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寒假-酒6

    接下来的pk空前惨烈,大家都像是疯了似地灌。掌酷

    中途出来减轻体重的时候,一阵冷风袭来,我提着未及收起的小dd,头昏得就要裂开。

    然后我就看到这件事的荒诞性,屋内此刻的酒友,除了一个杨文光算得旧识,再加上他源源不断而来的邻居和亲友也算脸熟,大部分人,都是刚认识不久的,那么何以会这样如认识许久一般亲热?这种亲热背后是什么原因和背景?我不知道。

    这一刻我觉得杨文光,林冰琴,林雪琴,杨丽环,林玉如,周教导都是那么遥远的,我只是外星偶然经过,不小心进入他们圈中的一个人。

    但下一刻,我又进入了那间热得恨不得让人脱衣的房间,又一次端起了酒杯。

    终于,林玉如第一个不支,被文光妈妈指引着进入不知哪个房间休息。然后是大琴,说是要陪林玉如。

    杨文光当然心神不属,气氛渐渐冷下来。

    终席的时候,出现了小小的问题,杨丽环坚持要走,而大琴和林玉如已经不能起来,当然得留下。剩下冰琴,说要护送杨丽环。

    杨文光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了,只有周教导左右为难,我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的,我会设法将她们留在我家的。

    毕竟我家不远,周教导提出要送我们一程,我挥手让他免了。

    然后杨丽环开车,冰琴居中,我坐在冰琴后面,开向我们家。

    车上大家都不说话,我和冰琴靠得太近,她的丝拂过我的脸,痒痒的。

    快到的时候,我说,冰琴,丽环,能不能听我一句话呢?

    她们显然都知道是什么话,所以都不说。

    这样,大家怀着心事到了我家门口,杨丽环把车停下来,说,下去吧,我们要回家了。

    我赖着,说,即使你要走,也必须停下来喝杯茶醒酒再走。

    不用了。

    我说,冰琴。

    冰琴做中间人,说,好吧,就喝几杯茶吧。

    这时候,门口的路灯亮起,妈妈开门出来,问,坚冰你去哪里疯呢?

    然后她看见了两个女孩子,说,谁带你来呢?快让她们进来喝茶啊。

    接着就对她们招呼,你们跟坚冰来啊,快进来喝茶。

    我下了车,绕到前面拔了钥匙,说,看吧,我妈妈都请你们了,总不能这样。

    杨丽环刚走进房中,就有人跟她打招呼,说,丽环,你去哪里这么晚才到啊。

    这个人就是我的邻居,杨丽环的姨表哥。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他带杨丽环去他家,看姨妈嘛。

    我跟爸爸说了一下,要把车推进房子里面,无论如何,今晚是不能放她们回家了。

    而我也偷偷跟杨丽环的表哥交代了一下,说今晚她酒喝得多了,不能方放行。

    他表哥很暧昧地看了我一下,说理会得。然后他像我爸爸拿了钥匙,要带杨丽环和冰琴去他家里,我当然也得过去陪一下,路近,100米光景,我走路。

    趁机在半道撒泡尿。

    跟女的在一起喝酒,最要命的是,撒尿的问题。

    20寒假-酒-7

    后来的事情,我已经全然不记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日中午。

    据杨丽环的表哥后来讲给我听,当晚我们还是继续喝了的。最后,两个女孩子联合攻击我,我当场就吐了一口,但是没污染到人,这几乎是最好的结果了。

    她们当晚就住在她表哥家里,他家新房子,房间足够的。第二天她们一早醒来,推了车就回家了。

    妈妈说有来跟我道别,但我醉得太死了。妈妈不是很高兴我喝得这么严重,所以也没有叫醒我。她们就直接回家去了。

    醒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显得不真实而虚幻。

    浑身如脱了力一样。脚步都是虚的。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打个电话给她们,可是我们家没电话,也不知道她们的电话号码,只好作罢。

    起来洗澡,吃了稀饭,开了音乐,是那张可以不断反复的献给爱丽丝。人躺在床上,不思想,不动弹。也睡不着。

    身子是空的,音乐,还有白开水,渐渐将身子和灵魂再扯到一起。后来又解手了一趟,肚子又饿啦,就自己煮了一碗热线面吃,这时候,太阳向西斜去。身子是温暖了。但精神的空虚一时间没法子弥补。我开始想如何打这个下午。

    我尝试着回想一下昨天的几个女孩子,并对之进行比较。

    但没想到,另一个人的名字和影子,更大的占据了我的脑袋。

    余雨林。。。。。。。

    20寒假-雨林2

    考虑到余音可能也在,我取了一瓶洋河大曲和卤料若干,胡乱装在一个袋子里。然后从后门走向田埂,不久后就踏上了那条山路。

    路上倒安静,这本是山林,不是农人们常经之路。

    午后的阳光,有些暖,我觉得穿在外面的外套真碍事,催汗。这种晤热的感觉,甚至更甚于八月那午后骄阳。

    如果不是自心里烫的话,我宁愿相信,这是春天到来的信息。

    春阳,春晖。本就是暖的。

    我敞开衣襟,奋力拔腿向上。

    再转过弯,就可以到了。

    就在转弯的瞬间,我突然听到弯道另一侧的脚步声,有人,我急忙收腿一让。

    那人转弯过来,和我当了个照面。

    我一看失口叫,雨林。

    她闻言一愣,杨坚冰?你干吗?

