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就好,回来就好。m.乐文移动网”欧阳景天紧紧的拥抱这欧阳雨蝶,他们是亲兄妹,所以感情要比其他人要好。他也曾一度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个皇妹了,他听说他们派了很多人出去抓捕皇妹,还听说皇妹已经中毒了,无药可救了。

    那时候的他们还为此哭了三天三夜,母后还差点为此而丧命,大家都认定了皇妹已经死在外面了,没有想到今天却在这里见到她,看到她还活得好好的,大伙们脸上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臣妾叩见公主”

    “臣叩见公主。”其他人皇贵妃,妃子,皇子,公主都过来给欧阳雨蝶行礼,由于欧阳雨蝶是嫡公主,地位要比其他人高一等,所以他们见到欧阳雨蝶就要行礼。

    “起来吧,你们都不要叫我公主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公主了,我现在是当今的皇后。”欧阳雨蝶扶起他们,顺便把自己如今的身份告诉他们。

    “什么?皇后?孩子啊,你为了救我们,竟然嫁给了那么恶魔?你糊涂啊!”杨玲捶胸跺脚,悲痛万分,为了救自己等人,这个傻孩子竟然牺牲了自己的一生的幸福,糊涂啊!这叫我们这辈子怎么面对她?死后怎么面对先皇?怎么面对列祖列宗?

    “就是啊,皇妹,你不应该这么做啊,如果我们知道你是用这种方式救我们出来的,我们宁愿永远被困在里面,直到老死。”欧阳景天的反应也很激烈。

    “切!你们愿意,我可不愿意,再说了,她救我们也是应该的,如果不是她逃出去了,我们哪里需要受这种罪?还不都是她害的。”一个愤愤不平的声音从一个角落里传出来,众人看去,发现是一个衣衫破旧,蓬头蓬脸,但是神情却是很高傲的女子站在那里一脸不屑的说道。

    这个女子是先帝的皇贵妃水莲,是比较得宠的,地位甚比皇后,原本就与皇后很合不来,与其他人更加是处处针对,偏偏很得皇上欢心,皇后也拿她没有办法。

    “你在这里胡说什么?”欧阳景天愤怒的大吼。这个女人总是见不得别人比她好,总喜欢背后搞鬼,破坏别人的好事,欧阳景天一直都对她很反感。

    “我有胡说吗?本来就是嘛,她救我们不应该吗?难道我们不是因为她逃走了才被关押的吗?她倒好了,自己一个人逃出去了,可我们就惨了,难道当初受到的那些罪你都忘记了吗?”水莲一点都不畏惧欧阳景天的威严和身份,毫不示弱的大声喊道。

    “她也是逼不得已的,而且她不也中毒了,不也差点没命了?”

    “那是她自找的,关我什么事?凭什么我们要替她定罪?如今我们替她受了那么多的罪,她不仅要救我们出去还要赔偿我们的损失。”水莲说得理直气壮,对欧阳雨蝶的救命之恩没有一丝的感激,反而要她赔偿损失。

    “够了!水莲,我们雨蝶牺牲了一辈子的幸福来救我们出去,你不仅不感激还要提这么过分的要求。你这个没良心的狗东西!早该一刀劈了你。”原本温顺的杨玲终于爆发了,啪一声甩了水莲一个耳光。

    “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被打了耳光的水莲发疯似的,张牙舞爪冲向杨玲,势要把她粉碎一样。

    “小心!”

    “母后!”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眼看着杨玲就要被发疯的水莲抓到,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惨叫,“啊!…”众人以为是杨玲的惨叫声,仔细一听才发现不是,那是水莲的惨叫声。

    只见水莲那只想要行凶的手被人反过来弯到后面去,那人一身粉色连衣裙,雪白的皮肤,完全看不到毛孔,精致的脸孔,甚称完美的五官,魔鬼的身材,妖孽的身姿这个绝对是完美的女人。

    那个人就是灵儿,只见她手一翻,就把水莲翻到在地上,痛苦哀嚎,“在我主人的地盘上你也敢撒野?嫌命长是么?要不要我送你上天堂去?”灵儿说话很轻很慢,可是大伙都不由得全身打了个激灵,都一致认为这个女人很恐怖,千万不要去惹她。

    “灵儿姐姐,谢谢你。”看到灵儿过来救下她的母后,欧阳雨蝶提起的心终于都放下了,连忙向灵儿道谢。

    “雨蝶妹妹,你太客气了,这个女人欠调教,就让留在这里做为奴隶吧。”灵儿说完就带着水莲离开了,其他人她看都没有看一眼。

    “哇塞!这个美女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哎!皇妹,她是谁?给你皇兄我介绍介绍。”刚刚欧阳景天看灵儿看呆了,等到她离开了才反应过来,可惜那个时候人家已经走了,不过他知道皇妹认识她那就够了。

