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又是考试时3

    回到宿舍,一时间当然睡不着,今天的奇遇太多了,我得提笔将它写下了。掌酷于是我拿出尘封已久的日记本,开始写日记。

    但是真的下笔的时候,千言万语凝至笔端,竟凝固住了,写不出来。只好草草记下几笔:

    检查团来,中有师姑。衣饰高贵,容颜绝殊。

    亲临吾课,颇许青目。陋室欢叙,校园同步。

    总结称赞,理论自如。共餐对饮,痛快欢呼。

    酒力不胜,当众丑出。镇长丰胸,秽物呜呼。

    昏睡至夜,体臭如猪。厨房洗浴,神驰dd舒。

    哪料疯女,破门而入。赤身**,视若无物。

    何当金枪叩关处,

    令其心服体欲酥。

    打油诗其实也有刺激力的,笔下带着心里痒痒的,刚才未竟的事业,此刻又勃勃然升起,只好放下笔,一把在桌底握住,奋力搓动。

    许多年后,看到日本a片里面的场景,竟然有些,共鸣呢。

    正当我收拾战场的当儿,门又响了。我靠,真有妖怪啊。

    25又是考试时3

    回到宿舍,一时间当然睡不着,今天的奇遇太多了,我得提笔将它写下了。于是我拿出尘封已久的日记本,开始写日记。

    但是真的下笔的时候,千言万语凝至笔端,竟凝固住了,写不出来。只好草草记下几笔:

    检查团来,中有师姑。衣饰高贵,容颜绝殊。

    亲临吾课,颇许青目。陋室欢叙,校园同步。

    总结称赞,理论自如。共餐对饮,痛快欢呼。

    酒力不胜,当众丑出。镇长丰胸,秽物呜呼。

    昏睡至夜,体臭如猪。厨房洗浴,神驰dd舒。

    哪料疯女,破门而入。赤身**,视若无物。

    何当金枪叩关处,

    令其心服体欲酥。

    打油诗其实也有刺激力的,笔下带着心里痒痒的,刚才未竟的事业,此刻又勃勃然升起,只好放下笔,一把在桌底握住,奋力搓动。

    许多年后,看到日本a片里面的场景,竟然有些,共鸣呢。

    正当我收拾战场的当儿,门又响了。我靠,真有妖怪啊。

    我整整衣服,开门去看。当然,我此刻羞耻心近于零,所以我身上只着一条短裤。

    果然是赵翠娥。

    我说,有什么事情吗?一手仍然放在门上,做好随时关门的准备。

    对不起,我是来说对不起的。她的神情竟是凄凉。

    为什么?我不由自主放开了手。

    屋外有些冷,我说,要不进来坐坐。

    然后我真的打个寒战,只好不管她,三下两下跳到床上,躲进被窝。

    她进了门,缓缓关上门,背对着我,好像在下什么决心,肩头轻轻抽动,贴身的睡服,隆出细腰丰臀。

    我躺在床上,她说,对不起,刚才,我是在赌气,回到宿舍想想,有可能真正会对你造成伤害。你不要紧吧?

    我贼笑,要不要检查一下?

    然后掀开了被窝。

    但是她竟然真的伸手过来。

    汗,就冲着这个动作,蛇头马上跃起,撑住了帐篷。

    我急忙盖住被窝。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有戒心,这种戒心是,我想和她风月,但是不想让她低看我,一如她曾经的男人如果有的话,更不想成为她的玩物。

    你和别人和不一样。我直言。

    所以你怕我。她咄咄逼人。

    25又是考试时3

    回到宿舍,一时间当然睡不着,今天的奇遇太多了,我得提笔将它写下了。于是我拿出尘封已久的日记本,开始写日记。

    但是真的下笔的时候,千言万语凝至笔端,竟凝固住了,写不出来。只好草草记下几笔:

    检查团来,中有师姑。衣饰高贵,容颜绝殊。

    亲临吾课,颇许青目。陋室欢叙,校园同步。

    总结称赞,理论自如。共餐对饮,痛快欢呼。

    酒力不胜,当众丑出。镇长丰胸,秽物呜呼。

    昏睡至夜,体臭如猪。厨房洗浴,神驰dd舒。

    哪料疯女,破门而入。赤身**,视若无物。

    何当金枪叩关处,

    令其心服体欲酥。

    打油诗其实也有刺激力的,笔下带着心里痒痒的,刚才未竟的事业,此刻又勃勃然升起,只好放下笔,一把在桌底握住,奋力搓动。

    许多年后,看到日本a片里面的场景,竟然有些,共鸣呢。

    正当我收拾战场的当儿,门又响了。我靠,真有妖怪啊。

    我整整衣服,开门去看。当然,我此刻羞耻心近于零,所以我身上只着一条短裤。

    果然是赵翠娥。

    我说,有什么事情吗?一手仍然放在门上,做好随时关门的准备。

    对不起,我是来说对不起的。她的神情竟是凄凉。

    为什么?我不由自主放开了手。

    屋外有些冷,我说,要不进来坐坐。

    然后我真的打个寒战,只好不管她,三下两下跳到床上,躲进被窝。

    她进了门,缓缓关上门,背对着我,好像在下什么决心,肩头轻轻抽动,贴身的睡服,隆出细腰丰臀。

    我躺在床上,她说,对不起,刚才,我是在赌气,回到宿舍想想,有可能真正会对你造成伤害。你不要紧吧?

