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新教师大比武

    三月刚到,教导主任通知我,说本周四进行新教师教学技能考核。

    其实正确说法是新教师教学基本功考核。考核内容并不复杂,分为读和写两大部分。读的部分又分为诗朗诵和一般文章朗读;写的部分是是钢笔字,粉笔字和毛笔字三笔书法。专任老师还有弹琴,声乐的音乐部分,美术字,简笔画的美术部分和体操训练等体育部分。原则上语文数学老师也可以报名秀一把,但基本不会去做。

    这些东西,看起来自然是很简单的,因为日日操练,但是平日里随便多了,例如写字,原则上是该写楷书,可是到了板书未免会图快而写行草,再如朗读,你要求一个数学老师读应用题还有感情朗读也太难了些,何况有时候难免会训学生?

    但最严重的问题,自然是方言教学。所谓方言教学,就是上课的时候采用方言而不是普通话进行教学。虽说我已经是上到五年级,但由于此前老师的习惯,学生对与全普通话的接受其实非常困难,往往必须夹杂方言翻译才能让他们恍然大悟。我曾经尝试过一阵“请讲普通话”的运动,但是没用,没有语言环境,周围的人都讲方言,别的老师也用方言,你是没法子推行下去,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因此,我也觉得自己是荒废了,再度捏腔拿调地朗读,正儿八经地写楷字,还真的是,别扭。

    这就让人伤感了。

    我在草草训练强化训练了两天后,觉得起码恢复了9成师范时代的功力,学以致用,叹气,当年苦学不就是为了用时脱颖而出吗,如今怎会这样,我也不明白,大环境乎?算是有了信心。星期三下午吃了晚饭,本想请个人送我到学区,后来忍了忍,自己爬山路。

    路上不免回想一个多月前,也就是旧年年内的期末事件,又回想到当时回来时,正是和朱中川的**缠绵之后,不过一个月多,竟是恍如隔世。

    路边有三三两两的农人在灌田,插秧,常常有流水在路面肆意流淌,我索性脱了回力鞋,赤了脚上行。

    一路上遇到农人,大抵彼此不知彼此,他们往往对于我的奇异,有几分诧异。

    而我,因为胡思乱想,又不得不集中精力走路,没有心思看风景。

    终于在华灯初上的时候,到了学区。

    第一件事当然是去跟王区长报到一下,因为学区的招待所的钥匙必须找他拿的。王区长倒很热心,请我一起晚餐,我谢绝了,他就告诉我钥匙已经给了另一个新老师叶秋富,并且告诉我叶秋富可能在中心校某个老师那里泡茶,让我去找他就可以。叶秋富在另一个学校,我在新教师报到的时候见过一面,但彼此相识不深。-----后来还有关于叶秋富老师的一些故事,这是后话。按下不提。

    我就摸到中心校张春博老师那里。他的宿舍好认,就在教学楼的的正中间,原本是作为每层教学楼同一年段的办公室的,但宿舍紧张就腾出来做宿舍,因此,他的宿舍格外大。-----当然,他的宿舍除了是宿舍之外,在课间,也是做了上课老师的茶水间的。

    自然,这一切难不倒张春博老师,他是八面玲珑的人物,社交,正是他的长处。

    因此,即使这个时候是晚上,他的宿舍依然是灯火通明。我在爬着教学楼楼梯的时候,已经听到了喧闹的声音。

    在我临近他的宿舍门口的时候,喧闹忽然停了下来,片刻的沉默之后,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张老师,你这泡茶很好喝啊。

    ------我一呆,不由自主地停住脚步,大脑中的声音库存告诉我,这个声音的主人是:

    林冰琴。

    22新教师大比武2

    我轻轻走到张老师宿舍门口,屋内满满的,大概有七八个人。他们大部分还端着茶杯,似乎在回味刚才那杯茶的芳香。

    林冰琴穿一件紫色的外套,头梳得一丝不苟,露着光洁的额头,她的样子比之春节时候,似乎略瘦,但更见精神。

    她面对门口,所以一下子就看到我,我分明看到她眼中的神色,一下子亮了很多。

    我张口差点跟她打招呼,她却对我眨眨眼,似乎提示着什么。我并不傻,所以我报以一丝微笑,举手轻轻敲敲门。

    其实这时候已经有人看见我,但是他们都不认识我。有人提示背对门的那个老师,说有人来找人。

    然后背对门的那人转过来,一张淳朴样子,却掩饰不住精明气色的脸在背光的灯光下,幽暗着。

    他打量了我一下,然后问:这位同学,你是几班的?找哪个老师?

    我一愣,不明所以,但是就回答了:我不是这个学校的。

    哦,那你是xx中的吧?你找哪位老师?

    xx中是镇上的中学,我傻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的眼睛一定有些迷茫。然后我看到大家的眼睛也都很迷茫,包括转过来的老师,他看见大家的迷茫,也困惑起来,显然在座的没有认识我的。

    我接着看到了林冰琴眼里淘气的笑意,忽然明白起来,他们把我当孩子了,当作一个学生了。我哭笑不得,不知道该得意自己的年轻,还是沮丧自己的幼稚。

    明白了这点,我就想跟他们开个小玩笑了。

    我说,我不是xx中的。我是找叶秋富老师的,这里是张春博老师的宿舍吗?王区长说他在这里。

    找我?左侧那个瘦小却精悍的老师用手指住自己的嘴巴?可是我不认识你啊。

    张春博老师很可爱,他说:王区长叫你来找他什么事情?

