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环居然也姓杨。叫起来简直就是杨玉环。

    她风风火火地骑着一辆男式摩托车过来,短,牛仔套装。

    她的样貌并不差,是丰满型的。脸庞颇大,而且圆润,是福相。

    我看出来她的假小子性格,这种人的心胸大多是比较宽广的。

    后来她瘦了下去,留起了长,就女人味来说,是最浓烈的,只是现在却给我一个假小子的性格,女人果然善变

    她进门就大叫,谁要打牌,先说一下,我要跟帅哥搭档。

    大家一起笑了。

    我身上开始有了暖意。

    她倒是率直,喝了一口茶就招呼收了茶具,摆上扑克。她和大琴坐在一边,对家是我。

    我很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不是帅哥,你将就一下啊。

    杨丽环抓着牌,笑得前合后仰,说,你要不是帅哥,世界上就没帅哥了,不说这个杨文光,就是郑伊健也就是你这样而已。

    我脸上不由自主地红了。这是我第一次被这么直白地夸过。

    我强辩说,我比他土多了。

    她说,但是也年轻多了啊。

    然后假装老气横秋的样子,说,年轻人,要有信心。我对你很有信心的。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这场牌打得轻松愉快。因为我们大获全胜。

    牌局结束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杨丽环说,走,大家下馆子去。然后很潇洒地整整牛仔衣襟,当先跨马走了。

    20寒假

    这次,林玉如和大琴都是坐杨丽环的车走的。路上,杨文光有些得意的问我,你看这几个怎样?

    我说不出什么好感,但是我反问,你呢,我估计你喜欢大琴吧?

    无论如何,大琴看起来,从外貌都修养,都比林玉如好很多。而且,林玉如的脾气,估计不是那么容易让人受的。

    杨文光倒不掩饰,说,以前我是喜欢大琴,她倒是比较漂亮不是?但是我告诉你,真的做起来,还是林玉如这样的够味。老实说,她这种人别看高姿态得很,但是只要你进入她,保证狂得让你爽得魂飞魄散。

    我干笑了一下,说,你倒有这个经验?

    他说,这个也没什么啦,好多人都这样说。你看大琴那样的冷,是真的冷,外表好看,却不好吃,不划算。

    我说,照这样说,杨丽环还更爽辣。

    他说,杨丽环太大大咧咧了,总没法跟她建立女人的感觉。

    我哈哈一笑,拍拍他肩膀,说,祝你好运哈。

    这顿饭倒吃得快,反正就是便饭便菜。吃完后,杨丽环提议去她家坐坐。大琴好像不是很喜欢热闹,说要回去睡一觉。杨文光自告奋勇送她回去。林玉如的脸色沉沉的,看不出喜乐。

    到了杨丽环家里,她家里颇有几个人在,大家很随便地打招呼。下午的阳光暖暖的,大家无事可做,只好搬出牌继续开战。

    杨丽环说,要不来点刺激的?

    杨文光说,谁怕谁?

    我耸耸肩不置可否,杨文光只好看林玉如,林玉如只是笑。杨文光就说,你就陪打就好了,我们输了都算我的。

    林玉如笑:谁还出不起钱了。

    我故意说,我出不起,如果我们输了,主人会替我买单的。

    大家一阵乱笑,杨丽环说,好,我帮你出,但前提是,我们不准输。

    20-寒假-牌局

    打到三点多,我们赢了。

    我看出来了,杨文光的牌力也就一般,但是牌运颇好。如果林玉如的牌运稍好一点,他们就赢了。

    林玉如这个人好强,不是很输得起。所以有时候会故意打险牌,但是杨丽环似乎对她了如指掌,除非牌实在太烂,否则基本上能占主动的。她似乎大大咧咧,其实心思缜密得让我都有些吃惊。

    我的牌力,应该说截止此刻也是平平的后来跟酒量一起突飞猛进,那是后话,所以有些束手束脚,该搏的时刻总是差了一口气。接连打错了几次。相比之下,反显得我是最烂的。

    不过杨丽环只是笑笑,并不会像林玉如那样给杨文光脸色。所以我的心渐安定下来。

    第二盘,我们配合默契,一方面我总结出了大家的风格,另一方面牌力最高的杨丽环就坐在对面,也让我心情大安。所以我的风格突然狠辣了起来。不到四点半,就又轻松赢了一局。

    杨文光讪讪洗牌,说,走今晚我请绿基。绿基是以绿色食品为噱头的镇上一家较为高档的饭店。

    我们来得早了些,所以,比中午不同,我们开始喝酒。

    20-寒假-夜色

    酒品和牌品其实很类似。

    杨文光酒量看起来也不怎样,但是又好面子,所以喝一杯总要废话半天。

    林玉如则非有名堂不喝。

    倒是我和杨丽环,好像没话可说,所以动不动就对干起来。

    但是这样的气氛也不会很好。突然间就冷了下来。杨文光看着林玉如,言语开始控制不住,而我,忽然觉得世界离我而去,我仿佛坐在一群不相干的人中间。

    这种局面很让我觉得好笑。

    杨丽环也说,不喝了。我醉了。

    这时候天色已晚。杨文光买了单,林玉如就叫,杨文光,你必须把我安全送回家,你必须对我负责。

    杨丽环就起哄,杨文光,你必须对林玉如负责。

    我站在旁边不说,笑着看滑稽戏。

    杨文光脸色毫无尴尬,直说,坚冰,你在这里等我,我把她送回去就可以了。

    我耸耸肩无所谓。

    杨丽环说,喂,你要搞清楚,你要送的是你的林玉如。

    杨文光说,那他呢?你要送吗?

    这时候,我拍拍杨丽环,别开玩笑了,莫要害得我回不了家。

    杨丽环说,我送你又如何?

