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又是考试时5

    到达市里,我的第一件事情是打传呼给少剑。

    传呼在那年头,正热。但是对于守在公话旁边等候,却让人如坐针毡。

    我拨通后我让服务小姐加的留言是我的学号。

    所以很快,少剑的电话就过来了:

    喂,羊羔羊羔,我是羔羊。

    呵呵,这个调皮的。

    我先问她那里是不是还是很多人,她说是的。我告诉她,这次考试距离远,就不去她那附近住了。而且考试很紧张,四门课。所以我就不去了。

    她很大度地告诉我没事,祝福我考试顺利。但是她交代,说这个周末他回来,她已经告诉过他我的事情,让我星期日下午考完后一定要去见见她,她要请我们吃饭,让我们认识一下。

    在情在理我都不能拒绝,只好道谢了。

    挂了电话后我觉得一阵荒谬,但对副县长的好奇心还是掩盖了我的荒谬感。刚才在电话里说好的,星期日考完后就直接去她那里。她会等我的。

    然后我在主考学校旁找了个通铺睡下。由于功课复习得比较好,我也没怎么再复习,周末的当儿,一个来考试的哥们居然嚷嚷店主开了电视给他看足球,第一次像看外星人一样地跟他看了半天足球那时候不懂,好乏味啊上半场完了之后,四人一间的通铺已经满座,我在我的位置上躺下,又翻了一下书,沉沉睡去。

    两天的考试很快结束,除了逻辑觉得有些乱,没答好,其他的都还行。逻辑这个东西,头脑不清醒的时候做,很容易晕的到星期日下午考完,我直接挎着书包就往少剑的庵堂去。房子一早退了

    没有想到的是又见到阿珠,阿珠脸色有些憔悴,这不是她一个新订婚的人该有的脸色。

    25又是考试时5

    到达市里,我的第一件事情是打传呼给少剑。

    传呼在那年头,正热。但是对于守在公话旁边等候,却让人如坐针毡。

    我拨通后我让服务小姐加的留言是我的学号。

    所以很快,少剑的电话就过来了:

    喂,羊羔羊羔,我是羔羊。

    呵呵,这个调皮的。

    我先问她那里是不是还是很多人,她说是的。我告诉她,这次考试距离远,就不去她那附近住了。而且考试很紧张,四门课。所以我就不去了。

    她很大度地告诉我没事,祝福我考试顺利。但是她交代,说这个周末他回来,她已经告诉过他我的事情,让我星期日下午考完后一定要去见见她,她要请我们吃饭,让我们认识一下。

    在情在理我都不能拒绝,只好道谢了。

    挂了电话后我觉得一阵荒谬,但对副县长的好奇心还是掩盖了我的荒谬感。刚才在电话里说好的,星期日考完后就直接去她那里。她会等我的。

    然后我在主考学校旁找了个通铺睡下。由于功课复习得比较好,我也没怎么再复习,周末的当儿,一个来考试的哥们居然嚷嚷店主开了电视给他看足球,第一次像看外星人一样地跟他看了半天足球那时候不懂,好乏味啊上半场完了之后,四人一间的通铺已经满座,我在我的位置上躺下,又翻了一下书,沉沉睡去。

    两天的考试很快结束,除了逻辑觉得有些乱,没答好,其他的都还行。逻辑这个东西,头脑不清醒的时候做,很容易晕的到星期日下午考完,我直接挎着书包就往少剑的庵堂去。房子一早退了

    没有想到的是又见到阿珠,阿珠脸色有些憔悴,这不是她一个新订婚的人该有的脸色。

    -------------------

    我很心疼,走过去叫道,阿珠。

    阿珠转头见了我,有些慌乱,但也回答道:杨坚冰,你也来找少剑。

    我点点头,说,阿珠,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聋子都能听出我的关心。虽然我已经不单纯,但是对阿珠,我永远纯真如许,毫不掺假。

    阿珠摇摇头,然后看看表,转头对少剑说,我要回去了,他会让司机到巷口等,时间到了。

    少剑一脸的关切,却也无法可想。我看住她,希望她能有所行动,但是她耸肩做了一个爱莫能助的动作,然后抱抱阿珠,说,你好好保养身体,不要太劳累了。争取调一些轻松的课来上上。

    阿珠是好强的,几时需要这样的照顾。

    但我当然帮不上忙。

    所以阿珠说,我走了。

    我放下手中的包,说,阿珠我送你。

    她阻住我,说,不用了,让司机看到,不好。

    少剑也说,杨坚冰,不要为难她了,她没事的。

    她跟我使了个眼色,我知道她会告诉我的。

    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拉住阿珠的手,摩挲了一下,说,阿珠,答应我,照顾好自己,给自己幸福。

    阿珠低头去了。

    阿珠是个多么意气风的人,怎么会病恹恹到黛玉味道十足呢?