    找他拿钥匙。他说他的钥匙在叶老师这里。

    有个阴阳怪气的老师说,秋富,厉害啊,保管王区长的钥匙,是不是帮忙服侍区长夫人?

    大家参差不齐地笑了几声,这个玩笑过火而不合时宜。后来我当然认识了该老师,这个老师因为嘴巴的问题,运气一直糟糕,并且没有什么朋友

    叶秋富站了起来,你确认是王区长叫你来找我拿钥匙?

    我一本正经点头:自然确认,你是帽子林小学的叶秋富老师吗?我很诧异于他去年见过我一面此刻居然将我完全忘记

    这时候,右边一个一言不的女教师转过头来,说,这位先生,麻烦你把事情说清楚,你是谁,谁让你来,来干什么?

    我的呼吸微微一滞,这个女教师长得实在太,太美丽了。是第一眼美女。

    我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顺带将眼光在她胸口溜了一下,很适中的胸。

    但只觉我知道这个人不是简单人物,是的,她用最小学教师的口气跟我说话,但是这几个简单的问题,仿佛问小学生一样的问题,却是解开目前我故意装傻而导致的困局的直接途径。

    我继续一本正经地说,我是美岗小学的老师杨坚冰,王区长让我来张春博老师的宿舍找一个叫做叶秋富的老师,我来找他是要拿招待所的钥匙,因为王区长说招待所的钥匙在他这里,而我今晚要住在招待所。

    然后我微笑着,带着一点点调皮地问:您好,请问这位老师,我的回答,您明白了吗?

    我的话音刚落,林冰琴第一个笑出来。

    随即,宿舍里爆了一阵如雷般的笑声。

    22新教师大比武3

    大家笑过之后,张春博很热情招呼我坐下,先泡了被茶给我喝,然后关切地问我吃晚饭了没有,嘴里还念叨食堂这个时候肯定关了,并说,没事大家一会儿一起吃宵夜好了。

    几杯茶过后,我基本就和大家互相认识了,当务之急当然是和叶秋富先熟识,林冰琴我也跟她道声久仰大名。

    那个很美的女老师,叫做云随月,我只是点点头,没有很热情。

    大家就对我进行了一些盘查,当听到我已经来改卷过一次,他们都表示了很大的惊讶,一起说没看到。

    这实在很让人郁闷,后来我的理解是大家当时都把心思集中在排行上了。但无论怎样,我是无人熟悉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决心和他们融为一体,这是必须的。

    所以我将自己的姿态放低,将我的语气尽量谦和,而且幽默。

    例如,我是基层学校的,需要像各位大学校,或者老前辈学习。

    其实我也知道无趣而肉麻,但是这好像也是必须的。

    又喝了几杯茶,张春博提出打一局,决定一下今晚的宵夜。但是人太多,就必须偎角。我很谦虚地说我的牌技不好,有高手就让我偎角好了。但张春博毕竟会做人,最后竟规定女的下场,男的旁观就好,而且还不能多说,至于要跟谁搭配,那就由女的来挑。

    真会搞事。

    先是女的挑搭档对家,巧的是云随月和林冰琴是一家。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抢话说,我要偎云老师这边。

    这怎么可以,阴阳怪气说,说好了她们挑的。

    没事,云随月说,我就挑杨老师,表示我刚才对他的失礼道歉。这人,还真以为让我偎角是给我面子,她怎么知道我是其实偎林冰琴呢?

    接下来林冰琴挑的是张春博。

    起初男同志们当然很遵守纪律,但是这几个女的,除了林冰琴牌技还好,其他的实在不敢让人恭维,让人看得又着急又气恼的。阴阳怪气所偎的那边连续输了几把,他立刻不客气地说,你这样不行;;;;;;,那女的一生气,就把牌往他手里一塞,你行,你来打。

    阴阳怪气居然就真的做下去。

    张春博大声抗议他犯规,但是他岿然不动,气氛一时颇为诡异。

    我说,没事,反正大家都有份,无非是个热闹,是吧。不知道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

    这几把,云随月牌气颇旺,连着升了几级,心情很好,也说,没事,反正他们一国的,到时候记得出份子就行。

    那站起来的女的冷笑,是啊,我就要学习白老师的牌技。

    白老师叫白冬阳,就是那个阴阳怪气了。

    又过几把,白冬阳索性说,秋富,你也下来打吧。于是他的对家还真的就站起来,大概觉得和白冬阳搭档,意思也不大,只是碍于规则而已。她起身后招呼原拍档,然后跟张春博说,我们先出去一下,待会再过来,不会跑掉的。

    白冬阳乌鸦嘴,说,待会记得拿钱包来。

    倒是叶秋富有点自信,说,不用带,我们不会输的。

    叶秋富和白冬阳的牌技确实好一些,气氛恢复到旗鼓相当的场面。然后接连的,云随月出错牌了。

    张春博脾气好,但也连连嗟叹,我当然干着急,不过坐在云随月旁边,看看林冰琴,看看云随月,反而不是很关心牌局。后来,云随月自己坐不住,说,杨老师,你打一会儿,我去一下洗手间。

    笑话,这里就有厕所,哪里来的洗手间?不过这借口不错。

    经过刚才的观察,我其实知道,林冰琴的牌路和杨丽环是一样的,只要我们磨合三圈,肯定能有默契。

    果然。

    第四圈我们马上险胜回来。

    这时候,三个出去的女老师都回来了。

    我要继续让给云随月,云随月说,不用了,我看着就行,我其实不爱打的。

    很快我们就胜利了。

    于是一行人出去吃宵夜。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