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却说高渐离正要上场,雪女终究不放心:“小高,诸葛亮实力非同一般,你要多加小心。”高渐离深情道:“知道了,阿雪,我会赢的。”

    高渐离右手持水寒剑,缓缓上场。一阵清风过处,只见一人,纶巾羽扇,身衣鹤氅,素履皂绦,面如冠玉,唇若抹朱,眉清目朗,身长八尺,飘飘然有神仙之概。

    高渐离施礼道:“在下高渐离,久仰卧龙之名。”孔明微笑:“水寒剑,出自铸剑世家徐家,由徐夫子所铸,十大名剑排名第七。剑如其名,性阴寒,是与排行第二的渊虹相生相克的剑,剑风轻盈灵敏,剑身纤长锋锐,能够发出寒气甚至结冰,是一把美观而实用的名剑。我今日能与持有这样一把剑的高手过招,着实高兴呢!”高渐离道:“卧龙先生初出茅庐不到一年便已名满天下,今日有幸与先生切磋,在下也倍感荣幸。”

    两人寒暄几句后,便正式交手。交手前,高渐离心下存疑:“先生为何不带兵器?”孔明挥了挥手中的羽扇:“这便是在下的兵器。”六指黑侠道:“据说诸葛亮的妻子徐惠用上古四方神兽之一——朱雀的羽毛做了一把扇子,再用女娲石的净化灵力把红色的羽毛变成了白色,为的就是让诸葛亮发挥自身的优势,不被朱雀本身的力量所牵制。”

    高渐离手持水寒剑,眼光一闪,迅速向孔明攻来。孔明从容淡定,把朱雀羽扇横放胸前。“铛”地一声,朱雀羽扇与水寒剑正面交锋。高渐离暗揣:这把羽扇,看上去柔软无力,却不曾想能挡住水寒之力,此人的内功修为不容小觑,我得小心了。

    高渐离见孔明精力在水寒剑上,干脆放开剑,纵身一跃,翻到孔明身后,对着孔明就是一脚,孔明见状,腾出左手,顺势挡下,又趁机弹开水寒剑。高渐离顺手收回剑,落在地上。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动作,但是众人都看得心惊胆战。徐惠道:“想不到,高渐离的实力也如此强悍。”梦雪道:“看他文质彬彬的,没想到这么厉害。”

    正当众人担心时,唯独晓梦胸有成竹:“高渐离的水寒剑是以轻巧迅疾见长。刚才那个回合,高渐离虽然速度上似乎比孔明略胜一筹,不过,在内力上,孔明可是比他要浑厚得多。只要孔明愿意,把轩辕剑拿出来,结果一下子就分明了。”

    正在议论间,场上的两人已经交手了十余合,不分胜败。孔明暗思:高渐离的内力不如我,但是他的灵活度在我之上。我要想赢他,就必须用内力出招。但是他瞬间就可以挡住我的出手,根本没有机会。高渐离亦自思:诸葛亮的内力,足可以匹敌巨子,若斗内力,我肯定不是对手。不过,他的速度似乎比不上我,只要我能及时限制他的出手,那他迟早都会输。

    两人又互斗了几十合,依旧难分胜负。一方面,孔明想出招却屡屡被制住,另一方面,高渐离想要压倒孔明,内力却不足以支持,双方便势均力敌,一直僵持。

    孔明酣斗间,忽然思得一计。只见他让羽扇离手,向高渐离飞去。高渐离本能用水寒剑抵挡,孔明却趁机越到空中,接过羽扇,施展出“羽翼散射。”高渐离大惊:不好!

    孔明手中的羽扇分成了片片羽毛,每一片羽毛看似轻盈,却锋利如剑。孔明集中内力,把它们向外散发出去。刹那间,洁白的羽毛漫天盖地向高渐离扑来。徐惠喜上眉梢:“太好了,孔明的‘羽翼散射’是全方位进攻的招数,高渐离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完全避开的。”晓梦却打断道:“避不开却不代表不能抵挡。”

    果不其然,高渐离面对如此危机,泰然自若,双眼闭合,手中的水寒剑寒气渐露……雪女道:“来了,易水寒!”

