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又见阿珠

    十月来的时候,秋意一下子笼罩了闽南大地。

    事实上,气温还没有低到我不能抵挡的地步,我依然穿着长袖衬衣。

    寒冷有时候不是因为气温。从心里面冷出来的冷才更难抵挡。

    我又回到了上学的市里,黄昏的时候,海风呼啸得厉害,但我心里暖暖的,因为,我肯定我会见到阿珠。

    我们都会来参加自考的。

    --------

    我周五请假,先回了家,再搭车去市里。我先去了桂三秋那里,桂三秋是我们班的一个活宝,热情随和,但实力也很不弱。尤其擅长交际。所以人长得虽然不咋地,却留在了附小。

    到傍晚的时候,已经有五六个男生聚在桂三秋这里。大家就一起出去吃饭,看得出他们都挺兴奋。不过因为要考试,所以没喝酒。吃完往回走是时候,有人说,不知道咱们班的女生有没有谁来考试的?

    桂三秋说,应该有,她们应该是住在高老头那里。

    高老头是我们班级的班长,大概168cm样子,但体型并非纤细,到处鼓鼓的,她泼辣而爽朗,很得我们的拥戴。她名字叫高少剑,从名字上也看不出是女生。她有三个外号,高老大,高老头和杨贵妃。说她杨贵妃的意思,不用说是夸她丰满的美。她五官其实算得福相,有因为有一种自信和果断的气质,所以也是很有吸引力的。当然对我这种不太喜欢强势女人的人除外。

    一伙人于是杀向高少剑的住处。我心中窃喜,因为我知道阿珠和高少剑其实私交不错。阿珠也是郊区县来的,若来此肯定是住她这里,至少回来找她。只恨当时没有手机呼机这些东西。

    另外惊讶的是高少剑居然不是住在家里。

    关于高少剑,我在这里有必要详细介绍一下,她办事或领导能力是无可挑剔的,但是她理科不行。甚至很糟。而读书则是我的强项。另外,我当时担任她的副手,副班长,所以她往往得了闲暇,就拿了作业来让我给她辅导。当然,那几年找我辅导的同学不少。但我对她还是格外上心了一点,至少别人得主动来问我,而我有时候会主动去找她。如果耳鬓厮磨就是这样感觉的话,也算是挺单纯挺美好的。这种情形一直到三年级的时候,考试不再是重点,实践成了主要任务才逐渐渐少。当然,现在想起来,疏远她的原因并非完全如此,而是因为我已经确定了喜欢阿珠,我们除了睡觉不在一起,大部分时间是腻在一起的。

    因了这层关系,所以我在心里自认我和高少剑会有点不一样的。有时候我会跟她开玩笑,说,我们组合吧,以后孩子跟我姓的话,就叫杨高,跟你姓也行,就叫高杨,反正都是一回事。听见的人会哈哈笑,高少剑就会打我一下。

    突然要去见她,我忽然有了一种盼望,这种喜悦是双重的,一重是因为阿珠,一重是因为高少剑。

    高少剑住在实小旁边的一条深巷里。

    我们在门口叫门,里面已经有抑制不住的莺歌燕舞传出,听声音有不少女生。高少剑很快活地来开门。果然有十几个女生在她这里闲聊。

    -------

    大门进来,是一个很深的天井,天井里面铺着方石做路,左边居然真有一口水井,而右侧是几盆花。靠墙浅浅的有萧条了的葡萄架。

    这分明是个庵堂格局。

    穿过天井上了台阶,是大门,门槛,门柱,门叶,一律木头所做。我叹气道:高老头,你跑来当尼姑了,我仿佛进入了尼姑庵。

    高少剑笑道,谁说不是呢,这早先本是庵堂。

    她简单解释了一下,这个庵堂解放后不知怎地成了私人财产,文革后所有庵堂旧迹被破坏殆尽,现在主人住到套房去了,这房子就稍微改装了一下,出租了。她刚好要租,就租下了。房租便宜得要死,才150元每月。

    大家坐在厅上聊天,厅不大,左右又有两个厢房,一边当卧室,一边当厨房,卧室居然还有个小小后门,连着一个卫生间。这当然是两天后我才知道的。

    已经有半个班级的人在这里了。但是,没有阿珠。

    没有阿珠,我坐在这里便仿佛格格不入,犹如我在美岗小学格格不入一般。

    此前我是可以口齿生风的,但是今晚我分外沉默了。

    大家聊着各自的新单位,新生活,看样子,都混得不错。一个个眉开眼笑,开心得不行,便是学生让他们赌气的事情,也是很幸福的。

    我没有讲,我不用讲。我的单位,我的环境是最差的。因为籍贯。因为这个原因,这些成绩远不如我的人,现在已经都跑到我前面去了。谁说人生而平等?就占有社会资源的角度来说,这句话纯粹是扯淡。

    但我不在乎,至少现在不在乎,我在乎的是,阿珠怎么不在,我这次会不会见到她?要知道,交通不便的我,出来一趟是多么困难。信里再多甜言美语,也敌不过一个照面,一个眼神,一句问候。

    我默默地听他们讲。高少剑也意识到了我的沉默,她叫道,杨白劳,你怎么不说说你的情况?

