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月芳菲尽,山中桃花始盛开。

    老君山上,一处专供游人香客休憩的小山亭中,豆蔻年华的美丽少女痴痴望着对面山坡上,那片青山绿水间,如粉色烟霞般的桃花,已然痴了。

    正在亭外喝茶吃点心的妈妈以为自家小姐是看呆了这样的美景,便也不以为意,还扯着路边卖山货的小贩讨价还价,只有亭中贴身伴着少女的丫鬟才知,小姐看的是那桃花树下,正辛勤翻土的少年郎。

    人面桃花相映红。

    丫鬟虽是读书不多,但此时此刻,脑子里却莫名跳出这样一句,然后便再也找不出更加贴切的形容了。

    只那样玉面修容,俊美无俦的俏郎君,为何会洗清凡心,抛下这万丈红尘,甘心穿一身朴素的蓝,做一个道童?

    远远的,似乎后头的道观里有人喊了一声,桃花树下的少年郎应了一声,仍是细心的把最后一棵桃花树下的土松好,这才收起锄头,背起藤筐,往那道观方向,大步而去。

    机灵的丫鬟悄悄问,“要不要去打听下这位小师父的法号?”

    少女分明颇为动心,可到底仍是低叹一声,“回去吧。”

    既是尘世内外的两路人,又怎么可能走到一处?便是知道,也是徒惹相思。

    但是不知,就能不害相思了么?

    豆蔻年华的一颗芳心,比被风儿吹乱的桃花瓣还要纠结,带着万千情丝百转柔肠下山了。

    而回到道观的俏郎君,却是无比欢喜。

    “我家又来信了?好师兄,快给我看看!”

    “光嘴甜可没用,得把你家寄来的好吃的。分我们些才行。”

    “知道知道,你们自己去拿就是。”

    一帮子年岁差不多的年轻小道士顿时欢呼雀跃的去拆旁边那一堆箱笼,却不料忽地杀出个相貌威严的中年道长,沉着脸制止道,“你们是不是又在欺负叶师弟了?”

    “哪有?”一帮子猴崽子似的年轻小道士们纷纷摇头,动作表情出奇的一致。

    中年道长颇有些忍俊不禁,但面上仍是黑沉如锅底。“既然没有。那就统统到后山砍柴去!”

    有小道士顿时苦了脸,“净云师叔,眼下又不是冬天。砍那么些柴禾干什么?”

    还有机灵的道,“这春天正是万物生发之期,咱们砍太多柴,只怕于天道不合吧?”

    净云道长轻哼一声。教训起来,“正因此时乃万物生发之期。才要你们去帮那些花木去除残枝败叶。不吐故,如何纳新?你们若觉得观中柴禾已经够用,那就去打扫禅房吧,似乎各殿瓦上的土也该扫一扫了。”

    “那我们还是去砍柴吧!”小道士们齐声应着。赶紧走了。

    打扫禅房又得闷在屋里,扫瓦还得考验轻功,还不如砍柴。

    等屋里清静下来。净云道长才望着那姓叶的小道士,和颜悦色道。“你也别总拿东西分给他们。每回你们家送东西来,都有道观的一份,已经让上上下沾了不少光了,这些你就自己留着吧。”

    “多谢师叔关怀。其实师兄弟们也不是存心要我的东西,就是喜欢这么闹着玩。”说话的工夫,那姓叶的小道士从半开的箱笼里,取出一盒茶叶递上,“知道师叔精通茶道,所以上次写信回家,特意让家里寄了些我们家乡培育的新茶来。还请师叔尝尝,不吝赐教。”

    这样的礼物送得正合净云道长心意。若是什么名贵茶种,他断然是不要的,但这样的新茶,他却很愿意帮着品评一二。

    含笑答应下来,收了茶叶离开,净云道长抬脚就往观主的小院去了。

    这样长得既好,命数又好,又精通人情世故的好苗子,就该留在他们老君观做新一任观主来培养。怎么能直到如今,都还只是个挂名弟子呢?

    他们辛辛苦苦,养了冲数那小家伙十几年,到头来却被叶玄勾搭跑了。他这个做舅舅的,既然把这个外甥赔了来,就要赔个彻底,给他们不就完了?

    至于他们天师府,冲数不是已经生了一对孪生子了么?叶玄还那么年轻力壮,足有七八十年好活,到时随意让哪个儿子继承天师府就行了,干嘛还舍不得这个大侄子?

