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归途思考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然灿烂。

    少剑已经去上课了,她留下纸条,说:傻瓜,我先去上课,饿了就去冰箱里拿瓶牛奶。我第三节课就会回来。

    玻璃瓦一道阳光透进来,照得无数飞尘在光柱中上下舞动,我出神了好一会儿。

    看表,已经是九点半了。我顿时手忙脚乱,通往老家的车,唯一的一班车是十点半,错过了,又得等明天。

    而我们学校变态的规定是,一学期只有两天公假,过了则每天按五十元扣工资。想想,一个月也就三百多,我哪经得起?

    我飞地穿戴起来。

    收拾妥当后,我想,应该跟少剑留下什么话呢?

    “我走了,谢谢你的安慰!”揉掉。

    “放心吧,我会好起来的,你也要好起来。”

    再揉掉。

    “彼此保重。”还是揉掉。

    “;;;;;;”

    我终于决定,就这样离去。

    事如春梦了无痕,只要曾经拥有,何必天长地久?

    我关了门户,拿了放在桌上的锁头,锁门离开。

    十点半,堪堪赶上车。

    窗外景色飞掠而过,到处在施工,大兴土木。

    敢叫日月换新天。

    我的心却越来越沉重,像坠着铅块。

    脑子不得片刻清闲。

    直到到了家中,还是没明白过来,我的脑袋的状态。

    爸爸妈妈不在家,我知道他们一定是下田干活去了。

    我忽然觉得很没用,真的。读书时候承受了多少父母的希望啊,他们不是希望自己读书出息,能够赚钱养家,能够光宗耀祖吗?抛开这些不说,为家里分担解忧,也是应该的吧。

    然而我没有做到。

    为了这次考试,我已经积攒了两个月的工资,换句话说,我工作了,却没有给家里带来任何的经济效益,相反,由于工作的地方比老家更山区,更偏僻,连家里的农活,也帮不上了。

    我无比羞愧。

    是时候想法子改变了。

    我从锅里喝了两碗稀粥,又拿了一块冷地瓜吃完,看看太阳,已经西斜了,大概三点。我走到老房子,告诉奶奶我回家又去学校上课了。

    爷爷见了,转身去房中拿了两个苹果,说,让我路上做点心。

    爷爷七十岁了,我却还不能反哺,我很惭愧。

    出了后院的门,踏上了田埂,走上了山道,我又走在了去学校的道路上。

    10重遇雨林

    10重遇雨林

    我又走到了嘉美岭。大家一定还记得,这是我上班第一天避雨的地方。

    到了这里,我觉得口有点渴了,加上算是有些熟悉,我就老实不客气地准备进去喝杯茶再说。

    我站在门口叫,余音,余音,余音在吗?

    余音不在,但余雨林出来了,她见了我,淡淡说;爷爷去巡山了,你有什么事情?

    哦,阿珠。看到余雨林,我就想起阿珠,这个打扮和轮廓都和阿珠酷肖的女孩子。当然,她像的是从前的阿珠,而不是现在的阿珠。

    这种重叠的想象让我有些恍惚,我竭力搜索一下阿珠的形象记忆,现她居然在消退。

    我说,口渴了,能讨杯茶来喝吗?

    余雨林点点头,也不招呼,就转身进去,我跟在她后面。

    嘉美岭地处山顶,温度比山下要低,此时余雨林已经批了一件秋装,巧的是也是淡蓝色的针织毛衣。

    贴身的衣服,将她的背影衬得分外窈窕。就这个角度看,她比少剑身材要好。尤其是腰间纤纤一束后,至臀部却又分外的圆润丰满。令人心猿意马,尤其是昨晚已经尝到**美味的我。

    我的口更干了。

    余雨林提了开水瓶出来,坐在茶桌前泡茶。

    她的神色,一直是这么淡淡的。有若有若无的忧伤。这种忧伤衬着她的淡蓝衣服,让我沉迷。她的手纤细白皙,但泡茶的动作有些笨拙。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她的胸部刚好展露在桌面以上。我想象得到里面的弹性。

    我竭力收回散乱的思绪,开始和她搭讪。

    你没有去读书啊?

    嗯。

    为什么呢?你很像学生的。

    考不上,也没意思。

    呆在这里不闷吗?

    她摇摇头,说,这里很好,很安静。

    又补充一句,我很喜欢。

    你一个人敢在这里住?

