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又是考试时8

    走到庄老师门口,才想起要还给庄老师的书并没有带过来。

    明天再跑一趟吧。

    庄老师在家。

    看来,她的气色也很好,我注意到她小腹微微隆起,要当妈妈了。

    庄老师气色很好,但精神有些慵懒,她问了我一些工作的情况,特别是听我重述方老师检查的过程。

    当讲到我喷了人家一身的时候,我们都笑了起来。

    不过我的故事单薄,而且,显然对她们来说,太过遥远,两个女人,接下来开始谈论起彼此的男人。

    人有时候是很恶心的,尤其是本性在不知不觉流露的时候。

    现在的情况是,庄老师的老公虽然在市委,但不过是科级干部,而付常务县长却已经是处级干部了。科级?处级?这些对我来说都太陌生,太遥远。而眼前这两个女人,一年前,还是会讲三毛,讲简爱,讲喀秋莎,讲乱世佳人。

    让庄老师大为叹息的是,她们彼此的男人,年龄竟然一样的。都是刚刚三十出头。

    少剑安慰性地对庄老师说,--------------

    少剑安慰性地对庄老师说:朱老师其实很可惜,他毕业后先当了几年老师在过去市委工作的,要不然现在可能起码也副处级了。

    庄老师有些惋惜,但还是自辩说,也不一定,其实他的工作年限也是算的,当老师那几年。

    但是机会不同的。没事,朱老师还很年轻,前途无限。

    庄老师笑了一下,不以为忤。

    我看得满脑诧异,究竟谁是老师,谁是学生呢?

    庄老师说,对了,周县长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少剑撇撇嘴,说,别提他了,本来说好晚上一起吃饭,请杨坚冰的。你也知道,他现在在坚冰他们县里工作,让他们认识一下。但是下午忽然县里有事就扔下我跑了。

    什么事啊?

    说有个小学孩子淹死了。

    哦,这是大事,最近老是下雨,这防不胜防的。他是主管文教的吧。

    是啊。谁说不是。

    那你就不要怪他了,工作为重呢。我们家那个小科长,还不是整天忙,这个周末又去下乡调研了。

    少剑撇撇嘴,不以为然,说,下乡调研,那是去享福,他可是去背黑锅的。

    说我又笑,其实也没那么严重。

    庄老师跟着一起笑。

    我听得乏味。

    因为我实在无法将这两个人与我熟悉的老师和同学联系起来。

    庄老师显然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就说,少剑,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我一听,马上留神上了。

    26又是考试时9

    少剑说,他说,准备今年国庆节办了。我还不大想,我这么小。

    可是他不小了,也该当爸爸了。再说,女孩子,还是早点结婚的好。

    庄老师,你怎么都和他们说的一个样啊,我都觉得你不像我的老师了。

    庄老师呵呵笑,下意识地摩挲肚子。

    我当然不是滋味,想了想,说,庄老师,我们先走了,你也可以休息吧。呵呵。

    我的笑声很干。

    庄老师就起身送我们,临出门的时候,我忽然想起,说,庄老师,我还要还你书,你明天上午方便吗?

    庄老师也仿佛突然想起什么,说,对对,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事,明天早上我没课,你来吧,直接来这里找我。但是不要太早,八点后吧。

    我答应了。

    26又是考试时9

    少剑说,他说,准备今年国庆节办了。我还不大想,我这么小。

    可是他不小了,也该当爸爸了。再说,女孩子,还是早点结婚的好。

    庄老师,你怎么都和他们说的一个样啊,我都觉得你不像我的老师了。

    庄老师呵呵笑,下意识地摩挲肚子。

    我当然不是滋味,想了想,说,庄老师,我们先走了,你也可以休息吧。呵呵。

    我的笑声很干。

    庄老师就起身送我们,临出门的时候,我忽然想起,说,庄老师,我还要还你书,你明天上午方便吗?

    庄老师也仿佛突然想起什么,说,对对,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事,明天早上我没课,你来吧,直接来这里找我。但是不要太早,八点后吧。

    我答应了。

    出了学校的大门,我们都没说话,默默走了一段路后,我问,你真的要结婚了?

