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海在妙玉的引导下,穿过树林越过高山,两个时辰后依稀的看到了妙玉口中的村子,从远处上看除了楼层比较高大外,与妙玉与居住之处并无差处,直到来到村口不远处,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当他们二人来到了村口前,两道身影围着他们迅速的绕了一圈,停下来后,发现又是两名妙龄女子,且身姿并不比妙玉差,衣服还是衣服(嘻嘻),那两人见到妙玉的身后还有一人,并不是他们族人,而且还是与她们不同‘种类’。

    吓得躲了起来。

    妙玉见笑道:“二位妹妹不必惊谎,公子仍岛外人士,误入我岛,我带公子前来是要向族长告知,还望两位妹妹速速通报!”

    两名女子听到妙玉如此之说,且卫海长得又是人畜无害的模样,二人交头接耳后,其中一人再次施展了轻功朝着村中飞去,此时卫海才发现到这两名女了轻功居然了得,比起他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心中盘思这村子定是藏龙卧虎之地,处事须谨慎!留下来的那名女子则时不时的偷偷望着卫海,脸上依旧红光满面,虽然卫海不是色急之人,但见到眼前这两个如此‘标志’又‘透明’的女子,怎么能令他不动心,他甚至在幻想着进了村子,村里的女子是不是都和他们‘衣冠不整’。

    一想到了这里,卫海再次闭上了双眼,脑子里尽管不是想象,口中不停的念叨着‘南无阿弥陀佛,空不亦色,色不亦空’。一旁的妙玉虽然不知道卫海在念着什么,见他又闭上了双眼,以为眼疾又犯了,走到卫海身边一手按扶着卫海,另一边双峰不断的在卫海左臂些许的摩擦,也许是初次接触到男子,竟然无意思的感觉到内心一股强烈的刺激感涌上了心头。

    没多久,那名飞去报信的女子回来了,细语的说道:“妙玉,族长有请远方的客人!”

    卫海在二名女子的引路下走进了村子,当他走进村子偷偷睁开双眼才发现,村中的房屋比起妙玉的屋子更是要豪华上许多,紫琉璃就不讲了,在些屋子更是由一些不知名的绿、红、黄石头砌成。

    卫海很是感叹,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就连在他前面的三名女子时不时的‘色急’的望着他也不知情,直到他撞到了妙玉的身子才清醒了过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群人,大约有二十来名女子,确切的说包括妙玉在内总的有二十五名女子,而且个个都是年轻貌美、婀娜多姿。

    和卫海先前所想的出路无二,这些女子个个都是‘衣冠不整’,一看到了这里,卫海再也忍受不住下半身阳物的摆动,脑子一热,鼻血再次喷了出来,接着倒地晕死了过去。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当卫海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这张床全是玉做的,由乌木镶边而成,传闻玉和乌木都是避邪之功效,但睡这张床的人也太过铺张浪费了吧,至少卫海心里是这么想的,而屋内的一些摆设就不多说了,目不暇给。

    就在他沉浸在屋内摆设的陶醉下,走进来几名女子,为首的女子虽然穿着也是有点‘不整’,但比起其她女子,更多的是她有着一股她们没有的气质感,当然美丽和身材就不必多说了。

    卫海再次见到这么多女子的‘衣冠不整’,连忙闭上双眼,但是当他闭起双眼时就感觉到那些女子已来到他身前,其中一名女子问道:“敢问公子哪里人氏,为何会流落于我女儿国。”

    听起声音,卫海混身就难受,一股莫名的燥热涌上心头,再加上大脑里控制不住的画面,不由得他急燥难耐,又或者那些女子身上的体香时时的扑鼻而来,令他坐立难安。

    当他正急燥时,感觉到有一人将他轻轻的摇了摇身子,道:“公子不必惊谎,此乃我女儿国公主灵羽殿下。”

    一听到来人是本国公主,卫海也不敢怠慢,连忙结巴的回答道:“在。。。下。。卫。海,乃南。。昭国百。。家村。。。。人士,数日前。。。在一场恶战。。。之间,被波。。及因此。。坠落海中,等我。。。醒来便来到。。此地,打扰。。贵国,还请。。。公主见谅。”

    “南昭国?诸位可知此国在何处?”

    说话正是灵羽公主,他转身问起了身边的人,所有人都摇了摇头称不知,卫海见对方没有什么动静,于是再道:“南昭国位于南海正上方,大部份地区一年四季如春,只有靠北地带才少降雪。”

    “雪?雪是何物?”

