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宴那天,苏家那边,不仅苏老教授夫妇和苏珏来了,连带瞿墨的另外两个舅舅都携全家前来。

    叶欢开始还有些忐忑,好在有瞿墨在前,两个舅舅舅妈也给足了她面子,直说她不容易,嘱咐瞿墨今后好生对她。

    这都还好,最出乎意料的是,陆芷遥和瞿磊居然不请自到,并替瞿老夫人带了一份非常贵重的礼物过来。

    当时瞿墨正在招呼苏老教授两夫妇,叶欢见出现在门口的两人,抱着乐乐和辛月嘀咕,“他们怎么来了,来捣乱?”

    商场那次之后,她们又见过一次,不过这次是在母婴店里,她和辛月在挑选婴儿用品。陆芷遥主动前来攀谈了几句,临别的时候说不知为何觉得叶欢很亲切,就要了她的手机,说是多个朋友多条路,以后常常联络。

    她也没多想,便把手机号码给了她。可再怎么样,看到陆芷遥出现在这里,很是怪异。陆芷遥怎么会知道乐乐今天在这里办百日宴的,按瞿墨的性子,就算他们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也不会请他们过来。毕竟他们忘记了,可之外的人都还记得。

    “来者是客。你要对墨少有信心,既然都前尘往事都忘了,也不会真的弄出什么乱子来。”

    辛月安慰她,说话间见秦牧言已经迎了上去,把两人迎了过来。

    这妖精男,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么!

    然而人已经到眼前,不招呼那是不可能的。叶欢站起来,还没说话,陆芷遥低头一眼就看到穿着小公主群的乐乐,低声惊呼道,“呀,好可爱的宝宝,能让我抱抱吗?”

    看着她期待的眼神,叶欢不忍拒绝,小心的将乐乐放到她怀里。

    陆芷遥小心翼翼的抱着她,微微弯腰凑到瞿磊面前,“你看,是不是好可爱?让人心都要化了。”

    瞿磊淡笑道,“哥哥嫂嫂都这么漂亮,孩子自然更是青出于蓝。”

    这一句哥哥嫂嫂听得叶欢头皮一麻,求救的朝瞿墨看去,这个催眠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是都忘记了么,怎么还喊他们哥哥嫂嫂。

    瞿墨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

    刚收回视线,就听陆芷遥用略带责备的口吻说道,“我之前不知道,你怎么也不说。”

    “嗯?”

    听她话中有话,叶欢面色如常,心里却是一跳,心想难道她真的就想起来了?

    陆芷瑶说,“昨天晚上才听瞿磊的奶奶说起,墨少是瞿磊的堂哥,只不过这些年没有走动。既然我们投缘,又是这么亲近的关系,以后可要常来常往。比如这次乐乐的百日宴,要是奶奶不提起,我们都不知道,这不是太失礼了么?”

    说着示意瞿磊将手上的三个袋子递给站在一旁的辛月,“这是奶奶,我们,还有我父亲的一点心意。”

    虽然很不解为什么陆景林也会带礼物来,叶欢还是客气的道谢,

    陆芷遥忽然问了句,“还不知道乐乐大名叫什么呢?”

    大家都知道墨少的宝贝千金叫乐乐,但真正知道大名儿的人少之又少,于是便随口问道。

    叶欢笑着从她手里接过孩子,目光在落到乐乐小脸上那一刻,瞬间变得柔软,“掬欢,瞿掬欢。”

    “掬欢,掬欢……”

    陆芷遥默念着这两个字,忽然心里一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不远处那个身姿挺拔,丰神俊朗的男人。

    原来传闻中那个冷漠无情凶狠残暴的墨少,是那么爱他的妻子。

    掬欢,捧在手上的欢欢。

    视线回到面前娇俏美丽的叶欢身上,语气幽幽,“你先生真是很爱你啊。”

    叶欢笑笑,不知她怎么忽然有这样的感慨,请他们到一旁落座。

    等人走了,秦牧言走过来,压低声音说道,“瞧你那样子,人家还没怎么样呢,你倒先露怯了。小叶子,你可是真给墨少长脸啊。”

    叶欢瞪了他一眼,把乐乐往他手上一放,“你能给他长脸,你倒是嫁给他呀!”