    净云道长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以至于,他们让冲数女扮男装了十几年,故意派到叶玄身边,还有本门人材济济等等事实,就被他自动忽略了。

    而等他也离开后,偌大个屋子彻底清静下来。叶小道士,也就是当年的小地瓜,如今的叶答,这才松了口气,展开家中的书信。

    照例是他娘用那种特制的油纸,糊的厚厚一封。每回沉甸甸的拿在手上,叶答的嘴角就会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拆开油纸,里面又是好几封信。

    有他爹的,他娘的,他妹子的,他祖母的,还有一封笔迹歪歪扭扭的。仔细一看,居然是虎子舅舅家,那个四岁的弟弟小豆子给他写的信。

    叶答笑了,首先就拆了这封。

    信很薄,就两张纸,上面一张,写着同样歪歪扭扭的六个大字,“我们都很想你。”

    第二张上是陌生的,不甚了看,但努力做到工整的四个大字,“保重身体。”

    叶答有些讶异,这是谁写的?

    且放下疑问,他又拆开了他爹的信。

    伴随着扑面而来的墨香,是潇洒之极,优雅之极的满纸行书。

    观中同样精通书法的净平师叔,有次无意中瞧了他爹的字一眼,便赞道,“人都说潞州李营长磊落正气,不入凡流,观他这字,我便信了。”

    叶答有些骄傲,也有些浅浅的妒忌。

    因为他至今还没练成这么好的字。每回他娘说起来,总会说,“不都说一代更比一代强么?怎么这字上却差了这么多?”

    哼,她怎么不说下自己?叶答暗暗吐槽,自己要是字写不好,一定是被全家字写得最烂的娘拖累的!毕竟有她一半基因不是?

    只爹的字虽好,内容却是一如既往的简洁明了。

    没有过多的嘘寒问暖。也没有殷殷嘱咐。只是将上回儿子来信时,回答的功课一一做了点评,然后又给他布置了新的作业题。

    那样的语气。瞬间就让叶答好象回到了还是当地瓜的小时候,父子俩分坐在炕桌对面,带着些紧张和忐忑的一问一答。

    只是似乎上了年纪,人都会有变得唠叨的趋向。尽管那个爹。还不到四十,却在信后开始关心起儿子的青春期问题。

    严肃如教科书般的讲解。让十六岁的叶答看得颇为脸红,可又忍不住恍然。

    啊,原本如此!一定是他爹当年也有过这样的体验,所以才能这么了解吧?

    咳咳。当人儿子的,也不好联想太多。

    看完之后,迅速把信严严实实的藏进他爹的那堆信里。然后。叶答拆开了祖母的信。

    简氏无非就关心他吃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有没有被人欺负,要是没钱一定要跟家里说。然后说这次送来的东西之中,她又给他做了几件什么衣裳饰物,大小若有什么不合适,,就去找个裁缝放个边,她都留好的了。

    几乎千篇一律的内容,叶答来了老君观两年,就看了两年。所不同的,也只有随四季不同的问候而已。

    但这也是亲人的一番心意,所以叶答也把信好好的收进祖母的那一沓里。

    然后,他带着笑意,拆开了妹妹的信。

    二丫虽然才满十岁,但字是一年比一年写得好了。但字里行是的锋芒也越发显露,让人就算是看着信,都几乎可以想见那丫头嚣张的模样。

    不过她的嚣张还是有道理的。

    因为并不是每一个小女孩都象他妹子这样,七岁能攀岩,八岁就敢打狼的。那张狼皮中的一块,给她哥做了一顶帽子,如今虽然叶答都戴不得了,但还是好好的收在箱子里,连根毛也不让人碰。

    只是当看到信中,妹妹得意的吹嘘自己又亲手打了把匕首,放进送来的东西时,叶答忍不住有些替他娘牙疼。

    唔,好象自从妹妹略长大些,能蹦会跳了,他娘就一直很牙疼。而当二丫三岁那年去过潞州,捡回一个年小宝之后,他娘牙疼得频率就更高了。

    虽然,在她娘的严防死守下,二丫到底没能跟年小宝学会拍人脑袋,但她跟人学会打铁了!

    年小宝或许是有些笨,但在铸剑上,绝对是个天才。

    当年就是他,通过一块小小的石头,就发现了深藏于仙人村后山的铁矿。

    也是他,在仙人村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我娘是村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桂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桂仁并收藏我娘是村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