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洲。.市委大礼堂后面的休息室。曾思涛和几位市里的渊卫和宁东省省委组织部部长赖明义在那里谈着话,一会,晋州市领导干部大会即将举行。会上将宣布他出任晋州市委记。

曾思涛几天前还在楚汉主持常委会,研究楚汉市一些虽待解决的岗个的人事问题,可到京城后,不要说回楚汉交代一声,就是到医院看望王老爷子也是匆匆忙忙的,甚至连和王樟霞亲热的时间都没有,和相关的领导谈完话,他就在中组部官员的陪同下到了宁东。

蒋怡贵从晋州调走,这没有人太意外,毕竟蒋怡贵的处境在那里摆着的,但是他曾思涛被空降晋州,先是出人意料,宁东和林江政坛都感到非常突然。不但他们感到突然,连曾思涛都感到非常突然。恐怕除中组部外,大概没有几个人能猜到;其次是度奇快,有点迅雷不及掩耳的感觉,从他到京城中组部谈话到调任晋州市委记,相隔不过三四天。

曾思涛不由想起回京的那晚上,当晚回到京城之后,虽然时间有些晚,但是王西北依然还在等着他。

坐定之后,曾思涛说道:“我在回来的路上想了想,觉得还是继续在楚汉为好,一来楚汉基本上我已经理顺了,二来楚汉刚刚经历了年庚文和李立中的事情,也需要稳定人心。可上面怎么着急把我调走?”

王西北答非所问的说道:“蒋怡贵到楚汉的事情已经定了

“怎么这么着急,春节都等不及了?。

王西北点点头,说道:”晋州那边形势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候,蒋怡贵不走,恐怕连盛怀德都可能坐到火山口上,春节虽然是不上班,但是有些东西蔓延得会更快,正是因为这个,才急着把蒋怡贵给调走

曾思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蒋怡贵从荐州走得很狼狈,到了楚汉肯定想要挽回面子和声誉。可能会在很多事情上不好相处,上面有意让我动一动,是不是处于这个考虑?”

“这可能是一吓原因,但是不是主要原因,而且你去晋州的事情上面已经决定了,估计也就是这几天到晋州去上任。”

“我去晋州也定了?”曾思涛微微有些口乞惊,在他想来,王西北是肯定不会赞同他去晋州趟浑水的,这怎么就已经定下来了?曾思涛呆了一呆,好一会才问道:“我在楚汉好歹还有点根基,做记都有些不合适,这到晋州做记肯定就更不合适了

曾思涛想了一会,迟疑了一下问道:”楚汉各项展刚刚方兴未艾,人心思稳,经不起折腾,晋州的稳定重要,难道楚汉的稳定就不重要了?。

“楚汉的稳定当然重要,这一点,中央是肯定考虑到了的。你调离楚汉,难道楚汉就会不稳?楚汉眼下的局面不错,蒋怡贵要是连楚汉都摆不平,那他也白当这么多年的干部了。再说你说的楚汉方兴未艾,进一步展的雏形已经显现,高层自然也是看到的,这样的事情上面自然会告知蒋怡贵怎么做,即使不告知,蒋怡贵也知道该怎么做:萧规曹随,只等摘果子就是。这样你是种瓜得瓜,因为你调任晋州记是肯定升了,蒋怡贵是你栽树他乘凉,也落下了好处,他有必要把你的大方向作调整吗?最多是玩点化活和数字游戏”

曾思涛也不是不知道这些道理,他是听之前王西北的那番中央序列的说法,觉得现在有些冒进小还想沉淀一下再说。他也没看出现去不去晋州王西北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所以问道:“难道就不能推掉吗?毕竟我的资历还是浅了一些

王西北微微揉了揉头说道:“这不想求富贵,富贵却找上门,中组部部长提名,高层一下就达成共识,然后才给我说这事,我本来也想推掉,可木已成舟,怎么推?推不掉,也只有顺水推舟了。至于你的资历问题,除了年轻一些,不算浅吧,也是一步步的走过来的,地级市的市委记做过,这是一个最好的历练,副省级城市的市长做过,特别是做过地市级的市委记,有这两步,当市委记也算是水到渠成,你仅仅不是中央候补委员而已,既然上面一直看好你,只要你在晋州能正常挥,我想中央候补委员也是水到渠成的。”

高层达成了一致共识?既然是上面已经达成共识,那推掉确实有些不知好歹,这推掉确实是不大合适。

从外地“空降”干部到晋州,中央是继续往晋州“掺沙子”还有,“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的深意,这曾思涛很能理解,只是曾思涛纳闷得是,像晋州那样的地方,怎么也该派一个德高望重,深乎众望的人去掌舵啊,怎么就找上了他呢,还火急火燎的这么快就下了决心。

