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向天三人坐在一家咖啡馆里等待着林玉燕的到来,这家咖啡馆坐落在这条哈市著名的商业街边上,面朝商业街的墙面是一块巨大的落地窗,三人特地找了一个靠着窗户的地方,从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行走的人群。

    “向天啊,你和揽月姐什么时候回去啊。”万金玲年纪不大,但是口味确实很重,竟然喜欢喝原味咖啡,还是那种味道最为浓厚的黑咖啡,喝的时候都不需要加糖,当真是不可貌相,她摇晃着杯子里的银勺,笑着询问道。

    “怎么,我们才到你家里一天你就想我们走了。”向天听了,没好气的对着万金宁说道,向天现在倒是很喜欢和这位他名义上的小姑斗嘴,他的几个女人都是温柔性子,至少在他面前是这样的,所以有万金宁和他斗嘴,却是感觉有些乐趣。

    万金宁自然不是这样的心思,她还恨不得向天来家里呢,她本来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用土话说,就叫人来疯,平时母亲对她也满严厉,现在向天和刘揽月来家里,母亲倒是不大管她了,还让她带着两人在外面转悠,她自然轻松愉快了,都想这种日子再持续一段时间。

    “才不是呢,我最多烦你而已,揽月姐这么好的人我才不舍得她走呢,不知道你用什么甜言蜜语把揽月姐骗到手上的,哼。”万金宁看着向天,嘟着嘴,说道。

    刘揽月听了,却只是喝着自己面前杯中的蓝山咖啡,虽然不算正宗,但是刘揽月也不是那么挑剔的人,毕竟不是哪一个商家都有那么大的路子弄到最为正宗的蓝山咖啡的,但是从她眼中闪过的一些眼神流露出来的情绪之中可以看到一丝丝揶揄。

    此时的向天在她眼里不是那个令得几乎所有的同龄人感到压抑的绝代天骄,而只是一个凡人而已,给她一种特殊的存在感,她喜欢这种感觉,虽然说不清,但是却实实在在。

    向天自然也感觉到了刘揽月眼底的揶揄之意,他的感觉何等灵敏,一般人就算是他背后瞪了一眼,他都能清晰的感觉到,更不用说他时刻注意着的刘揽月脸上的表情了。

    轻轻的搂住刘揽月,向天那不规矩的大手却游离到了刘揽月的美臀上,那浑圆玉润的触感令得向天颇为享受,而刘揽月却靠在里面,所以这个动作也没什么人察觉。

    刘揽月自然已经感受到向天的大手的触摸了,顿时脸上升起一朵红云,看上去艳光四射,娇俏迷人,向天那白净却丝毫没有成年男子一般粗糙的大手在她那性感肥美的臀部上纵横和驰骋,她感受到的绝不仅仅是臀部传来的触感,就连心里都是酥酥麻麻的,一股子**从刘揽月心底萌发了出来。

    这绝对是**,刘揽月又不是石女,而且破身没有多久,颇为眷恋这床弟间的滋味,哪里经受得住向天的挑拨啊,没几下,身体就有了反应,刘揽月知道,这是一种另类的惩罚,在惩罚她刚才对他的取笑。

    “不要啊,坏蛋。”刘揽月连忙抬手去阻止向天那充满魔力的大手,但是每当刘揽月的手即将触碰到向天的手的时候,向天的大手都会转移阵地,虽然仅仅毫厘之差,但是刘揽月却依旧无法碰触到。

    “坏人,不要啊,停手啊。”刘揽月用微不可查,只有他们两人听见的声音对着向天说道,随着向天的大手的肆虐,刘揽月感到自己的身子骨都软了下来,提不起丝毫的力气。

    但是向天哪里会在乎她的呼喊,手动的更勤快了。

    刘揽月脸上的红晕弥漫到了耳根,对面的万金宁原本在低头喝着杯中的咖啡,一抬头,眼睛犀利的她便发现了刘揽月脸上的异状,从她那个角度是看不出向天的魔爪正在底下对刘揽月进行着骚扰,所以便好奇的询问道:“揽月姐,你怎么了,怎么脸上这么红啊。”

    接着还迷惑的用手感受了一下空气之中的温度,脸上露出迷茫,说道:“揽月姐,天气不热啊,难道是你的衣服穿多了。”

    刘揽月自然不能告诉万金宁她的好侄子此时正用手**她,而且她还真有反应了,双腿之间都有一种湿润的感觉,要是说出来,那就太羞人了,万金宁这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都会认为刘揽月是个YD的女人,毕竟未曾经历过床弟之事的人是无法想象这种事情的美妙的。

