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和她初夜

    阿珠变了。

    阿珠见到我,她似乎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她见到我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害羞地^__^嘻嘻……笑说:“哇,这么多人。”

    她的这个变化很小,小到我跟她对了眼神后她迅即离开,我才能感受到。

    接下来的事情对我是一种耻辱性的侮辱。我终生难忘,却又无法记清细节,只因为我已经混乱。

    大致如下:

    门口砰地一声关车门的声音。

    阿珠一激灵,说,我朋友送我一起来的,可以进来吗?

    东主高少剑说,当然可以。欢迎欢迎。

    话音才落,一个165左右,年龄明显比我们大的男子跨进来,嘴上说:“哗,好一个文化场地。”然后点头对我们说,他的语气或许是随和,但我之听出敷衍和不屑,他说,大家好,我是阿珠的朋友。

    阿珠脸一红,说,他是我们镇长。

    镇长同志哈哈一笑,阿珠你真不会说话,这些都是你的同学,以后我也就是你们班的了。不知道哪位是班长,批准不批准。

    所有人都站着,只有我坐着。

    镇长同志就对我说,这位时候班长了?

    我涩声道:我不是。这边的东道主才是。

    少剑毕竟是聪明的,她看出了我的不对,她挤出笑容说,加入我们班当然是欢迎,不过,我也做不了主啊,得找我们老师。

    镇长同志笑道,那改天请班长同志带路啊。

    少剑说,好说好说。

    气氛一时间非常奇异。桂三秋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坚冰,我们先回去休息啦。你可不要融化了。

    于是纷纷寒暄告别。

    我也起身跟他们告别,但我说了要在这附近找房子,也不好先走,趁着大家乱成一团的时候,我到阿珠身边,问,男朋友?

    阿珠没回答,脸红着垂了下去。

    我问:领导?被逼的?

    阿珠说:你不用问了。

    镇长同志这时候走过来,他抬头看着我,说,这位帅哥今晚是住这里吗?

    我现男生们都走了。

    女生也只有三个人在,看样子是要和少剑同住了。

    我说,我们班的生活委员好像不是你?

    镇长脸寒了一下。

    阿珠见机不对,拉着镇长同志说,我们也回去吧,明天要考试呢。

    少剑这时候回来,听她这样说,也没出言留人。镇长见她这样,不知道为什么,点了几下头,拉着阿珠走了。一会儿响起了车声。

    我呆立在天井中,四个女生都呆看着我。

    好一会我自我解嘲,说,我没事。又说,少剑,带我去投宿吧。

    少剑就回头安排另外三个女生几件生活的琐事,待我出了天井。

    --------------------

    少剑带我来到巷口的一家旅社,不巧的是由于第二天考试的人很多,旅社几乎已经爆满。

    只有一间高级单间了。前台的那个小姐告诉我们。

    什么价格呢?

    100元一个晚上。

    这太贵了,完全出我的预算。通铺4人一间房一个床位,一个晚上才10元。我犹豫了一下。事实上,我身上也就只带了300多元。要知道,当时我的工资也就365元。来一趟市里不容易,但这样睡掉,太不划算了。

    我直接走出旅社的门。但少剑还在那边跟她交涉什么。

    我觉得很窝囊,简直垂头丧气。

    后来我看到少剑仿佛拿了什么证件,然后一个经理模样的人出来,接着少剑就出来叫我,说,我跟他们谈妥了,你可以住的。

    可是;;;;;?

    不用可是了。这家店的经理的孩子在我班上,他给过我一张优惠券,可以对抵消费的。只是得用我的名字登记就是。

    我将信将疑,但服务小姐已经拿了钥匙带路。我跟她们走上二楼。

    服务小姐走了。

    我身子一软,坐在床沿上。

    少剑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兄弟,别这样,她,不值得你这样的。

    隔着薄薄的衬衣,我感觉到她手掌的温暖。

    我闭上眼睛,不说话。

    少剑就在我身边坐下来,一种奇异的感觉瞬间包围了我。

    我们并不是没这样近距离过,但那是在教室,而此刻是在密闭空间里,在床边。

    我的肌肉紧了起来。但另一方面,胯下有热热的感觉,我担心裤子的隆起被她看到,这可就丢人了。

    少剑的呼气在我耳边,几乎咬到我的耳垂,她低低说,坚冰,你是坚强的,对吗?