    我用忧伤而疑惑的目光,送她离开了巷子。

    25又是考试时6

    我收回目光,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少剑。少剑说,进来坐吧。

    她居然很优雅地给我冲了一杯茶,茶很好。我可以理解,我们那个县就是以茶著称的,常务副县长,有好茶是很正常的。

    我看着少剑,由衷说,少剑,你愈美丽了。

    我不是乱说,少剑瘦了,但不减丰腴,她身上,或许是做惯了干部的原因,本就有我们所没有的成熟韵味。但之前,她并没有做太多的包养或注意,有些胖的,有时候,胖可以掩饰年龄,那时候,少剑看起来像个调皮的孩子。但此刻,她已经不可抑止地熟了。

    想想,她也不过是22岁的虚岁,竟有了这般的气质和气度,太可怕了。

    当然这是后来的想法,此刻她的气质深深吸引了我,我又有了沉迷其中的念头。

    此刻少剑穿的是雪白的裤子,裤线挺直,她个子的高度在瘦身之后显出了优势,挺直的长腿,内敛的腰腹,却并不空荡,有迷人的小小凸起,衬托得胸前的凸起,更加怒放挺拔。

    她的上身是随便的四季衫,有一种从容是舒卷。头披散着,但直如黑瀑。

    我看的眼睛直了,气息有点不均匀。

    她的脸,一起是胖胖的圆,此刻确实丰腴的长。最美也最福相的一种脸型。

    我于是再次由衷赞道,少剑,你太美了。

    然后酸酸加上一句,是他开的吧。?

    25又是考试时6

    我收回目光,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少剑。少剑说,进来坐吧。

    她居然很优雅地给我冲了一杯茶,茶很好。我可以理解,我们那个县就是以茶著称的,常务副县长,有好茶是很正常的。

    我看着少剑,由衷说,少剑,你愈美丽了。

    我不是乱说,少剑瘦了,但不减丰腴,她身上,或许是做惯了干部的原因,本就有我们所没有的成熟韵味。但之前,她并没有做太多的包养或注意,有些胖的,有时候,胖可以掩饰年龄,那时候,少剑看起来像个调皮的孩子。但此刻,她已经不可抑止地熟了。

    想想,她也不过是22岁的虚岁,竟有了这般的气质和气度,太可怕了。

    当然这是后来的想法,此刻她的气质深深吸引了我,我又有了沉迷其中的念头。

    此刻少剑穿的是雪白的裤子,裤线挺直,她个子的高度在瘦身之后显出了优势,挺直的长腿,内敛的腰腹,却并不空荡,有迷人的小小凸起,衬托得胸前的凸起,更加怒放挺拔。

    她的上身是随便的四季衫,有一种从容是舒卷。头披散着,但直如黑瀑。

    我看的眼睛直了,气息有点不均匀。

    她的脸,一起是胖胖的圆,此刻确实丰腴的长。最美也最福相的一种脸型。

    我于是再次由衷赞道,少剑,你太美了。

    然后酸酸加上一句,是他开的吧。?

    她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也还是不能肯定,这是不是我要的生活,但是我得承认,我已经离不开他了。

    我促狭地说,他很厉害?

    她翻了一下白眼,说,你不要贫嘴,我说的意思是离不开这种生活方式了。我坦白告诉你,坚冰,权力才是能给保障自由的。现在,只要我亮出身份,那是通行无阻了。当然我不会这么浅薄,可是很多人自然会来调查。

    我说,那么,我和你密会,是不是也很危险。

    她不说,只把眼睛看着门口。

    我连忙反客为主,倒了杯茶给她。

    她喝了,说,对不起,我本来约了你今晚让你们认识d,但是现在只好不能如愿了。你们那边一个学校淹死了一个人,他刚赶回去处理,今晚是回不来了。

    想了想,又说,我给他打个电话。

    然后一只巨大的电话那时候还是模拟机出现在她面前,她走到天井里,好一会回来,说,他真的不能回来了。

    我如释重负。

    但我看她那样忧伤,但不好显得太过放肆,说,这样啊,可惜了。

    然后很关切地说,你们也不是常常可以在一起的吧?

    她幽幽说,是啊,其实我倒羡慕那些可以日夜相守的人,我觉得那才是真正的爱情。

    我苦笑了一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如果你见识了我周围的夫妻们劳苦的样子,你当然不会这样想吧。

    我安慰她说,做大事的人,就是这样了。要不,我补偿你?

    最后这句话只是即兴的,或者说是同学时代油滑的惯性。在那种情景下,其实我固然蠢蠢欲动,但是更有一种看不见的压抑顶住我。

    她默然片刻,说,不管怎样,我请你吃饭,你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

    她还是掩住了门,留下我在客厅上想入非非。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