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中川流水

    我也最快的度,融入学校的氛围。掌酷原因在于一方面我渐渐熟悉了学校氛围,更重要在于距离下次的报名考试,还有一段时间。我决心利用这段时间将自己现实化,社会化。

    在备课和批改作业之余,我常常回到我原来合住的房间,以“偎角”的方式加入他们的游戏。偎角的意思是,你自己不亲自下场,但是你可以在牌局开始之前声明你和其中一人同输赢,若该人输了,你必须出相同的份子钱,反之,若该人得胜,你不用出份子钱,也能够坐收所获,不过四人中通常至少三人输一人赢,所以往往很难完全置身事外,只赢不输。这也好,免得我混了吃白食的骂名。偶尔,我还可以下场试试身手。牌技于是迅提高。这在日后的生活中,是很重要的一项技能。

    最开心还不是一众男同事和牌友,而是家属张碧瑶,李娜子和朱中川。按照她们的理解,既然我已经破身下水,陪她们玩才是正经。

    不过这样也好。女人的桌上是最多八卦的。我开始怀着游戏的心情,和她们玩起来,并顺便将学校的势力分布,甚至学区领导的爱好喜怒都从她们的嘴里掏个**不离十。不多久,我现她们有一个小小的秘密,就是她们都喜欢和我对家,甚至会小小的吃醋。不过,就打牌的角度来说,我更喜欢和李娜子对家,她牌技好,牌风也好。往往可以杀得另两家丢盔弃甲。所以,有一天林中川提出,以后每次要开牌之前,就得先抓阄分对家。我现她们若分到我往往就信心百倍。

    这样,在酒和牌的熏染之下,十二月到了。天一下子冷下来,大家都裹着厚厚的衣服,夜间牌局,也开始关门闭户了。

    又一个周末,我现住校的人都走了,除了我。通往我家的路不通车,所以大部分时间我不回家,通常一个月回家一次,其他的同事大部分有自己的摩托车,或是本地人,周末一般就我一个人,当然,轮到我的搭档补习的时候,也就是总务主任,他教数学,我教语文,都是毕业班。周末会轮流补习,学校会多他一个人,而与他同路的朱中川和刘巧云,便会因为没有搭乘的摩托车而跟着留下来,不过大部分时间,刘巧云即使没有车,也会选择走路,这个不声不响的女孩子,确实有让人怜爱和佩服的一面—

    但这个周末不一样。由于本周轮到我上课,照说其他人应该全部走掉才对,没想到朱中川居然没走。

    天一黑,我早早给学生上课,也提前让他们回家。然后躲在自己房中,盖着被子,翻看托尔斯泰的《复活》。

    九点半的时候,我起身嘘嘘,想就此睡掉。此时,山村已经寂静一片,嘘嘘完毕,游目四顾,山村已经不过十盏灯亮着。

    这么漫长的冬夜啊。

    我脱光了衣服,躲进被窝。但依然开着台灯,继续翻书,这时候,我听见门上笃笃两声。

    我再凝神去听,真的是,笃笃,笃笃。

    谁,我说。

    我,坚冰老师。

    你是?哦,朱老师,有什么事情?

    太安静了,我不敢睡,能来你这边坐坐吗?

    晕,我想了想,说好吧。等会儿。

    她说,快点,外面很冷,冷死我了。

    我抓了长裤要穿,冬夜被拉出被窝的滋味绝不好受,但听她这样说,我干脆不穿了。轻轻罢了插销,然后迅回到床上,说,你可以推进来了。

    门咔的一声开了。

    朱中川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裙,天啊,居然是无袖吊带的,难怪会冷了。

    我要开灯,她说,不用了,转身关了门,走到我床边,说,太冷了太安静了,我好怕,你要睡了吗?

    我想,人家这样子,我再不懂得就是禽兽不如了。我说,进来被窝里面吧,里面温暖。说着伸手去拉她。她的身子一俯冲,宽大的睡裙,顿时将胸前景色,一览无遗地展示在我面前。

    很好,一对圆圆润润,小小巧巧的**,翘翘地跳跃着。我大着胆子,将手伸进她的领口,说,咦,你这是什么。

    她重重地压了下来,咬住我的耳朵说,你原来不老实啊。

    此刻我的手被两个**占据,我的手算是大的,**握起来刚好一握,弹性很足,我将掌心覆盖其上,感受着**慢慢变硬,慢慢如沙砾,磨着我的掌心。

    她比我更心急,不肯让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继续,居然坐挺了身子,自己将睡裙褪去,两个分红的蓓蕾,完整的展现在我的面前。

