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有的人甚至产生了这样一种想法:韩星干的这事,好像有点傻。

显然,如果他不把这些材料公布出来,那么,在海洲,他的能量,绝对可以和许有为并驾齐驱,甚至可以轻易地把许有为也架空。可现在,他这么干,兴许会得到一点虚名,却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收获,这是从现实的角度考虑的。

如果从长远的角度考虑,也就是考虑到未来的发展,道理也很简单,韩星作为一个新任的领导干部,要想再提拔总要有个过程,他刚刚做了副厅级,再提一级,到正厅级,按组织条例要到两年以后。计划不如变化快,现在有点政绩,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两年后再考核的时候,组织会更注重他当年的成绩而不是历史。所以,如果是为了以后的仕途考虑,最好的办法是放长线钓大鱼,慢慢来。

韩星现在就像一个富翁,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在倾刻间把所有的钱花得干干净净,一贫如洗。花钱,比挣钱容易得多,积累政绩也是一样。这方面,大家都有心得,他们未必比韩星会挣,却都感觉韩星不会花。当然,也不能绝对排除韩星像他们所想的那样,先抛出一部分,搞个开门红,然后,到关键的时候再抛出一部分,可大家很清楚,这不可能,海洲共计也就有四百多名的副处级以上干部,他一次就办了五分之一,而且,这五分之一的人里面,已经涵盖了大多数大家所了解的要害部门领导和实权部门人物。

大家都是领导干部,都明白一些常识。一般来说,有几类干部不会贪,或者说不会太贪。第一类是没权的干部。市级机关多如牛毛,名目繁多,什么残联、老龄办,这些单位过日子都靠化缘,把全单位所有的钱都贪了也没多少;第二类是年轻干部,像韩星和魏昊这样的,倒不是说年轻人没贪念,而是他们大多在政治上有追求、有报负,不会轻易被一些不当利益所动;第三类是新提拔的干部,凡事总有一个过程,腐化也是一样,总不能一上任就大捞特捞吧。海洲市委刚刚换届,新干部年轻干部数量很多,再除去没有权的,剩下的本就不多,如果说,韩星还能再办一批这样份量的人物,那就真的像罗贤明所说的那样了,海洲,就是一个贪官的温床,镇海县里没好人了。这应该不可能。

“各位,也许按世俗的观点不大想得通,我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说老实话,我不想发财,如果想,我可以到南非的炎黄集团去做个职务,我妹妹是董事长,五十亿美金是她的,我拿不到,但千八百万的工资应该不成问题吧;我也不想升官,否则,我不会放弃在中纪委工作的机会到海洲来,即便来了,也不会甘心做七年的宣传部长;我更不想出名,如果想出名,我就不会换身份了,即便是我在海洲办了这么大的案子,也未必就能给我再换来了一个‘反腐卫士’的荣誉称号。”

韩星在侃侃而谈。随着他表达的越发深入,大家也越来越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难以捉摸,是啊,他不图名,不图利,不为权,这都是事实所证明的事。人活着,总得有个追求吗,这个韩星,他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证明自己有多清高,没有这个必要,我只是想跟大家说几句心里话。海洲,是个很美丽的地方,而且,也是一个有着无限发展潜力的地方,凭海洲现在的条件和发展势头,我们可以预见,十年之后,它有可能赶上现在的大连、青岛、宁州甚至是深圳,成全东部沿海的又一个投资热点、商贸重镇、旅游名城。我在海洲生活了七年,对这个地方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这种感情,甚至带着一种感恩和欠疚。七年来,海洲市给了我平均每年五万的工资,给了我良好的生活待遇;海洲给了我妹妹最好的医疗条件,而且,我妹妹也终于在海洲得到康复,可是,我为海洲做过什么没有?没有,在海洲,七年来,我一直在索取,却没有给海洲一丁点的回报,这对海洲不公平。”

