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又是教师节了。

    在经历了学生-老师-学生-社会人这样的角色轮回之后,忽然回念起这个曾经有份属于自己的节日。

    但它毕竟远去,留下的,只是依稀的,惆怅的几个回忆。

    1初识教师节--1989年

    那年我上四年级。好像是周末。校长忽然叫我,因为我家正好跟学校大对门,只隔了一条溪。校长叫我过去。

    我就去了。这是很兴奋的事情。替老师办事是我们那个时代作为一个学生的骄傲。

    校长安排的任务是让我到村委会和车站贴几张标语。标语很简单,是“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第3次教师节。”如果没错的话,记忆有时候会骗人的。

    那个校长很会做事,落款署名是学校和村委会----后来我当然知道,这样做,村里是要掏钱的。

    这件事之所以记忆深刻,不是因为教师节本身,而是替校长做事。

    2准教师的教师节

    我是94年读师范的,但是当时开学死9月14日。所以教师节到95年才过上。

    但是这个教师节过得太没有教师色彩和意义了。我记得很清楚。

    早上集体收看本市第一家机场航飞北京直播,没法子,那时候思想向上得很。

    下午据说可以免费去展览城参观届展览会,另有就是去看公园里举办的届民族风情文化展。

    那几年泉州都是蒸蒸日上的感觉。

    我去的是东湖公园看民俗展,只记得新疆的维吾尔大叔蹲在树下吃手抓饭。看他用手抓着饭往嘴里塞。----我于是打道回府。

    这个印象跟教师节没关系,但是我们因为特殊的身份享受了免费,所以记得。

    3新教师的教师节

    97年分配到了一个山区当老师。

    教师节的时候,村委会早早安排好,酒席下午三点开始,当然,当天下午就停课了。

    印象最深的是老师和村委斗酒,一个牛逼的前辈,倾倒一瓶白酒到一个盆里,度饮尽。是年教师队获胜。

    得到的礼物是一个热水瓶,没有过节费。

    4一鸣惊人的教师节

    第二年被调到中心校。下午早早开完会,村委在饭店恭候。

    照说这个村是镇上所在村,财大气粗。但人员也多,开了将近十桌。

    因为我是刚到中心,所以和一个一起从第一个学校调进的老师同桌。该前辈就是度白酒的那位。

    这是很邪门的一战。还未开席就度吹完一瓶。我以为惯例如此,跟了。

    该死的领导只半个小时就走了,所以当天的酒就只喝了半个小时。根本没吃饱。

    但酒的消耗——据说全场十桌共消耗75瓶啤酒。我们桌9人,共37瓶。基本均分。

    瓶子是我点数的。

    散席后前辈说,原来你的酒量这么好,由是我成名。

    是年,礼物为铁观音一斤,质量实在一般,过节费50大洋。

    5台胞大宴的教师节

    后来我也当了行政,到00年我已经又回到第一间学校。这年,刚好我们同宗的某台胞回想祭祖。该宗亲曾任台北市市长80年代,现任总统府资政。故从县至乡镇政府皆极为重视。

    上午,带了两个学生搭了两辆货车到半路迎接该宗亲。山路坎坷,宗亲不堪颠簸,村里挑精壮四名,扎藤椅为轿子抬他。

    宗亲祭拜完就离开了,没有到学校去。

    但酒席已经备好,由台胞出钱的酒席特别丰富,酒是特意从县城搞来的,惠泉纯生。一瓶六块,我们平时是喝两块五的苦的不行的银城啤酒。

    乱哄哄的,因为有政府官员,有地方长辈。所以藏了几瓶酒在宿舍里,就回家了。

    是年礼物是大洋50加50村委和台胞各半。

    6斗酒主角的教师节

    01年换另一学校,还是当行政。

    这个村不大,老师也不多。人少,客套也少,一个字,喝。

    四对四。最后,书记落荒而逃。

    但毫无喜悦感。

    是年礼物,过节费20

    7离开以后的教师节

    03年离开教坛。其间还曾回去过几次,例如06年。回到母校,因为一个小学的同学已经在那当领导了。但喝得毫无意思。

    第二天还特意去第一家任教的小学。才知道原来已经多年不喝,改为钱。也不算多少老师各多少钱了,300元,十几个老师分。因为当时我算客人,所以大家就干脆当晚喝掉他了。学校需要不需要贴钱?我不知道。

