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我算是胜券在握。——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冒险,因为事实上,这个规定是元旦过后才由教育局文下来的。学校知道的就总务校长和林平知而已。此前并无这个规定,惯性让大家都不懂得了质疑。

    而我知道其实也是凑巧,大家一定记得我昨天改卷时候去了很久的厕所。事实上,学区的公告栏就在厕所门口。只是昨天我看到的时候,觉得那是很遥远的事情,而今天却成了一项利器。

    事情的结果出乎意外的顺利。老师们出奇团结,甚至要求打电话到学区求证。校长临时决定休息,决定休会。他和其他行政,总务,教导,林平知在办公室继续讨论。我们散会出来,也凑在一起讨论。

    我迅回到我的宿舍,关上。我不参与任何人的讨论,也不想被他们盘问。

    我必须保持观察的态势,并且,我还需要冷静。

    再次回到会议室,校长解释说这个规定也刚下来,所以一时间忘记了搞,既然大家有意见,审核一下也好。

    然后他提名了几个老师作为代表。这其中居然有刘巧云和丁春秋,已经一个本地的。再加上四个行政,很够人了。

    我直接回宿舍睡觉。

    天黑的时候,结果已经揭晓。=

    先,居然额外对我开恩,考绩奖算平均奖金给我。考勤奖也少扣了我一百块。而最大的意外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每人都多了100元。

    我没有去追究那100元的来历。

    那一百元是20张崭新连号的5元组成的,至今我还保留着。

    当晚,乌田极力拉我和他偎角打牌。而出奇的,我们大胜。乌田很得意,说,大家多了一百元,应该感谢坚冰。他甚至说,你比政府还管用,加薪说了几十年,还不及你这句话。

    我没有假装谦虚。

    当晚我大醉。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门缝里有一张纸,没有落款。

    “对不起。希望我不会害了你。”

    19雨林的冬天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默默看了纸条,将它收起来。在我的猜测中,这应该是刘巧云留下的。

    她其实是那么娇弱的一个人,她需要一双绝对大而安全的翅膀来庇护她,而我显然不是。这个大家充满现实主义的学校里面,也许,我对她的吸引力只是我的依然带着几分浪漫的气质。

    这种气质对于一个年轻而孤独的女孩子,也许是致命的诱惑,却也是个致命的沼泽。

    我是决心求变的了。对此,我需要强力的支持,许多外在的人,或者事物,都必须能为我所用,成为我向上的工具。

    但刘巧云不会是这人的。她甚至充当我受伤后回来栖身的避风港都做不到。

    同样脆弱的两个人,只能各自寻找各自的臂膀吧。

    但我还是很好的把纸条保存好,放在我的日记本里面。

    人都走了。我自己到厨房煮了一晚线面。然后收拾行装回家。

    一个学期结束了。

    我无比空虚。

    回家的路上,才现在盘旋的山间,有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我远远看了一会儿,确认这是在开辟公路。

    要想富,先修路。这个地方,确实需要开路了。

    这天的太远很金黄,但没有温度,所以显得忧伤。到嘉美岭的时候,我照例去敲雨林的门。

    余音是例行去巡山的。

    雨林在家。

    雨林身上有有一种更浓更深的忧郁,我不知道她这是为什么。但是这个时候这种气质瞬间打倒了我。我仿佛被唤回会“强愁”的少年时代,事实上,那个季节离我还很近,甚至可以说,昨天之前,我还在。

    但现在我不是了。我问,雨林,你怎么了?

    她淡淡地笑,说,我给你泡茶。她走到内间去取茶。

    鬼使神差,我尾随她进去。

    我才现雨林是个讲故事的高手。但也许只是因为感受太深。

    不过她的语气却很冷淡。

    故事,对于看客来说,也只是平常。

    只有当事人才会刻骨铭心的。

    雨林在高三的时候,喜欢她班上一个才子加帅哥。

    才子是以清华北大为目的的。

    而雨林,撑死了就是省重点。

    但雨林不管不顾啊,拼命读。

    终于没有硬过命。

    才子上了北大。

    她也报北大,并且拒绝任何的调剂。

    这是自杀和自残啊。

    但她无悔。自然她落榜了。

    于是她复读。

    第二年再一次,依然如故。

    但是第二年的暑假,才子回到家乡,他,要了雨林。

    然后再告诉雨林,说,你这样子还是找个一般的学校读吧,你分明可以的。

    这是关爱了。

    但却只是离开雨林的伏笔。

    第三年寒假的时候,雨林在镇上见到才子,才子的臂膀里,是一个天之骄女模样的,才女。

    雨林说,我当时就是傻了。我走到才子跟前,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哭。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有那么多眼泪,仿佛要将我一生的眼泪流尽。