    然后又疑惑地说,开学了?

    我看她背后背着个小小的背包,来不及回答她,问,你要去哪里?

    回家啊。我过年没回家,准备今天回家,家里托人来说,让这两天回去啊。

    什么?我失口叫道,你现在要回家?

    她很疑惑,有问题吗?

    我说,你看。然后提起手中的袋子,我带了东西要来和你过年的。

    她说,是吗?语气中有些揶揄,都初五了哦,才记得跟我过年?

    我有些尴尬,只好笑笑。

    她回过身子,既然来了,就上来坐坐吧。

    我问,你爷爷在吧?

    她说,没有啊,他年前就回去了。

    那你怎么不一起回去?

    她停下脚步,转过来对着我,你希望我回去了么?

    我急忙分辨,不是不是。你不说也行,不要赖我。

    她说,就赖你啦,我知道你会来,所以不敢回去啊,本以为你没良心不来看我的,正想走了。

    这话半真半假,我不知道如何应对,只好笑说,我这不是来了吗,迟到了,你想怎么罚就怎么罚。

    说话间就到了耕山房门口,我抬眼看见一段新开的路,已经据此不远,顺口问道,路快开到这边了,你以后坐车方便了。

    她边开门边说,是啊,你怎么知道我想在这里长住呢?

    我一怔,是啊,按照逻辑,她是要离开这里的,这样,这里以后方便不方便与她何干呢?可是我的话,不过是客套的顺口话。

    我说,你要在这里长住了。

    她说,是啊,路要通了,我想通了,以后就待着里,做点小生意。

    做生意?我失声道。做什么生意呢?

    这是秘密,自然不能告诉你。进来吧。

    就这样,我坐在了雨林的对面,又可以欣赏她和阿珠一样漂亮的脸庞,却比阿珠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的感觉。

    我又一次陷入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觉。

    20-寒假-雨林3

    雨林穿的是一件颇为肥大的夹克。坐下后,她的脸色又恢复了没有悲喜的平静。我看不透她。

    她要泡茶,我说不用了,既然你爷爷不再,我们就一起把这酒菜解决了,你把你的过年的好东西也拿出来。

    她说我没有好东西,我完全是平常的生活。我不知道过年有什么意思。

    我问,那你这几天都干些啥了。

    她说我什么也没干,跟往常所有的日子一样,做饭,吃,看山,看太阳,吹风,听山泉水声。

    我说,你过的是神仙的日子啊

    她说,是啊。所以我觉得神仙,其实是很无聊的。

    那么你为什么不回去你老家,我想,哪里会比较。

    也很无奈。她说,我不想再面对一些人和事情。我在这里呆这么久了,我希望可以一直宁静下去,直到死。

    我说,长着呢,到死的时候。

    好像也是。但是我爷爷说,他好像前天才来看林,可是现在已经要退休了。一辈子就交代给这片山和林子了。

    你奶奶呢?我忽然问。

    死了,文革的时候,据说是革委会主任逼奸,就自杀了。

    她叙述的时候仿佛讲一件完全不关心的事情。我忍不住说,你不悲伤。

    如果,她说,如果不允许羡慕的话,我至少会觉得,离开这个污浊的世界,未必是完全的坏事。我看过我奶奶的遗像,非常非常的漂亮。以前我不懂,她为什么会死,为什么要死。现在我想通了,这个世界,根本是不能容得她的美丽的。玷污美,本就是这个社会擅长的,不是么?

    我忽然觉得寒冷起来。但是还是忍不住说,你不会也想这样吧。

    她说,以前我不知道爷爷这片土地,确实是抱了这份心的。但是现在有了这个地方,至少还可以给我的灵魂栖息,那就先活着吧。

    可是你爷爷要退休了。

    他会继续待在这里的。事实上,你根本不用担心会有年轻人会来抢他的班。或许我会继承他,不过这个不重要。我待着就是。

    可是道路通了,这个地方,还会是乐土吗?

    这就需要赌博了,人生就是赌博,没有谁稳赢的。道路通最大的坏处是经过这里的人和车势必会增加,这里不再专属于我。而最大的好处是,至少我想象的小生意或许有生存的可能,换句话说,我才有自食其力的可能。

    我由衷说,你想了很久了吧,这些。

    嗯,两年了。

    但是如果;;;;;;

    没有如果,真的没有去处,我想至少有个地方我可以去。

    什么地方?

    陪我奶奶啊。她很淡然说。然后又露出顽皮的神色,说,杨坚冰,你真的没见过我奶奶的照片,你一定会觉得陪伴她那样的美女,对一个人来说是多么大的幸福。也许,我还没有那么快就拥有幸福的权力。

    我一阵晕眩,或者说,迷惘。

    在她面前,我只不过是一个傻乎乎的小子,又有什么言权。

    我真想站起来到门外透透空气,但是不能表现得太突兀,我说,你现在和我坐着,会不会影响你赶四点半的那班车。

    她说,这不是你本意吧。杨坚冰,我知道,你是来找我的。

    我心口一跳。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