    我贼笑,要不要检查一下?

    然后掀开了被窝。

    但是她竟然真的伸手过来。

    汗,就冲着这个动作,蛇头马上跃起,撑住了帐篷。

    我急忙盖住被窝。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有戒心,这种戒心是,我想和她风月,但是不想让她低看我,一如她曾经的男人如果有的话,更不想成为她的玩物。

    你和别人和不一样。我直言。

    所以你怕我。她咄咄逼人。

    这话就伤人了。我干脆握住她的臂膀,一把将她拉倒。以下动作从略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的手和舌头已经胜利地在她温热绵软的身躯上游走遍了。她此刻脸色潮红,浑身滚烫烫的,不住喘息,眼中已经严重迷离,手紧紧掐住我的手臂,要拉着我伏到她的身上去。

    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胯下的温热和湿度。

    但是我的心,此刻是促狭的。虽然我的箭也已经到了在弦上,不得不的地步。但是我还是做了一个很伤人的行为。

    我下了床,说,好了,你该回去睡觉了。

    她如遭电击,手瘫软下来,然后是脸上的潮红一下子退去,如白纸般苍白,让人不忍。

    我的身体也在瞬间冰冷,冻住了。连促狭的笑容,都没法收拾好。

    她的眼光凌厉到冰冷,冰冷到可以冻毙我,甚至是整个房间。

    事实上,刚才房子里面的温度,都随着那句话,抽离了。

    然后她缓缓地收拾衣服,缓缓地下床,缓缓地离开房间。

    她很用力拉开房门,却轻轻,轻轻地,放开。不是我想象中的砰然巨响。

    后来的事情已经没多少意义。我辗转了许久,只是做了一个决定:我该将精力集中到下个月的考试了。

    25又是考试时4

    四月份下旬很快就到,晴一天,雨一天的天气,让人忽热忽冷。

    在动身出之前,也就是我回家收信---考试座位号--的时候,我居然收到了几封信。

    一封是阿珠的,阿珠简单地向我问好,告诉我她已经订婚了,谢谢我给她的美好回忆。并祝福我以后也会幸福。------对此,我心死许久,心情也坏到极点。后来我又反复看了几遍,但是没找到她暗示我考试会见面的可能性。

    另一封居然是高少剑的,少剑在信里告诉我,他到我们县任常务副县长兼管文教了。这是一种暗示,我知道,也许我能用得到这个关系。

    但我不是这样的人,那时候还不是。我只是觉得一种完全挫败的无力感。换句话说,在我和常务副县长之间的角斗---固然,我从来没想过娶少剑,少剑恐怕也没打算过嫁给我---我是处于绝对下风的。

    或许我可以换一种想法,在我和他之间,我是绿帽制造者而他是绿帽承受者。但我没这么龌龊。事实上,少剑给我的启蒙,足以让我对她膜拜一辈子。或者说,足以让我对她感恩一辈子。

    这是很奇异的情愫,但我不会去亵渎少剑,即使这种感情,并不符合世俗道德。

    最后一封居然是庄老师,很厚,我打开看了,有很多中国教育报的剪报,我翻了一下,都是报到山区优秀教师的。我看了,心里有一丝丝涟漪,这些曾经是我的理想和目标,但是我此刻已经没有激动,我只是呆,不知道我该向哪里去,我该坚持什么。

    有些东西,已经坚持不起了,例如,单纯。

    庄老师的字,潇洒如男子,我想是她的书法兼官员丈夫也对她有影响吧,如果拿出师范时代的字来比较,那时候,多了很多个性和锋棱,但此刻,已经是堂堂正正而流转自如。相由心生,字如其人。或许并不科学,但是还是有玄机的。

    她在信中写道:

    前日方老师来此,谈及她此行检查与你见面之事。你之学识才力她都颇为欣赏,她之身份想你已经知悉,以后可多写文章请她指正,争取表,成就教坛功绩。或许可以曲线救国之效,他日提升可用之资。她亦谈及你所处环境,六祖慧能说: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如你能保持心境纯洁,自然处处乐乡。

    附剪报若干,与你共勉。

    这是很让我困惑,很久都不明白她的意思到底如何,是安贫乐道,还是蓄积力量,以待他日腾龙而起。

    经过再三分析,就曲线救国四个字,我判定是为后者。

    落在文字上的东西,当然要冠冕堂皇,这是我后来醒悟到的

    不过我当时脑袋混杂,也没有注意,甚至没有意识到,这几封信,其实都是我可以利用的资源。

    我收拾了信,但没有收拾好心。登上了开往市内的汽车。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