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平知受宠若惊。

    人说,相由心生。其实,猥琐更多的应该不是外在,而是内心反应出来的一种直观表象。

    林平知符合这两个字。

    他的字典里面,利,永远是第一位的。

    他永远在逐利。

    换句话说,他走到哪里,都能迅找到在当地生利的办法。

    到玉龙乡,玉龙乡是蘑菇生产基地,他就倒卖蘑菇。

    后来,被调去虎云镇,虎云镇的人喜欢龙桥豆干。他是龙桥人,于是就倒卖过来。其实也不多,每回周末临走前,家访一下,获得一些订单,完了回来货,收钱。

    就是这样他都干得很投入。

    但影响不好。领导要拿他开刀。于是要走后门,但他本性有贪吝,大家都是500元一个条子的价格,他给打了八折,400结果领导倒不客气,钱也收了,人也把他交流了。

    就交流到美岗村来了。

    除了山还是山。这下他没辙了么?

    不,美岗产茶,他们需要磨刀,大的茶剪刀。这东西和一般的磨刀石有点区别,你不会磨,不但影响采茶效率,还破坏茶叶,所以是很深的技术活。一般都要去镇上磨,但太远了,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多备几把刀,再者趁到镇上卖茶的时候,磨。但终究不方便。

    林平知很快就掌握了这门技术。他去和镇上的磨刀师傅聊了半天,花了一包烟的代价就学到了。

    他是教师,师傅不设防,怎么知道这是个抢生意的呢?

    所以林平知就备了磨具主要是一把电钻切割刀,高砂轮石的那种。因此,林平知在本地的知名度是他的磨刀师傅名气,而不是学校教师。放假的时候,他甚至会背着这家伙去云游,上门服务。

    但他却常常羡慕郑中机,不过签个同意支付,加上名字,一学期的赚头,他得磨多少刀啊。

    但领导不喜欢他。他也舍不得花钱。在投入产出的计算之间,他只喜欢无本万利或一本万利。但若是十本百万利,他都会觉得风险太大。

    现在,当王区长很亲切地跟他谈话的时候,他隐约地觉到了机会的来临,一边迅盘算自己出得起的价钱。

    王:小林啊,来几年啦。

    林:三年了。

    服务山区,好啊。

    服从领导安排啊。

    你是龙桥的吧,我可是官门,在这内山地区,我们是小老乡啦。

    是啊,领导辛苦,来这里为山区人民做贡献。

    有没有想进步啊?王区长知道这小子上趟,懒得啰嗦。

    报告区长,进步是每个教师对自己的要求,我也是啊。

    学区的意思是郑校长年纪大了,要给他配个住手,参与管理,决策这些业务。

    林平知迅想:不是有教导主任了吗?但他还是说:嗯,郑校长是很辛苦,尤其是去学区开会学习,都是走路啊。

    王区长点点头。

    然后漫不经心地说:听说你经常下乡为群众服务啊。

    林平知一惊,坏了。硬着头皮说:有时候去家访,看他们确实是麻烦啊,反正就是帮帮忙。

    哦,是吗?这样走门串户会不会累啊,腿啊脚的。

    还好了。但服务老乡吗。

    这样啊,那你有什么好办法解乏啊?我老了,身上零件老要罢工,倒是要跟你年轻人讨个解乏方法。

    这个。林平知有点晕,不知道这老头子葫芦里卖什么药。

    王区长笑笑,从床头的烟盒里掏出一根烟,也递给林平知一根,林平知乖巧地打火。两个人吸上了。

    烟茶属大家啊。俗语说得多好。王区长说。

    是啊,你说也怪,大家抽棵烟,感情都会好起来。

    小林啊,听说你夫人按摩有一套,你是不是经常享受,所以才有那么多精力去为人民服务啊。

    林平知彻底明白。

    他迅核算了一下,这根本就是无本万利。

    他立刻说:还过得去啦,区长今天走山路一定很累了,要不我现在去叫她来帮你解解乏?

    王区长满意地微笑:这样啊,那就辛苦了。我老头子身子不好,你可以熬跟她讲好,要有耐心啊。

    一定一定,这个,她虽然没读多少书,还是很晓理的。区长,我这就去了啊。

    谢谢楼上的朋友。

    15年轻关系续

    王区长没有等很久。

    张碧瑶很快就来了。

    她来得风风火火。

    人才到东厢房,声音已经到了西厢房。

    她叫:“口,口姐。”

    张口此时显然不可能回答她。

    但王区长听到郑中机低低的说:“你下来了。”

    张碧瑶的声音才低低下来,说:“校长,区长呢?”