曾思涛也对自己的这样的心态感到有些好笑:人家是们减脑袋想要进步,听说有进步的机会,都会高兴死,他却是为进步皱着眉头,要是外人听说了,一定认为他这是矫情,”

王西北皱了皱眉头:“但是晋“旧删面确实也比较复杂。这也是我所担心的。上面之所以赞公蕊也让你到晋州,是晋州政坛人心惶惶,暗流涌动,若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后遗症会很严重,故有需要及早稳住大局,尤其是尽快委任新记长的合适人选,稳住大局。而你年轻,就很难避免宁东省里有人不会因此轻视你,晋州市里有人不听招呼,这样上面有人有人怠慢,市里有人肘擎,那要开展工作就很困难。这是你所面临的最不利的因素。但是你也有一个很有利的因素,那就是盛怀德和劳利学这两个人,只要你站好位置,这两个人一定会支持你,至少不会压制你。”

曾思涛虽然脑海里有那么一些想法,只是这些想法有些模糊零碎,王西北一讲之后,这些都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盛怀德和劳利学一定会想办法拉拢他,只要他左右逢源,事情就变得好办,只要省里面没有压力,在市里这个层面其实解决起来就相对容易。看来王西北是一直关注着一些地方的形势,不然不会这样如数家珍一般娓娓道来,曾思涛知道王西北肯定还有话要说,静静的等待着。

王西北喝了一口水,把杯子搁在茶几上才说道:

“我想如果策略运用得当,善于把一团乱麻理顺,其实晋州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毕竟你已经经历了很多这样的考验,有了一定的经验,既要依靠经验,但是更要根据实际情况,随机应变。我想你去晋州也是能有所作为的。”

王西北轻轻的敲着茶几,思索了一会说道:

“调你去晋州,我想中央可能又这么几层考虑,一是晋州是经济大市,但是伴随着晋州近年来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的浪潮,晋州本来鼻望“腾笼换鸟”实际上笼子腾出来了,鸟却没有引进来。一些企业先后迁出晋州,选择到西部城市展。企业外迁不仅影响晋州本地经济展,更使得产业存在空心化的隐忧。

晋州产业展需要新鲜血液补充,应当适当借鉴一些其他优秀的经验。需要一个在经济上有建树的人,你在楚汉这两年不但在经济上有所建树,虽然很多只是个雏形,但是冲这个雏形,能够看出未来的展趋势,前景是非常好的,加上你任职过的地方,经济几乎都上升了一个台阶,在这方面,上层对你印象深刻,特别是你能植根于现实、适时适地求新求变的创新思维。**挥积极的主导作用,通过制定明确展规划和展战略来引导投资者进入的模式。这与当前晋州的展尤为契合。这是其一,其二恐怕也和你在楚汉的工作有关系,楚汉之前的形势和晋州很类似,这两年你在楚汉的表现除了在经济上有所建树之外,有大局感,讲规矩,不管是经济上还是位置上,没有乱伸手,总体的表现是合格的。这恐怕是最最要的原因。

其三:就是上面的人平衡的一个结果。这两派的人谁坐上晋州市委记的位置或者市长的位置,那都是攻击的目标,这样你来我往,最终遭殃的是晋州。从这点上考虑,这就需要一个缓冲地带,需要一个缓冲的人,这个人,必须要有一定的背景,让双方都不敢轻易下手。综合这些因素,也许上面觉得你是合适的人选。”

王西北想了一下说道:“近期晋州屡出问题,你上任之后面临的挑战不少。特别是宁东、晋州政坛“藏龙卧虎”水深远非林江楚汉可比,有着众多利益集团,既有本地势力,也不乏与京城权贵息息相关的利益勾连。处理不慎,势必产生连锁反应。如果低估利益集团的势力,后果不堪设想。这方面一定要慎之又慎。到晋州之后,低调、务实,先管自己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在到晋州之前,曾思涛在宁溪见到了宁东省的主要领导省委记盛怀德、省长劳利学,分管党群的副记唐新年、组织部长赖明义等人。

这个时候这些人不过是讲讲例行的话,绝对是一团和气的。根本就弄不出什么事情来。而晋州的这些副记、常委、副市长也同样如此,自然都是空话套话,大家都互相审视着对方。就比如说看着温文儒雅一副学者模样的市长石东升,在蒋怡贵被赶走的这件事中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出了多大的力等等,曾思涛有一些这方面的消息,但是基本上是道听途说。而道听途说的东西有时候和真实的情况相差甚远。这些东西都得等他慢慢熟悉,慢慢了解。

慎之又慎啊,曾思涛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明义部长、思涛记,时间差不多了,是不是开始?”