    我说,我一切不过是白劳而已,没什么好说的。

    这话不仅酸冷,而且尖刻了,一时呛得她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好说,杨坚冰,大家同学难得一聚,不要不开心嘛。何况我知道你明天考试一定行。

    于是他们纷纷恭维我的学习厉害。她们,毕竟都曾求教过我的。

    时间一秒秒过去,我的心一点点冷下来。

    我几乎要开口问,阿珠呢?你们谁知道阿珠吗?

    但我的勇气在逐渐消失,错过了初见面那刹那的问,现在再问,于气氛完全不符合。而我的自尊心,又已经不能让我问出这个问题。

    九点多,有人提出要散。毕竟,明天要考试。

    男生大部分是要去桂三秋那边打地铺了。

    我说,我明天就在实小考试,要不我就在这附近找个小旅社住好了。我的行礼不多,就在我背着的袋子里,我根本没准备在他那里睡觉。--------按照我的私心想象中,我会邀请阿珠一起去住旅舍,我们不一定住同一间房,但会住同一加旅舍,我们除了考试,可以腻在一起。

    阿珠和我一起报名的,我们报的都是明天下午和后天下午两门课。当时阿珠说,这样我们可以有多个早上复习。我当时就答应了,我这时候很后悔,这样丧失了考完后无忧无虑一起玩的机会。我连星期一的假期都请好了,我想阿珠也会这样做,因为我在信里告诉她了。

    我的这个说法有些突兀,但也算合情合理,再说桂三秋那边地铺确实也不好睡下这么多人。于是他们就起身准备要走。

    这时候我听见了一个声音:高老头,高老大,高少剑,你在哪里?

    银铃般的声音,清澈,无邪,爽亮,没错,是阿珠的声音,是我的阿珠的声音。

    我浑身顿时僵直,很费力地转头看门口,阿珠的身影扑入天井。

    8和她初夜

    阿珠变了。

    阿珠见到我,她似乎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她见到我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害羞地^__^嘻嘻……笑说:“哇,这么多人。”

    她的这个变化很小,小到我跟她对了眼神后她迅即离开,我才能感受到。

    接下来的事情对我是一种耻辱性的侮辱。我终生难忘,却又无法记清细节,只因为我已经混乱。

    大致如下:

    门口砰地一声关车门的声音。

    阿珠一激灵,说,我朋友送我一起来的,可以进来吗?

    东主高少剑说,当然可以。欢迎欢迎。

    话音才落,一个165左右,年龄明显比我们大的男子跨进来,嘴上说:“哗,好一个文化场地。”然后点头对我们说,他的语气或许是随和,但我之听出敷衍和不屑,他说,大家好,我是阿珠的朋友。

    阿珠脸一红,说,他是我们镇长。

    镇长同志哈哈一笑,阿珠你真不会说话,这些都是你的同学,以后我也就是你们班的了。不知道哪位是班长,批准不批准。

    所有人都站着,只有我坐着。

    镇长同志就对我说,这位时候班长了?

    我涩声道:我不是。这边的东道主才是。

    少剑毕竟是聪明的,她看出了我的不对,她挤出笑容说,加入我们班当然是欢迎,不过,我也做不了主啊,得找我们老师。

    镇长同志笑道,那改天请班长同志带路啊。

    少剑说,好说好说。

    气氛一时间非常奇异。桂三秋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坚冰,我们先回去休息啦。你可不要融化了。

    于是纷纷寒暄告别。

    我也起身跟他们告别,但我说了要在这附近找房子,也不好先走,趁着大家乱成一团的时候,我到阿珠身边,问,男朋友?

    阿珠没回答,脸红着垂了下去。

    我问:领导?被逼的?

    阿珠说:你不用问了。

    镇长同志这时候走过来,他抬头看着我,说,这位帅哥今晚是住这里吗?

    我现男生们都走了。

    女生也只有三个人在,看样子是要和少剑同住了。

    我说,我们班的生活委员好像不是你?

    镇长脸寒了一下。

    阿珠见机不对,拉着镇长同志说,我们也回去吧,明天要考试呢。

    少剑这时候回来,听她这样说,也没出言留人。镇长见她这样,不知道为什么,点了几下头,拉着阿珠走了。一会儿响起了车声。

    我呆立在天井中,四个女生都呆看着我。

    好一会我自我解嘲,说,我没事。又说,少剑,带我去投宿吧。

    少剑就回头安排另外三个女生几件生活的琐事,待我出了天井。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