    我靠近她的那半边身子已然酥软。

    但我坚持闭眼,我看不到此时我们的表情。

    她接着说,坚冰,转过来,看我,好吗?

    然后我感觉到她温热的手,已经揽住我的肩膀,将我拉到她的怀里去。我身子一颤,直接将头埋在她的怀里。

    那里,两团温软的球形物,将我的脑袋淹没。而她的心,跳得有些,急。胸口剧烈的起伏,闭眼的我,犹如置身海浪之中。

    我们都有了粗粗的喘息。

    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的身子一阵阵热,并且感到裤裆那边有条蛇,昂着头要破门而出。

    我终于推开她。说,对不起。

    很多年后,我看到一个笑话,笑话说,一个女的和男的同房。女的临睡前说,你不准骚扰我,否则就是禽兽。一夜无话。第二天女的给了男的一巴掌,说,你禽兽不如。

    那一刻,我禽兽不如。

    少剑咧了一下嘴,一个很苦涩很尴尬的笑容。

    我说,我没事,你回去吧。

    她想了想,也好,她们还在等我呢。

    我目送她归去。

    心理的风暴却一阵阵。

    这个晚上,我梦遗了,对象,一会儿是阿珠,一会儿是少剑。

    醒来的时候我无比忧伤。

    因为,少剑那温热绵软的感觉,还在我的身上,徘徊不去。

    8和她初夜中

    这两天的考试中我其实有些恍惚。但我相信我考得还是不错。除了考试,我就在房间里枯坐。满脑子想的,都是阿珠过往的音容笑貌。很不能免俗的,我在纸上写满了她的名字。

    星期天下午考完出来,已经五点多了,我回到旅社,那个服务小姐很客气地叫住我,说,你的朋友已经帮你退房了,你把钥匙还给我们就行。说完她带我去检查房间是否有遗漏东西。

    我神情恍惚地来到少剑的住处。

    少剑这个时候,穿一条淡蓝色针织外套,贴紧身躯的衣服将她起伏的线条一览无遗地展露在我面前,下面传的是紧身牛仔,足高的身量,掩盖了她过于丰满的不足。浑身上下散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味道,女人的味道。她不同于读书时代的青涩,又不是朱中川故作妖娆的浅薄,更不是张碧瑶那种死肉一团的恶心。

    先她是女的。

    其次她是丰满的,充满性魅力的女的。

    再者,她是有着知性气质的女的。

    我由衷地说,少剑,原来你很漂亮。

    她像我粲然一笑,死羊羔,敢跟我这样说话。

    我忽然记起曾经的高杨或杨高的玩笑。不由也笑了一下。

    我说,你怎么把我的房子退了。

    她说,喂,是用我的名字登记的好不好?我不赶紧去退了,难道留着给你做坏事啊。她的声音,竟有些娇媚了。

    我说,做坏事?住旅社还有坏事啊,你也知道?

    她横了我一眼。说,进来坐吧。

    我说,其他同学呢?

    她说,都走了。

    我说,就我了。我想到,是啊,穷乡僻壤的我,今晚是没车回家了。

    我说,那你怎么安排我?

    她说,你肯听我安排?

    我叹了一口气。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去碰触阿珠这个敏感的字。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你知道她的事情吗?我说的是,阿珠。

    她点点头,说,你听我安排,我就告诉你。

    又说,其实,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坚冰,你也许羡慕我们的风光,我们却还羡慕你的自由呢。

    我自由?我惊奇了。

    是啊,你身上的气质,还在。苍天保佑,我的坚冰帅哥,要是也跟我们一样变得俗不可耐,那这世界还有什么意思呢?

    接下来的事情便由少剑安排。

    也许我是被动的,但我内心有隐隐期盼,那是对生活的一种抗争吗?

    总之,这个夜晚,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并且,从某个意义上,我的人生改变,便是始于这个晚上的。

    -------不管男女,第一个拥有你的人,不都是会让你,铭记终身吗?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