曾思涛看着是在听赖明义谈话,实际是一心二用,在想着心事,直到主持干部大会的晋州市市长石东升征求意见的时候,他才从回过神来。

曾思涛看着赖明义,的明义点点头,一行人鱼贯而出,走入了会场”

会上,省委组织部部长赖明义宣布了中央和省委关于晋州市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变动的决定:中央批准,曾思涛同志任宁东省委币。省委决宝曾思涛同志任中其晋州市委委员、常委、口删;原晋州市委记蒋怡贵同志已另有任用。

赖明义在会上表了讲话:曾思涛到晋州任职,是中央从全国和晋州工作的大局出,充分考虑到晋州市的特殊地位和领导班子建设实际,认真研究做出的决定,充分体现了中央和广东省对晋州工作的高度重视。并对其表示在晋州展开工作表示信任。

曾思涛具有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知识面宽、视野开阔,富有改革创新精神,熟悉经济工作,组织领导能力强,工作实绩突出。领导经验丰富,处事沉稳派,考虑问题全面,驾驻全局能力强,公道正派,作风务实。

曾思涛本人保持了一贯的平实低调的作风。在会上的讲话很简短,表示在今后工作中,要高举旗帜,坚定信念,坚决贯彻中央的大政方针和省委、省**的决策部署,政治上保持坚定性,工作上增强全局性、前瞻性和连续性,不断提高市委统揽全局、协调各方的能力和水平;要情系百姓、执政为民,时刻把人民群众的需求作为决策的第一信号,时刻把人民群众的幸福作为工作的第一任务,时刻把人民群众的评价作为解决问题的标准,做到权为民用、利为民谋;以身作则,清正廉洁,带头执行好廉政建设的各项规定,不搞特殊化,管好自己的家属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作为市委记,在今后工作中,一定自觉接受市委常委会和全体委员的监督,自觉接受全市广大人民的监督”

开完常委会,接下来就是熟悉情况,曾思涛也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没一会,市委秘长姜玉奎敲门进来,姜立杂五十多岁,大概长年伏案工作的缘故,腰显得有点弧度,一个大背头,上着蜡之类的东西,戴着金边眼镜,猛一看,还真让人以为他是大学教授。

姜玉望向他汇报了市委的一些大致情况后,又将几份人员名单呈给他。曾思涛翻了翻,是市委办公厅秘处的一些秘的资料。

新到一地,秘和司机总是要配备的。从曾思涛的内心讲,他并不想在这秘处选秘,这些秘曾思涛在市委里面转一圈的时候,都见过,都是在机关混了多年的,已经变得很圆滑,很油了,符合他期望的,至少他没有看出来。他倒是想把王玉林调过来,只是这只能是想一下罢了。现在可能性不大。

现在不像以前,多年以前,领导无论走到哪里,要带走的人一般是秘、司机。领导秘的地位非常之高。正因为如此,领导秘便成了二号长,往往瞒着长干了很多事,惹下很多麻烦。中央因此规定,领导调职,一般情况下不准再带秘、司机,甚至连其他人员,都不准带走。

司机这事好办一些,只要人嘴巴严,不乱来就行,秘就比较让人头痛了。秘主要有两种,一是工作秘,一是生活秘。一般来说,县级以下,是不配专职秘的,所以,县级秘,主要是工作秘,或者叫文字秘,编制在办公室,主要工作,是替领导写文字材料。市级以上,开始有了专职秘,这个专职秘,实际就是生活秘,主要负责给领导提包,安排领导的相关活动等事宜,当然这样的秘也必须要有很深厚的文字功底,作为专职秘,这是基本要求,至于比较重要的文件材料上的事情,基本上是有一个写作班子负责。

曾思涛很清楚,到了他现在的个置就有些高处不胜寒了,到了这介。位置,实际上很容易被隔断,下面的人,都想让领导听到自己想让领导听的声音,看到领导想看到的东西,却阻止领导听到不想让领导听到的声音或不想看到的东西。

但是,作为领导又必须听到各种声音,尤其是希望听到的声音。这种声音从何而来?通常情况下,做领导的都会有自己特殊的消息来源,有时候甚至会有意安排一些人,专门去听各种各样的声音,以便及时向领导汇报。

而秘作为经常跟在领导身边的人,往往是领导最大的信息源,是领导是最便捷也最惯用的通道。而官场所有人都深知这一点,他们想领导听到什么声音,更多的时候不是直接传达给领导,而是想方设法打动秘,然后通过秘传给领导。

而通过这样比较信任的人传递信息,更增加了可信度,更容易影响领导。因此,在挑选秘的时候,秘绝对不能听到风便是雨,要有很强的判断力,每听到一件事,要努力去调查取证,利用各种方法落实,还要明白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

秘的选择很重要,如果稍微不注意,就会变得成聋子瞎子。特别是他现在在晋州虽然说不上两眼一抹黑,需要一个可以做他的眼睛和耳朵的非常得力的秘,除了姜玉望在张罗着,这方面实际上另外有人在帮他物色。h

第八卷晋州风云第一章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网文字更新最快……】@!!

章节目录

宦海逐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言无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无休并收藏宦海逐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