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女人的直觉是很灵敏的,这话一点都不假。

    自从昨天在乐素家喝醉了之后,欧阳一整天都是魂不守舍的,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下午上火车时。可见这件事给他带来的震撼有多大。

    伊妮见欧阳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就嘟囔了一句:“昨晚到哪里鬼混去了,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的事情?”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句话,差点把欧阳吓死。虽说是差点,但也离死不远了。因为欧阳好死不活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是啊,是啊,昨天去找小姐了。”

    刚说完,欧阳就领教了伊妮新创的绝世武功——三路十八扭。所谓三路,就是上路:肩膀、胳膊;中路:腹部,腰部;下路:大腿。此时伊妮用的是第一招——扭转乾坤。就是用两根手指,将欧阳的肩膀上的肉旋转了180度,巧合的是,她攻击的部位,刚好是早上乐素咬过的地方。这次第,怎一个痛字了得。如果要加一点听者效果的话,那就是:

    “啊!!!~~~~我不敢啦!!!~~~~~饶命啊!!!!~~~~~”这是意大利男高音。尤其是那个啊,飚到了高音的7。

    “哼,叫你小子不老实!我还拧!”

    同节车厢的人看到了这一场景,年长的摇了摇头,年青的还在一旁幸灾乐祸,就是没有一个人出来劝架。也对,清官难断家务事啊。更何况,小两口是在打亲骂俏呢!

    闹完之后,伊妮随口问了句:“怎么乐素今天没来送你?”

    欧阳一听到乐素两个字,心里暗道糟了,自己忘了一件大事了。赶紧掏出在杭州新买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到乐素家,没人接。CALL她的手机,又是关机。只好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跟她商量,关系到十三鹰的发展,所以叫她收到短信时,第一时间回个电话。

    当列车到达金华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坐了五个多小时的火车,伊妮有点困起来了,于是就叫欧阳讲笑话给她听。欧阳绞尽脑汁,就是想不出一个像样的笑话,于是叫伊妮先讲一个。

    伊妮撇了撇嘴,道一声:“真没劲!”不过她也想起了前几天在QQ上碰到一个陌生男子讲一个故事,虽然是米色,有点黄的,但她还是讲了出来。故事是这样的:

    一个瞎子背着一个瘸子,经过一座桥,瘸子看见桥底下有一个人在洗澡,瘸子就问瞎子:“桥下洗澡的人是男是女?”瞎子就回答说:“是女的。”问题出来了,瞎子为什么会知道桥下洗澡的人是女的呢?

    这个故事欧阳以前在论坛看过,也知道答案,但是答案是限制级的,再加上联想到早上和乐素在床上的情景,所以不禁一阵脸红。

    伊妮见状,就猜到欧阳肯定知道答案。心道:“还真是难得,平时脸皮厚得导弹都打不穿,现在居然脸红了。”于是就催了一句:“你说这是为什么呀?”

    “这个,你知道,还问我干嘛。”

    “我不知道啊,我只听说了这个故事,可那个人没告诉我答案。”这倒是实话,伊妮的确是不知道。

    “谁告诉你这个故事的。”

    “网友。”

    “哦,那你去问他吧。”欧阳把包袱扔给了那个网友。

    “可我现在想知道,你说不说!!”欧阳一看,伊妮又要使出那套“三路十八扭”,赶紧求饶:“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哼!早点说就不用受苦了嘛!”说完还是扭了欧阳一下,以示惩戒。

    欧阳凑到伊妮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这个答案有点黄,你叫我怎么说。”

    伊妮一听,也不禁脸红了,看了看旁边的乘客,一个个都在睡觉,没有注意她们,才松了一口气,于是她装作不在乎地说:“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这个,哎呀,你叫我怎么说啊,这么多人。”

    “那就打字吧。”伊妮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好,那我说了,你可不许打我。”

    “少罗嗦,快打!”伊妮有点不耐烦了。

    过了一会儿,欧阳把手机递给了伊妮。伊妮一看,上面写着这么几行字:

    瞎子对瘸子说:“你的小鸡鸡顶着我的背了。”

    伊妮一看,顿时满脸通红。赶紧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骂了欧阳一句:“下流!”又使出了“三路十八扭”。不过这次是“双管齐下”,只攻欧阳的上路和中路,让欧阳防不胜防。

    也许是打累了,也许是车厢太热了。不一会儿,伊妮便感觉有点热。于是就脱下了外套,折好后垫在欧阳的肩膀上,然后靠了上去,想美美地睡上一觉。

    欧阳问:“干嘛要垫上衣服,我的肩膀不安全吗?”

    “哎呀,男女授受不亲嘛!”

    欧阳绝倒!!!~~

    打个广告:自荐小弟我的新书——《好久不贱》,希望大家捧场,哈!!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天生我财必有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joda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odas并收藏天生我财必有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