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老招数!告诉你,你这招,已经有很多人用过了。你就给我省省吧!”一直黑着脸的黄小梅,终于开口了。

嘿嘿!等着就是你这句话!

李大全的眼神中泛过一丝狡猾,随机继续大声叫喊道:“哎哟!哎哟!小梅姑娘,小梅姑娘,我的头真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起初还认定李大全肯定是装的黄小梅,这个时候见到李大全那痛苦的表情,当即便慌了神,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凑了过来,用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李大全的头,整个人随即正对着李大全俯下身来,胸口也正好完全对着李大全的双眼。

“嘿嘿!看来我在学校当了那么两年的话剧社社长没白当啊!哥我的演技都赶得上刘德华了!嘿嘿!”想罢,李大全的丹田之处便好像是知道他的心意一样,瞬间便从丹田之处泛起一股暖流,很快便涌至双眼处,随即天眼瞬间开启,对面的黄小梅瞬间变成了赤身果体。

那对颤颤巍巍的饱满,饱满正中的两颗娇艳的凸出,以及那一道深邃的沟壑,近在眼前,彻底将李大全内心的原始**给激发起来。小大全瞬间呈“金箍棒”形状,将底下的裤子几乎都要捅破。

幸好!自己是盖着一张印着大红十字的被子,恰好将这吓人的一面给挡住,否则黄小梅那完美的海豚音,肯定又是第一时间尖叫了起来。

非礼勿视!非礼无视……

默默地在心中念了几遍后,李大全最终还是受不了眼前的诱惑,随即咬了咬牙,便将眼睛睁到最大值,将正伏在她跟前的黄小梅那一具近乎完美的性感身材给尽收眼底!

上帝啊!你实在太伟大了!怎么能够将女人制造得这么完美无瑕呢?

“噗”

还没来得急将上帝给赞美完,李大全的鼻子里面的那些汹涌血,便如同奔腾的江河一样,瞬间从里面奔泻而出。

“啊”

黄小梅在仔细地看了一下李大全头上的纱布情况,发现并无异样,正准备退下来,给他量量体温咋的时候,却冷不防感觉到胸前好像被一阵温热的液体给喷射到。低头一看,居然是血,在看向李大全,立刻知道这是他喷出来的鼻血!有深度洁癖的她,终于忍不再度尖叫了起来。

李大全也没有办法,因为刚才这种情景他实在也控制不住,所以当即也足无措,愣在了现场。

“你怎么流鼻血了?怎么回事啊你?早不流晚不留,就在我站在你跟前的时候,你倒是很及时地流了。你到底安得是什么心,为什么嘛?为什么要欺负我这么一个弱女子嘛!是不是我长得比较让人觉得好欺负啊?怎么你们个个都欺负我?呜呜”黄小梅说着说着,整个人便哭了起来。

靠!这算什么事?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怎么知道自己会再次喷鼻血啊!知道的话,我肯定会控制好的呀!这?这都不知道该怎收拾残局了?

李大全的心也开始乱了,自责、不甘还有委屈等等诸多感觉当即交叉着并且不断地侵袭着他的脑袋,让他的思维显得更加地凌乱。

“擦干净你的鼻子吧!我知道这事不能怪你!我只是心情不好,所以才会拿你当出气筒而已,对不起!”黄小梅见到李大全一副自责的模样,她也旋即沉默了下来,接着走过去,拔了几个纸巾给李大全后,便低着头走出了病房。

留下李大全一个人在哪病房内发着呆……

接下来的几天,李大全都没有突见到黄小梅出现过。期间也试过不止一次旁推侧引地叫将卫生院内的所有医护人员几乎都问了个遍,得出的答案依然这几天没见黄小梅过来上班。

害的我们的李大全同志,心里内疚的要命,总觉得是他自己的那一滩鼻血,气走了黄小梅。

再过了三天,前前后后李大全都已经住进医院将近十天。头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所以,他就打算快点出院,回村子里去处理修路的事情。要不是他老爸拍着胸口保证会在他治病期间,好好地代他履行村长的职责的话,估计李大全早就提前至少一个星期以上出院了。

赵灵儿提前一天过来卫生院,照顾李大全的起居饮食,晚上的就睡着在他隔壁那张空病床上,说是怕李大全需要起床上厕所不方便。

次日,上午很早,李大全和赵灵儿便已经快办好了出院手续,接着便打了一个的,便一起来到了汽车站的大门前。

李力财和李力国早早就等着,旁边是一辆大奔。

靠!大奔?老爸什么时候这么有米了?什么时候买的大奔?