    有爷爷呢。

    如果他退休了。

    她的眼神有些忧郁,好一会说,到时候再说吧。

    一时无话。

    她泡了茶递给我,可能是因为太烫了,在交接的时候,她的手抖了一下,滚烫的茶水溅了出来,我们都溅到了。

    我赶紧接了茶杯,说,我自己来。

    她的脸上有些痛苦,我不由自主伸手去捉住她的手,说,没事吧,没烫坏吧。

    但是她白皙的手上已经有了一块烫伤的红斑,我拉着她说,这样不行,得赶紧冲冲水。

    这实在不是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她也没反对,任我拉着她到门口的水龙头下冲水。---水龙头其实是一根竹管,这里的水直接拉自山泉,不停哗哗流泻。

    四溅的水珠把我们都喷了一身,我问,还烫吗?

    她摇摇头,眼光有些迷离。

    我放了她的手,我们回到差桌前。

    她仿佛是为了打破这种尴尬,又像是答谢我,故意做得热情些,问:你怎么今天才去上班?不是星期一了吗?

    我的话匣子就此打开,从自考讲起,回到师范生活,又回到现在的教书生活,但我越来越低落。伤心往事不堪提。

    她却勃勃有兴致,说,真好。

    一泡茶冲得没有了茶色,我说,不早了,我要走了。

    她的神情有些恋恋不舍,送我出门的时候,忽然问,你有女朋友吗?

    如果是上星期五,我会跟她说,有,并且告诉她,阿珠和她长得像。

    但这时候我却有些苦涩,摇头说,我希望有,但现在已经没有了。

    她居然像是理解了我的这句话。陪着点头。

    然后说,下次你来还记得来喝茶,我也给你讲讲我的事情。

    我的心一热。

    11理想规划

    11理想规划

    我走的是小路。

    越过嘉美岭后开始一路向下。这里树林保护得还不错。据说之前的大跃进砍了不少,但稀疏的还有不少高大的老树----也许只是大跃进时代的幼苗长成,以白杨,松树,桦树为最。但真正使得道路两边茂密的,是80年代封山育林的成果,成片的马尾松,密密麻麻地。

    石阶,一路向下。

    我终于到了谷底,谷底是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没有桥,但有农人铺了巨大的石头当跳阶,十月的季节,水很浅。

    最后一抹残红消逝,黄昏很短,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并且,阴冷。

    过了溪,穿过一片竹林,就可以见到村落了。

    四下安静,流水声和鸟归巢的声音,更衬托了这种安静。

    此刻我坐在溪中的一个石头上,将脚泡在冰凉的水中。后来,我将背包放在石头上,走到一处弯角处的小石潭边,脱了衣服,脱得光光的。我将我泡在冰冷的水中。

    我仰着身子,身子浮在水面。虽然冷,但小弟弟却昂然向天。我静静地把这两天所有的事情梳理了一遍。我在思考:我的人生定位应该是什么?很惭愧,之前,我只想到好好工作,有了钱就把阿珠迎娶回来,事实上,我已经写了好几封信对她表白。只是她没有回,当初我认为,这是因为我这里通邮不方便的缘故,看来事情并非如此。现在看这个愿望,其实也是很虚幻,为什么?每个月三百多的工资,扣除伙食费,一个月能省得多少?加上还要自考报名,买书,考试,能应付开支已经不错,孝敬父母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交女朋友,没有经费,你交什么女朋友?

    但多年的小说毕竟没有白读,我接着想,但是,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必然会有利益所在,名利场,为什么老教师们看起来都活得还算滋润,能养家糊口,这说明他们有值得利用的资源。

    那么,是我该挖掘这块资源的时候了。

    对此,我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计划,根据我的情况,先我必须:

    1教出成绩当然后面才知道这是最次要的

    2交好人际也要分清主次,这个我后来才知道

    3混出名堂,所谓名堂,----我眼前闪过阿珠的那个镇长,又想象到少剑的那个副县长。----大丈夫当封妻荫子,算是如此吗?

    而为了实现这个目的,看来我唯一的道路就是改变自己现在的理想的,不切实际的想法。

    社会既然是个大染缸,没理由,学校可以幸免的。

    方略一定,我的心竟然有些热起来。那么,朱中川的无耻,未必不是她的利器,而我改变的突破口,是不是也可以从性上面进行呢?

    我伸手拨拉已经渐渐疲软的小弟弟,逐渐暗下来的天幕,似乎有少剑的身躯,还有,雨林秀美的后背。

    当那股热流射入水中,并随之飘走的时候,我上岸穿了衣服,提了背包,走向学校。

    ----我想起了高老头里面的拉斯蒂涅,仿佛我此刻也正走向巴黎。

    12中川流水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