    少剑说,你说,我有什么办法没有?

    我默然。

    只是觉得,年轻人,似乎,抗争才是我们的常态,即使最后终不免失败。

    但我没资格这样劝说少剑,因为我没法许她什么。而且,她是否抗争过呢?我不知道。她抗争的代价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街灯将两人的影子拖得很长。

    偶尔呼啸而过的车声,衬得长长的街巷,很安静,我们的脚步,很沉重。

    然后就到了我下榻的小客栈。

    少剑停住脚步,她回头看我。

    我也凝视她。

    我就是受不了她这样,明明是精明爽利的一个人,偏偏,也有这等的忧伤。

    我的眼睛如一层雾,长在微风中有些凌乱。我克制住帮她拂好的冲动,强抑自己的感情,淡淡问道:上去坐坐好吗?

    她将头仰向天空,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好一会,才说,好吧。

    我不再多言,当先领路。

    我的脚步有些沉重。

    26又是考试时9

    少剑说,他说,准备今年国庆节办了。我还不大想,我这么小。

    可是他不小了,也该当爸爸了。再说,女孩子,还是早点结婚的好。

    庄老师,你怎么都和他们说的一个样啊,我都觉得你不像我的老师了。

    庄老师呵呵笑,下意识地摩挲肚子。

    我当然不是滋味,想了想,说,庄老师,我们先走了,你也可以休息吧。呵呵。

    我的笑声很干。

    庄老师就起身送我们,临出门的时候,我忽然想起,说,庄老师,我还要还你书,你明天上午方便吗?

    庄老师也仿佛突然想起什么,说,对对,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事,明天早上我没课,你来吧,直接来这里找我。但是不要太早,八点后吧。

    我答应了。

    出了学校的大门,我们都没说话,默默走了一段路后,我问,你真的要结婚了?

    少剑说,你说,我有什么办法没有?

    我默然。

    只是觉得,年轻人,似乎,抗争才是我们的常态,即使最后终不免失败。

    但我没资格这样劝说少剑,因为我没法许她什么。而且,她是否抗争过呢?我不知道。她抗争的代价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街灯将两人的影子拖得很长。

    偶尔呼啸而过的车声,衬得长长的街巷,很安静,我们的脚步,很沉重。

    然后就到了我下榻的小客栈。

    少剑停住脚步,她回头看我。

    我也凝视她。

    我就是受不了她这样,明明是精明爽利的一个人,偏偏,也有这等的忧伤。

    我的眼睛如一层雾,长在微风中有些凌乱。我克制住帮她拂好的冲动,强抑自己的感情,淡淡问道:上去坐坐好吗?

    她将头仰向天空,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好一会,才说,好吧。

    我不再多言,当先领路。

    我的脚步有些沉重。

    进了房,我反身掩上门,忍不住靠在门后面喘息。刚才绷着的劲道,此刻一点点消失,缴械,就像是被抽空米的袋子,慢慢瘫软下来。

    少剑过来拉我的手,说,不要这样,坚冰,坐一会儿。

    我们并排坐在床沿,我将头埋向她的肩膀。这一刻我比她脆弱许多。

    是因为我的无力吗?生活就是不断地强化我的无力感。

    少剑如男孩一样,揽住我的肩膀,轻轻说,坚冰,你也知道,我们是不会结合的。我们的命运轨迹,从各自出生的那刻起,就注定了我们的不同,上苍能够给予我们曾经的交集机会,已经是对我们太好。你不要这样。

    我将头从她肩膀上离开,看住她,说,少剑,我只是舍不得。我的心很痛,不止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的心,乏力。

    少剑扶正我的双肩,盯住我。说,坚冰,你是男孩子,你要比我坚强,将来,如果有一个女孩子想要靠着你的肩膀,你一定要让她靠得住。

    我耷拉下头,这些,我又何尝不知道。只是,我很迷茫和困惑。

    如果说付出一定会又回报,那么,我在我的工作环境里,我的付出,我的努力,甚至可以说我的才能,比别人又何止好一点,可是我的回报,却是那么的细微。-----他甚至只是增加我和别人的差距,而不是拉近。

    这我怎么甘心?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