    20寒假-夜色2

    我吓了一跳,说,那你待会岂非又要我送你回来?

    她说,我不是你,不用你送。

    这时候杨文光已经骑上车带着林玉如走了。

    杨丽环骑在车上,说,走吧。

    我只好坐上去。这种坐在女孩子后面的感觉让我无所适从。

    她说,我不是真会送你回去的。我送你到你家和玉如家的分道口。省得杨文光再跑一趟。我想这个主意不错,就说,麻烦你了。

    我的手紧紧抓住车后的铁杠,可是走了一段,杨丽环说,你不要那么僵硬,我不好开车的。放松一点,重心不要太靠后,我背上没长刺的。

    我在黑暗中尴尬地笑了一下,说,你是不是暗示我要靠紧你。

    她说,适当就好,适当最好。

    我收了手,轻轻搭在她肩膀上。

    20寒假-夜色3

    我们在岔道口停下。这个时候,路上几乎没有车,也没有人。只有偶尔会有夜路货车经过。

    天地清净澄澈,酒气在冬夜的寒冷中一点点消褪。路边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地方,我们依然坐在摩托车上。

    一起沉默了一会儿,杨丽环说,你是xx师范的吧。

    我说是啊。

    那里都出才子啊。

    开玩笑吧。

    我看得出你是才子。

    为什么啊?

    你忧郁。

    忧郁?你不是开玩笑吧。

    不要骗我了,你虽然说笑,可是是言不由衷的,是故意的。

    你还看出了什么?

    你不喜欢杨文光和林玉如。

    呵呵。

    而且你也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冲着你这句话。

    你不用逗我了。我说的喜欢,不是男女情爱的那种。我的感觉是很准的。

    你看易经的?

    不看啊,我连琼瑶阿姨的都不怎么看了,简爱也不看了,我不知道看什么书好,你呢?

    我看复活。我觉得我需要救赎我自己。

    呵呵,你不喜欢教书。

    这个怎么说呢?我沉吟了一下,以前喜欢的,但是现在教过了就说不清了。

    我也是。教书本来是孩子和我们的事情,但是现在复杂了,我没法子,所以就只好疯疯癫癫。

    哦。你才是真正的忧郁。

    也许吧,所以我能感觉你。

    我要下来了,我想跟你对面说话,我不想在你背后说话。这样感觉不好。好吧。

    下一刻,我们同一侧靠着摩托车。其实不是对视,但是逐渐清朗的月色,让我看到她脸上的忧愁。

    我们一时沉默。

    一阵风吹来,四周簌簌而响。她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伸出手去,环住她。她没有挣扎。

    我说,我是不是太突兀了。

    她说,没有啊。其实我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心距离你很近的。

    为什么呢?我很奇怪,手上紧了一紧。

    她说,不要那么紧,会勒死我的。

    然后说,你一定没印象了,我们小学的时候见面过,那一年我们参加作文竞赛,你是第一名,我是第二名。

    哦?我真的没印象了。当时我一个土不拉叽的小学生,混迹在一群衣着光鲜的男女同学中,自卑还来不及呢。

    是啊,所以说你忘记了。我可没忘,从小读书我都是第一的,直到那次,是我第一次第二。后来去县里参赛,你又是一等奖,我才二等奖。你要知道,那时候你的名字已经在我的心里了。哪知道后来中学你不是来镇上读,连师范也不是。你那时候已经是遥遥领先于我的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那么多?

    别忘了,你有小学的同学是我的初中同学,而且,你不知道的是,我的姨妈就跟你邻居,所以我常常可以从我表姐或表哥那里知道你。

    我一时间百感交集,不知道怎么说,忍不住想埋头在她头里面。她轻轻推开了我。说,那么多年,其实也就六七年,没想到大家都变了的。

    我只好说,谢谢你。

    她轻轻挣脱我。说,不要谢我。应该谢谢你,见到你,我忽然全身都软了下来,好像多年来的担子已经放下。

    我说,那么,我?

    她伸出手指抵住我的嘴唇,说,不用说了。你对我的了解,远没有我对你的了解多,许多话,现在是不要急着说的。我其实只是希望,你也可以像我这样开心。

    我说,像你这样开心?可是你分明是不开心的。

    她说,我会真正开心起来的。你猜猜我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我摇头。

    她说,我要减肥。

    我傻笑起来,说,胖胖的,也挺好。

    她说,不,我要真正像个女孩子。青春的岁月到今晚算是交代了。我得正视这个现实的社会。我只有恢复女孩子的样子,我才不会吃亏。tmd,她插了一句粗话,你知道我这学期被整得多惨,好多不该我做到事情都我去做。

    我骇然失笑。

    然后大家又是一阵沉默。

    我忽然说,你说杨文光到底喜欢大琴还是林玉如?

    喜欢当然是大琴,不过他要追的是林玉如。

    为什么呢?我很奇怪?大琴无论样貌脾气都比林玉如好得太多。

    因为林玉如有个在教育局当股长的表哥,大琴没有,还有,大琴的脾气太清高了,对杨文光这种想向上爬的人来说,只会是障碍。相反,林玉如也想向上,他们倒是会合作愉快的。

    我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这个世界,真的,我以为山里的世界已经不能让我接受,哪知道,山外,更是让我不能想象。

    水太深了。

    这时候,一辆摩托车突突突从路的另一边过来。听声音是杨文光的车。

    杨丽环跨上了她的车,说,该说再见了。然后又交代一句,不要把今天的话告诉别人,好吗。

    我点点头,想到她可能看不见,就说,好的。

    回来的路上,不知道杨文光在想什么,也许他有收获,毕竟去林玉如家的路上不需要那么久的时间。

    我们都没有多说什么。

    寒风中,杨文光送我回家,没有多停留,也回他家去了。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