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故事虽然纯属虚构,却有青春的影子。为了叙述方便,采用第一人称书写。

    曾经,我怀着理想,向着山村去。

    而今只有喟然叹一声:

    灵魂死于放纵**,

    **死于丧失灵魂。

    ---------------题记

    1午后雷雨

    1995年的夏天很炎热,直到开学前三天,忽然下了一场秋雨,天气才骤然转冷。

    19岁的我,提着一个行囊,行囊里面有几件新添置的衣服,还有几本书。不是很重,但长途无轻担,提在手里久了,也是很难受。

    这天是8月日。我踏上了工作的征程---在美岗村当老师。

    出门的时候,是午后2点多,天还很晴朗,但此时已经乌云密布,天地间被一种阴沉的灰色笼罩,风渐渐起来。

    气象台说今天有雷雨,我怎么忘记了?

    看看手表,晕,才3点半。

    听老辈人说,从俺家走到美岗,起码要4个小时。换句话说,我有可能是连一半的道路还没走到。

    我心理很急。

    这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瓦房。

    我想,我是到了嘉美岭了。

    嘉美岭是以前公社时代的产物,为了开荒,建了一个耕山队,耕山房。现在自然是没有耕山队了,但是耕山房还在,同时还在的是一个看林的老头,好像是叫做余音。

    我赶紧走向嘉美岭的耕山房。

    终于在第一滴雨砸下的时候进到耕山房屋檐下。

    我没看到传说中的看林老人余音,我只看到一个苗条的女孩子,正低头在地上收检着什么。

    我迟疑着敲了下门,女孩子显然吓了一跳,抬头看我。

    她一脸惊讶,我却忍不住叫出:阿珠?

    2避雨奇遇-------作为青春的总结,没人顶,也要写给自己看。

    阿珠是我的初恋,事实上,我现在还恋着她。十**岁的男孩女孩,喜欢一个人,是很容易一根筋的。

    令我忧伤的是,阿珠从不说她喜欢我,也不说她不喜欢我。在师范的最后一年,除了睡觉,我们天天呆在一起。

    我常常闻道她幽香的体味,但却从没有勇气将她拥入怀中。

    我想将那一刻留在那个晚上。并且,我希望有一天拿着我自己赚到的钱,买个礼物,再向她表白。

    这个日子很快就要到了,因为我即将开始工作。

    顺带说一下,阿珠是邻县县城的,她在信中告诉我,她分配到一个镇上的中心小学去当老师。那个地方我们班级出去旅游的时候曾经经过。在海边,挺美。

    女孩子一脸迷茫,问,你找谁?你是谁?

    听声音我就知道自己认错人了。

    阿珠是文娱委员,唱歌的声音是珠圆玉润的。

    我定睛看她,果然不是。

    但是刚才她低头的影子实在像极了。

    她松松地扎着马尾,头绳是朱红色的,刘海后梳,额头光洁,五官精致,像是阿珠那样的瓷娃娃脸。---------------后来,我有了个类比,阿珠就像刚出道时候的张柏芝,而她,就是年轻版的林青霞。

    林青霞,毕竟,还是比张柏芝多了一分分的成熟韵味的。

    这时候她已经站起来,没错,她是比阿珠成熟一点。约莫22,23岁的样子,眉宇间有一丝丝阿珠没有的忧郁。

    她大约163,164左右,身子纤细,但胸前却格外硬挺,她白色的t恤可以看见她的内衣,居然是绿色的,淡绿色。

    我只见过阿珠是白色的,其他女同学最多就是淡粉色。这淡绿色让我一时间有些恍惚。

    我一时有些慌乱,脸不由自主红起来。

    她又问,你是哪里来的?语气有点冰的味道。

    我回过神来,说,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然后补充说,我是去美岗教书的,过路经过这里,进来避雨。

    仿佛怕她不信,补充了一句,咦,这里看林的不是余音老人吗,怎么会是你?

    她回过头朝屋内喊:阿公,有人来。

    3耕山雨话

    屋内吭吭哧嗤响起几声咳嗽,然后抖抖索索有人出来。

    是一个高大的老人。他头花白,脸上尽是皱纹,但依稀可见年轻时候的俊俏。

    我曾经听过关于余音的无数风流韵事,只是见面后反而有点失望。

    这些风流韵事的男主角当然是余音,而女主角却又很多,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是偷集体茅草柴火的人,当然,也有偷林木的。

    余音眯着眼睛,打量我一下。问,年轻人,哪里的。一边回头对女孩子说,雨林,烧水泡茶。

    于是我知道了这个女孩子叫余雨林。余音显然是个大嘴巴,把他孙女的事情都说了。高考连续三次落榜,心里并不舒服,跑来这里跟自己吃新鲜空气。

    我不由多看了几眼余雨林。现她也在偷眼看我。

    我心里一热。不由脱口说,你跟我一个同学很像。

    知道,她叫阿珠。

    你怎么知道?我又问。话出口才想起自己叫过她。

    她斜了我一眼。将眼睛盯着窗外。

    雨水从屋檐倾下而下,犹如玉帘。

    我对山村的话题显然知道不多,多数是余音在讲,他问我,知道美岗的校长是谁吗?