    于是,到第三年高考来临的时候,她忽然就不考了,在进入考场之前,离开,直接坐了车,又走了山路,来到余音这里。

    一住就是一年半。

    家里怕她疯了,就放任她。反正,至亲的爷爷疼着她呢。

    只是余音虽然风流倜傥,有才情,会说笑,但始终没法解了孙女的结。

    我面对门口,雨林背对门口,这让她的脸庞有一种幽暗的迷离,我右手握着一个茶杯,轻轻地在手里旋转。为了看清雨林的表情,我常常得眯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我几乎没说什么,我只在雨林说话停顿的空间,轻轻为她续上一杯茶。就像我是主人,她才是客人。

    已经静了很久。

    她忽然说,我爷爷要回来了。

    我霍然醒来,挺身而起,说,我要回家了,有空来我们家玩。我们就在山脚的村里,你问杨坚冰,就知道了。

    她头低低垂着。我不知道她想什么。

    但是我知道她不是刘巧云。她们都是一根筋,但雨林明显有更坚强的神经。

    临别的时候,我说,让我抱抱你好吗。不需要吻别,只需要抱抱你。

    然后我们很纯洁地拥抱了。这个世界,有时候拥抱,却只能给人更加的孤独。

    刚从师范毕业参加工作阶段,那种心情的落寞,纷乱表达的很到位。

    不过,能看出,你为了吸引大家的阅读“性”趣,加入了很多的关于性方面的东西。这方面的描写,固然不可少。因为,以我的经历和身边的很多男人的经历来看,好像,男人在比较失意的时候,有一种在性/爱情方面寻找解脱的倾向。

    但若把主要的笔墨花在这方面,就削弱了主人公在成长过程中或者说是对社会的认识过程中的种种思考,使你的作品缺乏一种灵魂方面的震撼人心的东西。

    --------------------

    眼球哈,无可奈何。

    现在继续直播。不好意思啦。

    20第一个寒假:杨文光和他的女人

    我回到家的第二天,天气突然变得极其寒冷,一早醒来,我任妈妈叫,就是不肯起来吃饭,开了灯,躺在床上看小说月报自本年度起,我订阅小说月报。

    这样在越翻越冷的当儿,我听到有个仿佛熟悉有有些陌生的声音叫我,坚冰,坚冰在不在?

    然后妈说,他呀,还在压炕呢,,你快去把他撬起来。

    他于是出很张扬的笑声,我想起来,这是杨文光,我的小学同学的声音。

    杨文光比我大一岁,他本来并没有和我同学,但是他五年级的时候复读了,于是跟我同学了一年。中学我们分别考上不同的学校,后来据说他在初中还不错,中考的时候,因为他爷爷是老革命还是还是什么身份,加了30分,考了我们县师范学校的定向委培生。

    我们虽然同村,但是彼此的家隔得极远,我们在村中心,他在山脚下。仿佛,越偏僻的地方越容易出老革命这类的人物所以我们彼此来往不多。不知道他今天何以有空登门?

    我只好穿衣起来,由于陌生,所以有过分的热情,由于算是同学,又是同行,所以不必很客气。我冲了茶,告罪一下,就去洗漱吃早餐。

    不知道为什么,在洗漱的过程中,我忽然萌一种不平:这种不平源自师范生所谓统招,委培和定向委培,以及自费生的区别。像我由于成绩实在太拔尖,自然考最好的学校,且,是统招的公费生。委培是要交委培费的,每年3000元左右。三年大概是10000,且不享受有关补贴。定向委培也是委培生的一种,定向的意思大概类于,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自费生除了每年一万的培养费,其余居然同于统招生,当然,成绩可以低得很多。

    这样看起来,好像统招生是最占便宜的。其实不然。到了毕业分配的时候,委培和定向委培的优势就显露无疑了。因为,统招生必须统配——统配是意思就是,想分配你去哪里,你就得去哪里,所以我的成绩虽然很好,我还是去了全县最糟糕的两个地方之一。

    而委培和定向委培就很好了,至少回本乡镇,有关系的人,因为免受统配的限制,还可以活动到好地方,例如,实小。

    而最倒霉的是自费生,他们,也是不得不统配的。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