    郑中机就开了廊灯,指引她上楼梯。

    这样,张碧瑶就出现在王区长床前了。

    张碧瑶据说读到初中毕业,在她这个年龄段算是颇为了得。她也算有心机的人,所以当林平知还在玉龙乡收蘑菇的时候,她就在菇房色诱了他并成功成为他的女人。事实上,对于大部分没工作的教师家属来说,张碧瑶的投资算得成功,因为她不必像别人那样抛头露面,如张口,还要自己干活。她的公开名义是帮助林平知打理生意。

    林平知到了美岗后,她其实就是休闲了,没有打理帮手的必要。牛逼的是,她把孩子放在老家给公婆看养了,理由非常之理直气壮,城厢的学校好,内山的学校不好。

    这就造成了张碧瑶饱食终日,无所事事,身子开始酵起来。

    她年轻长得不错,我看过她的照片。便是现在,白,嫩。胖,也可以说成是丰满不是?

    据说她跟吴中田有过一腿。但现在想来,我都被朱中川拉下水了,也没资格笑话她。

    当然她也许会遗憾自己没吃到我吧。

    也因为这个原因,后来我们一堆行政开会,对林平知总是调侃的多,毫无尊重的意思。

    我还没结婚,性乱,成了能干的代名词。

    这个乱七八糟的社会。真让人绝望。

    张碧瑶此时穿着紧身的毛衣,衬得她的三围都无比丰硕。当然她的头是抬着的,所以胸是挺着的。

    王区长很和蔼地说:“小张,麻烦你了。”

    张碧瑶很热络地说:“区长这么客气?应该的吗。”

    区长就说:“我腰疼,你帮我按摩一下,听说你技术挺好,小林被你收拾得很健康。”

    说完他扯开自己身上的保暖内衣,趴在被窝里。

    张碧瑶就走过来,捏了一下区长的肩膀,说:“真白,真嫩,比我们女人还好皮肤呢。”王区长在酝酿感情,所以闭目不回答。

    然后张碧瑶的手就在被窝里面,缓缓地向下游移,王区长的皮肤确实很绵软。

    这时候张碧瑶还在被子之外,王区长就说了:“校长啊,用两手,用两手够尽。你这样不方便,还是到床上来吧。”

    张碧瑶的手轻轻在他背上点了两下。说:“区长,不要急的。我要先熟悉一下你的身体才好操作啊。”说完的时候,她的手掌已经掠过王区长**的臀部,她老马识途,沿着那条沟缝,抓到两个远远的肉丸。

    王区长舒服地呻吟了一下,张碧瑶就把手指勾起,逆流而上,抓住了蛋蛋前面的物件,那物件就一点一点的硬朗起来。

    王区长虽然惯经风月,却也不曾经过这样的跳荡。一把反身过来,扯了张碧瑶,但嘴里却说:“外边冷,进被窝里面好操作。”

    张碧瑶腻笑一声,就钻进了被窝。

    王区长说,等等。说完从床头的皮包里取出一个瓶子,倒了两颗药丸,喝着开水吞下。

    然后他转过头来。说,小张,小林有没有给你按摩过?

    张碧瑶说,那个死鬼哦,只顾自己爽,哪会有想到我?

    王区长说,太可惜了,小林不会照顾女孩子啊。来,这回我让你享受一下。

    他是一个实干派,所以手上的动作就开始了。

    外套,胸罩。被扔在一边。

    他说,你转过去,我有看过电视剧里面男主角给女主角疗伤吗,对,就是这个姿势。

    然后的他手顺着张碧瑶的丰硕的后背,一路巡扫下来,到了腰部,她从后面环住她的腰。

    她的腰固然大了一些,但从后面环抱过去,却又意想不到的绵软。张碧瑶也许是因为寒冷,竟然微微颤抖。

    然后她的**就被王区长捉住了。

    王区长很用力地抓,想要对它进行全面的把握,但是他失望了,它们太大了,让他的手掌顾此失彼。所以他只好集中在顶点的小圆球上。

    真好,小张,你真好。

    他的手轻柔,缓缓捻动。

    但张碧瑶已经等不及,她的火药库已经被点燃,她拉住王区长的手,用力的在自己的胸前揉搓,口中不禁出了声响。

    王区长岂能受制于她,双手离了胸部,缓缓的向下。

    张碧瑶穿的是松紧带的棉裤,所以一下子就被破门而入。

    她低低喘一声,背靠着王区长,一手转着引导上,一手抓住引导下。

    那里已经泛滥成灾。

    王区长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面的药性开始动,平日只能7分硬度的枪杆,此刻已经到达最高水平,并且,继续向十分迈进。

    是时候了,他解下张碧瑶的裤子。将她的身子扳转过来。

    以下省略1200字,详情参见别的帖子或自行想像

    后来,张碧瑶还是回到学校林平知的被窝里面。第一次起来上厕所的朱中川便是目击证人。所以第二次起来上厕所的时候,跑到我宿舍告诉了这些事。

    ------------结果是,这个年检之后不久,是元旦的全区例会。例会上出台了一个措施,说是为了照顾郑中机及另外两个大学校的校长年纪的需要,学区准备给他们配备一命校长助理,下学年会申请副校长的名额,云云。

    不用说,美岗小学的校长助理是林平知,因为本校的规模够大,符合配助理的条件。

    当我听到这个宣布的时候,我;;;

    16元旦邂逅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