    “我。。。。”

    卫海很想骂人,哪有人不知道雪是什么东西的,就算是没见过雪的三岁小孩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难道这些人不食烟火?不过话说回头,自己在人家手里骂是肯定不行的,这万一把人家给惹怒了把你给咔嚓了就得不尝失。

    卫海经过一翻的解说之下,这些女子才明白,原来‘雪’是一种由水蒸发到天空形成的一种白色物体,当众人又问蒸发是什么意思时,卫海一下子也被问住了:对啊,我怎么会说出这个名词来。

    卫海睁开双眼直视着前方,忽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昨日遇到妙玉时所看到的紫琉璃时,大脑中竟然无意的出现‘万金油’三个字,想上了许久,始终想不出这是为什么,而且越想头就越疼。

    灵羽公主众人见卫海头脑,认为他有伤在身,连忙坐在他身后,一双玉手轻轻的贴在其背,不时两道真气灌输其体内,卫海没多久便轻松了许多,当公主收完功后,卫海连忙走下床,俯身弯腰拱手道:“多谢公主搭救之恩。”

    “些许功力不足挂道,对了公子,不知道公子有何打算。”

    卫海抬头后正要回答,当双眼正视着公主时,发现公主竟然如此的标致,如果说先前妙玉等众人如天仙般的女子,那么公主就是天仙中的天仙,一时间竟然被这容貌所痴迷,而公主虽然一开始见到卫海脸色也是有些泛红,但经卫海这么一看,从脸到耳根竟然红个彻底,由其是她水汪汪的双眼也竟然不知不觉的迷恋着眼前人,脑子里全是一片空白,直到妙玉见二人不对劲,轻轻的咳了几声二人才清醒过来。

    “公主恕罪,在下失态了。”

    卫海再次拱手的说道,而反观公主更是羞涩的将头转到他处,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举动,而且从刚才,她的心就一直跳得很快,这是从他出生以来都未曾有过,就连练功也没有过,这个答案目前为止是没有人能够回答她的,至少她的众姐妹们是回答不了。

    尴尬之余,妙玉首先打破了僵局,发言道:“公子,我家公主的意思是你可以暂住这里,等你找到了回家的路就让你回去。”

    “那就多谢公主殿下。”

    卫海情急之下毫无大脑的回答了。

    这一夜,房间是属于卫海的,这张昂贵的玉床也是他的,他辗转难眠,练功也无法,因为这个岛很是神秘,他所修练的内功竟然在这里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于是便在内屋东看看西看看,至于屋外他是不敢出去的,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乱闯总是不太好。

    而在不远处的一座房子里,屋内坐满了所有人,也就是二十五人,清一色女子,而公主正坐在高位上若有所思,直到另一名女子唤醒她,才知道她身在何处。

    这是女儿国的会议堂,众人都望着灵羽,灵羽也知道众人要问的是什么,于是她说道:“姐妹们,我知道你们要说的是什么,但此人不知从何而来,对我女儿国是否有歹心也不知。”

    灵羽公方话说到一半,眼神移到了妙玉身上,又道:“妙玉,你且将遇到此人的经过细说一遍。”

    “是!公主!”

    妙玉将到遇卫海的经过说一遍后,众人交头接耳,给出的答案是待留。

    次日清晨,正在卫海盘坐在玉床上静下心思时,门开了,进来的是一名昨天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子,只是此时卫海并没有睁开双眼,当这里女子手捧着一套衣物来到卫海面,脸色红晕的说道:“公子,昨夜可否安睡。”

    卫海睁开眼后,这名女子正俯下身子将衣物放在床上,而卫海从处的位置正好不偏不倚的看到了那名女子的双峰,一大半部位ruo露在他面前,惊吓的他连忙转移视线,不知所措。

    这名女子虽然不知道卫海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也是第一次见到男子,而且长得如此俊俏,竟也心动,放下衣物时,说道:“公子,你身上衣物已残破多时,公主命我将这套衣物给公主换洗。”

    “哦!那真是多谢公主和这位姐姐了。”

    卫海说完便不再说话,而那名女子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卫海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不知姐姐还有何事?”

    那女子一听,轻吓了一下,怕羞的说道:“请公子站下床,我为公子更衣。”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兵甲武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厦门郎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厦门郎君并收藏兵甲武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