    孔明眉头紧锁:传说中的易水寒吗?徐惠道:“易水寒是用水寒剑使出的独特剑法。舍弃防守的极端招数,这世上最危险的东西,不止会伤别人,还会伤自己。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剑上,发挥出最完全、全方位的攻击。正好破解‘羽翼散射’。”一旁的晓梦却又神秘一笑:“易水寒都出来了,高渐离必输无疑了。”

    高渐离把水寒剑插在地上,从水寒剑上滋生的剑气竟然使整个大地结冰。一根根冰锥破地而出,正好与孔明的羽翼散射相抗衡。

    徐惠慌问晓梦:“晓梦,这也叫必输无疑?”晓梦目视她一眼:“徐姐姐,看来一到感情问题上,连你也会乱了心神。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此话当真准确。”徐惠急了:“到底怎样,你别卖关子了。”晓梦道:“高渐离的内力不如孔明,易水寒一出,基本上已经将高渐离的内力消耗殆尽,此时若孔明拿出轩辕剑,想要获胜还不是易如反掌?”徐惠脸一红:“对……对哦。”晓梦道:“你们啊,就是被那些不知所云的东西遮住了双眼,导致什么都看不到了。”徐惠道:“是啊,世人确实被很多虚无的东西挡住了双眼,然而,又有几人能像你一样,真正超脱呢?”

    晓梦浅浅一笑,不再答话。而场上的情况也正如晓梦所说,高渐离由于使出了全力的易水寒,内力已渐渐不支。孔明在半空中,心中思虑:高渐离内力已差不多到极限,此时我若使用轩辕剑,他就输定了。虽然不忍心,但为了本该属于我们的东西,只能这样了。

    孔明心下一定,毅然调动内力抽出轩辕剑。轩辕剑一出鞘,金色的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天地。孔明凝聚内力,双手挥动轩辕剑,往下就是一砍。伴随着强大的黄金剑气,水寒剑所制造的寒冰尽数碎裂。高渐离由于内力消耗过多,再也无法抵挡。

    孔明收剑落地,拱手道:“承让了。”高渐离起身道:“今日有幸一见轩辕剑,果然不同凡响。”“行了,输了的人就赶紧下去,别碍着场地。”两人顺声望去,却是百草堂堂主断草。

    孔明正要争辩,高渐离抢先道:“今日是以对手相见,他日若再重逢,愿与君朋友相称。”言罢,收起水寒剑,依然是那谦谦君子的神态,缓缓下场。走到断草身边时,高渐离瞥了他一眼,笑了一声。

    孔明安然无恙,徐惠激动极了:“孔明,没事吧。”孔明抚了抚妻子的脸:“没事,放心。”断草却在场上大叫:“我说你们俩,腻歪什么,老子的对手呢?”

    徐惠愤恨地看着断草:“好大的口气,看我怎么收拾你。”“这样的货色,哪用得着徐姐姐出手。”

    徐惠回头,原来是王语嫣。语嫣道:“徐姐姐,我去把他收拾掉。”

    语嫣凌空跳起,飞跃上场。断草蔑视道:“怎么,你们阵营都没人了是吧,一个黄毛小丫头,也敢来与我为敌。”语嫣笑道:“先说明几点:第一,我的头发是黑色的,不是黄色的;第二,我已经年过二十,不是什么小丫头;第三,我们阵营人多得很,不过我们有规矩,对付不同的人就派不同的人去。我是最弱的那个,所以就被派上场了。”断草瞅着语嫣,一副不怀好意地淫笑:“我发现你这小丫头长得还真不错……前些天我手下的人给我带了个人回来,没你漂亮就算了,床上功夫还不怎么样,三两下就被我弄死了。我看你应该还行,要不考虑考虑做我的压寨夫人怎么样?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语嫣怒火中烧:“世上竟会有你这样不知羞耻的家伙,百草堂竟然会让你当堂主?真是瞎了眼。今天我就替天行道,灭了你这个人渣。”话没说完,便一巴掌往断草脸上打去,不曾想却被断草左手抓住:“哎哟,这小手白嫩光滑,看来不错啊!”

    语嫣正想挣脱,却又被断草右手一绕,整个人竟被他抱入了怀中。语嫣挣扎道:“你放开我……”断草却一副沉醉其中的模样:“好清新的茉莉花香,今日若不能跟你共度良宵,真是浪费啊!”

    语嫣忍无可忍,对着断草的肚子就是一脚。断草似乎没想到语嫣会来这招,猝不及防,疼得他松开了手,语嫣趁机脱离。断草伸了伸舌头:“不错不错,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带点辣的……”语嫣骂道:“先看看你今天还有没有命吧!”

    两人拳脚之间你来我往,不相上下。少司命道:“语嫣的攻击不但快速,而且准确,可那断草看似毫无章法的步伐和抵挡却总能避开。”若雪道:“我曾听说,百草堂堂主的独门绝技便是像草一般坚韧的武功技巧,而且自我修复能力相当强大,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不知不觉间已过去一百余合,断草丝毫不乱,语嫣却渐渐体力不支。断草笑道:“小丫头,看来体力不够充足啊,应当是缺少了运动。”语嫣大骂:“你再说这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乱世殇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无情阡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情阡陌并收藏乱世殇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