“儿子,你可出来了,等得我花儿都谢了!”李力财冲上前,朝李大全的胸口就是一记重拳。

“哎哟!老爸!出手这么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我新招惹的仇人,哪里有老爸出手这么重?正所谓虎毒不食儿呀!老爸,你该不会是想我再回卫生院去吧?”李大全一脸肉痛地说道。

“你小子翅膀长硬了吧?居然连老爸都敢批评了?废话那么多,还不快点上车去。这车等送完我们回家后,还要给租金给人家的,忒跪了,才十公里的路,就坑了我500块!”李力财说着,更是一脸肉痛地说道。

“我说大哥,这五百块我可是没多收你的呀!你也不想想,从镇上通往你们仙女村的这是怎么的一条路。烂路一条,而且风险还不亚于去一趟亚马逊平原冒险,或者说是去一趟罗布泊哪里,九死一生啊!大哥,你说这五百块,还算少吗?”一直不吭声的司机突然说道。

李力财一听,便立刻反唇相讥,不甘示弱地和他干了起来!

只是,李大全听到后,心情却是不好受!

要致富,先修路!

看来,回去得好好筹谋公路招标的事情!

想到这里,李大全便开始陷入了沉思,思绪瞬间展开,眉头更是紧紧地皱着,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坐在他旁边的赵灵儿则是一脸崇拜地看着他,眼神中散发出来的那些光芒,身为过来人的李力财和李力国,当然都懂……

烂路!果然是烂路一条!

有一半的路程是在颠簸之中度过,坑坑洼洼的公路,差点没把车上的每个人的胆汁给震了出来;另外一半的路程则是在惊吓之中度过,在经过那两片原始森林的时候,接二连三地腾出了好几条眼镜蛇还有野狗及狼等动物,除了赵灵儿被吓得连声尖叫外,其他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好不容易,似乎经过九九八十一难一样,车子总算是开到了村口。

众人下了车,然后李力财叫那司机等了等,随即便在村口自家打铁铺内拿出一包黑色塑料袋装着的东西,直接递给了司机。

司机原本还想要拒绝吗,但是被李力财的一句:“你若是想被野兽吞了的话,那就还我吧。”吓得立马千恩万谢地将那包东西放好。

凡是仙女村里面的人,没有人不知道那包东西是什么。它被仙女村的人称做“驱兽粉”,据说是仙女村最早过来居住的先祖所创造。其实秘法也比较简单,就是将苍蝇、蜈蚣、蚂蚁等等小型动物总共10种的尸体晒干,然后研磨成粉,再添入几种秘制的香料,便可以制作一个令所有猛兽避之不及的驱兽神药。

这次李力财他们由于过于兴奋,所以忘记将“驱兽粉”带着在身上,才会出现这种野兽横行霸道的情景。

司机把车开走之后,众人便快步回到李大全的家中。

按照风俗,李力财立马将一大早准备好的一脸盆艾草给点燃,然后让李大全快步跨过火盆,预示着将身上的晦气给一洗而干。

接着,众人便开始在李大全家的院子里摆了两桌“解秽酒”,算是将其在医院内遇到的晦气给来了个终结。

但这一切搞定后,便已经是中午的时间。李大全一吃完饭,便被老爸、二叔以及赵灵儿给当场拦住,然后直接将他推进他耳朵睡房内。

百无聊赖的李大全,在静坐了片刻后,眼皮一重,整个人便开始觉得一阵无理由的乏困。然后,朝床上一倒,不一会儿,一声声的细微呼噜便传了过来。

睡了两个钟后,李大全觉得整个人瞬间充满了激情与力量。

“走!上班去。”

李大全伸了一个大懒腰后,便站了起身,朝外面走去。

告别了赵灵儿和父亲,以及二叔,很快便来到了村长办公室。

刚一进门,便看见一个女子在他的办公室内,显得很鬼祟。

“啪!”一声,女子手中刚像去拿旁边的那个文件袋时候,猛地感觉到有人在自己的身后拍了几下,接着手中的文件袋应声而落,那袋有关于招标会的文件散落了一地都是。

“谁!说!快点说!否则,哼!”李大全已经走了进来,然后弯腰从地上一边捡起那些的散落的文件,厉声问道。

“哼!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老大叫我一定要找出那份你们村公路招标的意向,给弄走!”女子冷哼了半身说道。

“看来你的老大很聪明嘛!”李大全笑着说道,“居然想到这个结果!”

章节目录

天眼村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无声微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声微雨并收藏天眼村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