韩星的声音有点哽咽:“海洲人是善良,宽容的,他们并没有因此而鄙视我、唾弃我,反而更加信任我,选我做海洲的纪委书记。如果我还和以前一样,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我良心不安,我自己都会鄙视自己。现在的海洲,在我的眼里,就像一个处在青春期的孩子,如果他健康成长,那么,他很快就可以成长为一个充满力量的巨人,可是,他的肌体里,现在有寄生虫,这些寄生虫正在喝他的血,吸他的骨髓,长此以往,这个孩子会毁在这此寄生虫手里。我们纪检部门,就象是一个医生,我们要帮海洲除掉这些寄生虫,保证海洲茁壮成长,特别是在我发现了这些寄生虫以后,如果我不除掉他,那我就对不起海洲两百万人民、十二万党员对我的信任,我的良心就会受谴责。这就是我想告诉大家的答案,我这样做,仅仅是想让自己的良心安稳一点,很简单。谢谢。”

会场沉默了,其实,韩星是在回答大家经常要回答的的问题,当官是什么?大家的回答往往是豪气干云、豪情满怀的,为了党,为了人民,为了国家,为了事业,这是,这样的豪言壮语究竟有几分是真的,说的人知道,听的人也知道;韩星今天给了一个答案,仅仅是为了良心,这样的话法,也许有点上不了台面,但是,它比起那些上得了台面的话多了一分真诚,原本应该是最基本的,现在却变得很难得。

多年前,朱总理给全国的财务人员题了四个字:不做假账;

今天,韩星用自己的行动给海洲的公务员题了四个字:要说真话。

两天过去了。

这两天,海军营房的办案点很忙,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在一刻不停地运转着,一个接一个的案子被突破,一个又一个贪官被批捕起诉,同时又有一批新的官员被牵涉进来。以处级为心,向两头延伸,乡科级的,区管干部由各区纪委自行查处,市直机关的由单位纪委、监察室查处。但是,没有人敢懈怠,没有人敢徇私情,现在的形势,明朗得很。还有就是海洲案里面牵涉到的省直机关和在海洲工作过的副厅级以上干部,韩星很简单,把证据查清以后,整理好直接上报省纪委。

宣传部也很忙。大报小报记者云集海洲,宣传部负责统一接待。不过,许有为和韩星达成了共识,对这些记者,不再搞什么宣传部统一扎口,根据以往的经验,扎也扎不住,随他们怎么采访,随他们怎么写,没有什么需要藏着掖着的,宣传部管好他们的吃饭睡觉就行了。

组织部更忙。那么多的干部需要免职,包括组织部分管干部工作的副部长,那么多新的干部需要考察任命,组组部门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全部出动,走马灯一般下基层考察干部。这一次,凭实绩用干部落实得非常干脆,非常容易。原因很简单,现在的海洲,正处在风口浪尖上,没有人敢送礼,敢跑官买官;现在的海洲,也是个容易沾麻烦的地方,没有人原意插手海洲的事情,包括在省里中央做干部的海洲人,都没有打电话找海洲领导为自己的亲戚说话。许有为对此很满意,组织部拟提拔的干部,都是群众公认的年轻有为的业务骨干,海洲的处级干部的平均年龄,这一次降低了两岁。

许有为每天都和韩星通电话,一方面询问他这边的情况,另一方面,也给他透露一些外部的消息。据说,省纪委也开始忙起来了,不出意外的话,下一步至少有三十名副厅级以上干部要被双规;兄弟市委也有不少领导给他打电话,问海洲这边的情况,甚至有的市委书记直接说,他们也准备参照海洲的模式双规一批,只等海洲这边的影响。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来自中央和省委对海洲事件的直接评价,他们想等等上面的态度。

放下电话,魏昊进来了。“怎么样了?”韩星问。

“还有一个案至今没突破。”魏昊不大兴奋得起来。

“怎么回事?”韩星很奇怪,每个案子都是有证据的,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市海洋渔业局局长徐国华的案子。我们掌握的证据是,徐国华巨额财产来历不明。前年,他们在复旦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区,一次性购买了一整个单元共计十二幢、近八百平米的小套住房对外出租,当时的房价是两万一平米方,共耗资一千五百多万人民币,徐国华辩称,他们家中了体育彩票了,我们觉着这是一个笑话。可是,今天上午,徐国华的爱人送来了他们家两年前的个人所得税税票,的确是中了一注两千万的特等奖,纳税四百万元。”

“那他有没有解释合法收入为什么不申报?”韩星追问。

“解释了,理由是怕树大招风,招致不法分子侵害。”

章节目录

煞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习惯步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惯步行并收藏煞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