    此时室温急剧上升。

    若我是第一次,怕要一泄千里,但经过和少剑一夜的磨炼,虽然不足以让我拥有强大的性技巧,却也足以让我控制自己。

    于是,我们在互相挑逗和互相抚摩中,将手和舌头,渐渐引到胯下的中心。隔着裤子,她的液体已经沁出,有一条湿痕,我的亦是,高昂的gt顶端所顶的裤子,一圈湿痕渐渐扩大。

    终于我们撕扯掉彼此的内裤,将我的坚挺,刺入她的温润。

    她显然比少剑更老练,更善于引导,也更有激情,除了第一次我较快就交货之外,我一次次的坚硬,刺穿她的防线,从上面,从下面,从前面,从后面,从侧面。让她享受到极致的巅峰。

    而我,自然也如登仙一般。

    到了双方的筋疲力尽的时候,居然听到了公鸡的啼叫,此时,我的床单和被子,星星点点落满湿痕。她用力捏了捏我的**,说,我要赶快会宿舍去了。明晚你来我这里吧。

    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说,不会怀上吧。

    她拧了一下我的脸,小坏蛋,不敢负责任是吧?

    我的脸色一暗。她赶紧说,不会的,你放心好了,我还没玩够呢。

    说罢,她着睡裙,居然就这样**着冲回她的宿舍。幸亏我知道,我们隔得不远。

    12现奸情

    应该是13了。上面有错误。

    13知悉奸情

    朱中川的胆子之大,令我始料未及。

    她开始敢公然在全部人都在学校的时候,偷偷溜来我的宿舍她宿舍住两个人,一个是刘巧云,抓紧一切空隙。与我狂欢。

    这一面也让我非常苦恼,因为我不想娶她。

    我与她**,只不过是想作为改变自己的一种做法。但是,我bs她的淫荡。遗憾的是我一方面不能抗拒她的诱惑,一方面也开始bs自己。

    我有沉沦的快感。

    最刺激的一次是,下课十分钟,她居然一进来就拉下我的裤链,用手,用口,有舌头对xdd进行强烈的刺激。

    这种刺激让我很快就一泄如注。上课铃响起来的时候,我们堪堪擦干净。她站起来,理理衣服,梳了几下头,一下子恢复了为人师表的端庄情态。这种双面娇娃的感觉,让我居然又有了冲动,但她已经华丽转身。

    学区下来检查。

    带队的是学区校长兼书记。

    阳光下的罪恶,于这个晚上揭开。

    13知悉奸情

    朱中川的胆子之大,令我始料未及。

    她开始敢公然在全部人都在学校的时候,偷偷溜来我的宿舍她宿舍住两个人,一个是刘巧云,抓紧一切空隙。与我狂欢。

    这一面也让我非常苦恼,因为我不想娶她。

    我与她**,只不过是想作为改变自己的一种做法。但是,我bs她的淫荡。遗憾的是我一方面不能抗拒她的诱惑,一方面也开始bs自己。

    我有沉沦的快感。

    最刺激的一次是,下课十分钟,她居然一进来就拉下我的裤链,用手,用口,有舌头对xdd进行强烈的刺激。

    这种刺激让我很快就一泄如注。上课铃响起来的时候,我们堪堪擦干净。她站起来,理理衣服,梳了几下头,一下子恢复了为人师表的端庄情态。这种双面娇娃的感觉,让我居然又有了冲动,但她已经华丽转身。

    学区下来检查。

    带队的是学区校长兼书记。

    阳光下的罪恶,于这个晚上揭开。

    ------------------------

    学区校长以下简称区长姓王,后来知道他的外号叫猪种之王,简称猪王。他白白胖胖,五十多岁的年龄,看起来比刚满五十的郑中机校长还年轻一点。

    后来我看到王区长的老婆,心里其实也很谅解他的痛苦。王夫人长期生病,只剩下一口中气在嗓门处吊着。人瘦的跟麻杆没什么区别。这种身体无疑是支撑不起王区长壮硕身躯的挤压和冲撞的。无比性苦闷的王区长将他的种子四处撒播,其实也很可怜。

    相比王夫人,高校长的夫人张口女士,由于常年劳动,身体板又结实又丰满。虽然皮肤黑了点,但无疑可以理解为闪烁着健康的光泽。做为王区长这样的过来人,肯定知道其中的美妙滋味。

    果然,例行检查后,全校陪领导一起用餐喝酒。不过王区长很快就借口年老不能多喝,让我们继续玩。我们就拉着一正一副两个教导继续灌。郑校长陪着王区长去安排休息的地方后,又回来与民同乐。但期间又离开几次。对此我毫无所觉。

    酒后大家分开几处,有的继续喝酒,有的边打牌边喝酒。我当时酒力和牌力都不足以上场,所以就偷偷溜回宿舍醒酒。后来就睡着了。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