    所以,深受向天的大手“折磨”的她也只能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刚才被咖啡烫了一下,所以脸红。”

    万金宁虽然也很聪明,但是却很懒,智商不低,动脑筋的时候却不多,刘揽月的这种蹩脚的理由竟然没惹得万金宁怀疑,不然万金宁至少知道刘揽月的咖啡里是加了冰糖的,而且做了有一会了,根本不会太烫。

    刘揽月是在解脱不了向天的大手,干脆身子一仰,整个人都落入了向天的怀抱,这个在万金宁看来,两个人是在玩亲密,在当今社会,这似乎是再正常的事情,一些跟在她身后一起玩的小青年之中就有不少对男女朋友,年纪比向天还要小些,但是做出的动作幅度要比两人大的多了,向天两人还算是守旧的了,算是温馨版的,就算是狂暴版的她就见过。

    至于其他人,那就更不会将目光看向两人了,咖啡厅算是上流场所,孕育着高雅,但是真正踏足上流场所的人都知道,越上流的地方就越下流,越是高档不凡,堂而皇之的场所孕育的肮脏yin靡,说不定就在这咖啡馆的某一个角落,正有一对男女正关上了位置上的挡板,坐着某些男女配合,灵欲结合的事情呢,在这种高雅的地方做这种事情,反倒是有着一种刺激的感觉,只不过声音比较压抑而已,毕竟怎么着都需要个门面,做的人自己也都注意。

    所以,向天两人的姿势咖啡馆的人也都是司空见惯了。

    刘揽月倚靠在向天的身上,感受着身边男子的温度,嗅着男子身上散发出的阳刚气息,在向天的耳边轻轻低语:“向天,好了,不要逗我了好不,我知道错了,恩。”

    说到这里,她低头恩了一声,却是感到向天不规矩的大手却已经隔着她的牛仔裤探入了她的臀缝了,但是却没有深入臀缝,只是用手在臀缝的边缘摩挲着,刘揽月本身就穿着紧身的牛仔裤,将原本就纤细修长的双腿包裹住,衬托的更加健美挺拔,而原本就极度俏丽的臀部隔着牛仔裤被向天这样的抚摸,而且抚摸的部位还是最柔嫩敏感的臀缝,刘揽月顿时感到心里如同一万只蚂蚁在心里爬着。

    “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向天轻轻的含住了刘揽月白净无暇的柔嫩耳垂,轻轻的吻了一口,轻轻的说道。

    刘揽月顿时如同电击一般,整个身体都颤抖了一下,再加上臀部受到的侵袭,她哪里还敢不服软啊,连忙求饶,说道:“好老公,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取消你,不该啊。”

    向天所求的也只是刘揽月的一句妥协而已,这种程度的调戏不但不会伤及两人的感情,而且还会令得两人的感情升温,男女朋友在一起,本身就最忌千篇一律的生活,这种生活单调,乏味,很多早期感情很好的夫妻就是因为生活太枯燥,找不到往日的漏*点才会分手,而婚外恋也大多是因为生活枯燥,男方或者是女方没有刺激的感觉,因为物质的虽然也有,却大多不是根本原因。

    感受到向天那带有魔力的双手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臀部,刘揽月却感到有一种不舍的感觉笼罩在了心头,回忆了一下,虽然向天的逗弄令得自己有些受不了,但是这种感觉却还是令得自己有些迷恋,似乎有一种食髓知味的感觉。

    她幽怨的看了向天一眼,也不直起身子,依旧依偎在向天的怀抱里,而美人在怀的感觉向天也极其享受,而且这个美人还是自己的爱人,向天自然不会将其推开,这是一种傻子才做的行为。

    怀中暖玉温香,心中爱意滋生,这种滋味可真是逍遥啊。

    旁边的万金宁看着他们两人这样子,也有些羡慕,人生有个伴侣,相互之间有个倚靠,坐看风云变幻,风起风落,云卷云舒,即便是世界末日,天地崩塌,也能慷慨赴死,这,无论是谁都要羡慕的。

    她咳嗽了一声,说道:“你们就不要你侬我侬的了,没看到有个大活人在这里吗。”

    说完,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并且翘起了二郎腿,很是爷们的弹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要是一般人还真不敢相信这位就是当今的省委书记家的二小姐。

    向天看她这般模样,正要取笑她,却听到窗外传出一声惊呼之声,他反应极快,在声音传来的那一刻便将念力发散了出去,但下一刻,他却“看“到了血腥的一幕

章节目录

远看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云中山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中山林并收藏远看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