    我迟疑一下,好像郑中机。

    余音哈哈笑,就是这个小子。这个小子不过初中毕业,算起来比我小几岁,但是他的做人跟他的名字倒是很贴切?

    啊?我看着他。

    余音看了一旁的孙女,不说。

    我喃喃地在嘴里用闽南话念了几句郑中机,忽然恍然大悟,问,你是说?

    余音见我悟了,大笑起来。

    余雨林有些奇怪,说,不是就是香港那个唱歌的吗,有什么了不起。就起身进入房间了。

    余音又跟我扯了一些东拉西扯的话题。

    雨停了,我告辞,他送我出门,忽然低声跟我说:“小伙子,你又年轻又帅气,可要看紧你的裤拉链。”

    我不由反问:为什么

    他笑着不说。

    4第一夜

    当我到达学校的时候,太阳已然下山。

    老实说,一路行来,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景色颇为不恶。

    但我已经很久没这样走过山路了。

    这边需要说明一下。美岗是我们这里附近所有乡镇中地方最恶的地方之一,据说仅次于美岭。老一辈人诅咒年轻人不好好干活,会骂:下辈子让你去美岗美岭投胎。

    也许我的上辈子是作恶的,虽然没让我投胎在这里,却因了工作的关系,先后在这两个地方工作。当然,也让我体验了小说家笔下所谓充满生机活力的野性魅力。

    男女交合,本来就是自然之本。

    因为这两个地方偏僻,出入都是山路,所以一时还没有通公路。只有一条容得一辆手扶拖拉机单向行驶的山路。但这条山路并不通往我的家乡,所以我去教书的时候,住校不在话下,20多公里的山路,走小路也要大半天的。

    我走的是小路。

    校长郑中机站在操场上等我。由于之前已经在学区见过面,所以不必多加介绍。已经有几个同事到达。这年连我一起新分配来的有四个人,三个女的,是长我们一届的,也是这个学校第一批的女教师。我到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女教师到达。

    一个胖乎乎的看不清是二十多岁还是三十多岁的人走过来,叫校长说,校长,说饭煮熟了,叫他们一起去吃饭吧。

    这顿接风饭办在校长家里。颇为丰盛。大锅的排骨,大盆的红烧肉,居然还有一条鱼。此外有青菜若干。对于我,自来清苦惯的人,算是丰盛的美食。

    吃饭的过程中,我知道胖子是学校的总务,叫李银湖。搞笑的是校长的老婆,居然叫做张口。她五十岁左右,露在外面的皮肤黝黑黝黑的,但脸偏颇有些白。更要命的是可能长期劳动的缘故,她的身形居然还是挺拔修长,胸口显然没挂乳罩,黑色的短袖鼓鼓的。衬得两个女教师成了平胸女。

    但一个女教师显然不服气,一边吃饭一边咒骂学区的领导不人道,还大摆上一年自己的成绩。

    她是化妆过的,脸相颇为妖娆,胸脯抬得高高的,虽然没有张口夫人的汹涌,但明显硬朗许多。当然,后来我知道,乳罩上的钢骨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姓朱,名字叫朱中川。很奇怪的一个名字。

    另一个女教师低着头,一句话不说,她显然瘦小许多。她叫刘巧云。

    当晚,我被安排到一个老教师的宿舍里面。据说所有的人都必须两人一间宿舍。

    我对着沉沉的黑暗,不知道该怎么办。

    后来我关了门,拿了阿珠的照片在灯下看。

    将近十点的时候,我忽然听到敲门声,出来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是朱中川,此时**的头垂在双肩,身上宽大的t恤沾了不少湿痕,下边穿着一条宽大的花裙。她低头右手抓住裙子不让它垂到地上,另一手不断抚摸头。

    从这个角度看下去,我刚好看到她胸前两坨圆滚滚的肉不断颤抖着,前端的一个暗红色的肉丸,一晃一晃地晃眼。

    我感到了我下边的反应,咽了口水问:“什么事情。”

    她显然很满意于这种效果,笑着说:“我洗澡呢,水不够了,你再去帮我提一桶如何?”

    她的声音很腻。我一阵热。但我手里还揣着阿珠的照片,我强自抑制子的激动,点头说好。

    路上,我满眼都是那两颗晃动的红珠子。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