    “你少打灵儿姐姐的主意,否则有你好看!”欧阳雨蝶恶狠狠的瞪着欧阳景天。

    “原来她叫灵儿啊?哎哎,她嫁人了没?有没有心仪的男子?你看我合不合适?”欧阳景天不顾皇妹的警告,依然一再追问着。

    “我说了,不要打灵儿姐姐的主意,要不然你会死得很惨的!哥哥,其他的女人,你要谁我都没有意见,就是她你不能对她有想法,一丝想法都不行,听到没有?”欧阳雨蝶对着犯花痴的皇兄大吼,第一次,她是第一次叫他哥哥,希望他能够清醒。

    “为什么?这到底为什么?我就喜欢她,等我以后当上了皇帝,我就封她为后如何?”天真的欧阳景天完全忘记了刚刚他的皇妹还说她如今已经是皇后了,那他还当什么皇帝啊?这不是恩将仇报么?

    “当,当,当,当你个头啊当,我都说了那么多了,你怎么还是不听的?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烦不胜烦的欧阳雨蝶终于发飙了。

    “不,不,不是的,我,我,我只是,只是……”皇妹的突然发飙让欧阳景天一时之间措手不及,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知道她刚刚说道主人是谁么?”

    “不……不知道。”

    “你知道她的身份么?”

    “不知道。”

    “你知道当今的皇上是谁么?”

    “不是…不是那个恶魔么?”

    “狗屁!你知道真正救你们的人是谁么?”

    “不知道啊。”

    “那我就告诉你,我们现在站着的这个地方名叫异空间,在一个名叫乾坤手镯里面。而刚刚那个名叫灵儿的女人就是这个乾坤手镯的器灵,她其实不是人类,而是器灵。而她的主人,也就是乾坤手镯的主人,名叫叶峰,他就是当今的皇上,我的夫君,也是他救你们出来的,他才是我们真正的救命恩人。”

    接下来欧阳雨蝶就把自己如何中毒,昏迷不醒,如何得叶峰所救,又是如何与叶峰并肩作战,如何的与叶峰一起回到皇宫,杀死魔族,夺回皇位,叶峰登基为帝,自己为后,然后又是如何的找到他们。当然欧阳雨蝶隐瞒了自己与叶峰之间的交易,只道是自己与叶峰一见如故,日久生情啥啥的。

    “啊?这么说来,我刚刚……惨了!”欧阳景天悲哀的一屁股坐地上,秃废弄拉着脸。瞧瞧!自己都做了些什么?都说了些什么话?这下可好了,欧阳景天心里无比的悔恨,自己怎么就不好好听听妹妹的话呢?如今都不知道那个叫叶峰的人知道后会怎么样对待自己。

    额,不对!知道后?他知道后有事,那如果他不知道呢?那不就是没事了吗?反正他又不在这里,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个个都不说的话,那他就不会知道了。哈哈哈,看看,我多聪明!欧阳景天心里暗暗得意。

    “雨蝶,那个,哥哥跟你商量个事啊,这个,嗯,就是……”因为叶峰当了皇上,所以如今的他们就已经不是什么皇子公主了,所以在称呼上也要跟着改变。欧阳景天吞吞吐吐了半天,就在欧阳雨蝶等得不耐烦了就要发火的时候,他才把自己的小心思说出来。

    “刚刚的事,你能不能不要告诉皇上,你也知道,我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这么说的,我不是故意,算哥哥求你了,不要告诉他好吗?”欧阳景天低声下气的哀求道。

    “唉!哥哥,不是我不帮你,就算我不说他也是知道的。”欧阳雨蝶很是无奈的说道,她不是不帮啊,她是真的帮不了。

    “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我们个个都不要说,那么他就不会知道了嘛。”

    “唉!哥哥啊,他是这个空间的主人,这里的一切他都是知道的,只要是他想知道的不用你说他都知道的。”

    “啊?这下完了。”欧阳景天哭了,他是彻底的绝望了,他怎么那么倒霉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你自认倒霉吧!谁叫你那么好s,你活该。”欧阳雨蝶也是没有办法。

    “雨蝶,你救救哥哥吧。你不是他的皇后么?你跟他那么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逍遥毒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春蕾香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蕾香宜并收藏逍遥毒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