    “……”

    堵得秦牧言哑口无言,转脸一看瞿墨走了过来,不由得告状,“我说墨少,怎么说我也是有送礼不是白蹭饭的,有这么对待客人的么?”

    瞿墨轻飘飘看了他一眼,“客人吗?我瞿墨可没有这种在主人身上挑刺的客人。”

    说完,揽着叶欢的肩头往外走。

    这下秦牧言是彻底无语了,合着这两口子欺负他一个外人。

    辛月收回视线,幸灾乐祸说道,“活该,谁让你以前那么欺负叶子,墨少没将你剥皮抽筋,都算对得起你了。”

    秦牧言泪目,哦,合着最后所有人都是好人,他才是坏人,这世道也太不友好了。为什么连陆芷遥和瞿磊这种人都能够漂白?反倒他这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还半黑不白的?

    辛月见他欲哭无泪的样子,噗嗤一笑,把手里的袋子往他手上一放,拍了拍他的肩旁,“男人,你的名字叫杯具。”

    放眼看去,见人都差不多了,准备出去叫叶欢。这两口子,什么时候恩爱不行,偏生这个时候放着一屋子的客人不管,出去卿卿我我。

    走出门来,一眼就看见走廊尽头,瞿墨和叶欢低头说着什么,瞧那浓的化不开的眼神,辛月打了个寒颤。得亏她又先见之明,尽快搬到她们以前住的地方,不然这狗粮她得吃个没完。

    算了,她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今天的主角是乐乐,还有小易,这两口子就算此时找个没人的房间关起门来滚床单,都没人怪他们。

    “辛月。”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辛月的笑容僵在脸上,不过只是片刻,就恢复自然。

    虽然这些日子关少阳没有出现在她眼前,可是生活里却无处不是他的影子。大到会所的装修,小到她让人送货到家的瓜果蔬菜……他是没有直接出现,可在背后做了多少事,她一清二楚。

    再等知道乐乐的百日宴是在明月饭店举办,她一听就知道这是关少阳为了感激瞿墨两口子主动应承下来的,所以,她早有心理准备会在这里看见他。

    调整好心态,转过身来,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微微点了个头,以示招呼。

    不过月余不见,原本骄傲霸道的男人眼里有了风霜的痕迹,看起来,似乎他比她还糟糕,眉目之间带着些许苦涩。

    关少阳声音里夹杂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你,现在还好吗?”

    对于他的明知故问,辛月很想笑,但忍住了,反问道,“我现在好不好你会不知道吗?”

    每天从她走出小区大门开始,背后那道如影随形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街上,会所,医院……

    她毫不怀疑她所做的每一项检查结果,在他那里都能找出一模一样的来。甚至是哪怕医生对她的叮嘱,他都知道,而且比她还上心。

    前天产检时医生说她有轻微贫血,食补跟上就行。于是昨天早上送到她家的菜篮子里,就出现了两样不是她买的菜——猪肝和牛肉。

    当面被她挑破,关少阳有些尴尬,知道自己私下的行为其实都被她看在眼里,嘴角逸出一丝苦笑,“对不起,我并不想让你心烦,只是忍不住想悄悄看看你。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这是给乐乐准备的礼物,麻烦你转交给叶欢,我就不进去了。”

    辛月没有接,“使唤孕妇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自己的东西自己给。”

    说完不再看他,转身往屋里走。

    关少阳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手停在半空中,明知她这话没什么含义,可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辛月她,她这是愿意见他了?

    和瞿墨结束谈话的叶欢见他这幅痴傻的模样,走过来笑着催促道,“还不快去。”

    关少阳回过神来,片刻前还暗淡无光的眼眸顷刻间散发出异样的神采,三步并两步追了上去,赶在辛月走到桌前为她拉开椅子,这才注意到太激动,以至于竟忘记了将手上的礼物交给瞿氏夫妇。

    然而很快,他又忘记了这茬儿,因为辛月没有拒绝他,在他拉开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如果不是场面不合适,关少阳真想大笑三声,他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了。

    于是,为了更好的照顾孕妇,他当仁不让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心里想着,这次百日宴赞助得太值了,墨少夫妻真是他的贵人,回头一定要让他赶快把周岁宴,包括以后每年的生日宴都赶紧定下来。

    叶欢靠在瞿墨怀里,看着这一幕,嘴角的笑意一直延伸到眼里。

    尊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恋恋终成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二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槑并收藏恋恋终成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