    8再当学生的教师节

    上硕后又当了学生。

    第一年跟在师兄师姐们后面去拜会老师,礼物什么都不用操心,摊钱就是了。

    第二年教师节的时候,师弟们还没入学,同门中我居然成了大师兄,带着同届的师弟师妹们去挑礼物。终究是没脱往届师兄的窠臼。

    再后来,混江湖去了。

    再后来,就是今年了。

    -----------------------------------

    总结起来,教师节居然大抵是和礼物和酒有关,和教师,教育是没关系的。

    而与其说是庆祝教师节,倒不如说,是给村干部们一次狂欢的机会呢。

    不知道我的理解是否有误。

    而,当我是家长的时候,教师节是会什么样子呢?

    过几年就知道了。

    ---------------------------

    ps:由于是农村,所以教师节,没有学生送礼的。呵呵。

    18期末的疯狂中批卷

    到达学校的时候是四点,是第三个回到的分班卷子。到了四点半,全部到齐。总务主任就安排我们吃点心。

    点心很简单,是面汤,但瘦肉很足。考虑到还有赶路,我吃了两大碗。当然也客气地问了一下送卷回来的家长,家长们自然是不会吃的。

    回美岗的途中,大家没有异议,走溪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刘巧云抓我的手已经不那么紧了。当然,这回我不必来回走,因为卷子给了巡视员背。又当然,过了溪后,我还是得背起来。

    大家急着赶路,一路无话。

    等回到美岗,我才知道,我被学区抽调去批卷子--当然是三年级的。另一个改卷的人居然是朱中川。不同的是她是语文组,我是数学组。我服从安排,并且觉得这是美差。当然,这回我不是走路,而是搭乘学区下来的老师的摩托车。

    山路不好走,坐摩托车很刺激。我跟载我的老师不熟,所以默默无话。那时候,我很内向。

    当晚住学区的招待所。同来批卷的抽调来的老师还有几个,但我没什么熟人,所以吃饭后就早早睡下。今天走了这么多路,也够累了。夜半忽然醒来,是一个大概30多岁的同事摸进房来,他满嘴酒气,是痛饮方归的样子。他问我哪个学校的之类的事情。我懒得理他,就佯装睡觉了。他自言自语了一会儿,抽了一会烟,然后到走廊上劈里啪啦放了一泡长长的尿。也回来睡觉。

    我却久久睡不着,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终于也睡过去了。

    我被安排批改的部分是天下最讨厌的填空题。空格多,分值少,要批的地方多,计分也很麻烦。而且,理论上第一步错第二,第三步是不能得分的。但是真正的麻烦就在这里。

    第一,我抱着认真严谨的态度工作,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学区性质的集体活动,我是抱定不能让人挑剔的。

    第二,这样一来,我现我的进度非常慢,非常慢的结果是同组的人频频溜出去休息,而我却必须坚持。

    第三,由于慢,别人就有功夫来挑刺---很快,中心学校任教三年级的老师--鬼知道他们安排批哪个年段的卷子,就过来看了。

    于是他们,主要是她们我后来得出一个经验,和女教师同一年级是全世界最痛苦的事情,她们太会斤斤计较排名,分数这些东西了,会整得你很惨。她们开始跟进我批改的部分。然后,开始就05分之类的她们认为的所谓误差来跟我探讨——这样一来,我的度更慢。而且我的怒气也越来越大。

    到十一点左右,我就在这样的纠缠中批了大约三分之二,而同组的人都完成溜到不知哪里去喝茶了。所以我被一群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闲的人围着叽叽喳喳。

    我终于忍无可忍,一拍卷子,说,是你们改还是我改?有本事你取消我的批改权。比赛还讲究个服从裁判。再说,你们说的有几分道理,你们自己心里有数。我知道我的脖子很粗,脸很红。

    她们好生没气,嘟囔着怎么这样,或者说惨了,这回我们班这样改肯定是;;;;;;也有说,我平时就是这样讲的啊,---靠,你讲错了还要老子负责不成?

    组长很快过来,我们实在太慢了。别的组几乎都搞定。三年级是统改,但是别的年段的中心校的卷子也是要中心校的老师自己分组统改的所以组长就安排几个人帮我批改,同时安排统分。

    我将手头的一卷改完后,就去上厕所。一个人在厕所里面呆了很久。

    出来的时候,原本我的任务已经被别人搞定了。但我殊无轻松快乐之感。

    后来就集体去吃饭,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其实朱中川也在的。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