的金淑贞盯着张鹏飞,感觉他有的时候其实还是个孩子。

    释明光的话很多,涛涛不绝,众人也只能陪着他。陆家政好像不明白出家人的规矩似的,一个劲儿地给他夹那些荤菜,释明光自然是说出家人不吃肉的,只吃一些清淡的素菜。他把那些荤菜夹到一边,对陆家政说:“陆书记,这样就全当您的好意我接受了……”

    张鹏飞心想这叫什么逻辑,难道说现在的和尚全这样吗?随着晚宴渐入尾生,张鹏飞惊奇地发现,释明光竟然也吃起了那些荤菜,而且还浑然不觉的没有当回事情。有些喝高了的陆家政又给他满上了酒,他也并没有拒绝。

    张鹏飞扭头望向旁边一桌释明光的助手们,这才发现,原来那桌小和尚在市委市政府干部的陪同下,早就喝成一片了,正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张鹏飞摇摇头,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滋味,他突然有些担心宝珠寺的修建,在给辽河市带来大笔旅游收入的同时,是否也有一些害处呢?金淑贞看出了张鹏飞的忧郁,在桌下轻轻踢了他一脚,小声道:“张书记,我们要陪好释师傅,可不能走神哦……”

    张鹏飞点点头,接受着她善意的提醒。由于释明光很能说会道,晚宴进行到很晚才结束,而他也喝得面红而赤,好像有些醉了,张鹏飞安排人送他去休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刚才喝醉了的陆家政好像又清醒了,他问道:“陆书记,您没事了?”

    “没事……”陆家政摆摆手,望着释明光远去的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鹏飞品了一口茶,直接说道:“陆书记,我不知道佛教协会是怎么想的,可我感觉这个人,很……不靠谱……”

    “现在的和尚们哪……”陆家政长叹一声,摆了摆头。

    金淑贞明白了,看来陆家政也不太喜欢这个释明宽,就笑道:“不管怎么说,我们离佛祖进了一些,今后有人保佑了!”

    “哈哈……”张鹏飞与陆家政大笑起来,都知道金淑贞是在暗讽释明光。

    “张书记,将宝珠寺交给这么一个人,我还真有些不放心,这段时间你多去宝珠寺走走吧,他是指望不上了。”陆家政说道。

    “我明白,”张鹏飞点点头,现在的释明光还有一个“监工”身份,佛教协会委任他对宝珠寺的后期建设进行监督,并且提出意见,张鹏飞还真不放心,万一他提出一些不合理的东西,那可就麻烦了,所以陆家政的安排是有道理的。

    回到家里,王满月刚刚洗好澡,张鹏飞一开门就撞到她披着件浴衣从卫生间走出来,吓了一跳,望着那秀发滴水的模样,心里有些闷。

    王满月露着雪白的俏肩,也许没料到张鹏飞现在回来,也吓了一跳,惊慌失措地说:“张哥,我……我准备了醒酒汤……”

    张鹏飞把头扭开,挥挥手说:“先去换身衣服……”

章节目录

升迁密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野马望草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马望草原并收藏升迁密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